神父与医生

满纸荒唐(gl) 作者:花森

      1
    神父通常是不允许女性来就职的。
    不过比诺赛小镇不同,人烟稀少,每一个职位都稀缺人才,神父这个职位也不例外。
    加上时代改变,任何的观念都应该革新,旧有解放神学,现有女性神父。
    是的,赛丽亚就是一位神父,在比诺赛小镇唯一的、被排挤却又是正牌的女性神父。
    苏漱清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夜晚,一个急救科的夜晚。
    赛丽亚身着神父黑袍,特有的罗马领遮住了她的脖颈,一身黑袍遮住了她的身躯,她理当是整洁、优雅、有条理的,而此刻的她的黑袍,被血液沁沾,连着唯一一小块白色的罗马领都被血滴污染。她的手满是血污,苍白而消瘦的脸上沾着血液,她苍白着唇,凌乱的发丝遮住了她的眼。
    她的怀中有一位女孩,一位已经昏迷了的女孩。
    她们是自己赶来医院的。
    赛丽亚喃喃细语,她应当是看着怀中已经失去的意识的女孩。
    “...奉主耶稣的名宣告我的孩子安吉拉将保持安全和安息,没有任何敌人有能力抵抗我们奉耶稣的名所发的宣令...捕鸟人的罗网不会在她周围拉紧罗陷她...”
    她的手紧握着女孩流淌着鲜血的手腕,纱布被紧紧按压在伤口处,防止更多的鲜血涌出。
    这个女孩是自杀的。
    苏漱清很清楚。
    这个小镇虽然在职业上没有太大的性别歧视,但是很奇怪的是在宗教上有着如同清教徒一般的保守。人数稀少耐不住还是每一段时间就会有青少年因为自杀而进入医院。
    但是有神父去救助是第一次,因为哪怕是没有信仰的她也知道,自杀的人是不会上天堂的。
    连同着神父,也认为那些自杀的孩子是有罪的。
    他们理所应当的认为他们应该去赎罪,而不是去救助他们。
    真是意外的讽刺。
    护士推着担架过来,她们准备将这位少女推入急救室,却发现她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紧神父的手腕。
    “苏医生...”护士有些手足无措。
    “让她跟进来吧。”苏漱清淡淡的,她快速检查了一下少女是否有气道阻塞的问题,发现只有大出血后立即对外表能控制的创口进行止血包扎。
    “她是怎么回事?”她问了病人唯一在场认识的人。
    赛丽亚。
    赛丽亚脸色难看,她只是看了安吉拉一眼,便开口:“我是接听了她的父母的电话赶过去的,她自杀了,因为被父母反对自己的性取向。”
    “所以病人有什么病史吗?”她询问了一下,一边听着护士对安吉拉的体检检查情况。
    除去大出血外,没有太大问题。
    “...没有。”赛丽亚回答。她的手放在安吉拉的心口处,轻声祷告:“...她不会害怕黑夜的惊骇,不会被从地狱而来的白马带走...她是神的孩子,没有神的允许任何魔鬼都无法将她侵害...”
    苏漱清并不是这个小镇的原住民,她是被调剂过来的,所以她有些不爽这个神父的神神叨叨,这很正常,但这个情绪同样无法影响她专业的职业素养。
    她将这个女孩的身子摆放成仰卧,“呼吸机。”她十分沉着冷静,护士递给了她,她给女孩戴上,浅浅的白雾在口罩中出现。
    她立即建立静脉通路,这是争分夺秒的时刻。
    从死神里抢回这个女孩的生命。
    ——这是这个神父中的神所无法做到的。
    “她的血型化验出来没有?”
    “是a型。”
    “医院里应该还有,你去申请。”
    “好的。”护士飞速离开。
    苏漱清带着无菌手套的手大张,利落分明的关节在橡胶手套的包裹下意外分明。
    护士也许一分钟都不到就回来了,带着安吉拉此刻急需的东西。
    她们立刻为她补充血容量。
    前前后后的,虽然赛丽亚像是个障碍在那里杵着,但是她们还是十分的默契,完美的抢救回这个女孩的生命。
    ...
    苏漱清只知道抢救成功后脱下口罩准备出去抽根烟的时候,路过这位神父,听见她的声音。
    “...感谢天父将我亲爱的孩子安吉拉从地狱中拉回,将许多美好的种子隐藏在她的生命中,降下圣灵的恩雨,滋润并发芽成长为更强大的生命...”
    ——哼,狗扯。她心中轻叱,却无法忽视对方此刻因为苍白而更为显眼的,如同鲜血般红润的唇。
    她们擦肩而过,只是一瞬间而已。
    2
    “你们知道小镇上的女神父吗?”苏漱清无意问道,她才来这里几个月,对这个小镇并不了解。
    护士有些兴奋,“您说的是赛丽亚神父吗?她是我们小镇上唯一的女神父了!”
    “这样吗?”苏漱清有些惊讶于对方的兴奋。
    “她是一位十分富有同情心的神父。”护士介绍道,她的家庭也是传统的清教徒。
    “不得不说,虽然我的父母十分讨厌这样革新的女神父,但是他们必须要承认的是这位神父的怜悯与爱心。”护士双手交叉,有些憧憬,“她和那些大腹便便的男神父完全不同,当然外貌并不重要,她也是一位唯一有着许多同性恋教徒的神父——苏医生,你应该不反对同性恋吧?”她突然问道。
    “当然了,我支持任何爱情。”苏漱清笑着回答。
    所幸此刻科室里不忙,她便听着护士叨叨絮絮的讲了快一个小时关于这位神父的事。
    3
    赛丽亚自己管理着一家小教堂。
    这个小镇虽然不大,但是许多镇民分散四处,每次统一时间去一家教堂祷告未免有些太过麻烦,为此在小镇上就建立了叁座教堂,而赛丽亚这里是在西边,也是最小的一座教堂。
    通体为白色大理石,但是除去里面最中心的基督神像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木质忏悔室,和几排椅子,并不大的窗户也是遵循传统使用玻璃马赛克,除此就没有更多了。
    这里大多是一些老人过来听道与忏悔。
    但是今天是个例外。
    这里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位外乡人,苏漱清医生。
    本来来的就是一些老人,苏漱清在其中意外显眼,当然还有她有些艳丽的样貌。
    但是作为神最忠心的教徒是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
    赛丽亚垂下了眸,重新变回了那个,日复一日清心寡欲的神父。
    她穿着黑袍戴着罗马领,全身上下除去脸庞没有多余的肌肤露出,便是手掌也被袖口遮住,留下了让人窥探的欲望。
    消瘦而苍白的脸抿着唇,黑色的头发被盘在脑后,毫无苏漱清在医院那次见到的狼狈。
    她是如此的整洁,如此的真挚,如此的热爱着自己的神,这位虚假的神。
    明明是医生们,用着毫无感情、最为精细的机器,带动着救死扶伤的信念拯救着每一个生命,却在她的口中,轻而易举的归给了神明。
    黑色的恶意在苏漱清的心中涨大,她第一次想要违背被父母规划好的路,撕碎一切束缚,撕碎她的衣服,想要看看赛丽亚的躯体是否也如同她的神明一般的纯洁。
    她没有任何的表现出来,只是沉默的看着赛丽亚传道。
    “...奉主耶稣的名,阿门!”
    她也便交叉了双手握紧,垂头似是祷告。
    ——如若神真的存在,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来看看赛丽亚神父的卑劣欲望。
    4
    苏漱清出现在赛丽亚的教堂有一段时间了,甚至有一些老人教徒来询问她苏医生是否也开始信神,赛丽亚没有回答,只是赐福结束后来到了忏悔室。
    一间由木板打造,没有一丝光可以透露的小小房间。
    来忏悔自己心中的罪。
    “神啊,我因为一个人心里产生了悸动,可是这是不应该的。”她轻声说出来,“我早就将一切都奉献给了神。”
    ...
    又是一日祷告结束。
    教徒无事便离开了。
    赛丽亚来到了忏悔室,坐下,等待着来忏悔的教徒。
    门开了,又关上了。
    “神啊,我有罪。”是一位有些苍老的男性声音。
    赛丽亚其实已经听出来了,是亚瑟的声音。
    一位高龄老人,没有亲人孩子。
    “我对新来的苏医生产生了邪念,我想要侵犯她,用我的阴茎,看见她呻吟。”老人继续说道。
    赛丽亚本该是毫无波澜的,她的脸应当是如同雕塑一般坚硬,心如同磐石,如神怜爱世人一般,带着居高临下的怜悯。
    她有些失态了,因为老人话语中淫邪的想法,又或者是对于在意的而产生的占有。
    她的脑中浮现出了苏漱清的脸,一张柔弱线条,却是救人性命的人,冷静而沉着,鲜血也无法遮盖她艳丽的脸庞,妩媚却具有生命力的模样。
    她咬紧牙关,强制喝令她的幻影消失。
    回过神,老人已经说完了。
    她也许该说些什么的,她如同一座雕像没有任何响动。
    老人还是离开了。
    神会原谅他的。
    “吱呀——”老旧的铁质声响令人牙酸,门被打开了。
    赛丽亚没有动弹,没有人会发现她的。
    “神啊,请你原谅我。”
    她突然僵住了。
    是苏漱清的声音。
    “因为我...质疑了神的存在,亵渎了您。”
    她的嗓音富有磁性。
    “也亵渎了神忠实的信徒,赛丽亚神父。”
    话语间的引诱甚至可以透过木板亲自传递过来。
    “我渴望用自己的手指扒开她的罗马领,看看在这领子之下,究竟是何等美妙的躯体。”
    此时此刻,她们只有一块木板之隔。
    ————————————————
    和朋友聊天时的灵感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