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妈――
    “啊――”她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
    “月茹,没事吧,怎么又做噩梦了?!”入目是舍友关切的双眸,抬头,窗外是一片漆黑,时间还早。
    华月茹有些虚弱地起身,刺眼的白炽灯光,她看到身边的孩子正在用同样担忧地眼神看着她,忍不住笑了笑。
    “我没事的。”华月茹摆手说道。
    舍友揉了揉脑袋,“哎呀,人都被你吵醒了,你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别人啊……”
    舍友挠挠头发,嘴里嘟囔着,爬上床继续会周公。
    “月茹姐姐,没事吧。”一张圆圆地脸,孩子奶声奶气地问道。
    月茹抱了孩子一下,然后安慰道:“没事,小溪乖啊,睡吧,睡吧,明天姐姐带你找妈妈。”
    “神经啦!”只听舍友皱着眉头突然说道,她翻了个白眼,对华月茹没头没脑地说道:“别做梦了,赶紧睡吧。”
    华月茹抱歉的笑了笑,安抚了几句孩子,随手关上灯,继续睡。
    这是华夏理工大学大学女生宿舍,华月茹斟酌再三,还是将迷路的孩子领到宿舍里了,让她意外的是,无论是楼管阿姨还是舍友,竟然都没有反对意见。
    这个找不到妈妈孩子叫做小溪,今年四岁,还没有上幼儿园。
    华月茹觉得小腹坠坠的疼,□阴嗖嗖的刺痛感,让她有些警觉地再次起身。
    打开灯,华月茹一跃而起,她只得让床上的小溪不要乱跑,自己则从平时放东西的柜子里拿出一包东西,然后快速奔向厕所。
    厕所亮着灯,脱下裤子,果然,白色的内裤上暗红色的血渍触目惊心。
    果然是这样,竟然来月经了!
    华月茹转身检查裤子上有没有
    沾染上血渍,一摸,却察觉到异样,是一张黄色的纸条,上面用红色的墨水画着一些自己看不懂的符号。
    这个是……咒符?
    华月茹愣住了,为什么自己身上会有这个东西。
    此时这张黄色的咒符上已经沾染上斑斑血迹,华月茹摇摇头,大概是谁恶作剧吧。
    把符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华月茹拿出干净的内裤,麻利换上干净的卫生巾。
    拧开水管将内裤洗干净,哎,不知道床单染上没有,华月茹想起自己床上还有孩子,脸一红。
    蹑手蹑脚在阳台晾好内裤,华月茹回到宿舍,看到小溪老老实实呆在自己床上,眼巴巴瞧着自己,而舍友,已经重新酣然睡熟。
    华月茹冲着小溪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重新关上灯,对身边柔软冰冷的孩子说:“睡吧。”
    待耳边呼吸声渐渐平缓,窄小的床上,原本熟睡的孩子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在黑夜泛着绿色的光芒,嘴角裂开诡异的笑容。
    他从床上笔直的立起来,脚穿透了华月茹的身体,身体悬浮在半空。
    整个女生宿舍楼,万籁寂静,鸦雀无声,窗外,一弯新月。
    孩子身体穿过门板,闻着什么,寻找着什么,他找到了宿舍的公厕,在女厕一个个隔门中穿来穿去寻找着什么。
    当他飘到某件隔门的时候,眼睛一亮,垃圾桶里一团揉皱的黄色的纸团进入他的眼帘,他丝毫不介意从肮脏地垃圾桶里拿出那张纸团,小心翼翼地将他们展开。
    正是先前华月茹扔下的黄色的符纸。
    孩子笑了,眼底是冰冷的嘲讽,讥笑不断扩大。
    他咯咯的笑声在空寂无人的厕所里回声不断,诡异可怖,孩子笑了一会儿,慢慢地飘回华月茹的宿舍里面。
    几公里外,左家宅院灯火彻夜未熄,左穆和小食脸色都有些难看,此时两人聚在橙子的房间,或是双双望着天花板或是对视无语凝咽,反观不远处,小小的身子小小的人却是一脸得意。
    若橙子有尾巴,那一定是撅上天了。
    他怎么没想到,两位无比厉害无比强大的监护人,竟然都不懂得电脑!
    这两个家伙,在电脑方面竟然是开机也不懂的超级菜鸟,哈哈哈,太好笑了,太得意了!
    橙子就差双手拍掌欢呼了。
    能让这两个人有求于自己,是自己这辈子都会骄傲的事情。
    橙子翘着短小的二郎腿,在电脑前哼着流行歌,眼睛却聚精会神盯着网页。
    互联网的时代,只要上网就有迹可循。
    过了好久,只听橙子稚气而喜悦地声音响起:“小食哥哥,穆哥,我找到了,就是这个,华夏理工大学华月茹!”
    j市总共就那么几所高校,根据之前女生在面馆提出的字音,一个个查,终于查到了,这样漂亮的女生,怎么可能没有人拍,在华夏理工大学的bbs上,华月茹的照片赫然在列,不仅如此,还有她简单的资料,年纪专业班级,这些信息已经足够!
    原来是这几个字!
    左穆了然,再看小食,则是有兴趣地盯着电脑,他挑眉,一脸坏笑地看着橙子,嘴里不正经地说着:“小橙子,没有想到你还这么厉害啊!”
    “那是!”橙子一拍胸脯,帽子上的兔耳朵一摇一晃。
    “来来来,教我电脑怎么样,有好处拿哦……”小食诱惑地说道。
    橙子警惕地缩了缩脑袋,他才不相信小食会这么好心,“你想干什么?”
    “嘻嘻嘻,你别管了,教我开机上网就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学。”小食一脸嚣张地说道。
    橙子不服气,“哼”了一声,“你自己学,你以为电脑那么好学的啊,切……”
    小食丝毫不理会橙子的忤逆,依然兴致勃勃围着电脑,以前没发现,这东西好像挺有用的?
    在小食和橙子胡闹的时候,左穆盘腿念咒,开始放出咒语,在华夏理工的方向搜索华月茹的身影,他几乎一眼就看到了华月茹和她身边那个漂浮的身影,左穆皱眉,收回了法力不再窥伺,此时他已经知道想要的答案,心里落下一块石头,轻伤之后又运用了法力,饶是他功力深厚也他觉得有些累了,他下的咒符被打破,咒语反噬到自己身上,被自己的咒语打了一下的感觉真是不怎么好,他需要调整。
    “你们先玩,我回屋睡觉去。”左穆说。
    小食听后,不再和橙子闹了,摸了摸橙子圆溜溜的脑袋,抬头说道:“我陪你。”
    说完低头捏了一把橙子的小脸,在橙子愤愤不平的眼光中,笑嘻嘻揽上左穆的肩膀,两人离开
    了房间。
    回到两人住的房间里,左穆疲倦的倒在床上,小食则一改平日乖张,给左穆揉着太阳穴。
    他刚才注意到左穆施法,于是问道:“知道是什么了吗?”
    “和她在一起的是菽摇!弊竽卤恍∈橙喟吹暮苁娣,闭着眼说道。
    小食皱着眉头,摇头道:“不可能,若是那个,我不可能察觉不到。”
    “我也很奇怪,不过若是菽以菔彼是安全的。”左穆软趴趴地靠在了小食身上,小食身体一僵,脸有些红,不过他没有停止揉按的动作,依旧很认真的给左穆按摩太阳穴,眼睛里温柔地要滴出水来。
    “那东西必须要将人引到自己的住处再杀人,哼哼……”小食冷嘲,再看左穆,却已经睡着了。
    小食低头蹭了蹭左穆柔软的头发,又探下头,覆上了左穆的嘴唇,一缕银光从小食嘴巴里缓缓流出,进入左穆的嘴巴里,左穆刚才略微苍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起来。
    做完这一切,小食也躺在床上,抱着左穆,慢慢闭上眼睛,满意地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菽遥骸端焉窦恰防锏墓砉郑像小孩子,见到人就伸手牵引,但人一到它住的地方就立刻死去
    这东西的特性决定,他必须要引诱人去他住的地方
    经血神马的,那个玩意是可以破坏咒语的~左穆贴得地方太辶耍要是大家愿意收藏个作者吧,扭动~
    ☆、谁在撒谎?
    妈妈,妈妈……
    华月茹再次从梦里惊醒,她又做噩梦了。
    舍友再次被她的尖叫声吵醒,睡在枕边的小溪借着月光,看到孩子睡眼惺忪的揉眼睛,华月茹有些警惕的,但是看到孩子无辜地双眸,华月茹又不可抑制地愧疚起来。
    她不应该怀疑他。
    “我说月茹,你要不要看看心理医生啊,你最近怎么回事啊?!”宿舍的女生和华月茹关系非常好,而且也习惯半夜被华月茹的梦话吵醒,可是最近,华月茹做梦的频率似乎高了那么一点。
    华月茹愧疚的说,“大概是毕业作业的关系吧。”
    舍友无语的蒙上被子,“哎呀,怕什么,你还有我呢,再不成咱花钱让别人给咱做一份,你怕什么啊!”
    嘟囔着,舍友翻了一个身,蒙上头,“别做梦了啊,快点睡吧。”
    华月茹对枕边的小溪笑了笑:“睡吧。”
    “月茹姐姐。”但听孩子奶声奶气地说道。
    华月茹想要拍拍他,但是最终却垂下了手,勉强笑了笑:“睡吧,我也睡了。”
    嘴上这样说,华月茹却没有一丝睡意,她想起了今天上午在图书馆发生的事情――
    上午她要去图书馆查资料,没有办法陪着小溪找妈妈,似乎小溪也没有什么精神,于是她就将小溪放在宿舍。
    在图书馆太投入,一下子忘记了时间,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她才想起了宿舍的小溪,没有想到刚下楼,就被两个人拦住了去路。
    这两个人她虽然不认识,却是见过面的,左家面馆的老板还有伙计。
    华月茹不哈韩,不知道那些电视剧的韩国帅哥的名字,在华月茹看来,那些被粉丝称为外貌精致的韩国帅哥,远远不及眼前这两位好看,如此看四周人反应就能看出来。
    图书馆的女同学,那周身粉红色的泡泡。
    可是,这两个人拦着自己做什么呢?
    华月茹很惊讶,“你们……”
    貌似是面馆年轻掌柜温和地笑了笑,对她说道:“同学,我叫左穆,有点事想要问你,可以吗?”
    若对方是样貌普通的男生,华月茹肯定以为是搭讪的,不理睬或者是直接走人,但是对方是帅哥,尽管华月茹心里惦记着小溪,却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你问吧。”
    “同学,请问你是否见过一张符纸?”
    华月茹一愣,眉头皱了皱说道:“那东西是你贴的?!”
    “很抱歉,贴得位置不好。”左穆笑了笑,“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确实是贴得位置不好,几日不见这女子阴气大盛,竟然是天癸的迹象,若是这样,自己的灵符被破,也有了缘由。
    想到自己的灵符被破竟然是这般乌龙的状况,左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腰下一阵刺痛,原来是小食对着左穆的腰侧狠狠拧了一下,想起那咒符贴得地方,小食一阵恼怒。
    华月茹以为对方是为自己的恶作剧道歉,就摆了摆手说道:“没关系,你不用道歉了,我赶时间……”
    这要走,却被左穆拦住,华月茹没有看到这个叫左穆的面馆老板是怎么移动的,他就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但见俊朗的面馆掌柜依然保持着温和有礼的笑容,“很抱歉,同学,我不能让你走呢,因为再次之前,我要确定一件事情。
    请问,您是不是经常做噩梦?”
    一句话,彻底阻止了华月茹离开的脚步。
    她转过头,震惊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话说完,华月茹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左穆,似乎是在考虑左穆害自己的可能性。
    左穆展颜笑了,华月茹有些恍惚,就算她不是个花痴也觉得眼前的这人笑起来极为好看,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为警觉,但听左穆说道:“忘记告诉您了,我除了开个面馆做生意外还有个副业,我是个降妖除魔的道士。”
    华月茹想要嗤笑的,却发现自己嗓子眼儿竟然像堵了一团棉花一样,如此荒诞的话,为什么那一瞬间,自己竟然有想要相信的冲动。
    莫非这个叫左穆的人,是一个催眠师?
    华月茹更警觉了,她觉得左穆笑若春风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小食看到华月茹眼睛里警觉的神色,不由得一怒,这个人类女人凭什么怀疑左穆,别人求左穆都求不来呢,真是不识好歹,他走到左穆身边,冷冷地说道:“问完了没有,这不识好歹的女人有什么值得问的,还不赶紧走,这里臭死了!”
    “好啦,不要生气!这就走!”左穆莞尔一笑,他别有深意地看了华月茹一眼,说道:“同学,临走之前,奉劝一句,凭空出现的东西,总不是什么好
    事情。”
    一句话,将华月茹说愣住了,当她再抬头的时候,发现刚才还在她面前的两人已经消失了。
    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若是没有经历前两天发生的鬼打墙事件,华月茹说不定会以为这两个人在故弄玄虚,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自己做噩梦的事情想着办法骗钱。
    但是亲身经历了如此灵异的时间,又加上那个面馆老板临走之前那意有所指的话语,华月茹不得不承认,若对方真是骗子,那她成功了,自己的心乱了。
    尽管华月茹一遍遍告诉自己,那个左穆不靠谱,和自己是陌生人,可是在下午带着小溪找妈妈的时候,还是心神不宁的。
    而且华月茹注意到了一件事情,就是原本自己一碰小溪就会出现静电,好像就从那张符纸被她扔掉以后,她和小溪只见再也没有发生过那么奇怪的事情。
    漆黑寂静的夜,华月茹想了更多,以前她也总是做噩梦,但是绝大多数是一个月半个月才做那么一次噩梦,可是最近,她已经连着做了三天的噩梦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还有左穆临走前说的,凭空出现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华月茹想到的,就是小溪!
    鬼打墙,狭长的小巷,哭泣的孩子……
    为什么自己一见小溪就会失去判断力,明明自己今天晚上不想和小溪在一起睡觉的,为什么最后自己还是妥协,为什么自己领到宿舍一个小孩子,而一贯喜欢的小孩的舍友却从来都没有问过一句?
    华月茹有了一个格外大胆的猜测,莫非,莫非室友根本就看不见小溪!
    这个判断让华月茹出了一身冷汗,她从床上一跃而起,她迅速跑到舍友的床上,想要将舍友拍醒求证自己的想法,却发现舍友就像是睡死了一般。
    而此刻,先前还躺在她身侧睡觉的孩子小溪已经睁开了眼睛,诡异地望着她,在漆黑寂静的宿舍,接着外面的路灯照进宿舍里的光芒,华月茹看到了这个叫做小溪的孩子渐渐上扬的嘴角。
    “不用白费力气了,她是不会醒的……”小溪尖锐诡异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想起,华月茹心一颤,这是什么话,难道……恐惧一圈一圈扩大,她快速奔向门的方向,想要开门离开。
    可恶,竟然打不开了。
    “呵呵呵,我就说你
    白费力气,过来……”小孩子勾了勾手指,一阵大力撕扯,华月茹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向自己的床位走去。
    不要,我不要过去……
    华月茹在心里大喊,不,她已经叫了出来,可是,无论她怎么叫,舍友就是一动不动。
    不知道哪里来得勇气,华月茹忍不住大喊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没有想到此言一出,那个叫小溪的孩子竟然咯咯笑了起来,“月茹姐姐,明明是你将我召出来的,难道你要抵赖么?”
    “你胡说,我没有,我怎么会……”
    此时华月茹已经走到了床边,小溪冷冰冰的手摸上了华月茹的手,华月茹心里一颤,暗自后悔,自己早就发现小溪手温低于常人,为什么没有早早的警觉,为什么先前还在找理由为他开脱?!
    自己真是愚蠢至极!
    “你当然是愚蠢,难道你不知道独自走在小巷里,不要念自己的名字吗?”小溪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我没――”话还没有说完,华月茹愣住了,记忆瞬间回到那个诡异下午――
    【华月茹啊华月茹,这是你自找的……】
    华月茹啊华月茹……
    竟然是因为这个!!
    “抓住我的手,月茹姐姐,抓住我的手,我带你去我住的地方,我会永远陪着你……”小溪的声音悠远,就像是从很远地地方传过来的。
    华月茹的瞳孔渐渐失去了焦距,变得迷茫,她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小溪得意的笑了,想要抓住华月茹的手。
    ……
    ☆、失效的咒语
    “强鬼斩首,活鬼不留!”
    但听平地响起一声高喝,一个火球迎面扑来,那火球擦着华月茹的指尖,打在了自称是小溪的鬼怪上,指尖的灼热感让华月茹一下子清醒过来,忍不住尖叫后退。
    这时华月茹才发现,那火球不是别的,竟然是一张燃烧的符纸。
    心里似乎一下子有了答案,一个人的面孔瞬间浮现在华月茹的脑子里。
    “是谁多管闲事!”那小孩子一般的妖怪嗓子里发出嘶哑的怪音,火球将鬼怪的手掌燃烧成灰烬,随着夜风消失在空气中,让华月茹震惊的是,一眨眼的功夫,从鬼怪的断掉手腕处抽出了一小截手指,一根两根,三根……继而是整个手掌,和先前的手掌一模一样,胖胖的,小小的,白白的,毫无接口,天衣无缝。
    果然是妖怪,这是妖怪,华月茹后背冷汗直冒。
    她期待紧张地看向阳台,果然但见两个人御风而来,前面一人手执桃木宝剑,身穿紫色刺绣道袍,身后的人则是一身普通的休闲装。
    两个人皆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华月茹心里升起一阵希望,她忍不住叫道:“救救我!”
    拿着桃木剑的左穆微微一笑,“华同学,又见面了。”说完完,视线转到孩童般的鬼怪身上,“菽遥修行不易,何必到人间为非作歹。”
    那孩童般的鬼怪咯咯怪笑,他漂浮在阳台半空,和左穆小食二人持平,嘴角裂开一丝嘲讽的笑,“天地不仁,诸神堕落,连饕餮大殿都沦落到凡间来了,我等又算什么,再说,若不是她心里有鬼,又怎么会把我召来。
    黄口小儿,多管闲事,一张符纸能奈我如何,雕虫小技,还不速速退去!”
    菽乙环话,虽然是对着左穆说的,却句句针对小食,稚气的脸上满是恶意的嘲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落到华月茹耳朵里却有另一番意思,她一时间呆在那里,满脑子都是“心中有鬼”四个字。
    华月茹的异常左穆和小食都没有看出来。
    饕餮易怒,瞬时狂风大作,左穆皱眉,手腕上的罗盘在迅速的转动,金光一闪,但见罗盘从手腕上飞出去变成一张直径约一米长的大罗盘,罩在小食身上。
    “冷静点!”左穆忍不住说道,只见菽乙涣承以掷只龅哪q。
    三界法则,至高无上的神不能在人界
    对妖怪出手。
    菽业比徊换嶂道,他这一举动可谓是惹火烧身。
    饕餮属于凶神,追溯根源,他与菽彝属妖怪,本来左穆想看在小食的面上放菽乙惶跎路,却发现这菽液敛涣烨椤
    于是左穆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右手执木剑虚空虚画,腰间系的铃铛叮叮作响,天空出现金色的笔迹,左穆旋转跳跃,如九天神明,道袍在苍穹涨开犹如紫色雄鹰展翅,随着木剑的虚划,只听左穆嘴中念念有词:
    “天灵地灵,四面八方一切威灵.吾今罩鬼,先追门神,后追灶君.天有罗,地有网,一切邪鬼里包藏。”金色的咒语瞬间变成一张大网向菽艺秩ァ
    菽乙簧怪叫:“罩鬼咒!”
    说着身体速速便褶皱,转眼已经从稚童变成了满脸皱纹的耄耋老翁,看得华月茹一阵尖叫。
    只见菽冶砬楣殴郑身上的褶子里跑出很多悉悉索索的藤条,张牙舞爪地冲着左穆和小食冲来,“没有想到如今人间还有真正的天真道士!不过,那又奈我如何!?”
    左穆冷笑,张开双袖,宽大的袖子里飞出无数张黄色的道符,符纸一张张贴在藤条上,只听
    “轰轰轰”的炸裂声,所有的藤条炸成了粉末,随风飞散。
    菽业鞘贝笈,矮小的身体竟然鼓成了圆球,不仅如此,他的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极了小孩子吃饼干的咀嚼声,极为刺耳,但是随即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又变成了孩子嘻嘻哈哈的笑声,笑声和咀嚼声交替,片刻后竟然出现了变化,先是变得有几分悠远,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突然近在咫尺,声音在耳边炸开,忽大忽小的声音,严重分散注意力。
    就在此时,菽易炖锟始吐气,漆黑的夜,昏暗的路灯渐渐染上一层墨绿色,连苍穹都笼罩了一股墨绿色。
    一股腥臭渐渐弥漫开来,但听周围渐渐传来好多孩子的哭声,笑声,混杂着让人头疼欲裂。
    左穆双手做势,凝成禁制,将瘴气挡在外面,不其然看到阳台里寝室里的华月茹竟被瘴气迷惑,扼住自己的喉咙,难受地在地上打滚。
    左穆皱眉,“不好小食,她陷入了幻觉!”
    小食道:“我冲破瘴气,你制服菽摇!
    说着小食大吼一声,化为原形,奔
    腾嘶吼着向菽页迦ィ此时菽乙丫忘记了三界法则,他直觉以为这只饕餮神兽要吃自己。
    菽已杆俸笸耍将周身所有的藤条都缩了进来,再次变成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他想要跑来,却忘记了夜幕之上左穆的罩鬼咒,他刚运用法力就被咒语死死地套住。
    “放开我,放开我……”只听菽曳3龊19拥奶淇奚。
    左穆冷笑,“死到临头了还要骗人!”掐势念咒,罩鬼咒越缩越紧。
    但见化成原型的小食张开血盆大口,将所有的瘴气吸进了嘴巴里,菽夷康煽诖簦随即露出了懊恼的神色,饕餮本来就是吞噬一切的凶兽,别说是这小小的瘴气,饕餮甚至可以吞噬天地。
    “呜呜,我要回家,我不给你们玩了!”菽彝蝗槐淞常一下子哭了出来,大颗大颗泪珠从他脸颊滑落,这样子像足了小孩子,不过左穆一点都不领情,因为从菽业难劬里看不出一点愧疚的意思,他一边哭一边却在全力挣扎。
    笨蛋!饕餮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从阳台冲进宿舍,然后一爪子将华月茹勾了出来。
    瘴气威力非比寻常,看来必须要带华月茹回去医治。
    随着菽叶作幅度变大,罩鬼咒越来越紧,终于,菽业纳硖迦淌懿蛔。爆炸了,只剩下一缕元神。
    元神向西逃窜,小食哪里肯给它机会,张嘴将菽业脑神吸进了嘴巴里,然后咽了下去。
    “放下我,啊啊啊,放下我――”但听一声刺耳的尖叫,左穆和小食一愣,谁也没有想到,原本应该再昏迷状态的华月茹竟然突然醒来,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被异兽抓住悬在半空的华月茹吓得尖叫起来。
    饶是好脾气的左穆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华月茹同学,你能闭嘴吗?”
    华月茹哪里肯,继续尖叫。
    左穆举起右手中指,对着华月茹的喉咙隔空划了几笔,华月茹发现自己嗓子竟然说不出话来。
    已经变成饕餮的小食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咧嘴笑了,他驾雾飞奔,左穆一跃坐在了饕餮的背上,夜恢复了原来的宁静,只有被饕餮抓住的华月茹张着嘴,拼命挣扎,只可惜她已经发不出声音。
    为了全面检查华月茹的身体,小食将华月茹带回了左家宅院,小食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爪子将华月茹甩到地上,橙子目瞪口呆看着地上张着嘴发不出声音的华
    月茹,抬头问道:“穆哥,小食哥哥,你们不是去抓妖怪了么,怎么还把她带来了!?”
    华月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她泪眼汪汪,委屈地似乎是在对着左穆说些什么,但是她嘴巴里发不出声音,从口型上她似乎是在质问左穆为何堵住她的嘴。
    左穆仿若没有看到华月茹那杀人的目光,笑得宛如春风,他温和地看着华月茹,“同学,你太聒噪了,所以对不起,我不能解开你的禁制。”
    小食扑哧笑了,橙子目瞪口呆,华月茹又温柔又漂亮哪里聒噪了!一时间橙子对左穆又有了新的认知,如此优雅温柔的无耻,穆哥,你太威武了!
    左穆对小食施了一个眼色,小食欣然点头,打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小食就不是特别喜欢她,异性相吸这东西不存在小食身上。
    直到现在小食依然觉得将左穆据为己有是自己有史以来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左穆的好他自己知道就成了。
    小食走到华月茹面前,华月茹见到了小食的真身,害怕地向后退去,她不知道小食要对她做什么。
    但见小食伸出手,食指指着华月茹的眉心,一阵金光进入华月茹的头顶,华月茹只觉得身上暖洋洋的,一股气流涌动,小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真是太奇怪了,这个叫华月茹吸入了菽业恼纹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左穆走上前,他手腕见的罗盘依然在转动,“发现什么了吗?”
    小食狐疑地看着华月茹,此时他无比想把这个女人肢解,看看她的构造是什么,他抬起头,对左穆说道:“她很健康,似乎怕左穆没有听明白,小食补充了一句,吸入了瘴气之后,她依然健康。”
    这句话就连橙子也听明白了,倒吸了一口气,菽沂欠浅@骱Φ拇笱怪,他的瘴气,橙子这样的小鬼吸上一口就直接魂飞魄散了,没有想到这个华月茹竟然一点事情也没有。
    左穆探究地看着华月茹,罗盘不会出错,小食也认为这个华月茹身上有古怪,但是无论是小食还是他自己,都看不出来华月茹和常人有何不同。
    “既然身体无事,那就送她走吧。”既然她身体无恙,他们也看不出一二三,不如送她走。
    华月茹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可以这样离开。
    小食和橙子对视一眼,嘴角扬起一抹诡异地笑容,“不过,我们要留下点你的东西。”
    只见左穆单手虚化一张符,泛着金光的符咒冲进了华月茹的脑子里。
    华月茹闭上眼睛,慢慢地倒在地上。
    左穆从袖口里拿出一张空间移动符纸贴在华月茹脑袋上,华月茹身体渐渐消失,只听左穆说道:“很抱歉,这是最好的保密方式……留下你的记忆。”
    一阵强烈的白光,华月茹消失在左家宅院。
    无尽的梦魇――
    她伸出了双手,白白胖胖的小孩踉踉跄跄向她跑过来,伸出了小小的胳膊,她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突然孩子变成了一个皱巴巴的小老头,脸上的褶子里溢出了黑色的藤条,张牙舞爪地向她聚拢而来。
    “啊――”她惊恐地睁开眼睛,白色的床板,窗外,阳光灿烂。
    华月茹大口大口地喘气,左手紧抓着床单,右手则一遍一遍上下抚顺着胸口。
    穿着道袍的少年,会变成野兽的贵公子,褶皱的婴孩,墨绿色的瘴气……还有耳边少年那平静无波的话语――
    留下你的记忆。
    华月茹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少年的咒语,竟然失效了。
    作者有话要说:天师咒
    功用:专破邪法邪术的伤害。
    咒文:毛体毛体。孟及诸侯。上禀花厥。下念九洲。头戴金冠。身穿甲衣。牙如利剑。手似金钩。逢邪便斩。遇虎擒收。强鬼斩首。活鬼不留。
    上一章,有一点忘记说了,菽椅什么说是华月茹将自己召唤出来的呢,因为独自一人走路的时候,能不能念自己的名字,要是念了会召来不好的东西,咳咳……
    留言的童鞋,送桃花旺盛符一张~
    ☆、超级大忽悠
    小孩子都是善变的,以前橙子还不愿意去学校上学,现在只要在家,就巴望着上学。
    学校有小伙伴,学校有温柔的老师,学校的老师不让自己干活。
    自从学校里开设了未成年人的法律课程,每周给学生普及课程之后,橙子就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