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相:上药

春情(短篇合集) 作者:可乐不加冰

      萧净昨夜和元白做完,便沉沉睡过去了。虽然元白将她的身子擦净,但她还是感觉很不舒服,小腹那儿还会有胀胀的感觉。
    她遣散身边的侍卫,来到玉泉宫。
    走下池子,暖暖的水流将她的身体包裹住,腿心处还是有撕裂的胀痛感。
    萧净有些难为情的摸向嫩穴,细长的手指慢慢伸入穴中,慢慢的扣挖,内里层层迭迭十分紧致,她抚平内里的褶皱,小心的用温热泉水清理内壁。
    泉水很暖,虽比不了元白坚硬挺拔的肉棒热,但还是将萧净热的一阵阵打颤,她身体太敏感了,一碰下面就出水。她恨自己敏感的体质,却又不自主的情动。
    感觉自己将身下清洗干净后,她伸出湿淋淋的手,手指上阴精和水混合在一起,她望着自己白葱葱的手指发呆,昨晚元白舔了她小穴流出的液体吧。
    待到她回过神,她摈弃杂念,将手指放入水中仔细清理,想那种事干什么。
    想到元白,萧净的脑海里又闪过一些荒谬的画面,她体内有丝丝痒意萦绕在小腹处,她夹了夹腿,身下更湿泞了。
    她不再多想,赶忙清理完身体,穿着便服回了寝宫。
    今夜,萧净还是没有留宿后宫。每次她想到她的后宫总会觉得怪怪的。
    她侧卧在龙床上,手捧一本书,她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陛下。”殿内突然传来声音。
    萧净没有抬头,她知道是元白。
    元白也不恼她没有理他,手持一罐药膏,淡淡道:“臣料想陛下不方便用药,所以臣寻了些药。”
    “什么药?”萧净放下手中的书。
    “女性擦伤的药。”
    萧净一下子便明白是什么药了,脸色涨红。
    “臣帮陛下擦药,还是陛下自己来?”元白挑眉问道。
    “朕自己可以。”萧净红着脸便接过元白手中的药。
    “怎么还不擦?”
    “你在这,朕怎么擦?”萧净有些气恼。
    “臣不放心,想亲眼看到陛下擦。”
    萧净没有办法,只好扭捏的脱掉亵裤,双腿微微张开,露出略微红肿的穴口,草草的挖了一点药膏抹了上去。
    “不是这么擦的。”元白拿过药膏,将萧净的双腿向两侧扳开,可以完整的看到中间的小穴。
    他挖了一大块药膏,将沾有药膏的手指插入萧净的小穴,抚摸穴里面的肉壁,将药膏涂抹均匀,他的手指在里面小幅度的抽插旋转,若有若无的去撞击萧净的敏感点。
    萧净一哆嗦,想要夹紧双腿,却被元白按压住了,她穴肉变得好热,穴肉抽动去迎合元白手指的动作。
    “臣只是在给陛下上药,陛下这儿怎么就这么湿了?”元白惊讶道,眼神带着无辜。
    “你快点结束。”萧净仰起秀气的脖颈。
    元白将湿泞的手指抽出来,手指上的药融化在穴内了,他再用手指挖一些药,插入萧净的穴中,他慢悠悠用手指去顶穴中的每一块地方,察觉到哪块肉会让萧净舒服颤抖,他就会多多照顾那块肉。他逐渐放快了戳弄的速度。
    “啊啊…让你快点上药啦,不是…速度快点。”萧净眼尾发红,眼神迷离。
    元白置若罔闻,用手指更快地顶撞抽插穴肉,一只手的手指在里面抽插,另一只手拇指按住阴蒂快速揉动。
    萧净快要顶不住了,脑中白光闪现,尖叫着泄了身,元白手指堵住萧净的穴口,不让萧净的水流出来,过了好一会才将手指抽出来。
    手指上沾满了萧净穴里的水,药味混合着萧净淫水的味道,元白面不改色的擦净手指。
    “陛下可真敏感,上药都能泄了身,要不是臣堵住了穴口,现在药都要被淫水冲出来了。”
    “……”萧净累得不想说话。
    “下次就将药涂满我的肉棒,插入陛下穴中,照顾陛下穴内的每一处,然后堵住穴口,让药不再流出如何?”
    萧净摇了摇头,想想那个画面就很淫荡刺激,他是变态吧!
    元白看萧净实在是累了,就放过了她,不再说这些污言秽语。
    “臣让陛下选的那些秀男,身家干净,陛下的后宫不会成为您的拖累的。他们不敢动你,但陛下可千万别动他们哦。”
    啧,占有欲真强。
    萧净抬起头看着元白精致的下颌线,“你下次不要再射我穴里了,万一怀孕了怎么办,我暂时不想要孩子。”
    “好,臣以后会射在外面,不过有孩子对陛下是有利的,臣以为陛下是肯的。”
    萧净看着元白深沉的眼神,沉默不语。
    生一个权臣的孩子?她暂时没有考虑。
    --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