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婚案轰动了整个阳城,飞云集团的董事长王世文要和夫人云想容离婚,这场离婚官司打了半年之久,终究法院判两人离婚,而王世文的代价放弃名下所有财产,净身出户。
    这位年少有为的董事长为何质疑离婚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焦点,又过了半个月,警方找到了飞云集团新任董事长云想容,他们找到了确切的证据,将以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控告。
    当警方向媒体清算云想容罪行的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位外表端庄大方的豪门贵妇人竟然有一副蛇蝎心肠,和王世文结婚六年,她用各种残忍手段铲除出现在王世文身边的异性,令属下逼迫情敌吸毒卖淫甚至截肢杀害,手段残忍让人发指,最终这位变态的豪门贵妇锒铛入狱,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给予的最严厉的刑罚,枪决。
    昔年名声赫赫的年轻董事长王世文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最初,遇到林毅然的地方,让他惊讶的是,他的银行账户上莫名多了一笔巨额财产,汇款人竟然是许久都没有见过的左穆。
    王世文依稀想起,那个雨夜,在他昏迷的时候,似乎有人在他耳边劝他多做善事。
    左家面馆,生意依然红火。
    六点打烊,面馆关门,小食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按住了左穆,“你竟然把飞云集团的股份换成钞票又还给了那个王世文,哼哼,说,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左穆哭笑不得,“哪跟哪啊?你快点松开!
    ”
    小食的手摸上了左穆柔软的腰肢,那里很平滑,一点赘肉都没有,却异常柔软,手感绝佳,小食一边摸一边“哼哼”,“告诉你,敢惦记别人,小心我,干死你……”最后三个字说得暧昧无限。
    左穆脸一红,小声说道:“快松开,你不是饿了么,我,我去给你做饭。”
    “等不及了,先吃你再说。”小食笑得满面春风,说着,手伸向了左穆的裤子。
    “啊……你慢点……”左穆呻吟。
    一室春光。
    ――文车妖妃,日本天皇宠妃,因天皇另一位宠妃v姬嫉妒,被其杀死,死后化为厉鬼,写下诅咒。
    本卷完
    第二话:迷路的菽
    ☆、最不可爱的孩子
    最近美食论坛炸开了锅,打开论坛第一页醒目的“hot”牢牢锁住了人们的视线――《黑心左家面馆竟然招用童工,六岁男孩无助的双眼,有图有真相,洗白党勿进》。
    点开帖子,一楼是楼主极其气愤的言辞,直指左家面馆掌勺老板左穆黑心坑钱,压榨童工,二楼附上一张清晰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大约六七岁的男童,趴在柜台上左手拨着算盘右手伸手,似在伸手收钱。
    男童所在的背景是左家面馆标志性的古风装横,照片一角还能看到左家面馆相当有特色的烛台。
    此贴一出,一时惊起千层浪,楼下争论不休,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多数都是讨伐左穆,极个别说好话的也被当做左家面馆的“脑残粉”被无数正义人士喷了一通。
    这帖子在bbs一周,点击破千万,记录还在不断刷新,为什么呢,因为发帖第四天,在一千楼,照片里的当事人,也就是楼主同情的那个童工出来了。
    ――亲爱的叔叔阿姨,大哥哥大姐姐,谢谢你们关心我,我叫橙子,我没有爸爸,我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是左穆哥哥和小食哥哥收留了我,在我心里,左穆哥哥是我的爸爸,小食哥哥是我的妈妈,他们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请你们不要指责他们,好不好,求求你们了,那些话让我很难受。
    楼层不仅有文字,还配有一张照片,背景同样是左家面馆,八仙桌上是很大的奶油蛋糕,座位中间是带着生日帽的可爱男孩,一左一右坐着是两个样貌极为出色的少年。
    一桌子的菜肴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此楼一出,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这是左家面馆的“脑残粉”在玩cos,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上网,又有人说这是左家面馆又一次炒作,也有人发帖支持,更有人将关注点放在别的地方,多么明显的“掌柜的是爸爸,伙计是妈妈”攻受关系,而后跟帖有左家面馆的食客,证实占据一千楼的确确实实是男孩本人,食客们还纷纷贴上男童小橙子可爱的照片,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随着越来越多食客的证实,风向开始转变,讨伐的人越来越少,祝福的人越来越多。
    小橙子萌翻了一大片人,照片一出来就取代了左穆小食成为了bbs的新宠,言论大都是善意的,同情的,广大网民对这个懂事可爱的小男孩感观非常好,甚至专门为小橙子建立了贴吧,小橙子的粉丝叫做“橙汁”。
    左家面馆,上午十一点半――
    “麻油面八块麻辣面八块,收您二十,有没有一块钱零钱,啊,好嘞,找您五块,收好,谢谢光临。”
    高高的柜台后
    面,坐在高凳子上的小男孩熟练的拉开抽屉找零点钱记账,他带着很可爱的兔子帽,点钱的时候帽子上两个耳朵会一摇一晃,圆圆的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简直是萌到爆表。
    孩子可爱的模样让排在后面等着付账的顾客忍不住掏出了手机开始偷偷拍照,男孩也毫不怯场,对着镜头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
    可以想象,这孩子再过十年,又是一个万人迷的帅哥,左家面馆果然是出美人的,说是“色香味”俱全真是一点都不带假,唯一可惜的是,自从小男孩来了之后,那个俊美的坏脾气伙计越发的懒惰,以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变成了“两天打鱼三天晒网”。
    系着围裙的左穆忙得不可开交,就像是一个陀螺一样,但是你仔细看他的动作就会发现,纵然客人在多,店里再拥挤,端着面的左老板从来没有和客人撞上过,甚至可以说,那些客人连左穆一个衣角也碰不到。
    十二点多,姗姗来迟的伙计小食终于露面,左穆看到小食,眼睛一亮,忙说道:“小食,帮把手,忙不过来了。”
    小食的表情有些难看,“你竟然让我干活!”语气似乎十分恼火,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很听话,帮着客人点餐,有的客人发现,和左穆不一样,伙计小食点餐竟然不用纸笔,到了结账的时候,纵然他在忙着别的东西,也可以转头对收钱的男孩说出对方点的什么,应付多少钱。
    这个混血贵公子般的俊美伙计记忆超群,怪不得左掌柜可以容忍他工作时明目张胆地偷懒。
    下午六点,左家面馆准点打烊,左穆刚要关上门的时,一声“等一等”,让他动作顿了一下。
    眼前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女生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左穆想了想,在记忆中扒拉了一会儿,终于将女生和记忆中一张脸对上号。
    “是你啊?很长时间没见你了,上一次送你的八折卡都要到期了吧。”左穆笑得十分客气。
    女生一愣,脸突然红了,显然她没有想到,这么长时间不来店里吃面,这位帅哥掌柜竟然还记得自己。
    在店里的小食脸色铁青地怒视和女生“调情”的左穆,这家伙胆子果然是肥了,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出轨,那个女的脸圆腰肥身材直筒,哪有自己好看,竟然还在说,竟然还没有说够!
    “……那个,老板,我,我好长时间没来了,可以通融一下么,我我想打包一份面。”女生脸红红的,有些局促不安,她是知道左家面馆的规矩的,打烊后不再招揽生意,似乎怕左穆不答应,女生又忍不住抬头恳求道,“就一次,老板我发誓,就这一
    次,您通融通融吧。”
    左穆看了一眼女生,然后展颜露出了微笑,“好的,就一次,你等等,厨房里还有一份面,可是没有打包纸碗了,用塑料袋可以么?”
    女生露出惊喜的神色,那亮晶晶的眸子在小食的眼睛里是格外的可恶,丑八怪,竟然敢勾引我的人,还有左穆,你笑得这么灿烂干什么。
    左穆在小食杀人的目光中,淡定地走进小厨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一只空碗里面,空碗里凭空变出热气腾腾的面条,左穆麻利的将面倒进食品袋里,走到店外递给女生。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左穆微笑着说道。
    女生忙不迭地鞠躬感谢,“谢谢老板,谢谢老板,您真是个好人。”
    听到这句话拨算盘结算营业额的男孩橙子手顿了一下,他忍不住抬起圆圆的脑袋看左穆,视线滑过满脸狰狞的小食时,橙子快速地低下头,揉了揉鼻子,算出结果后,他终于忍不住说道:“小食哥哥,醋味好大。”
    小食恶狠狠地看着满脸天真无邪地橙子,他走过去,低声恐吓道:“死小孩,说话注意点,小心我吞了你。”
    橙子一哆嗦,他想起了偶然一次看到小食张着嘴,直接将一个大妖怪吸进嘴巴里并且咀嚼品尝的场景,他觉得牙酸,同时痛恨自己的有眼无珠,当初自己怎么会以为这家伙有妈妈一般的温暖呢,太失策了!
    女生急急忙忙地来,又拎着面急急忙忙地跑了,左穆关门进屋,然后看到了一脸不开心的小食和身体略显僵硬的男孩橙子。
    他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个女生来过几次,每次身边都有一个男生陪着,大概是她男朋友,真是天作之合――”
    继续拨算盘珠子的橙子觉得自己的牙更酸了,嘴上的神经都麻木了,再看看,刚才还板着棺材脸的小食此时却是一副洋洋得意唯我独尊的样子,橙子觉得自己身体更加僵硬了。
    白痴!他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还是左穆哥哥正常一点,橙子忍不住将希望放在左穆身上,却意外看到左穆笑得一派春风的阴险模样,小橙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一个暴力狂,一个阴险帝,自己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和这两个人在一起。
    橙子忍不住在心底咆哮,婴灵神马的,和这两个怪物比起来,自己根本不够看啊!
    正想着,左穆却突然将头转向自己,橙子缩了缩脑袋,脑袋上的兔耳朵帽子抖了抖,只听左穆柔声问道:“橙子,账算好了么?”
    橙子脑袋上的兔耳朵感应似的耷拉下来,手哆嗦,指头动,多拨了一个珠
    子,让他想哭的是,他不记得自己刚才碰的是哪一栏的珠子了!
    橙子心里两条宽面泪,兔子耳朵一晃一晃,妈妈,我又要重新算了!
    在小橙子满头大汗重新算账的时候,十公里外的郊区道观,做完法事的清玄道长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看信息,看到关于左家面馆的信息就直接点了进去,出来的是男孩橙子的萌照,人气之高让经营一辈子才拥有几万粉丝的清玄道长狠狠嫉妒了一把。
    清玄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些俗人都被小混蛋的外表欺骗了,哼哼,小心小混蛋晚上出来吓死你们!
    嗯,橙子也不是别人,正是半年前左穆从王世文家带走的那个婴灵,清玄也不知道左穆师叔祖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不能长大的婴灵长大了,还可以让他白天呆在屋子里面干活。
    云想容这辈子生前运道非常的好,做了坏事也要死后在地府清算,可是这个好运道让化成冤鬼的林毅然搅合了,林毅然的戾气影响了云想容的运道,云想容下半生只能和平常人那样平常过一辈子,若是她安安分分也就罢了,偏偏她手上好多条人命,最终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饶是这样,被抓到地府的林毅然也不能及时投胎,他必须要在地府偿还自己做鬼时犯下的罪孽,毕竟该轮回的鬼魂滞留在人间就是一种罪,也不知道左穆师叔祖和小食怎么说通的地府,竟然容许清明、盂兰两节让橙子和林毅然这对特殊的“母子”见面。
    小橙子因此也付出了代价,他永远不能投胎,等到法力和能力足够的时候,他要到地府去当鬼差。
    鬼差虽然比不上黑白无常那种大鬼,但是好歹也算个鬼仙,清玄羡慕了,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功德圆满呢,哪怕是个地仙自己都心满意足了。
    多少被道士干掉的婴灵,那些婴灵没有等到帮助他们的人,在强大的怨气下,迷失了本心,最后落得魂飞魄散的结局,同样身为婴灵的橙子却遇上了左穆,洗涤心灵,积德行善可以修鬼仙,不得不说这小鬼运气忒好了。
    临睡前,清玄迷迷糊糊地想着,等他修成正果,他要将肉身塑造成十八岁的美少年,把师叔祖,小食都打败……
    ☆、杯具的橙子
    晚上七点半,万佛山脚,左家宅院――
    幽幽君子兰散发着草木的清香,几支清雅的兰花,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红木书桌,一张很大的生宣纸,几碟颜料,左穆握着狼毫专心致志在纸上挥墨,戴着白绒兔耳朵帽个子矮小的橙子站在门口好奇地探头探脑,他手上拿着一个很大很大的橙子,眼睛圆溜溜地转,不过他不敢迈进左穆的书房,因为左穆书房里,有镇宅法器还有一些灵符法阵,每一样都足以要他的命,记得刚来到左家时,自己好奇摸进了左穆的书房,差点被一面铜镜照得魂飞魄散。
    他是鬼婴,不是鬼仙。
    小食洗完澡,在院子里晒月亮,看到在左穆书房门口鬼鬼祟祟的橙子,心中玩心大起,他无声移过去,一把抓住橙子的衣领,将橙子整个人提溜起来,全神贯注的橙子不提防的被小食抓住,手一滑,抱在手里的大橙子竟然滚进左穆的书房里,黄圆圆地橙子直接滚到左穆脚下。
    “啊,放开我――”橙子怕打扰左穆,压低声音,不过尽管这样还是被屋子里的左穆听到了。
    左穆抬起了头,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一脸恶趣味的小食还有小食手上八爪鱼一般挣扎地橙子,左穆摇了摇头,叹道:“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
    橙子一听,知道左穆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于是开口告恶状,“穆哥,是小食哥哥的事情,我什么都没做,他欺负我!”
    小食恶声恶气地说道:“你这小鬼当着我的面就敢告状,信不信我这就吃了你。”
    橙子中指放在鼻尖处,往上一推,做了一个猪鼻子的表情,然后冲着小食吐了吐舌头,奶声奶气地说道:“你是妻管严,我不怕你。”
    在书房里左穆听到了橙子的话,扑哧笑了,小食“哼”了一声,将小橙子甩在地上,看似很粗鲁,其实他动作非常有分寸,橙子只是身子踉跄了一下就站稳了。
    小食指着橙子故作凶狠,“臭小鬼,你再说一句试试!”
    橙子根本就不怕小食,这段时间朝夕相处,他早就将小食的性格摸清了,比起暴力狂小食,还是穆哥比较可怕一点,他冲小食做了一个鬼脸,赶在小食发脾气之前脚底抹油,甩下一句“我要去撸啊撸!妻管严再见”噌一下跑掉了。
    “你给我等着,死小鬼!”小食这样说,却根本没有追橙子的意思,反而踏进了书房。
    饕餮是凶兽,这个书房到处都是纯正的浩然正气,纵然对他身体无碍,但是并不代表他很舒服。
    “你在这里干嘛?”小食恶声恶气地说道,“我饿了。”
    左穆拿起宣纸,上面画着一件红色金线饕餮纹样的棉衣,和橙子现在身上穿的衣服大小一致,“入秋了,给橙子做了一件衣服。”
    橙子虽然有了实体,但是本质还是一个鬼,平常的衣服对于他来说还是太重了。
    小食眉毛一挑,脑袋扭过去,瓮声瓮气地说道:“你都好久没给我做衣服了!”
    “又瞎说,你身上穿的是什么。”左穆笑着反问道,小食的衣服可不是纸做的,是他一针一线织出来的。
    “我不管,反正你给他做就要给我做!”小食恶狠狠地说道,“要不然我就把那死小鬼吃到肚子里。”
    “哈――”左穆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十分的温和,仿佛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一般,小食脸一红,这个人就是妖孽,明明没那么好看,为什么自己就移不开眼呢,一定是左穆给自己下咒了,要不然近千年自己咋就没厌倦他呢。
    左穆放下笔,看时辰,此时阴气还未鼎盛,衣服就算是现在裁剪出来效果也没有那样好,他将宣纸卷起来,放在书桌旁放置书画的瓷筒里,“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对,我找个吉时给你做一件,饿了吧,我一会儿给你做饭去。”
    “我要吃糖醋鱼。”小食不喜欢左穆哄小孩一般的口气,但是他又十分享受左穆体贴地照顾自己,他眯起眼睛,左穆是他的,臭小鬼怎么还不长大,赶紧滚回地府去,碍眼死了。
    “嗯,给你做,我早就把鱼清理好了。”左穆温和地说道。
    听言,小食心里美滋滋的,可是他脸上不显,拉起了左穆的手,恶声说道:“还不快走,这屋子的味道臭死了。”
    “好的,听你的。”左穆莞尔一笑,反手握住了小食的手,感觉到手主人身体僵硬了一下,左穆的嘴角裂开的弧度又大了一些。
    左穆做饭,小食在厨房外面看着左穆做饭,而橙子弟弟则在自己的房间里玩游戏,橙子的房间和左穆小食的略有不同,嗯,现代感强了那么一些,因为房间里有一台电脑。
    橙子出生不久就和“母亲”一起来到王世文家的别墅做了厉鬼,不得不说,以前橙子做鬼的地方和左穆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r
    左家宅院都是古董,宋元明清民国各种古董排着来,没有电视机,没有洗衣机,没有空调,连个电扇都没有,更别提电脑手机一类的高科技,橙子在王世文的别墅里看惯了高科技,左穆的大宅院简直就是原始社会。
    这年头地府都开始用电脑输入鬼魂的信息,左穆和小食这两个家伙竟然连互联网是什么都不知道。
    橙子不得不思考,莫非得道高人都这样。
    橙子不知道左穆和小食的真正身份,却可以看出两个人来头肯定很大,左穆在地府帮他和“妈妈”讨价还价他全部看在了眼里,别以为他年纪小看不出来,地府那群人看到左穆和小食的目光充满了巴结,橙子还没听说哪个婴灵长大以后还可以到地府做鬼仙,他“妈妈”都说了,让他跟着左穆和小食好好“混”,“混”出头了就是本事。
    橙子嘟嘴,要听“妈妈”的话,早点混出头,早点还债,哼,那个坏女人害了他们“母子”俩的性命竟然还要“妈妈”在地府还债,橙子想到这里就一肚子气,脑袋上的兔子帽子一摇一晃。
    “哎呀!又死了!笨死了!”橙子再次不开心地嘟起嘴巴,左穆为了照顾他给他扯了网线,他可以晚上玩电脑,最近迷上了一款叫《英雄联盟》的游戏,还组了一个队,队里最近来了一个笨蛋,每次都被那家伙扯后腿。
    “不玩了!”橙子甩下键盘,一脸不开心。
    就在这个时候,左穆的声音传了过来,“橙子,吃饭啦――”
    “好嘞!就来!”吃饭皇帝大,橙子麻利地关上电脑,跳下椅子,嗨皮地向餐桌跑去。
    现在很多人都以为道士就会看相看风水或者是捉鬼除妖一类的,其实道家中人本身也注重自身的修为,食疗和医术也是一种通往长生的手段,左穆的手艺书祖传的,小食吃过不少号称御膳祖传的特级厨师,他觉得他们的手艺都不如左穆,小食一直觉得自己之所以坚定不移地认准左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左穆这个狡猾的家伙抓住了他的胃,小食本人是绝对不承认自己喜欢左穆喜欢的要死。
    饭桌上,照例是一人一份饭,菜放在桌子上,大家一起吃,小食的米饭的分量比左穆和橙子加起来还要多好几倍,盛菜的是一个巨大的铁盆,橙子一边在心里吐槽小食是饭桶,一边拼命的扒饭,哀悼自己可怜的胃,他也很喜欢吃糖醋鱼好不好,一锅鱼,小食哥哥竟然只给自己留了那么一点点。
    左穆好笑地看着小食霸道的占食行为,他起身拿了一个碟子,拨了一些菜又夹了一些肉片,满满当当的,放到橙子面前,“鱼做少了,吃点肉片吧。”
    橙子感动地点点头,心想,穆哥大部分时候都是很温柔的,以后自己也要找一个穆哥这样的老婆,刚这样想完,小食就凑过脑袋,霸道地说道:“这是我的,你不要有太多想法。”
    左穆笑得很尴尬,橙子的兔子耳朵一摇一晃,圆圆的小脸呈现石化状态,“小食哥,我还是个孩子……”
    小食非常臭屁地瞟了橙子一眼,煞有介事地说道:“你长大也不行。”
    完全没有办法沟通,橙子一脸黑线,他和小食完全是两个空间,扒拉完碗里最后一粒米粒顺便吃完盘子里的菜,橙子放下碗筷,晃荡着兔耳朵说道:“穆哥,小食哥哥,我吃饱了。”
    话刚说完,左穆就开口了,“嗯,去玩吧,不过一会儿我会检查你功课。”
    最近忙着面馆生意,已经好久没有检查小橙子的功课了,左穆觉得自己这个师长真的是很不负责任,于是他决定今天抽查小橙子的功课。
    橙子突然感觉刚才吃下去的美食都变成了大便,穆哥教的功课,毛笔大字,硬笔书法,算学,对对子,哦,还有英语……
    穆哥不是道士么,为什么会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个人怎么可以学这么多东西,文盲怎么啦,现在文盲越来越少,他作为稀有生物不应该保护起来吗?最最奇怪的,那么多功课里为什么还有英语。橙子内心咆哮。
    哪知道左穆这样回答――现在鬼也讲究国际化,黑白无常还通三国语言。
    小食嗤得笑起来,脸上满是幸灾乐祸,左穆给橙子布置的作业他看过的,左穆那根本就不是启蒙教育,学成之后小橙子可以直接考大学了。
    似乎还嫌打击不够,接下来左穆又说道:“过断时间,你就不用到店里帮工了,我已经给清玄说了,他有个挂名弟子教育局的,证件办好之后,就送你上学去。”
    作为婴灵的橙子,马上就要七岁了,按照人类小孩的年纪,应该上小学,左穆打算送橙子去人间普通的学校待几年,和人接触接触,学学说话办事,日后去了地府,也要和各种鬼怪打交道,小孩子对上学有种天然的抵触,橙子更是百般不乐意――我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送学校受苦受难?
    橙子
    忍不住将求助的目光放到小食身上,可是在家里一贯是大事小食做主,小事左穆做主,虽然小食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将小橙子送到俗世的学校,但他比较尊重左穆的意见,似乎很久以前,左穆也是正规学堂出来的,还参加了殿试。
    左穆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小食虽然觉得橙子学得东西有些多,但是也没觉得有什么。
    他看着橙子可怜兮兮的模样,不以为然地说道:“你穆哥也是那样过来的。”
    橙子心里内牛满面,因为你们都是变态!
    “好啦好啦,别扯了,橙子,你先去吧,小食你接着吃饭,这事儿就这样决定了。”左穆一锤定音。
    橙子内牛,我要离家出走,我一定要离家出走,我才不要上学。
    ☆、两个白痴凑一双
    橙子要上学,最先要解决的是户口问题,左穆在j市只认识清玄一个人,清玄名头又大,人也算是靠谱,这些东西交给他最合适不过。
    可怜清玄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家,天天跟左穆小弟一般跑动跑西,清玄道观的人也知道左穆,对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很好奇,不过方外人的好奇心有,却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将所有的好奇心收拾干净压在心里,左穆和小食带着橙子去清玄的道观里转悠了一次,让清玄感到可惜的是,他这么多弟子,竟然没有一个看出橙子的真身,甚至一个个还凑过去逗橙子玩,想想小食看自己打趣的眼光,别提多不舒心了。
    这年头,有钱有关系,什么事儿都好办,清玄也算是物尽其用,挂名弟子,昔日雇主,能用上的都用上了,没过几天橙子的户口就搞定了,搞定了户口,之后一系列的手续就简单多了,很快,橙子的入学手续就办好了,晨光小学,一所口碑很好的私立学校。
    左穆打听过,这个学校每个班的学生不算多,师资力量不错,很多高官子弟都在那所学校上学。
    不仅是这样,公立学校固然好,可是规矩多,选择私立学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里老师灵活性很多,要是有天他们要到外地去,肯定是要带着橙子的,若是公立学校请长假恐怕不会那么容易,私立学校,老师则不太管这些事情。
    左穆诸多考量,甚至可以说是兴致勃勃,这是属于左穆的童趣,他身边一直都只有小食一个人,猛不丁跑来一个小豆丁,左穆有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感觉,要知道清玄可不是长在他身边的,而且清玄年纪一大把,虽然辈分年纪上小自己许多,但是长相上总让左穆提不起兴致。
    “橙子,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了。”左穆摆弄着商店里买来的书包,想着比划着给橙子做一个一模一样的。
    橙子耷拉着脑袋,脸上丝毫看不出半点开心,他揪着兔耳朵,嘟哝着“我想要不上学”。
    左穆装听不见。
    小食饶有兴致地看着橙子哭丧着脸,他最喜欢戳小橙子了,欺负小孩子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后来橙子看出来小食的意图,又就皱着脸嘟囔着“恶趣味”。
    小橙子周身的低气压无意间影响了很多人,就连左家面馆的顾客也看得出来,这个平时在店里管账的小弟弟心情不好,便纷纷好奇询问缘由,结果一问大家都笑了,竟然是要上学了。
    到左家面馆吃饭的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其中不乏大学情侣,大家都是从小学到中学一步步过来的,谁喜欢上学,不都是没办法么,大家莞尔一笑,只觉得小橙子这样实在是可爱,甚至有人将小橙子哭丧脸的照片传到了网上并配上“不想上学”的文字。
    橙子上网看到了自己的照片,还有下面那群跟帖喊萌的网友,只觉得这是一群超级没有良心的人,他们的愉悦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不管小橙子怎么耍赖,哭闹,打滚,他上学成为了既定的事实,左穆怕他鬼身不能接触太阳,特意做了咒符,让他肉体在太阳下面也能保持两个时辰。
    左穆帮着橙子张罗上学事宜,难免会有些忽略小食,小食开始还开心地看着橙子不开心,谁知道转眼就变成自己不开心了。
    小食心里酸溜溜的,只觉得这小橙子不识好歹无比碍眼,左穆亲手替你做了这么多事儿,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仅仅是个开始,小食的心情变化多端,前两天还只是酸溜溜的,但是眼看左穆愈加忽略他,心情就变得越来越糟糕。
    神兽一怒,血流成河啊。
    左穆察觉到小食情绪的时候,饕餮的暴脾气已经濒临即将爆发的边缘,小食皱着眉头,周身的冷气压让橙子这个小鬼喘不过气来,橙子撒丫子就跑,心想着,救命啊,小食哥哥要吃鬼了!
    可是还没等小食发泄出来的时候,左穆就来灭火了,这几日他当然不可能只因为橙子上学就忙得不可开交,他还在做别的事情,没有想到眼下这个东西就派上了用场。
    左穆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对护腕,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一看就不是凡品,小橙子躲在一角好奇地看,只觉得那手套五光十色煞是好看,心里有些羡慕,不过想到左穆这几日每天都忙着自己上学的事情,橙子又觉得护腕也没什么大不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帽子鞋子都是穆哥做的,和小食哥哥一样的待遇!
    橙子弟弟很开心。
    感觉到手套上流动着的灵气,小食暴躁地心竟然诡异地被安抚了,不过他依然恶声恶气地冲着左穆瞪眼,一副“你求我收下护腕”的表情。
    左穆扑哧笑了,他本来就很好看,笑起来更是出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