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

哑巴abo 作者:hiahiahia

      待孟晚在饥饿中醒来已置身木屋床上,身上一片干爽,林言似是已帮她清洗过了,屋内一片漆黑,身旁没有触摸到熟悉的温度。透过半掩的房门,一点点跳跃的火光照了进来。
    孟晚起身向屋外走去,身体此时虽然仍是有些酸软不想动,但一个人呆在这漆黑的屋内更让人害怕。她推开屋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火堆旁正在烤东西的林言。
    此时林言正背对着她坐在那里,没有看到孟晚出来。待孟晚走近,林言才反应过来。看到她走进,林言立马起身从木屋旁搬了一块石头过来,放在火堆旁,随即笑着示意孟晚坐下。
    “你在烤玉米吗?”孟晚看着火堆好奇的问。
    林言拿起一根烤好的玉米,将外面烤焦了的玉米叶撕开,里面是烤的金黄的玉米,仔细清除了上面的木炭灰,随即递给了孟晚。刚烤出来的玉米还带着甜甜的香味,孟晚闻到不禁食欲大动,接过来轻轻吹了吹,咬了一口,满嘴的香甜,软糯可口。
    林言看孟晚吃了一口,眼睛看着孟晚,似乎在询问好不好吃。看到孟晚吃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才放心的转过头来继续烤着手上的东西。
    待孟晚吃完一根玉米棒,林言又递过来一块黑乎乎的东西,闻着倒是挺香的,孟晚接过尝了一口,似乎是什么动物的肉干,但是没有经过特殊处理,似乎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风干了,口感尝着有一点点腥味,孟晚吃了几口实在吃不下去就给了林言。看林言接过她吃剩的肉干随意囫囵几口便吃了下去,孟晚在心里反思自己是否有点过于挑剔了。
    林言吃完肉干之后又递过来一根玉米,但是孟晚此时已经没有胃口了,于是摆了摆手说道:“我吃饱了,你吃吧!”
    听罢,林言不知又从哪拿出了一个今天早上孟晚吃过的甜瓜递给了她,接着又拿出一个小竹筒递给了孟晚,孟晚接过打开塞子闻了闻,似乎是水,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喝水,加上刚吃完烤玉米,此时确实渴了,孟晚喝了几口竹筒的水,随即拿起甜瓜慢慢吃了起来。
    她一边吃着甜瓜,一边看着林言飞速地将剩下的食物解决完毕,随之拿起地上的竹筒大口地喝水,额角处似乎因为烤东西太热,此时几滴汗水挂在上面,清亮地双眸即使在喝水时也不忘瞥几眼孟晚,鼻梁挺拔,鼻尖此时因为热仍挂着汗水。林言未曾见过孟晚如此专注地盯着她,似乎是被惊吓到,猝不及防咳嗽了一下,一些水顺着嘴角流下来,接着滑向颈部消失在衣物中间。
    “颜狗!!!”孟晚在心里低斥了自己一声,随即转开视线看向远处。
    乡下的夜晚比不上城市的灯火阑珊,放眼望去一片漆黑,远处的村庄也隐藏在黑暗静谧中,间或透出一丁点亮光,视线可及只有远方模糊的山影,农田中传来此起彼伏的蛙叫声,伴随着一阵阵虫鸣,山林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鸟鸣,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无比瘆人。
    身旁林言不知什么时候悄悄靠了过来,坐在旁边看着孟晚。孟晚看着坐过来的人,此时心中的无助感一下涌上心头,她伸出手轻轻握住了身旁alpha的手,随即缓缓靠在她的肩头,虽然小alpha的肩膀并不宽广,但在此时却给了孟晚无比的安慰,或许是因为身旁有人可依偎,她感觉自己慌乱的心慢慢沉静下来。
    孟晚靠着alpha的肩头,看着天空,说道:“林言,我给你讲我小时候的事好不好?”
    身旁alpha轻轻动了一下,孟晚知道她点头了,于是,她继续说道:“我小时候很骄纵,我妈他们也很惯着我,我说什么都应…”
    这一晚,孟晚靠在林言肩头,给她讲了自己从小学、中学、大学到工作后的事情,身旁人任由自己靠着她说了许久,即使没有任何回应,但孟晚知道她在听。
    等到孟晚说累了,意识渐渐模糊时,她感觉有一双手抱起自己,走了一段路,随后那人放下自己,身旁窸窣几声,一双手搂过自己的腰,接着孟晚陷入了温热柔软的怀抱,额头上传来一下柔软温热的触感,触之即离,孟晚任由自己趴在这人胸口沉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孟晚依旧在一阵清脆的鸟鸣声中醒来,屋内已经大亮,她看向身旁躺着的alpha,却猝不及防与alpha望过来的撞在了一起,身旁的人不知醒了多久,眼神看着无比清醒。孟晚尴尬的别过目光,说了声“早!”
    感觉到身旁alpha推了推她,孟晚抬头疑惑的看去,看alpha伸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门外,此时孟晚才听到,屋外似乎传来一声声叫喊。
    “有人叫我?”林言点了点头。
    孟晚坐起身,身旁alpha随即也跟着坐了起来,不经意地揉了揉肩膀。孟晚装做没看到,起身下床,随即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推开门走了出去,身后林言也跟着走了出来。
    孟晚出来才看到木屋下面田地那里站着一个人,似乎是昨日的少年,口中喊着:“姐姐,警察来了!”
    听到少年喊的话,孟晚赶不忙向下面跑去,走进问道:“警察在哪里?”
    少年看到孟晚和林言两人从木屋中走了出来,似乎有些惊讶,但是听到孟晚问话随即又赶忙回道:“是乡镇上的派出所来人了,好像是找你的,就在我家,你快去吧!”
    “那我们赶快过去!”孟晚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想到马上就要回家,她恨不得直接飞过去。
    “小哑巴可能不能去,等下村里的那些叔叔婶婶又会赶她出来。”少年看林言准备跟上孟晚,随即阻止道。
    看少年阻止自己跟上孟晚,林言一下着急起来,眼眶湿漉漉地盯着孟晚,紧紧拽着孟晚的衣服,似乎怕孟晚把她给丢下。
    “你在这里等我好不好?我办完事我就回来接你。”孟晚哄道。
    林言仍是不肯松手。
    孟晚无奈,只得再次哄道:“那你在村口等我好不好,我保证办完事就回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家!”
    林言似仍是不愿,但是手上却乖乖的松开了孟晚的衣服,失落的将头低了下去。
    孟晚看着林言,即使不忍,但她仍是狠下心摸了摸林言的头,随即转身向村子里走去。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