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
    书名:[都市]天道
    作者:宅女一枝花
    文案:
    文案一:最可怖的鬼怪不在不周山,不在阎王殿,而在人的心里。
    文案二:白天,左穆是左家面馆的掌勺小老板,小食是左家面馆脾气极差的伙计;晚上,左穆成了拿着桃木剑斩妖除魔的道士,小食则是左穆最好的搭档。
    五通神,婴灵,穷奇,九头鸟,傀儡师……你方唱罢我登场,鬼怪和人,究竟谁在利用谁?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天若不报,替天行道!
    总之,本文讲得是一个厨子和一只神兽在都市降妖除魔开面馆的故事
    都市玄幻,轻灵异向
    作者郑重承诺,再烂尾,就剁胸!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天作之和 时代奇缘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穆,小食 ┃ 配角: ┃ 其它:
    ==================
    ☆、楔子?前传
    北宋,唐州偏远小山村――
    “哈――哈――哈――”他喘着粗重地气,拼命向前跑,耳朵是凉夜呼啸的风,嗓子里有丝丝的甜腥。
    跑,拼命的跑,腿都没有知觉了,但是他还是努力向前跑。
    他擦着眼泪,眼睛里布满了恐惧。
    村口住的二狗子,隔壁的刘相公,还有对面的张小娘子。死了,他们都死了。
    他看到了,在他们睡觉的时候,一双双苍白的手,从地下冒出来,爬到他们的床上,掐死了他们。
    他告诉了村里的人,可是他们不相信他说的话。
    如今他们都死了,如今只剩下他一个。
    “啊――”他被树杈绊倒在地上,他顾不得疼痛,硬撑着爬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他的脚腕。
    “啊啊啊啊――”
    极度恐惧中,他闭上眼睛大喊道:
    “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
    急――急――如――律――令――”
    “轰、轰、轰。”但听三声爆炸声,男男女女混杂的凄厉地尖叫声,“碰――”一股温热的粘液喷溅到他脸上,血的腥臭味让他几乎要吐出来。
    万籁俱静。
    他睁开了眼睛,借着月光,眼前的场景让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吐了出来,残肢,遍地都是残肢,他脚边还有两根断掉的手指头。
    “嗷嗷――”
    深夜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他慌忙从手边拿起一根树杈,哆哆嗦嗦地四周张望。
    低矮的灌木丛中,露出一个雪白的小脑袋,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
    一只小兽。他一下子放松下来,瘫倒在地上,他太累了,他需要休息。
    “不愧是地仙左慈的后人,靠着本能就能杀死恶鬼。”耳边传来一个稚气十足的声音。
    他唬了一跳,一下子坐了起来,眼前是一个身穿白衣,圆圆胖胖的稚童,看上去比他还要小些。
    荒山野岭,凭空出现的小兽,眼前的稚童……
    “你,你,你……”他指着眼前的稚童,说不出话来。
    稚童嘟起嘴巴,将他的手拍到一边,“没礼数的人类,见到本座还不下跪!”
    他傻了眼,礼数,一个妖怪还跟他讲礼数?
    未等他有所反应,白衣稚童突然贴近他,鼻子在他身上使劲儿
    嗅,“糖炒栗子,糯米桂花糕,酱鸭,西湖醋鱼……好香啊。”
    他嘴角忍不住抽搐,这家伙一定是狗妖,中午李员外府上来客,他被叫去掌勺,他家手艺是祖传的,仅此一家。
    稚童一下子扑到他身上。
    “好重,快起来,你压死我了――”他巴掌大的小脸鼓成了包子。
    稚童叉腰“哼”道:“本座饿了,本座要吃东西!”
    “你要吃东西,管我什么事啊!”他翻着白眼,这家伙就是个肉球,压死了。
    “本座决定了,以后就跟着你,你负责养我!”胖胖的稚童伸出小手,开始撕扯他的脸。
    “不要,痛,痛,痛――”他挣扎,却无法撼动这胖小童半分。
    “答不答应,不答应本座就把你打成猪头!”稚童嚣张地说道。
    他差点要哭出来,他不要变猪头,带着哭腔,“答应,我答应不行吗。”
    “本座乃龙子饕餮,你的名字呢!快点说!”
    “左穆,我叫左穆――”
    第一话:报复的文车妖妃
    ☆、左家面馆和雨夜
    j市有条很有名的老巷,叫荷花巷,巷口的石碑是乾隆年间立的,百年荷花巷几经变迁,如今已经成为j市的重要标志。
    荷花巷本身是集特色美食游玩于一体的多元化街道,且地理位置非常好,前通商业街,后面是j市著名旅游景点,每天这里的客流量都非常大,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两年前荷花巷开了一家面馆,店面不大,十几平米,装横也简单,桌子是最寻常不过的八仙桌,开店时间不长却异常红火,早晨店里十点开张,九点多钟就有人在门口等着了,到了饭点的时候排队的更是排成一条长龙,有人把左家面馆的照面放在了论坛上,讨论的足足一百多页帖子,发帖子的大多都是女性,讨论食物的,占三分之一,三分之二讨论的是左家面馆的掌勺小老板和总是旷工的坏脾气伙计。
    有好事的网友将明显是偷拍的两人的照片贴了上来,惊艳声一片――
    “照片不是p的吧,若是真的不做明星太亏了。”这是少数理智派网友。
    “都是美型啊,两个谁上谁下啊!?”这是广大的腐女网友。
    “人妻受和傲娇攻,我赌一根黄瓜,小老板是受!”
    “我赌一车黄瓜,那个伙计一脸小受样,肯定是被压的那个!”
    就在不久之前,当地电视台一档美食栏目特意为左家面馆做过一期专访,当天这档节目收视率爆表,达到了自这档节目开播以来历年最高值,居高不下的人气,让电视台不得不应广大群众的要求,一次又一次重播。
    一个是温润如水的古典美男子,一个邪魅入骨混血贵公子,太口水,太美好,太让人浮想联翩了有木有!
    这个节目播出后,论坛里沉下去的帖子再次被顶上来,楼层越盖越高……
    忘了说了,左家面馆的集厨师和伙计于一体的年轻小老板叫左穆,那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坏脾气伙计叫做小食。
    六点,荷花巷的路灯还未亮起,左家面馆已经收拾东西开始打烊了,整个荷花巷都找不到比左家面馆更早打烊的饭馆。
    好在开店两年,来面馆的客人已经知道这家面馆的规矩,纵然美色当前,为了给帅哥留个好印象,六点还未吃完的客人,大都干脆利落的打包走人,极个别的在左穆的微笑劝说下,迷得七荤八素也离开了面馆。
    当客人都走干净之后,左穆轻轻一吹,从饭馆里面刮来一阵风,笨重的木门“吱”一声自动闭合,桌子上凌乱的碗筷快速飞跃到一张桌子上,列队向水池方向飘去,但听哗啦啦”的水声,碗筷竟然自己清洁完毕然后一个一个跳到碗柜上,“哐当哐当”,面馆里横七竖八
    的凳子就跟脚底抹油一般滑向各自八仙桌下对齐。
    “嗷嗷――”,面馆后门缓缓开了,一只通体雪白,似狗非狗,似羊非羊,眼神傲慢的小兽挺胸抬头穿过长廊,一跃跳上最近的的八仙桌。
    “你来啦?”左穆微笑地看着桌上的小兽。
    那傲慢的小兽扫了左穆一眼,狭小的面馆内,金光一闪,刚才还坐在桌子上的小兽变成一个褐色短发的少年,他沉着脸,眼睛里满是怒火,似下一秒就爆发,正是网帖上提到的左家面馆经常旷工的伙计,小食。
    “我饿了!饭呢!”小食眯着眼,威胁地看着面前的左穆。
    左穆笑眯眯地看着小食,他的五官并不算是顶好,至少没有小食那般精致,但是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温润的气质,让人如沐春风,非常舒服。
    “马上就开锅了,再等一会儿哈!”左穆走上前,亲了亲小食的头发,刚才还发怒的小食脸颊一红,刚才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殆尽,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左穆放开小食,向左面雪白的墙走去。
    “快点,饿死了!”小食不满地嘟囔着,但是表情却像是一只餍足的猫。
    左穆伸出右手中指,轻轻敲着墙面,白墙豁然消失,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比面馆大两个的厨房,各种新鲜的食材,有秩序地排在菜架上,左边是做饭的案板菜刀,右边是做饭的炉子,此时炉子上拜访这一口和八仙桌几乎一样大的锅子,香气从锅子里面溢出来。
    小食眼睛一亮,“清蒸水晶肘!”
    “猜对了!”左穆笑着回头,走进了厨房,抬起手掌,巨大的锅盖随着左穆抬起的手掌慢慢升到半空,锅子里面满满一锅水晶肘。
    小食眼睛紧紧盯着那一锅水晶肘,然后吞咽流口水。
    锅子随着左穆的手势,摇摇晃晃飘出了厨房,“吭”一声,落到最近的八仙桌上。
    小食一跃而起,扑上去,伸手就拿锅子里的水晶肘。
    “小心烫!”左穆眼疾手快,挡在了小食面前,小食脸一红,恶狠狠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若他没有在吞口水,这样的表情倒是可以哄退很多人。
    左穆一招手,一双粗长的筷子从厨房里飞到了左穆的手里。
    左穆递给小食,“喏,用筷子!”
    “要你多事!”小食嘟起嘴,但是眼睛里是笑的,他拿着筷子插在一块肘子上,吹了吹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肘子,小心翼翼咬下一口。
    “一般般吧!”小食嘟哝了一句,左穆丝毫不在意小食的话,因为对方烫得都伸舌头了,还大力往嘴里塞,吃得满嘴都是油。
    左穆知道,这一锅不够小食吃的,径直走进厨房,从厨子里又拿出一口巨大的锅子,升火,再做一道菜。
    果然,菜炒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外面小食暴躁的声音再次传来,“左穆,我饿了!”
    左穆觉得,小食吃东西的速度似乎又快了。
    小食从六点吃到十一点,左穆不停做饭,当厨房所有的食材都进了小食肚子里面的时候,小食终于说出了让左穆期待已久的“我饱了”。
    就这个时候,外面漆黑的夜空突然亮了起来,几道闪电划过,不一会儿传来轰隆隆的雷声,不一会儿“哗啦啦――”外面竟然突然下起了雨。
    左穆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他的腕表和别人的不太一样,别人的手表上,指针都是从一到十二的阿拉伯数字,而左穆的腕表更像是一个小型的罗盘。
    左穆看了看揉着肚子的小食,笑着说道:“时间不早了,小食,我们开工了!”
    小食一听,撇嘴,又是一阵金光,重新变成了通体雪白的小兽,一跃跳到左穆的肩膀上。
    小食这名是认识左穆之后,左穆给起得,小食以前还有个名字,叫做,饕餮。
    ――――――――――――
    “哗啦啦――哗啦啦――”
    “不要啊,救救我啊――”
    “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暴雨来势汹汹,似乎没有停的意思,狭长的小巷,淫秽邪恶的笑声伴随着女人凄厉的叫声。
    “救救我啊!鬼啊!”
    只见五个赤裸壮硕身体包围着两个似乎是下班结伴回家的女子,她们的外套已经被撕成碎片,两个女子包成一团,瑟瑟发抖。
    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他们根本就没有碰到她们,衣服就被凭空撕开了,那些人红色的眼珠,对着她们流着绿色的口水,嘴里喷出一阵阵腥臭。
    这些怪物似乎极其欣赏两个女子恐怖的表情,桀桀笑着,慢慢凑近女子,两个女子恐惧的快要昏过去,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吧。
    谁来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女人绝望地闭上眼。
    “哒哒哒――哒哒哒――”
    “你们五个败类,几百年光阴修出实体,又想魂飞魄散吗?”
    巷口,微弱的灯光,来人逆光慢慢走过来。
    五通神,泰山神的儿子,贪慕美色,好淫妇女。
    声名赫赫的泰山神,竟然有五个败类儿子,都说这五通神常在南方出没,未曾想到竟然会在北方见到。
    昔年,这五通神因为贪恋美色,被人斩杀,元神俱灭,如今修得真身卷土重来,真是
    狗改不了吃屎!
    两个绝望的女子仿佛看到了希望,尖叫道,“救我!”
    很快,两个女子绝望了,因为来人竟然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唇红齿白,弱不禁风,肩膀上还立着一只雪白的小兽,两个女子闭上眼,难道今日两人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五个壮硕的身体转过身来,他们五人长得一模一样,都有一双通红的双眼,周身肌肤是绿色的,纠结粗壮的肌肉块,用树叶简单的遮住了重要位置。
    他们盯着搅和了他们好事的少年。
    “臭小子,不要多管闲事!”察觉到少年是修道之人,最中间的那个妖怪不愿意和少年交手,粗手粗气地警告。
    最靠左边的一个,闻到了少年身上散发的灵元真气,忍不住流出了口水,“细皮嫩肉的,好想吃了他……”
    少年肩膀上的小兽“嗷嚎”了一声,似乎非常不满,目光透着杀气,几人后脊一凉。
    “五通神,还不赶紧滚回泰山!”但听少年厉声呵斥。
    “桀桀桀桀,先弄死这个小子,在干这两个婊子!”
    “多管闲事!”最右边的一个红眼怪大叫一声,率先出手。
    “不知死活的东西!”
    说着,少年周身燃起红色光芒,一把桃木剑从少年身体里冲了出来,少年一跃将桃木剑拿在手里,五张符纸从少年袖口中飞出来贴在桃木剑上。
    “一知鬼名,邪不敢前;三呼其鬼名,鬼怪即绝,三呼鬼名,万鬼听令!”随着少年的咒语,那木剑上的符咒燃起了火焰,冲着五只红眼怪飞去。
    “啪啪啪啪啪――”
    每一张符纸正好贴在五个怪物的脑门上。
    “啊啊啊啊――”五个怪物发出惨叫声,符纸□体肌肉沿着肌肤纹理慢慢鼓起来,然后迅速撕裂开,轰一声,他们皮开肉绽,溅出了绿色的粘稠物。
    少年赶紧躲开,嫌恶的皱起眉头,真恶心!
    “你敢杀我们!”“啊啊啊,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少年听到五个怪物的惨叫,冷着脸说道:“奸淫妇女者,魂飞魄散!”
    五个怪物变成了五缕青烟,像西南方逃去。
    少年冷笑,想逃,没这么容易。
    只见少年肩膀上的白色小兽张开了嘴,狂风呼啸,那五缕青烟随着旋转的大风一起被小兽吸进了嘴巴里面。
    小兽吧唧吧唧嘴巴,似乎还在回味味道。
    “啊,谢谢神仙,谢谢菩萨……”
    两个吓傻了的女人,手忙脚乱地跪在地上磕头,嘴里乱说一通。
    “哎,我叫左穆,我是个道士!”少年收起桃木剑
    ,笑眯眯地说道。
    两个女人一愣。
    少年笑得如沐春风,磅礴的大雨竟然丝毫没有沾到少年的衣服上,两个女人呆呆傻傻地望着少年,少年肩膀的小兽不满的发出嚎叫。
    “好啦好啦。”少年伸手似安抚一般摸了摸小兽的脑袋,然后转过头,收敛笑容,眼神平静地看着面前两个女子。
    “今事尽忘,前尘尽忘。”少年在空中画印,两个白色的手印分别打在两个女子的脑袋上,两个女子眼睛渐渐变得迷茫,然后昏了过去。
    少年掐指一算 ,大约一个时辰雨就停了,自己为了这两个人得罪了泰山神,这两个女人冻一会儿应该也没什么。
    想着,他眼睛眯起,笑得像只小狐狸,他肩膀上的小兽察觉到了少年的心思,撇嘴,这家伙哪一点像菩萨,他最坏了,一肚子坏水。
    少年根本不注意肩膀上小兽的腹诽,他拿着自己的桃木剑,抗在肩膀上。
    “小食,收工走人!”
    “嗷嗷――”
    ☆、好顺毛的犬类动物
    这日,天空万里无云,左家面馆的生意依然非常好。
    左穆忙里忙外顾看着,做面熬汤招呼客人,都是他的活,小食懒洋洋地趴在柜台上,连客人结账都懒得搭理上一眼。
    若是一般伙计,这般目中无人,顾客早就怒了,偏偏小食外貌精致,就是爱答不理的模样都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很多女生都拿出手机拍摄,小食早就习惯别人注视的目光,根本不在意,只要他们别打扰自己打瞌睡就行了。
    好饿。
    肚子饿的小食脾气是非常古怪的,他不找别人麻烦左穆就欢天喜地了,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有人主动找小食麻烦。
    左家面馆规矩大,掌勺的小老板脾气好态度好没的说,就是那个漂亮邪气的伙计让人无语,你稍微说点什么,他就甩脸不干了,留着小老板一劲儿点头哈腰的道歉,论坛上也不乏树洞的,但是这些树洞就像是一颗石子打在湖面上,起几个波纹就沉了。
    左穆扶额,小食来面馆看店就是一个灾难,每次他来,都会和客人吵起来,他就打了一个盹儿,小食就对着客人横眉瞪眼了。
    归根结底是小食的长相惹事了。
    这次和小食发生争执的是一对情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那女生多看了几眼小食,男生就不乐意了,和女朋友吵完,开始找小食的茬了,男生一直巴拉巴拉地说话,女生一直拉着男生,但是拉不住,小食很老实,一言不发。
    小食老实的是那么的不正常。
    接下来发生了在众人眼中最不可思议,但是左穆看来最顺理成章的一幕,小食抡起左穆的算盘珠子往那个男生脑袋上一砸,吐出一个字,“吵。”
    周围围观顾客哗然,早就听闻左家面馆的伙计脾气差,没有想到竟然直接出手打人。
    左穆心疼了,早就跟这家伙说了,柜台上那么多东西,随便拿根笔拿个本子都成,别拿算盘砸啊,都这月第五个算盘了!
    扣工钱,一定要扣工钱!
    不过在这之前,左穆要收拾小食惹下的烂摊子,打人,这是不对的,影响是恶劣的。
    左穆强忍着肉疼,挤出一个笑脸,左穆这个人吧,他要是想笑,你绝对看不出他笑容的破绽。
    “对不起,两位,本店招待不周,这次饭钱免了,我代店员向两位道歉。”
    左穆
    歉意地笑着,他本来长得就文弱纤细,和身材无关,尽管他比那吵架的男生高一头,可就是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跟言情小说里的温柔深情男配一模一样。
    真是让人心疼死了。
    当即那女生就脸红了,不好意思的对着左穆点头道歉,要拉着自家男朋友走人,左穆想着吧,自己这张脸,走到哪里都吃香,可是这一次偏偏有人不买账。
    “md,草尼玛,当着老子的面,还敢勾引老子的女朋友!”
    那男生连着两句经典国骂,直接把左穆骂懵了。
    男生看着左穆瘦胳膊瘦腿的,觉得面相柔和的左穆胆子也小,自然不敢跟他计较,他心里一片汪洋醋海,就想找事,现在他看左穆比小食更不顺眼。
    笑成那样,就是明晃晃勾引老子的女友,你当老子是死的对吧!
    片刻怔忪后,左穆笑得更灿烂了,“您能再说一遍么?”
    男生被左穆这笑容笑得心里毛毛的,但是一想左穆这小白脸的样子,就粗声粗气地说道,“小白脸,告诉你,我是你爷爷!”
    “噗――”小食忍不住笑了,他还真敢说啊!
    他现在看这找茬的男生觉得相当顺眼,他太逗了。
    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掌勺小老板上去徒手抓住男生的肩膀,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单手掰着男生肩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男生的屁股踢了一脚,直接将男生跺到面馆外。
    期间只能听到男生凄厉高昂的叫声,看上去相当壮实的男生在左小老板手里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围观众人差点把下巴掉在地上。
    敢情,这左小老板还是个练家子!
    “小子,你等着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属于所有反派地痞流氓被正义人士教训之后必须经历的步骤,放狠话。
    这男生光顾着跑路,竟然连女朋友也丢下了,开始明明是自己这边比较占理,但是在小老板赔礼道歉之后,自己男朋友不依不饶的态度真是让人难以忍受,更让女生羞愧的是,自家男朋友竟然如此不给力的被人丢了出去。
    女生胡乱弯腰给左穆道了一个歉,捂着脸,冲出面馆。
    这一幕反转发生的太快,大家还没来得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结束了,众人大为后悔,啊,
    刚才左小老板那一幕简直太暴戾了,太邪恶了,太振奋人心了,跟拍电影一样。
    左穆解决完找茬的,转身微笑,对还坐在座位上未吃完面的顾客说道,“真是抱歉,大家受惊了,今天的面一律八折。”
    于是众人皆大欢喜,这个小插曲就此掀过去。
    当日论坛炸开了锅,根据这一幕,大家对左小老板的印象一百八十度转变,绝大部分网民认同一个观点,这是个喜欢扮猪吃老虎的鬼畜攻!
    好不容易等到六点打烊,左穆等客人走散之后,关门,开始结算这周的营业额,这是左穆除了做饭以外的第二大爱好,点钱,左家面馆生意非常火爆,但是荷花巷的租金也不菲,就左穆这十几平方米的店面,一年加上食材,要十多万多元,左穆觉得吧,要是赚不够十倍,自己都赔本了,哎,这世道,度日艰难啊。
    小食看着左穆喜滋滋的点钱,两个眼珠子都放光,算盘珠子打得兵乓响,有点不屑,他长得非常像混血,就算是翻白眼都给人一种非常优雅的感觉,“财迷!”
    左穆抬起头,也不否定小食的看法,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要不财迷,怎么养得起你?”
    左穆美滋滋地想,这就是有家有口过日子啊!
    小食语塞,脸有点红,从有记忆开始确实是左穆一直养着他,但是被左穆这样大喇喇地说出来,小食不开心了,神兽尊严不可侵犯,他暴躁地转移话题,“你赶紧去做饭,饿死我了!”
    左穆右手拨算盘珠子的手没停,右手从柜子上拿出五十块钱,放在柜台上,“饿了,先出去买点东西垫点,对街左边第五个店的榴莲酥不错,晚上给你做糖醋鱼。”
    小食哼了一声,不动弹,心想休想拿着点东西就讨好我。
    不过一想到榴莲酥,口水开始分泌,一个月前,左穆似乎给他买过,味道好香,于是口水分泌的更多了,小食揉揉干瘪的肚子,这是左穆让自己买的,这样一想,小食瞬间就变得理所应当,他快速拿起柜台上的钱,然后快速冲出门,买榴莲酥去了。
    左穆看到小食欢脱地冲出门,拨算盘的手指顿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所以说,犬类动物是最好顺毛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左家面馆和荷花巷均有原型,此文内出现的所有怪物均出自《山海经》,咒语和除妖方式均出自道家,非作者独创
    ☆、求助的老道士
    小食拎着一大袋子榴莲酥原路返回,路上频频有相熟的老板给小食打招呼,小食虽然别扭,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礼貌,他有点不好意思,荷花巷的老板相视一笑,这孩子竟然害羞了。
    荷花巷的老板普遍年纪都比较大,小食和左穆在他们眼中,就是两个孩子。
    这些老板们喜欢小食犹胜左穆,因为小食不定时会光顾他们的生意,每次都买很多很多东西,胃口特别好。
    同是饭馆,大家算是竞争对手吧,小食这个对手能在自家饭馆吃得香甜,比自己人说好吃更让他们顺心。
    小食刚踏入面馆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察觉屋子里有第三者的气息。
    “出来!”小食迅速手上凝聚一团火,火团冲着屋子西南方向的天花板冲去。
    “哎呦,小食,老道一把年纪了,您下手悠着点啊!”只见天花板出现了一个大洞,一把白色拂尘将火团熄灭,从洞里露出一双黑色的靴子,紧接着,一个白胡子老道士从洞里跳出来,待白胡子老道平安落地之后,天花板上的洞瞬间消失,天花板不见一丝缝隙。
    老道落地之后,痛心地看着自己被烧掉一角的道袍,“这可是我新作的袍子哟!”
    “原来是你这小鬼!下次出来记得换件旧袍哟。”小食认出来人,脸上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地意思。
    老道跺脚,指着小食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半晌气得说不出话来。
    若是经常关注一些灵异事件或者是道家新闻,一定会认出这洞里掉出来的白胡子道长正是时下网络媒体上备受争议的清玄道长。
    据说此人会捉鬼驱邪看相看风水还会穿墙术,有些记者媒体,将清玄道长的穿墙术称为手法高明魔术,称他是江湖骗子,但是也有一些人觉得清玄道长是真有本事,因为前来邀请清玄做法的商人,他们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都被清玄掐指一算清清楚楚地说出来,他们对清玄道长佩服的五体投地,就在这样的吹捧之下,清玄道长被称为“华夏第一天师”。
    无论是凭空出现的清玄道长还是一直和清玄道长打嘴仗的小食,都没有影响左穆的注意力,他马上就对账完毕,清算好一周营业额了,这个时候就是天雷也无法打扰到左穆。
    等左穆算完最后一笔账,舒了一口气,笑眯眯地抬起头,对小食抬起头说道:“回来啦!”
    小食被左穆的笑容一闪,刚才还觉得被左穆忽视了,有些闷闷不乐的心情骤然变好,开始吃袋子里的榴莲酥。
    小食吃得满嘴渣渣,十分香甜,馋得清玄道长直咽口水,不过好在他还没有忘记
    此行的目的,他讨好地蹭到左穆面前,长胡子一摇一摆,“师叔祖――”
    这就是左穆不主动搭理清玄的原因,道家很重视辈分,他比清玄辈分大很多,就是清玄师父的师父,从地底下爬出来,见到他也要恭恭敬敬喊一声“师叔祖”,左穆的辈分是在太大了,所以所有弟子通称“师叔祖”。
    清玄这一声师叔祖喊得可是没有丝毫的不情愿,别人不知道,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他小时候见过左穆和小食,那个时候他只是个小道童,左穆和小食便是眼前这个样子,时隔几十年,他已经变成耄耋老翁,左穆和小食的外貌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他记得自己已经坐化的师父说,左穆是东汉末年左慈的后人,左穆多大了,活了多少岁,这是个未解之谜,清玄道士可是从左穆住的地方见过真真正正的宋代的官窑,不是一件,是一堆!
    想起这个,清玄道士对左穆的态度更加恭顺。
    “你遇到麻烦事了?”左穆察觉清玄眉宇间有些苦恼,欲言又止,清玄不说,他就直接问了,因为清玄不会无缘无故找到自己这里,左穆替清玄算过,清玄虽然不能成为天仙,渡劫升至仙界,但是修个地仙还是没有问题的,现代人越来越浮躁,而且道家凋零,很多功法秘籍法器淬炼方法丹药方子都下落不明,抛去自己和小食不说,清玄的修为在全国是也算是顶尖的,以他的本事,看个风水面相,还是绰绰有余的,怎么还会露出这般苦恼的表情。
    清玄老脸一红,犹豫地说道:“师叔祖,弟子最近确实遇到一件烦心事。”
    他揪着胡子,愁眉苦脸回忆起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主流媒体自然是不屑和清玄这种江湖骗子同流合污的,但是清玄在做生意的商人那里却颇为吃香,他帮忙那些有钱人看住宅墓地风水偶尔捉捉小鬼,每月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那些钱一部分用来养活被父母遗弃在道观里的小道士上,另一部分则是用来购置一些有灵性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