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有不同,因为这是个煞气和灵气共存的地方。
    左穆在缺水的华北地区开坛布发,若是在福地自然是效果倍增,山西福地较他省更多一些,可是左穆却有意避开,只选了一处普通的空地,也是因为此地煞气的关系。
    这煞气却不是原本就有的,而是起源于中国近代史上的抗日战争,山西中条山战役,仅中国军队死亡人数就达到四万两千人,惨烈的战争,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却失败了,悲鸣和不甘的冤魂,日夜在中条山游荡,抗战胜利,山西解放之后,中条山变成了旅游胜地,游客的阳气和喜气渐渐驱散了中条山冤魂的怨气和煞气,但是这些还是不够,左穆推算,若想完全让这些冤魂消散,还需要几十年。
    “这里的空气真舒服!”耳边传来小食的啧啧赞叹。
    左穆眼神一黯,这样的地方确实最适合既是凶兽也是神兽的饕餮居住,适合饕餮,自然穷奇也会喜欢。
    饺子拍了拍左穆的肩膀,入目是他担忧的眼神,左穆勉强地笑了笑,“没事的。”
    太过兴奋的小食没有注意到左穆失常的表现,只是一路的用神识追踪穷奇的痕迹,可惜一无所获,小食有些沮丧,但是同时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他是穷奇嘛,逃过我的追踪是很正常的啊!哈哈,清玄小鬼,快快带路!”
    左穆望着远方依然阴沉的天空,明知这是他开坛布法的结果,可是心中还是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但愿此行不要出什么差错。
    几人跟随清玄找到了那个据说是穷奇足印的地方,却全部傻了眼,小食呆呆地望着那里,双眸充血,嗫嚅地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大家都忘记了,几日前,左穆召来一场大雪,大雪覆盖了整个山西南部,位于南部地区的中条山自然不会例外。
    既然如此哪里还能看到清玄道长说的足印呢。
    清玄欲哭无泪,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天知道小食前辈之前抱着多大的希望,一直在催促一直在催促,可是现在却……清玄忍不住向自家师叔祖求救,却发现左穆师叔祖神色变了又变,最终表情定格在木然上。
    ☆、冷战的两人
    清玄忐忑,他只是想让左穆师叔祖帮忙看一下友人家的风水,哪里会想到半路出现这个岔子――左穆和小食莫名开始冷战。
    清玄很尴尬也很愧疚,归根结底这件事是他引发的,若是他没有说穷奇的事情,只是单纯求师叔看风水,依着是师叔祖的性子,当时不答应,自己磨一会儿,肯定也答应了。
    饺子和橙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他们心智其实和普通小孩子无疑,再聪慧早熟,也不会完全明白大人的世界。
    “穆哥,你和小食哥哥打算离婚了么?”橙子揪揪自己脑袋上的兔子耳朵,很是纠结。
    左穆捏了捏橙子的小胖脸,肉嘟嘟的手感非常好,他的心情稍微变好了一些,“小孩子可不要乱说话哦。”
    饺子抄着口袋,推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道:“大人的世界,果然很复杂。”若他不是带着兔耳朵帽子,可能会更有说服力。
    橙子和饺子觉得左穆和小食之间出问题了,可是无论他们怎样追问,两个人都避而不答,两个豆丁无奈,只能任其发展,大人的事情不是他们可以管得。
    两个豆丁决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左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为什么要闹别扭,若是以前,先低头的一定是自己,他会主动低头认错,然后给小食做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左穆觉得胸口憋闷,他一点也不像搭理小食,小食吃不吃饭和他什么关系?
    那人霸道的将他留在了人界,自己却想回神界,左穆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即将被丢弃的玩偶,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既然已经来了,雪还未化,去哪里都不方便,此时天色已暗,错过了看风水的最好时机,于是清玄掏钱安排左穆几人住在了宾馆里,挺干净的地方,一晚上也不贵,宾馆白天还提供早餐,很方便,左穆一直都是和小食一起住的,唯有这一次,清玄不敢自作主张,他和橙子饺子开了一间双人房,左穆和小食都是单间。
    两个人都没有提出异议,甚至连个表示也没有,清玄再次抓耳挠腮,他到底是做对了呢还是做对了呢还是做对了呢……
    第二天一早,左穆找到敲开清玄的门,此时橙子和饺子都还在睡梦中,一晚上清玄道长都在不安,都在忐忑,也没睡好,几乎是立马开门。
    “师叔祖。”清玄惴惴不安地说道。
    左穆点头,表情平静地说道:“留张字条,带我去你朋友的宅子里看看。”
    清玄几乎是感激涕零喜极而涕,左穆师叔祖竟然真的将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了,天知道他多么不安,生怕师叔祖一不开心甩手走人,那自己可要哭死了。
    清玄牙没刷脸没洗,大笔一挥,留了一张字条就屁颠颠地离开宾馆,清玄开了三天的房,估摸着以师叔祖的水平应该用不了三天。
    清玄他们住的地方是城区,人口密集度比较大,若是用缩地符就有点显眼了,城市到处都是监控,实在是不方便,于是两人决定打车,一路上两人收到了无数异样的眼光,先不说清玄老道那显眼的白胡子和一身道袍,但左穆的样貌就够吸引人的,可是一个长者对着一个年轻人鞍前马后的,总让人觉得不舒服,出租车司机将两人送到目的地之后,才发出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哟――”
    “呦”字百转千回,意味深长,清玄一身冷汗,看着左穆,却见左穆一脸无所谓,表情如常,于是清玄这才放心。
    待出租车开走之后,清玄耳边响起左穆无起伏地声音响起:“我刚才对着那人的背凭空画了一张霉运符,他近一周天天都会被老婆踹下床。”
    清玄一听,大汗,忍不住同情地望着出租车离去的方向,师叔祖果然是不能惹的。
    相比起算命占星,风水学的传承算是比较好的,一些开明的高校甚至加入了风水学这一门课程作为选修,古代宫殿村落坟墓,风水学几乎是无处不在,清玄要求自己帮忙看白家的风水,并不止是指的白家住的房子,还包括白家的祖宅和周围的环境。
    当地地势,选择的地方,建筑用途,水和光,构成了看风水的基本五项,最普遍最容易让大家接受的大概就是“坐北朝南”。
    “……白家的风水建造,我看了好几次了,都没有什么问题,祖坟那我也去了,按理来说,应该是平安祥和蒸蒸日上才对,怎么可能会接连出事。”清玄老道嗫嚅着说道,他是正一派顶尖的道士,这些年也鲜少遇到问题,怀疑自己的布置实属无奈,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难道他真的不擅长处理风水?
    左穆瞟了清玄老道一眼,“你既然对自己有信心,就不要怀疑。”
    “师叔祖教训地是。”清玄虚心地点点头,但是到底还是怀疑了自己的水平。
    左穆拿着罗盘先到白家所在的河西村外围转悠了一圈,这座紧挨着中条山的村落,建筑保存的比较完好,大约是为了开发旅游业,相当具有本地文化特色,左穆看得是赞不绝口,建村子的人应该是非常厉害的风水师,建村选址就可以看出来,绕着村子环绕了半圈,村子后面就是中条山支脉,水代表着财富和金银,山是代表着靠山和倚靠。
    左穆转头问清玄,“这村子的村民应该很富裕吧。”
    清玄点头,“山西出煤矿,中条山矿产资源丰富,这个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矿上,很多人承包了小型的煤矿,加上旅游业,是个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你朋友生前也是矿老板?”左穆似笑非笑地问道。
    清玄擦擦汗,果然什么都瞒不住师叔祖,于是清玄老实说道:“确实,白家就是靠着矿产发家的,不过白老弟活着的时候,我就劝他停手了。”
    左穆点头,冷笑:“此山虽然归为中条山脉,但是自成一体,中条山的福地影响不了它太久了,过不了百年,此地就会因为村民大量挖掘矿石而土地下陷,龙脉一旦坍塌,这村子里所有的村民都会遭殃,轻者伤财,重者波及三世。”说完,左穆拍拍清玄的肩膀,“你让他退出来是对的,不过此时此地暂且无事,还能平安个一百多年。”
    看完外围,左穆跟着清玄进了村,左穆的外貌实在是扎眼,一路都引着村民围观,很多人窃窃私语,左穆的外貌和清玄的打扮让村民误以为他们是来村子拍戏的演员。
    在风水极佳的村子里,纵然不是大富大贵,也不会出现太多问题,左穆心下疑惑,莫非真是穷奇的事情?
    穷奇出没,吸走了白家的福气?
    这个可能委实可笑了一点,穷奇多大的胃口,这村子虽然福泽深厚,依照穷奇那个食量,半个月就吸干了,全村都会倒霉,除非穷奇在减肥。
    左穆让自己停止胡思乱想,跟随清玄来到白家外围,白家的房子也是传统的山西建筑,石头房子,很高的门槛,看上去很正统庄重肃穆,这样的建筑聚财而且聚集正气。
    古朴的大门,对联有些旧了,年轻人不太喜欢这些老东西,依稀还可以看到那对联原本写的是,自然山水好风水天地乾坤良云天,横批,风生水起。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风水对联,贴了这对联的人家,风水会比别家更好,除了这个,左穆还看到大门入口,悬挂着的石头风铃。
    “有点年岁,是个老宅子。”左穆点头,看着手腕中的罗盘,对着光照,开始慢慢测量。
    仅是在外围是不够的,左穆还要进宅子里面看看才行,怕麻烦,左穆干脆拿出一张隐身符戴在自己身上,白家兄妹三人还有女婿,此时竟然没有一人在家,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左穆进了宅院非常重要的灶房,发现上面都落了一层灰。不住摇头,家若是常年不住人,吉宅也会变成凶宅。
    清玄大概是真的对自己产生怀疑了,仅左穆看到的聚拢财气福气的摆设就有五六个,只不过这些东西长得并不好,一盆金钱竹叶子都黄了。
    左穆摇头对皱眉头的清玄道长说道:“都变成这样了,不如不种,你为人家好,人家不一定领情。”
    金钱竹兰花这种聚财聚福的植物,若是败了就要换新的,要不然就没有作用了,清玄交给对方之前肯定再三叮嘱过,可惜这家人根本就没当回事儿,饶是清玄自己,也忍不住拉下脸。
    “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左穆从白家院子里出来后说道,“这家连个人都没有,灶台一层灰,灶王爷的画像都旧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找人开过光,你过几日且拿一个新的灶王爷画像来,然后念咒开个光,重新到原来的位置上,告诉白家人,打扫一下灶台。”
    像是想起了什么,左穆皱起了眉头,“这家脏得很,竟然连个蜘蛛网都没有,喜蛛竟然都不来了。”
    清玄一愣,蜘蛛的问题他真没发现,于是虚心地问道:“师叔祖,您发现什么了么?”
    左穆摇头,非常干脆地说:“没有。”
    说完之后左穆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然后又补充道:“暂时没有,待会带我去看看那白家的祖坟,若是祖坟也没有问题的话,那就是真没有问题。”
    “那为什么……”清玄老道不信了,若是没有问题,白家何至这么倒楣。
    左穆似笑非笑地看了清玄一眼:“风水没有问题,不代表人没有问题。”
    清玄一噎,虽然有些责怪那些孩子将自己的好心随意处置,但是牵扯到人格问题,他还是不愿意承认,白家三个孩子都是他看大的,清玄没有孩子,朋友的孩子和他自己的孩子实在是没有区别,若问题出在人上……
    清玄叹了一口气,“也罢,若是出在人上,这件事我就不管了,大不了百年以后,我到地府亲自向老友赔罪去。”
    左穆微叹,“你能想明白最好。”
    出了村子,到处都是一些黑面包车,雪天地面打滑本来不易出行,这些人就是抓住出租车不愿出车这个心理,跑到景点接活儿,银装素裹的中条山还是吸引了很多本地的游客,不过终究是因为下雪,出来游玩的人有限,看到左穆和清玄老道没有开车,这些人纷纷围上去,左穆挨个看过,选了一个面向相对老实的。
    让左穆没想到的是,他这次竟然走眼了,到了目的地,那司机竟然拿出了一把刀子,威胁左穆和清玄,让他们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左穆都没有出手清玄一张符纸就解决了问题,在清玄看来,这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不过左穆心头却有不详的预感。
    自从来到中条山附近,这样的预感一直都在。
    打发走抽风的司机,两人一前一后下车,坟地就在前面,白家祖坟位置离河西村并不算远,若不是赶时间,两人倒是可以走路过去。
    天阴得可怕,像是随时都要塌下来一般,嘎吱嘎吱的地面让左穆察觉到了不对劲,急忙拉住清玄老道。
    清玄不解,“师叔祖,怎么了?”他是肉眼凡胎,很多东西看不到,不如师叔祖看得贴切,所以他很虚心。
    左穆皱眉,“虽然各地降雪不同,但是大抵都是三指厚,我召来的所以有数,此地天气阴寒潮湿,地上的雪却达五指――”
    手腕间罗盘指针突然颤抖了起来,指向三点,清玄手中的拂尘柄温度突然变得灼热。
    寒风呼啸,吹起衣角,左穆召唤出桃木剑,盯着三点方位,“什么魑魅魍魉,快快现身!”
    ☆、失常的雪山女
    “太上老君与我神方,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左穆手指夹起一张符纸,符纸瞬间燃起火苗,桃木剑一挥,直冲三点方向掷去。
    “轰”一声,平地响起一声惊雷,地面白雪扬起,左穆的咒符被弹开,地面出现裂痕,大地出现颤动,地上的皑皑白雪渐渐聚拢,化成了一个白衣黑发的汉服少女,肤若凝脂,唇若红樱,容貌甚为娇艳。
    少女罗袖掩嘴轻笑道:“呵呵呵呵,没有想到竟然在此处见到了如此翩翩少年郎”
    左穆收起桃木剑,挡在清玄老道面前,轻轻蹙眉,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汉服少女,半晌迟疑地说道:“你是雪山女?”
    雪山女,广德祠山神张大帝的女儿,左穆对山神的孩子一贯没有好感,赫赫有名的泰山神儿子是五通神,身为地仙做得确实奸□女的不义之事,不过广德祠山神的女儿倒是个例外,除了在每年二月初八回去给张大帝生日的时候,会引来降温,平常时间一直都非常老实。
    “少年郎竟然认识奴?真是让奴太惊喜了!”雪山女笑得千娇百媚,可是落到左穆身后的清玄道长眼中则是万分诡异,因为传说中,雪山女和风山女都是非常庄重典雅的女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左穆手中又夹起一张符纸,森然说道:“速速离去,否则我炸毁你的内丹!”
    说为风山女雪山女,名义为地仙,其实原型也不过是一些精怪,左穆的符纸当然会对她们管用。
    雪山女脸色变了又变,似乎不敢相信左穆会杀她,她娇滴滴地说道:“少年郎,可愿与奴共度春宵?”
    清玄道长这下脸都变了,饶是他活了八十多年,也没有遇到这般开放的仙女,他忍不住偷瞄自己师叔祖,却发现左穆的表情诡异莫测,心里一咯噔,再次低下头。
    谁也没有想到,一直未动的左穆回突然出手,他单手在虚空化符,一个金字从半空中张开,对着雪山女印堂飞去,雪山女大惊,接连后退,可是左穆哪里肯,不断地催动咒符,咒符直接打在了雪山女罩门,雪山女被左穆咒法所镇,踉跄倒地,只见雪山女“哇”一口从嘴里吐出鲜血,让清玄震惊的是,那雪山女的血竟然是黑色的,如墨汁一般。
    再看那倒地的雪山女,黑色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看不清她的表情,待她再抬头,却发现此女周身的气场都变得不一样了,她茫然地望着左穆清玄,似乎是不认识他们。
    “现在感觉如何?”左穆平静地问道,他居高临下俯视着雪山女,“你还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左穆的外貌着实哄人,在现代人的眼中,小食比左穆俊美,但在更早以前,左穆的外貌一直比小食吃香,因为左穆是很多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的姑娘幻想过的,翩翩少年郎。
    雪山女的脸一下子红了,“公子,不,上仙,我,我没事……”她不敢看左穆的脸,只是低头小声地说道,非常羞涩。
    清玄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女人变得也太快了,紧接着,有什么刺激了清玄的神经,一瞬间,清玄恍然大悟,这才是雪山女的真面目,那为何……
    但听雪山女的声音传来:“半个月,我听一些精怪们说,有上仙在人界开坛布法,想要求雨,我很好奇就跟过来了……到了这中条山,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一恍惚,想见上仙的心思就越来越强烈,竟然有想将上仙抢回去的念头……后来,后来,上仙也知道……”
    让一个害羞的姑娘大喇喇地说出心中的爱意,实在是很不厚道的一种行为,不过眼前的画面,师叔祖俊美,雪山女娇媚,真是让人不禁感叹一声“天作之合”。
    “好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广德祠山神就是这样教导你的,看上眼的男人就抢回家去?!”一个口气讥讽硬冷的声音响起,雪山女脸色一白,整个人摇摇欲坠的模样,看上去让人越发的怜惜。
    如此尖酸刻薄的声音却让清玄心头一颤,忍不住后退,心里暗道,哎呦妈来,怎么这小祖宗来了?!
    左穆神色如常,根本就不向后看,他对雪山女笑了笑,说道:“此处有蹊跷,还请姑娘速速离去。”
    雪山女有些不舍,有些期待地点点头,然后担忧地对左穆说道:“上仙,小心啊――”随着话落,女子消失在雪中。
    左穆沉思,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本性羞涩的得道女仙迷失了本心,将压在内心深处的邪念不断扩大?
    一个念头在脑中形成,不过左穆不想这样揣测,也不愿这样揣测,只能压在心底。
    肩膀突然传来剧烈地疼痛,一张愤怒扭曲的脸进入左穆视线,小食怒发冲冠,就像要将左穆撕了一般:“你竟然敢偷偷摸摸出来和别的男人私奔,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早晨起来不见人影,结果两个小鬼拿着一张鬼画符的纸条跑到自己面前,他只认出那是清玄小鬼的字迹,但是纸条上的内容却一个都不认识,小食满脑子胡思乱想,最终认定是左穆打算拉着清玄小鬼一起私奔!
    他心急火燎带着两个豆丁跑来找左穆理论,结果看到一个丑了吧唧的女人用恶心巴拉的眼神盯着左穆,肺都气炸了,那女人话里的内容更是让他气得差点背过去,当即跑过去和左穆理论,于是就有了刚才的话。
    小食说得理直气壮,一直没敢做声的清玄老道和同时来得橙子饺子差点雷趴下,私奔?饺子表情龟裂的转向满脸菊花白胡子飘飘的清玄,哥哥的品味哪有这么差?小食哥哥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哥哥就算是饥不择食也不会选择清玄老头啊,明明自己比较可爱!
    原本抱起橙子打算看两人笑话的清玄老道,听了此话脚底一滑,差点栽倒,手一哆嗦,胖嘟嘟地橙子直接摔在雪地上,“哎呦”一声,红了眼圈,兔耳朵耷拉着,就像是随时可以哭出来,带着猫耳朵帽子的饺子,没错,就是饺子,左穆终究还是给饺子套上了猫耳朵帽子,饺子伸出了手,拉起了橙子。
    “别哭,很丢脸!”饺子酷酷地说道。
    橙子揉揉自己肉嘟嘟的小屁屁,然后委委屈屈地看着清玄,清玄心肝一颤,暗道一声罪过。
    只听不远处,左穆平静地声音响起,“你都要和姘头走了,我和别人私奔又怎么样?”
    小食呛得差点吐血,饺子和橙子脑袋“噌――”同时转向清玄,两张巴掌大的小脸都异常震惊,清玄内心咆哮欲哭无泪,师叔祖,你可不能陷害我啊!
    “你这是什么话,我哪里来的姘头,我心里就你一个,反而是你,不守妇道勾三搭四,妄想左拥右抱……”小食喋喋不休,围观的三人几乎快要雷翻了。
    更让他们绝倒的是接下来左穆的话,“我以为你喜欢那个穷奇不要我了,所以才拿别人气你,不要生气了,我错了……”
    “啊,你就喜欢胡思乱想,我想把你带到神界给父皇和几位兄长看看,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呢……”远处小食巴拉巴拉地说着,左穆嘴角的微笑越来越大,眼睛眯成了月牙状,甜得让人牙酸。
    此时清玄已经不再想说什么了,他的膝盖快被两个老祖祖变成靶子了,今天出门不利,膝盖中了好几枪。
    橙子和饺子看着不远处秀甜蜜的两人,又同情地看着无辜中枪的清玄老道,脑袋里同时浮现一句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
    只有思维如此诡异的两个人,才会拿一把年纪的清玄老爷爷当挡箭牌吧。
    出来的时候“乌云密布”,回来的时候是个“万里晴空”,虽然天依然阴沉,不过压在众人胸口的石头却都不翼而飞了,小食和左穆和好了,大家心情都非常好。
    两个人再次腻歪到一起,不,比从前更腻歪,被他们两个当道具的清玄老道,则是无人问津。
    左穆暗笑,若不是清玄老道提出穷奇,他和小食怎么会争吵,哼哼,他可是记仇的很。
    不过眼下还有别的问题没有解决,刚才去白家祖坟,果然如左穆料想,白家祖坟没有丝毫问题,且风水非常好,子孙后代都会福泽深厚,受到庇护,如此,白家有此次遭遇,不在风水而在人。
    清玄有些失望,他本以为是自己的事情,可若是白家三个孩子自身的问题,他就没办法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左穆却不这样想,中条山,此处蹊跷,恶念突起的司机师傅,迷失本心的地仙,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事情,却让人倍感疑惑,白家的事情,司机的事情,还有雪山女……三件事看似毫无瓜葛,可是左穆就有一种感觉,这三者被一条线牵扯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回到宾馆,左穆将今天的发现告诉了小食,左穆的直觉向来很准,小食知道,左穆说有问题一定就是有问题,于是两人决定留下来看看。
    于是打算退房离开不再插手白家事情的清玄被左穆叫住,在清玄诧异地目光中,左穆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清玄,无论你找什么理由,想办法让我们在白家住几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现在兴致可被白家勾出来了,是人是鬼,现出原形吧!
    ☆、古怪的河西村
    两人和好,晚上小食屁颠颠的抱着枕头来找左穆,昨晚没有搂着左穆睡觉,一晚上他都在翻身,不过小食怎么肯承认这么丢脸的事情,于是他给自己想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名曰“我怕你晚上做噩梦”。
    左穆不去拆穿小食,只是笑,直到把小食笑得恼羞成怒,直接将他按在床上开始圈叉。
    小食折腾了左穆好久,换了好几个姿势,才心满意足的松开,抱着左穆去洗澡。
    左穆是个道士,可是道士并不代表不能结婚,不能有自己的生活,道教分为好几个派,左穆和清玄都是正一派,正一派的道士可以穿普通衣服,可以吃荤,也可以结婚,当然结婚他这辈子是不可能了,若是娶个女人回家,小食肯定会将对方直接吞了,说不定还会撕了自己。
    想到这里左穆又有点不舒服了,他问道:“若是找到穷奇,你真的要带着我回神界么?”
    不是左穆不相信小食,只是神界那样的地方,随便什么都可以捏死自己吧,左穆苦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束手束脚了?
    小食手一顿,给左穆打上沐浴液,开始认真搓澡,左穆得不到小食的回应,心里有些不安。
    当左穆整个人都快被泡泡淹没的时候,小食终于开口了,他耳朵红红的,脸颊也红了,“其实,回不回去是一回事,能不能找到回神界的路是另一回事,我只是觉得心里应该有个盼头,若是你不在神界,我留在那里做什么……”
    一瞬间,左穆就明白了,他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小心眼儿,就像在大都市打工的外来务工人员,也许他们在大都市混得很好,也许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到家乡,但是他们知道家乡在哪里,他们会非常安心,因为只要他们回头,家乡还在。
    神界对于小食来说,或许是一辈子都不需要回去的地方,但他想知道回去的道路,心里不至于那么空荡荡的。
    左穆抱住小食,这一次他是真心地觉得自己错了,他看低了小食,也看轻了自己,“我陪你找,中国找不到我们到外国找,总能找到的……”
    小食有点感动,吸吸鼻子,“嗯。”
    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一大早,清玄跑来敲门,昨天晚上他已经给白家人打了电话,约好了今天上门,清玄找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就是有人请他做法寻祖,至于做法事的那家人,当然就是左穆一行人了。
    不过这个理由再妙,也要左穆他们点头才是,于是清玄一早就跑来给左穆他们商量。
    要是师叔祖不同意这个理由,他赶紧再找别的。
    听完清玄找的理由,小食似笑非笑,“你倒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我们找你寻祖?呵呵呵……”
    清玄缩缩脖子,赧然低头,小食若是暴躁他还能给他理论两句,可是小食偏偏是这副样子,他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厚脸皮了。
    “别欺负我门下子弟。”左穆从盥洗室出来,拍了小食一下,然后转头对清玄说道,“理由挺好的,回去你暗示白家人,若是招待好我们,我们有钱有关系摆平白家武术馆的事情。”
    绝了,真是太绝了,这个补充的条件比自己的还要高明,清玄老道一辈子没说过谎话,编个瞎话还要绞尽脑汁,一直被同房间两个小鬼嘲笑,没有想到师叔祖开口就来,清玄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只是有些遗憾,自己一把年纪竟然要算计小辈。
    几人在宾馆里简单的吃了点早饭,这几日没有吃左穆做的饭,几个人都怏怏的,左穆当即许诺,等事情结束之后,一定做一顿好的,让大家一起吃个饱,如此小食橙子和饺子三人脸上才有了精神。
    几人依然决定打车到河西村,清玄坐在出租车副驾驶座位上,小食和左穆一人抱着一个小的。
    这一行人除了旁边这个老道士,都非常赏心悦目,和中条山遇到的那个黑车司机不同,这个出租车司机很健谈,见几人是外地人,当起了旅游解说员,大力推荐当地好玩的地方。
    左穆却记得昨天去河西村走得不是这条路,车又饶了几个圈,过了几个陌生的十字路口,左穆心下了然,这司机为了多赚钱,竟然绕道了。
    不过这年头生计不易,左穆也不打算和这人计较。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也许是良心发现,司机说道:“几位啊,要是没什么事,最好别在那地方过夜了。”
    左穆心里警惕,不过面上不显,此时饺子在左穆怀里已经睡着了,左穆捂上饺子的耳朵,压低声音问道:“师傅,河西村那边出什么事情了么?”
    醒着的清玄小食还有橙子竖起耳朵听着,都想知道那地方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听司机师傅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我们当地报道了,前几天,那地方发生了命案,就是两个小年轻抢一个老太太的金项链,结果老太太不给,那两个小年轻竟然将老太太打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