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言

哑巴abo 作者:hiahiahia

      在孟晚发呆之际,屋外突然传来一阵鼎沸的人声,屋内的两个妇人听到声音,准备站起身走向外面察看情况。正在这时,一群人赶到了少年家门口,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愤怒的神色看向门口站着的小alpha,有几个健壮的甚至开始伸手推搡着她,即便如此,小alpha也没有还手,只是无措地站在那里任由他们推搡,却也不离开。
    见此情景,孟晚赶忙起身跑了过去,挡在了小alpha的面前,问道:“你们干什么?”
    村民们见此情形,虽然停下了动作,但是口中仍大声的说着什么。然而,孟晚无法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能无奈地向少年求助。
    见此,少年跑到孟晚身边,说道:“他们说小哑巴是灾星,她不能呆在村子里面,要她立刻离开。”
    孟晚听罢,内心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去和他们争辩,然而,她又深知,若是他们心中的这种观念可以因她一人之言而改变,那小alpha也不会一个人生活在村外这么多年。
    于是,她转头向少年说道:“等你父亲回来麻烦你和他说下我这件事,我明天再过来,谢谢你!”随即拉起小alpha的手准备离开。众人见她们准备离开,立马让开了一条道让她们俩过去。
    直至走出村外,孟晚才松开了她们牵着的手,然后转头向alpha说道:“刚才我只是不想让他们欺负了你,所以才拉了你的手,你不介意吧?”
    小alpha快速的摇了摇头。
    “那就好,我们回去吧,太阳好晒!”
    随即孟晚率先向木屋走去,却没注意到,身后alpha盯着刚才被她牵过的手发了好一会的呆,耳边还带着一丝微红。
    孟晚自顾自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久久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于是她转头去看,身后却哪还有小alpha的身影,她不禁有些慌了,朝着村口的方向喊了一句:“诶,你在哪?”
    没过多久,远处的荷花田里突然站起来一个身影,手中持着一支荷花以及一片荷叶向她跑来,跑至跟前,小alpha将荷叶遮在了孟晚的头顶,接着将荷花递给了孟晚。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天气炎热,小alpha的脸跑的通红,脸颊边几滴汗水顺着流下,直至没入颈间,消失不见。手仍执着地举在孟晚头顶,用荷叶替孟晚遮挡太阳。
    自从大学和相恋几年的恋人分手以后,孟晚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谈过恋爱了,朋友一直以为她是忘不掉以前的那个恋人,事实却是她再也没遇见过能让自己心动的人。如今看着眼前这个满眼都是自己的人,孟晚感觉自己沉寂了许久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乱跳起来。
    “应该是被标记之后的后遗症!”孟晚在心中默默想到。
    她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伸手接过小alpha递来的荷花。随即转过身向木屋走去,旁边alpha举着荷叶亦步亦趋地跟着她,替她遮阳。
    “你想跟我走吗?”孟晚说完这句话就有些后悔了,身旁的alpha什么也不懂,自己如果将她带出去,便只能跟在自己身边,对于一个被标记的omega而言,这无疑是引“狼”入室。
    家中父母只有她一个独生女,因此万般宠爱,硕士毕业之后父亲本来想让孟晚回去自己家公司上班,虽然公司不大,但至少在父母眼皮底下,能够时刻照拂到。但是孟晚坚持要去做一名老师,父母只能依她,但要求是必须在本市,因此孟晚毕业以后顺利入职了当地的一家高中。自己这次出事,他们现在不知有多担心。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还被小alpha标记了,别说带回去了,不狠狠揍她一顿都是好的了。
    小alpha听完这句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着小alpha高兴的模样,孟晚实在不忍心再将这句话收回去。只好在心中默默思索将她带回去以后的解决方案。
    直至走到木屋旁边,孟晚才突然回过神来,小alpha似乎还没有名字,于是她转头问小alpha:“我给你取个名字可不可以?名字是一个人身份的认证,有了名字,别人就知道你是谁了。”
    小alpha点了点头。
    孟晚抬头看了看附近,思索了一会,随即说道:“林言!”
    看着小alpha迷茫的表情,她蹲下身,拾起一根木棍,在地上写下“林言”二字,随即向小alpha解释道:“‘林’是森林的意思,也有众多的意思,既是因为你住的这地方有很多树木,也是希望你以后有很多朋友,不要再这么孤单了…”
    孟晚停顿了一下,随即继续说道:“‘言’字…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你以后可以说话。”听及此,小alpha表情开始暗淡。看着小alpha低落的表情,孟晚决定带她回去以后第一件事是带她去医院检查,是否先天性失语,检查一下便可知道。
    “这只是你的名,你的姓等我了解清楚你父母姓什么或者等你识字以后再由你自己决定,可以吗?”小alpha点了点头。
    “那好,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小哑巴了。”
    “记住,你叫林言!”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