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清秀的脸庞露出些许茫然,她盯着屏幕上男孩的照片,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个孩子好眼熟啊。”
    王青惊讶地抬起头,抓住女生的胳膊使劲儿晃,“哎,你记起来什么了?你在哪里见过?”
    女生皱了皱眉头,似乎在苦思冥想,半晌说道:“想不起来了!”
    王青失望的嗷嚎了一声,沮丧地说道:“就知道这样,唉,车祸失忆这种事情也能发生在你身上,真是狗血!”
    “我也不像这样啊,”女生有些沮丧,“我只是看着这孩子眼熟嘛――”
    王青眼睛一亮,“难得你看什么眼熟,唉,要不这样,明天我们一起去左家面馆,我们见见那孩子,说不定你真能想起些什么。”
    漂亮女生直摇头,“不要啦,我后天要去外地面试,明天下午的火车,火车票都买好了,跨国公司,机会难得!”
    王青一听,不住点头,“也是哦,那个公司真的很不错,要是能留下就最好了,小茹茹,要加油啊!”
    女生“嗯”了一声,露出温柔地笑容,双眸里满是对未来的期待。
    五点半,太阳即将落山,荷花巷,左家面馆生意依然兴隆――
    “两位,店里马上就要打烊,为了节
    约时间,请尽量选择打包。”小孩子软糯地声音响起,他个头只比客人的膝盖高一点,却板着脸一本正经。
    噗,这是谁家的孩子,人小鬼大扮成熟,太可爱了。
    有些人开始拿起手机,想要拍一下孩子。
    哪知道下一刻小孩子仰起头,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一副没有镜片的金丝眼镜,“请不要将照片用于商用,否则我会追究法律责任!”
    “噗,哈哈哈哈――”
    整个面馆笑成一片,只有小孩子一脸疑惑,略微有些局促地望着哄笑的大家,他有些疑惑,为什么大家都要笑。
    此时左穆端着面从厨房里面出来,看到一群人围着饺子,哑然失笑,他将面端到客人面前,然后走到孩子面前,揉了揉孩子的头发,歉然一笑,“童言无忌,两位里面请,想要什么就给这孩子说就行。”
    客人忍俊不禁,真不知大人是怎么教育的孩子,竟然将孩子教的这么逗儿,还法律责任,哈哈。
    点餐完毕,客人陆续离开,依然有客人进店要求打包,不过和中午那人满为患一比,不值一提。
    当饺子将一碗盛放在纸盒里的面条交给要打包的顾客时,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出现在店门口。
    “穆哥,饺子,我回来啦!”
    一个戴着兔耳朵帽子的小胖男孩蹦蹦跳跳进入店中,男孩身后跟着一个英俊高傲地青年,褐色的头发和白皙的肤色让他看上去更像是混血,见到两人,一本正经板着小脸的饺子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地笑容。
    按年龄说,橙子小盆友是比饺子大一些,可是事实上,两人站在一起,橙子更像是弟弟,饺子更像是哥哥,饺子点点头,看着三蹦一跳来到自己面前团团脸的橙子,严肃地说道:“你来啦!”
    “嗯,是啊是啊,饺子,我给你带了红豆蛋挞,可好吃了!”橙子兴奋地说着,却被身后的高个混血帅哥敲了个爆栗,不禁“哎呦”了一声。
    小食手指跃跃欲试,还想再给橙子那么一下,橙子委屈极了,“小食哥哥,你打我干什么?!”
    “愣着干嘛,看人家饺子多辛苦,还不赶紧帮忙!”小食一副长辈教训后辈的模样。
    “你不也是愣着么……”橙子小声嘟哝着,然后爬到柜台的高凳上开始收钱。
    饺子平静冷然的眸子里,温度开始回升
    。
    此时时针指向五点五十,左穆开始微笑提醒大家店里要打烊了,客人们大都知道规矩,没吃完的选择打包,还剩一点的开始呼噜呼噜猛吃,大家排队结账之后,就离开了面馆,六点钟到,左穆关上了门。
    此时已经入秋,天暗的越来越早,随着木门关闭,“滋滋啦”屋子里传来细微声音,瞬间,店里的蜡烛全部亮起。
    房间里瞬间犹如白昼,桌椅碗筷开始自动罗列,各归各位。
    左穆系上围裙,敲了敲面馆的白墙,白墙从中间裂开,露出一个巨大的厨房,入目是一排油滋滋香喷喷的乳猪,让人闻之吞咽口水。
    厨房外面一大两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大厨房,在他们看来已经烹饪完毕的菜肴,在左穆看来却刚刚开始,他拿起菜刀,麻利地划破乳猪的肚子,然后将早已准备好的食材全部放进乳猪肚子里,然后又均匀刷了一层酱料,开始陆续放在架子上蒸烤。
    趁着还未出锅,左穆又开始准备清口的青菜,麻利地动作,看着赏心悦目。
    橙子一脸羡慕,他悄悄拉了拉饺子的袖子,“饺子,你说小食哥哥是不是走了狗屎运,啧啧啧,穆哥这么一个才貌双全的怎么就找上他了呢,啧啧啧,真是暴敛天物!”
    饺子不动声色和滔滔不绝说着小食坏话的橙子拉开一段距离,然后平静地说道,“橙子,小食哥哥就在你后面。”
    “啊啊啊,饺子,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啊啊――”
    在厨房里的左穆听到外面传来橙子的尖叫声,无奈地摇头,在小食那橙子怎么就学不乖呢,小食可是个锱铢必较的主儿!
    一顿丰盛的晚饭,大家吃得满面红光。
    回到左家宅院,小食去洗澡,橙子做功课,左穆要辅导饺子,饺子年纪比橙子要小,不到入学年纪,和教导橙子一样,左穆先教给饺子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再教算术,天相,毛笔字……这些琐碎的知识。
    和稍微有点办法就要偷懒的橙子相比,饺子实在是太听话太乖巧也太容易让人心疼了。
    不久前,他和小食带着刚塑形成功的饺子去地府报备,想着让饺子在地府那留个案底,免得日后鬼差抓错人,橙子一听他们要去地府,嚷嚷着也要去,橙子想去见林毅然,一年只能见两次“妈妈”,对小孩子来说是有些残忍,左穆也就小小滥用了一下职权,让鬼差带着林毅然来了。
    看着橙子和林毅然父子温情相拥的画面,饺子羡慕不已。
    那一瞬间,左穆心里有些堵,橙子一年只能见到“母亲”两次,可是饺子却很难再见到华月茹。
    华月茹周身阴气重,她自身是个有后福的,但是和她接触的人都会被她的阴气说感染,夭折或者是病逝。
    在左穆看来这是别人的运道,和华月茹无关,可是饺子却觉得,若妈妈身边只有她一个人,一定会非常孤单,于是饺子趁着左穆不注意,跑到华月茹身边,透支法力吸食了华月茹身上的阴气,为她逆天改命,若左穆再晚到一步,饺子就魂飞魄散了。
    左穆不知道该夸饺子孝顺还是该说饺子愚蠢,如此一来,饺子这个为人子的算是彻底还清了华月茹这个母亲的恩情,两个人的母子线被彻彻底底斩断。
    左穆算过,一年后华月茹以后会去国外发展,有生之年不会再踏入国内一步。
    华月茹此生会一帆风顺,早年的坎坷终结,她是个有后福的人,只可惜了饺子。
    左穆轻叹一声,说道:“明天下午,你母亲三点火车,你去送她一程。”
    饺子低下头,小小的肩膀一颤,“好。”
    “你先自己看着书本,我去看一下橙子。”左穆起身,让这个倔强的孩子自己待会儿。
    左穆慢慢走出房间,身后传来孩子压抑哽咽的哭泣声。
    “呜呜呜……妈妈……妈妈……”
    左穆闭上眼,不再驻留,快步向橙子房间走去。
    ――菽遥形状若小孩的鬼怪,会伸手将人拉到他住的地方杀死。
    本卷完
    第三话:穷奇的诱惑
    ☆、求雨的道士
    “给我钱,快点,快给我……”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面目狰狞地吼道,他的手中拿着一把刀,男人的双眼无神,下眼皮青紫,身体枯瘦如柴,他拿着菜刀,在空气中随便比划了那么几下,意图逼退意图靠近的女人。
    “大哥,放下刀,放下……”女人哀求,她挺着很大的肚子,看起来有七八个月了,和一般红光满面的孕妇不同,她的看起来满脸憔悴。
    男人的神智癫狂,他不断躁动,“给我,给我,快给我,要不然,我就杀了你,哦,不,我自杀!”说着男人将菜刀对准了自己的脖子,他大吼:“臭□,到底给不给,不给我就砍了自己!!”
    “不行啊,大哥,我不能给你,你不要这样……呜呜,不要这样……”女子哀求,她护着肚子,干瘦的身体仿佛支撑不住滚圆的肚皮,身体有些前倾,十分痛苦。
    “燕子,不要给他,他现在根本没胆子自杀,你赶紧出去,这里我来应付!”一个魁梧的男人破门而入,他焦急地拉过女子,试图将女人挡在身后。
    女人满脸都是泪,“勋,这是我哥哥,这是我哥哥啊……”
    被叫“勋”的男人皱起眉头,厉声说道:“燕子,他吸毒,吸毒的人根本就无药可救,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大哥!”
    女人拼命摇头,辩驳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听到这样的话,对面的男人已然疯狂,“小白脸,教唆我妹妹,臭□,你们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说着男人挥起菜刀,对准自己的脖子砍去……
    “不要!!!”女人尖叫。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急――急――如――律――令――”但听平地一声惊雷,一团光球凭空出现,打在了意图挥动的刀柄处,光球消失在男人右手掌心,癫狂的男人瞬间安静下来,昏昏沉沉,瞬间倒在地上。
    无论是叫“勋”的男人还是他所护着的挺着大肚子的女人,都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他们不由自主望向光球飞来的方向,原本空落落的院子,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手握拂尘的老道士,飘逸的藏青色道袍,长长的胡须随风而动,仿若神话中的老神仙。
    女人眼前一亮,满脸惊喜,她像是见到救世主一般,不顾自己挺着大肚子,急冲冲地走跑出门,“清玄道长,求求您救救我大哥……”
    与此同时,十里外的一处荒地上,脚踩云靴,身着道袍,手执桃木剑开坛做法的左穆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揉揉鼻子,左穆疑惑地看着天空,奇怪了,谁在惦记我?
    这几年华东平原连年少雨,齐鲁大地河水干涸,土地结块,已经入冬,天气干冷,却一场雪都没有下。
    这是天罚,惩罚人类肆无忌惮的砍伐树木,捕杀野生动物,尸鸿遍野,万物齐哀,苍天震怒,所以近年来各地灾害不断,左穆心知这不是自己能够阻拦的,可是无辜百姓有什么错呢?
    于是这段时间左穆频繁的穿梭各个城市开坛求雨,开始的时候左穆是他自己一个,饭馆交给了小食和橙子饺子,留下的三人大眼瞪小眼,左穆走之前做好了咒符,又召来纸人顶替自己,饭馆的生意没有问题,客人的面有人做,可是他们三人的饭谁来做,左穆走后,最开始,他们一直在吃面,已经吃到快要吐的地步,面再好吃,也不能天天吃啊,更何况,这一大两小三个人从来都是肉食主义。
    三人开始横扫荷花巷,今天吃疯狂烤翅,明天吃麦当当,后天吃重庆鸡公堡,陈记家常菜……开始三人吃得也非常痛快,可是时间一长,越吃越不是个味。
    左穆在的时候他们没有感觉,荷花巷饭店这么多,哪家不能吃,不过时间一长,他们就觉得味道不对了,左穆什么水平,家传的手艺,近千年的摸索,厨艺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虽然别的饭店做的饭也不差,可是和左穆的手艺一比,就立马分出高下,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一顿山野小菜叫开胃,但是那野菜不能天天吃哟。
    想左穆,想吃肉,于是三人一合计,干脆在面馆外面贴出公告,说一家远行,小食给橙子请好假,就顺着左穆的味道,沿路跟踪。
    当左穆做法完毕准备随便找个犄角旮旯打坐休息时,一大两小三人出现在他面前,饶是淡定如左穆也愣住了。
    “左穆哥哥――”饺子软糯地声音,怯怯地说道。
    橙子则是更直接,直接扑上去,抱着左穆大腿说道:“穆哥,想吃肉。”
    左穆抬头,看着不远处尴尬不已地小食,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食咳咳了两下,说道:“这两个小鬼都很想你,咳咳,那个,那个,我就带他们来找你了……”
    “那你呢?”左穆微笑着问道,橙子和饺子两
    个小鬼窃笑。
    小食咳咳了两声,故作淡定的抄着两个口袋,望着天空,眼神飘忽地说道:“也就,也就那样吧。”
    就这样四人再次聚到一起,因为多了小食三人,左穆住宿就不能再糊弄了,于是他改变了策略,有意在附近有村庄有人烟的地方开坛求雨,求雨过后就在农家借住一晚,农村有一点是很方便的,左穆直接到当地饲养场买现成的鸡鸭给小食他们吃,尽管住宿条件不是很好,也没有办法上网,可是橙子饺子都非常满意,跟着穆哥有肉吃!
    白青黑赤黄五色小旗代表着五行,分别插在西东北南中五个方位,练成了一个五行阵,左穆的求雨坛在黄色旗子后面,他对着万里无云的晴天挥动木剑,祭台上五张空白的符纸慢慢地升到半空,左穆抄起桌上的狼毫笔,蘸着朱砂开始在符纸上画符,随着左穆扔掉狼毫笔,五张符纸冲上云霄,“五帝五龙,降光行风,广布润泽,辅佐雷公。五湖四海,水最朝宗。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
    急――急――如――律――令――”
    随着咒语,狂风大作,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雷公电母、风云二使、东海龙王应五帝令而出,开坛招雨的是左穆,他们理应露个面。
    五仙在天上给左穆拱手行礼,左穆不卑不亢地给五人拱手回礼,几人算是打了招呼,当五仙视线转到小食身上的时候,面露震惊之色,小食不耐烦给了五仙一个白眼,冲着天空不耐烦地说道:“装没看到。”五仙鞠躬,表情惶恐。
    在阵外围观的橙子饺子好奇地仰着头看,说来他们跟着左穆一直都只见过地下的仙,还没有见过天上的仙,他们看过神话小说,那些神话小说里无论是神仙还是鬼怪都样貌奇特,没有想到几人样貌不仅不奇特而且非常好看,男帅女靓。
    饺子非常好奇这个缘故,不过在小食面前他一直比较腼腆,说来也奇怪,橙子和小食关系更亲密,饺子却是更喜欢左穆,饺子想等着左穆从祭台上下来再询问,没有想到一旁的橙子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小食哥哥,穆哥让我背的《白泽图》《搜神记》里面,那些神仙鬼怪都好丑,为什么他们不像书里描写的那样,还有,小食哥哥,那些神仙好像害怕你啊……”
    小食仰起头,非常得意地说道:“那当然,神仙神仙,神比仙高出一大截呢,他们再修炼几万年也达不到本座的水平!至于他们的相貌问题,哼哼,这年头谁还露出原型啊。”
    橙子饺子傻眼,他们一直以为左穆比小食厉害,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左穆在忙活,小食哥哥,他们只知道他真身是龙子饕餮,不对啊,那个东海龙王在上面,还要给小食哥哥见礼,于是橙子眨巴眨巴眼再次问道:“小食哥哥,你是哪个龙王的孩子!”
    “呸,本座的父王是神界的真龙,仙界那些个龙王充其量算个蛟,连本座千分之一都赶不上!”小食伸手给了橙子一个爆栗。警告道,“小鬼不要胡说八道,再问这样的问题,我就让你左穆哥哥给你做个兔尾巴别在裤子后面。”
    橙子一愣,连忙捂住屁股,帽子上两个耷拉下来的兔耳朵一晃一晃的。
    饺子心里窃笑,但是面上分毫不显,还淡定地推了推金边眼镜,却见小食怪笑地将视线瞄向自己。
    “小鬼,你也不要偷笑,左穆也给你做了一个,这几天就给你,本来也是兔耳朵,本座替你说好话,左穆才换成了猫耳朵,好好谢谢本座吧!”小食非常臭屁地说道。
    听后饺子脸色大变,橙子乐不可支,穆哥是个手工帝,凡事喜欢亲力亲为,不仅法器是自己做,连他们的衣服帽子袜子鞋子也是他做出来的,前段时间天冷了,左穆还从房间里乐呵呵地打毛衣,除了司空见惯引以为傲的小食,橙子和饺子都雷坏了。
    果然是小食爸爸左穆妈妈么?
    说着话,小食随手做结,将橙子和饺子罩住,橙子饺子还在疑惑,片刻功夫天上飘下了雪花。求雨阵,三季是雨,入冬化雪。
    但见左穆收起桃木剑,扬起乾坤袋,将求雨的东西吸了进去,收好,放在袖口,迎着雪,慢慢朝几人走来。
    小食揪了揪橙子的兔子耳朵,对两个小孩说道:“这场雪大概要下三天,我们恐怕要找个地方住下了。”
    饺子点头,橙子拍手对左穆叫道:“穆哥,我要吃火锅!”
    小食点点头,佯装淡定地说道:“那就火锅吧。”
    左穆扑哧笑了,他弯腰抱起了饺子,橙子眨眨眼,渴望地看着小食,小食哼了两声,抱起了橙子,“重死了,小胖子,该减肥了!”
    左穆和怀里的饺子开怀地笑了。
    几人谁也没想到,安稳日子没过几天,麻烦找上门了,确切地说,清玄道长带着他的麻烦找上门了。
    ☆、倒楣的白家
    清玄道长是个有着神奇体质的人,和他接触的人最好说一句,祥瑞御免,家宅平安。
    私下,清玄道长的朋友称清玄为“扫把星”,因为和清玄交好的普通人家,或因为各种原因而遭遇不幸。
    提起这件事清玄自己也挺纳闷的,针对这个,左穆还特意看过清玄的面相,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能说,实在是太巧了。
    左穆最近忙着为北方各地求雨,清玄也知道,这个时候上门叨扰实在是不好意思,更让他不好意思的是,这时候人家正在吃饭,看着这一家四口,四双眼珠子目不转睛盯着自己,清玄感到压力还是挺大的。
    挠挠头,清玄暗自吞咽口水,鞠躬说道:“师叔祖,晚辈有件事恳请师叔祖帮忙。”
    清玄态度越是虔诚,就越是没有好事情,上一次清玄这态度是橙子“母子”的事情,这个不算,小食可没忘记,清玄上上次求助,左穆和小食遇到平生劲敌,差点回不来,所以小食对清玄一直没有好感。
    这家伙整个一事故体质。
    左穆倒不像小食这般,其实绝大多数,清玄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左穆一边给饺子夹菜,一边说道:“你说说吧,我听着呢。”
    倒是没先招呼清玄坐下,若是清玄说的事情左穆感兴趣,他就会留清玄吃饭,若是他不感兴趣,直接打发清玄走人。
    这是长辈的权利。
    饺子和橙子吃得满面油光,火锅的香味勾起清玄老道肚子里馋虫,清玄老道不断吞咽口水,说道:“师叔祖,是这样的,弟子昔年有几个交好的朋友,其中有一个人姓白,因比他虚长几岁,我叫他白老弟,白老弟身体一直都不算好,五年前,我接到他老家寄来的信,是白老弟写给我的一封信,确确实实是白老弟亲笔无疑,信的大意就是他快不行了,想见我一面,并且托我照顾他三个孩子,当我赶回去,白老弟已经去了,我也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因着是他的遗愿,也因心理的遗憾,他的三个孩子,我一直当做自己的孩子。
    白老弟活着的时候将三个孩子保护的太好,几个孩子都有些不通世事的样子,大儿子性格有些迂腐软弱,但是很爱护弟弟妹妹,家里的生意一直也都是老大打理,虽然开拓不足守成却是有余,老二是个退伍的军人,他似乎对家里的生意不感兴趣,开了一个武术班,教小孩子练武,老三是个闺女,三年前结的婚,对象是大学同学,开了个小公司,两人感情很好,按理来说,这样的家庭日子怎么也应该是红红火火的对吧,不至于太差。
    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挺好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大开始吸毒了,老二的武术班也频频出现问题,不是武术班的代课老师出车祸就是聘来的老师卷钱跑了,武术班几次都撑不下去了,全靠几个相熟的人撑着,老三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老三的丈夫,白家这个女婿,两年前又出了问题,好像是金融危机,公司破产了。
    弟子当时就怀疑,是不是这宅子里的风水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有什么弟子不知道的东西作祟,可是弟子几番查看,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师叔祖,弟子斗胆厚颜请师叔祖出山,看看那白家的风水,帮帮白家,白老弟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
    清玄说了这么一通,嘴都干了,他没敢抬头,唯恐左穆看到他不守规矩,拒绝了他。
    清玄自己也知道,和左穆现在做得开坛求雨的事儿一比,这事儿就是个屁,求雨何等重要,自己的请求连私事儿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个闲事儿,可是清玄是真的希望左穆能帮忙看一下,万一真的有问题,那发现问题早点改正。
    自从白老弟去后,白家一直都在倒楣,自己这个当长辈的,当初说好照拂白老弟的几个孩子,结果事故接二连三,若是因为自己的体质关系,连累了人家的孩子,清玄真的觉得自己万死不辞了。
    左穆沉思,和清玄熟悉的世俗朋友都比较倒煤,左穆早有耳闻,不过倒楣和倒楣性质还有不同,左穆知道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说清玄和友人一起出去吃饭,两人并肩走,鸟屎会落到清玄朋友上,清玄则是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样的倒楣带着一种玩笑的性质,无伤大雅。
    可是若是倒楣到白家的情况,清玄的杀伤力也未免大了一点,祸不单行都不足以描述白家的惨况,这明摆着就有人整白家嘛。
    正在左穆思考的时候,小食开口说话了,“清玄小鬼,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个非常好的建议,你应该找警察,你们人类不有一句话吗,‘有困难,找警察’那白家都困难成这样了,怎么不报警呢?”
    清玄一听无奈地笑了,“食前辈,这种事情就算是找警察也是无用的,老大说不清自己手中毒品的来历,很有可能警察会觉得他是个毒贩子,先抓起来再说,至于老二那事儿,分明就是他自己管理不善,认人不清,至于白家女婿,金融危机,就更和警察没有干系了。”
    “所以说,你们人类就是麻烦。”小食撇撇嘴,继续吃饭,这事儿交给左穆烦心好了,自己只管支持左穆的决定。
    “你来找我,并不单是因为你白家倒楣吧,你还看出来了什么?”左穆平静地问道。
    清玄老道一愣,面露犹豫,他纠结了半天,才说道:“弟子有些不确定……”
    左穆放下筷子,看着清玄说道:“你不说明白,我是不会去的。”
    听左穆这么说,清玄一咬牙,一闭眼,说道:“回师叔祖,弟子在白家的宅院附近,看到了类似穷奇的足印。”
    “吧嗒――”
    小食筷子一滑落到了桌子上,“你再说一遍?”
    饺子橙子惊讶对视,小食哥哥好激动啊。
    清玄也没料到小食反应如此之大,于是他再次硬着头皮重复了一边刚才话中内容,“弟子看到了很像是穷奇的足印。”
    左穆皱眉,似乎要说些什么,结果还未等左穆开口,小食就开口发话了,“左穆,这一次我做主了,我们去,带我去看哪个足印!”
    ☆、不详的预兆
    饕餮,浑沌,穷奇和杌,并称上古四大凶兽。
    神的寿命是难以估量的,在遇到左穆之前,小食曾经一直在寻找流落到人界的同伴,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
    左穆从来没有询问过小食关于神界的事情,在自己出现之前,小食肯定有别的朋友,可是他从来不说,左穆自然就不问。
    关于来历小食一直都没有说清楚,只说神界动荡,很多幼年的神兽都跑了出来,凶猛如饕餮尚且算幼兽,那么神界更厉害的人物又应该是何种程度。
    左穆知道小食从未放弃过回家,他一直想要找到回到神界的方法,若是可以找到神界的同伴,两个人一起寻找总比一个人找几率要大一些。
    看到小食如此迫不及待的寻找穷奇,左穆心里有点堵。
    左穆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仙人,离神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对神来说,千年弹指如一瞬,可是对左穆这个平常人来说,却是很久很久,久到他已经习惯小食的陪伴,久到已经将小食当做生命力的一部分。
    很久很久,他们就在一起了啊。
    对提供穷奇消息的清玄,左穆有说不出的恼怒,尽管他知道这是迁怒,可是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忍不住去责怪清玄,也忍不住责怪自己,为什么非要刨根问底。
    小食非常兴奋,拉着橙子给橙子讲以前的一些事情,和穷奇在神界的一些往事,这些事情左穆从来都没有听过。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左穆慢慢地走出了木门,外面是皑皑白雪,白色的天,白色的地,苍茫的白,仿佛没有尽头。
    左穆叹了一口气,也罢,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若是小食想要走,走就是了。
    “哥哥,你不高兴。”戴着金边眼镜的饺子从农院里走出来,他脚上的皮鞋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的,推推眼镜,饺子说道,“哥哥,为什么呢?”
    饺子私下喊左穆哥哥,称小食却是小食哥哥,亲疏程度一下子就分出来。
    左穆看着才到自己膝盖处,包子脸却装小大人一般的饺子,扑哧笑了,明明是个豆丁,却非要扮老成,左穆弯下腰将饺子抱起来,蹭了蹭饺子白皙嫩滑的小脸,饺子脸一红,低下脑袋,非常害羞,左穆呵呵笑了起来。
    这些日子精心调理,饺子脸上已经有了很多肉,不再像最初见到时,那么干瘪,有了属于小孩子的圆润。
    只可惜了,饺子好像属于怎么吃都吃不胖的那些人,左穆的肉球计划在饺子身上似乎失败了,无论饺子吃再多东西都不长肉啊。
    “你说说,你看出来什么了?”左穆调笑。
    饺子嘟嘟嘴,说道:“你不喜欢小食哥哥去找那个穷奇是不是?我都看出来了,别隐瞒了!”
    敏锐的观察力,高深如左穆,早已喜怒不表于颜,饺子竟然能看出来,真是野兽般的直觉。
    左穆心里感叹,不过总不能在小孩子面前承认自己很脆弱,于是左穆伸手捏了捏饺子的鼻子,“净瞎说,我没有不开心不高兴,等等,我做了一顶非常可爱的猫耳朵帽子,你现在就试一试。”
    饺子身体一僵,但听左穆自顾自说道:“天冷了,小耳朵要护住!”
    左穆放下饺子,手从乾坤袋里摸来摸去,饺子步步后退,在左穆嘀咕“在哪里在哪里”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转身向房间里跑去。
    哥哥果然是不需要人安慰的,我才不要和橙子那家伙一样,猫耳朵帽子什么的,太丢人了!
    在小食的一再催促下,雪还未化,几人就上路了。
    好在距离并不算太过遥远,左穆抱着饺子,小食抱着橙子,小食本想化原型带着几人,不料清玄挠挠头,不好意思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缩地符,左穆哑然失笑,这清玄竟是早有准备,东西都准备好了。
    清玄老道将缩地符贴在地上,然后默念咒语,视线一花,只觉得周围景致快速转换,半盏茶的时间也没用到,目的地到了。
    左穆哑然,远处是一座山势狭长连绵不见尽头的山脉,手腕中罗盘颤动,指针偏移,和左穆料想不差分毫,“六十三福地,中条山。”
    道家有七十二福地,分布全国各地,这七十二处地方可谓是人杰地灵,最适宜修仙,位于山西境内的中条山却与其它福地微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