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情期(中)fūщёnщū.мё

哑巴abo 作者:hiahiahia

      过了几分钟,孟晚感觉体内肉棒的结消退,她推了推身上的人,轻声说道:“你先出去…”
    林言听话的退了出去,略显疲软的肉棒退出蜜穴那刻,体内被堵住的液体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看着小穴一缩一缩的吞吐着液体,林言感觉下身的肉棒再次硬挺起来,没忍住再次插了进去。
    “嗯…你怎么又…啊”
    孟晚尚处于意识涣散时,未防备林言再次闯了进来,没忍住惊呼出声,身体下意识便想向后退。
    林言禁锢住孟晚腰部,快速地抽出垫在腰后的枕头,随即抬起孟晚臀部放在自己跪坐的双腿上,掰开双腿放上自己肩膀,接着便是一阵强势而有力的抽插。
    孟晚不知林言哪里知道这么多花样的,此时腰身悬空让她整个人没有了安全感,只能双手抓紧身侧的床单,下身的进出一次比一次凶狠,她看着上方不停晃动的人,此时的alpha受发情期影响已经完全陷入情欲中,眼神仿佛跳跃着火光,死死地盯着两人结合处,孟晚觉得自己可能会就此被她做死在床上。
    看着自己的肉棒不停地在小穴内进出,林言此时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深点,再深点,最好是将身下人肏坏。由于过于激烈的动作此时不停晃动的双乳吸引了林言的视线,她伸出双手开始揉捏孟晚胸前的乳肉,下身的肉棒也进出的越发快速,一些透明的液体被带出又消失在床上。
    床上的被子因为两人的动作此时已被挤落下床,两人下身结合处的床单也沾染了一大片精液和蜜液混合的液体,但处于情欲中的两人已经完全顾不上这些了。
    持续了十多分钟,在这样快速的抽插下,孟晚已经高潮了好几次,因为过于强烈的刺激,她眼角不受控制的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出口的呻吟也已经带上了哭腔,一幅被人蹂躏狠了的模样。
    “嗯啊…”
    孟晚感觉身下的肉棒又大了几分,林言的动作也越发用力,感受到林言要到了,她下意识的收缩腹部,这一动作刺激的林言越发失控,她紧紧扣住孟晚腰部,身下粗壮的肉棒进出的越发凶狠,放肆地蹂躏身下娇嫩的蜜穴。
    “嗯…”
    孟晚受不住的呻吟出声,身下蜜穴再次迎来一波高潮,颤抖着迎接喷射进体内的一股股精液。一波波高潮已经耗费了孟晚所有的精力,双腿无力地从林言肩头滑落,身体还在止不住地轻颤,她轻轻地抬起手将散落在脸上的头发拿开,随即遮住双眼,闭目休息,疲累至极的她没过一会便彻底入睡。
    压抑了许久的情欲得以释放,此时林言的意识才稍微清醒一点,下身的肉棒因为顶端的结已经消退,此时从蜜穴内滑了出来。她看了看身下睡着的孟晚,胸部和腰间都布满了指痕,颈部和身上到处都是吻痕,下身的蜜穴因为过于激烈的性爱,此时洞口还未完全合拢,正在往外吞吐着精液。
    林言不禁一阵懊悔和心疼,她俯下身体,捡起床下的被子盖在孟晚身上,随后躺在孟晚身侧,轻轻地吻了一下身旁人的额头,随后抱住她一起沉入了梦境。
    孟晚是被身后人的动作给弄醒的,她迷迷糊糊地醒来,感觉下身一个滚烫坚硬的物什抵在腿间,身后一具火热的身体紧紧依偎着她,背上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酥痒,她轻轻唤了一声:“林言?”
    身后人未等她转身,迫使她趴在床上,抬起她的臀部,随即下身一根粗壮的肉物插了进来。
    “嗯…好涨”孟晚低呼出声,下身液体分泌的还不够,此时突然进来,体内一股酸胀感袭来。
    未等孟晚缓解体内的不适,身后林言便开始了缓慢的抽插,此时情欲还未完全占据她的意识,动作尚算温柔,她俯下身子,轻吻着孟晚的后背,手上还不停地揉捏着胸前的柔软。
    孟晚趴在床上,轻咬着唇,身下缓慢的律动让她不禁舒服地呻吟出声,胸前柔软的顶端被身后人捏在手上把玩,另一只手却来到了两人结合处作乱,小alpha不住地拨动蜜穴上方的珠子,下身却还在缓慢进出,孟晚感觉体内更多的液体渗了出来,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空虚感。
    她喘息着出声:“哈…快…快一点!”
    听到孟晚这样说,身后林言停顿了一下,随即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力道也越来越重。林言趴下身体,伸手转过孟晚的头,吻了上来,炙热的吻从嘴角蔓延至下颌,肩头,背部,直至颈后腺体,林言看着眼前凸出的腺体,一股白茶香味散发出来,对她有着致命诱惑,她忍不住低头含住了腺体。
    颈后腺体突然被含住,孟晚感觉体内一股电流划过,随后身体一颤,下身不住地收缩,直接进入了高潮。
    这波高潮来的猝不及防,林言感觉自己肉棒被四面八方的软肉给紧紧吸附住,无法再前进半步,她停下动作,趴在孟晚身上轻轻吻着她的肩头,等待着这波高潮过去。
    过了片刻,身下孟晚轻轻动了动身体,林言再也忍耐不住,重重的喘息一声,随即直起身体,掐住孟晚腰部,下身开始迅猛而有力的进攻。
    “嗯…慢点”
    看着眼前女人白皙的背部,腰身微微塌陷,臀部紧翘,下身吞吐着自己粗壮的肉棒,林言眼角变得通红,肉棒因为激动再次涨大了几分,她难以控制自己内心的阴暗感,只想听到女人娇媚的求饶,身下动作越发用力,恨不得将身下人撞碎。
    “嗯…混蛋…停下…轻点”
    女人带着哭腔的求饶,混合着肉体激烈拍打的声音,极大地满足了林言内心的破坏欲。她趴下身体,一只手牢牢地禁锢住孟晚的腰身,另一只手揉捏着孟晚胸前的软肉。
    孟晚双手撑在床上,趴着的姿势让林言更好地发挥,肉棒也进入的更深,身后人越来越激烈的动作让她难以承受,她伸出一只手搭上了林言禁锢在自己腰间的手,借以缓解来自身后的冲撞,因为过于用力,指甲直接抓破了林言的手臂。
    细微的疼痛似乎让alpha更加兴奋,下身动作也越发快速,没过多久,孟晚便再也支撑不住,手上一软,直接倒在了床上,身后人却仿若未觉,身下动作一刻未停。
    “嗯啊…我不行了…求你…哈”
    持续的呻吟和缺水让孟晚此时出声的呻吟已经略微嘶哑,她忍不住出声求饶道。处于发情期的alpha精力实在过于旺盛,孟晚实在难以招架,身体因为高潮了几次变得无比敏感,身后alpha却还在持续密集的快速抽插。
    又抽插了几十下,敏感的小穴此时下意识地开始收缩,不住地吸附进出的肉棒,孟晚感觉身后人再次加速了动作。
    “啊…停下…不要了…”孟晚不住求饶道。
    林言似乎对她的呻吟特别受用,越是呻吟,她越发加快了身下了动作,随着林言的动作,她胸前的柔软也跟着不停的晃动。
    “求你…林言…停下…哈”混蛋,越是求饶她越是兴奋!
    一波波强烈的刺激袭来,孟晚再也支撑不住,她抓紧腰间的手臂,绷紧身体,头部高高扬起,轻颤着再次迎来高潮。身下肉棒被刺激的持续快速地抽插了几次,最后停在了蜜穴深处,一股股液体射向体内。
    林言闷哼着趴在孟晚背上,下身还在向体内浇灌着精液,眼前腺体持续散发着信息素,她没忍住,含住腺体,牙齿轻咬,再次注入了信息素。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