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fūщёnщū.мё

哑巴abo 作者:hiahiahia

      孟晚走到少年家门口,看到门口停了一辆派出所的车子,等到进去才知道,来的不止是派出所的人,她父母也来了。一看到孟晚进来,两人立刻冲了上来抱住孟晚,莫文清更是直接趴在孟晚肩头哭了起来。
    “晚晚,你受苦了!还好你没事,你要是出事要我们怎么啊…”莫文清带着哭腔哽咽道。
    看着父母担心的神情,孟晚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这些时日担惊受怕的情绪仿佛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抱住自己母亲也开始诉说着自己的想念。
    “妈,我好想你们,我差点就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孟启年看着妻女难过的模样,眼眶也红了起来。这个女儿是两人的独生女,从小万般宠爱,生怕受点委屈,这次出事,妻子听到消息直接晕了过去,在医院醒来就吵着要到这边来找女儿,也幸好女儿没事,不然这个家可能就会就此破裂。
    旁边的两位民警以及少年家人看着这一幕重逢的场面,也安静的站在一旁,待叁人静静地享受重逢的喜悦。
    过了一会,孟晚才反应过来,她替母亲擦了擦眼泪,问道:“爸,妈,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
    此时旁边的两位民警才走上前来,其中一位女omega民警解释道:“您好,我是**镇派出所的民警,前几天我们配合**市的同事抓获了几个从事人口贩卖的逃犯,据他们招供说前几天在**市绑架了一位女性,准备卖往偏远山区,受害人朋友报警之后他们被**市的同事追寻到了踪迹,一路逃窜至这附近,之后将受害人抛弃在这,他们在这山里躲避了几天,之后在镇上被我们抓获,这几天我们同事以及市里的同事都在这附近村庄寻找那位受害人,昨天晚上这位村支书连夜跑去镇上通知了我们,我们猜到应该是你,所以立马通知了您父母。”
    旁边少年父亲也解释道:“昨天我去镇上开会时领导说了这件事,我回来听到我儿子说了你的事,我猜就是你,所以告诉了民警同志。”
    听罢,孟晚对村支书以及民警投去了感谢的目光,郑重的鞠了一躬,说道:“谢谢你们!”
    “您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的职责,但是接下来可能还需要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去镇上指认一下嫌疑人。”
    孟启年在旁边附和道:“这是应该的。”
    “那我们走吧!”民警说道随即便准备起身离开。
    “等下,我…”孟晚欲言又止道。
    “民警同志,可以稍微等一下吗?晚晚想去谢谢那个救了她的人。”孟启年开口打断了孟晚的话。
    “好吧…那你们尽快,我们在这里等你。”民警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
    “麻烦你们了!”孟晚和民警道了谢,看了看父母,随即率先走了出去。
    等走出少年家一段距离之后,莫文清才开口问道:“晚晚,那个人是不是不止救了你那么简单?”
    孟晚知道,被标记这事可以瞒过任何人,也没法瞒过父母,在离家前自己还未被标记,回来却被彻底标记,况且自己身上还带着alpha浓厚的松木香,刚才在屋里有几个alpha和omega,不可能闻不到,稍微一想都明白自己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但是孟晚自己没有说,他们也不好多嘴。
    于是,孟晚一五一十和父母说了这件事,在说到林言的身世时,她刻意将其说的严重了些。果然,在孟晚说完之后,莫文清即使心中仍是不满,但是口中还是不忍道:“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唯独孟启年,听完之后,久久没有说话,随即开口道:“她不能和我们回去!!!”
    “为什么?留着她一个人在这村子里最后还是会被欺负!”孟晚质问道。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能和我们一起回去,你怕她一个人在这里受欺负,我们家可以给她在镇上找一个住所,给她足够生活的钱,她是一个alpha,怎么也能靠自己生活下来,实在不行找一个人照顾她,我出钱,反正不能和我们回去!!!”
    “还有,现在的医学技术,完全标记也不是没法洗去,你回去就给我把标记洗了!!!”
    “你现在就回去,不用去见她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