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才能跟随季节的变化,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调理。
    清玄皱着眉头,对左穆几人点点头,然后大步进屋,跑到了白世燕床头,手放在白世燕手腕上把脉。
    “道长,怎么样?”白家人连忙追问,白世燕死死抓住清玄道长的手,非常激动。
    “道长,救救我,救救孩子!”白世燕凄声说道。
    橙子和饺子看到这一幕眼泪汪汪的,只想着床上怀着宝宝的白世燕赶紧好,将宝宝顺利生下来。
    左穆和小食自然也不希望这世上再多一个婴灵,过一会儿,但听清玄说道:“无碍,只是动了胎气。”说着皱起眉头,“她身体越来越虚,这样可不算是好啊――”
    暂时无事,左穆几人就放下心来,“我们走吧。”左穆说道。
    这里有白家人照顾着,他们在这里也是碍事,白家人现在忙着白世燕的事情,根本无暇顾及他们。
    “好的。”小食欣然答应,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
    饺子和橙子倒是恋恋不舍的回望了两眼,不过也只是两眼而已,很快跟着左穆他们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屋子,橙子一下子扑到床上,打着滚说道:“原以为咱屋子里已经很热了,没有想到哪白世燕屋子里竟然比咱屋子还要热,刚才那里面,差点窒息了!”
    饺子点头附和,撒娇地跑到左穆面前,伸出汗津津地小手,“左穆哥哥,衣服湿了。”
    “你脱下来,我一会儿给你做个新的,和橙子去睡觉吧,我和你小食哥哥有话说。”左穆笑着说道,饺子快速脱下衣服,只穿着一个小背心和裤衩,快速溜到床上。
    此时小食的表情莫测,左穆也沉思者,斟酌着要怎么说。
    “你发现了没?”左穆率先开口。
    小食皱眉,“你指的是哪方面?”
    “屋子的事情。”左穆直接了当的说道,小食点头。
    “很明显,有人不希望白世燕把孩子生下来。”小食冷笑着说道,“原以为到了这个年代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想到……”
    左穆不语,其实内心是气愤难当,密不透风的房间,房间里烧的还是煤炭,普通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白世燕这个孕妇。
    左穆想了想,像是做了某种决定,沉声说道:“明天我去找清玄,在我们眼皮子低下若是出了事,那就是太打脸了!”
    小食点头,搂住左穆,“睡吧,只要在白家,别离开我左右。”说完,小食的嘴边露出了一丝森冷的笑,“你这个徒孙可要好好教训了,还让你去看风水,应该让你去看看他们的心。”
    心有问题,风水再好又能如何?
    ☆、枕头上的粉末
    清玄忙活了一晚上,终于让白世燕的疼痛感消失,腹里的胎儿重新安静下来,不再折腾他的母亲。
    白家两个兄弟,见妹妹无事了,皆松了一口气,然后退出了房间,清玄注意到,从头到尾,白家的女婿欧勋都和白世燕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清玄有些感概,这小夫妻两个感情很好,他只见过一对比他们感情更好地,就是左穆师叔祖和小食前辈。
    清玄年纪一大把,晚上又一直治疗白世燕,白世燕的房间太热,让清玄出了一身汗,出了白世燕的房间,外面的冷风一吹,清玄自己倒是病好了,本想着给自己扎一针,灸一下,清玄却发现,自己看着手上的银针一个变成了五六个,别说是针灸了,连穴位也认不准啊。
    左穆找清玄的时候,清玄正在床上哼哼,他不想去打扰白家几个晚辈,左穆那边,他又不好意思,于是自己躲在屋子里,病得面色潮红,嘴巴都白了。
    药盒子撒了一地,银针散落在床边,左穆绝对不承认,饶是知道清玄还有呼吸,看到这副场景自己心还是咯噔了一下。
    “怎么不进去,怎么了……清玄小鬼!”身后传来小食的说话声,一迈进房门,小食就看到门口矗立的左穆,视线一转,然后就看到了床上的清玄道长。
    左穆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过去,手放在清玄手腕间把脉,清玄虽然身体硬朗,左穆又时不时给他一些丹药让他调理身体,所以看上去非常硬朗,比壮年小伙儿只强不弱,可是清玄毕竟年纪已经大了,百岁老人已经是极限,人生还有几个八十岁?
    “怎么样?”小食蹙眉问道,左穆的表情看上去可不太好。
    左穆摇摇头,“只是寻常的伤寒,但是他年纪大了,你给他输点真气,一会儿我给他扎几针,开副药。”
    小食点点头,走过去,左手手掌外翻,三百六十度回旋,一个光球出现在小食手掌,小食手掌缓缓扣在清玄的天灵盖上,金色的真气从小食手心源源不断地输入清玄的身体里,片刻之后,清玄的面色渐渐好转,小食收回真气,运功,慢慢吐出一口气。
    “辛苦了,一会儿我给清玄煎药,顺带给你做点东西,最近你都没有吃好。”左穆有些亏欠的说,饕餮食量惊人,为了不露出马脚,小食尽量和大家吃得一样多,别人觉得饱了,对小食来说,根本就不够塞牙缝,小食最近饿得眼睛都冒绿光了。
    白家的男人除了白世亮,白世新白天要去武术馆,欧勋要上班,就只有白世燕一个女人在。
    左穆毕竟是客人,用人家厨房,肯定要给主人说一声,于是他找到白世亮,此时白世亮正在房间里转悠,看上去非常焦躁。
    “清玄道长生病了,我帮忙去抓药,一会儿过来给道长煎药。”左穆微笑着,对精神非常不好的白世亮说道,白世亮打着哈切,一个劲儿吸鼻子,神智有些涣散,左穆皱起眉头,觉得白世亮这个状态很不对劲儿,怎么看上去像是毒瘾发作的样子,他不是戒毒了么?
    刚出戒毒所还没有几天,怎么毒瘾又犯了。
    大概是当着左穆的面,白世亮拼命的克制自己,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他勉强对左穆挤出一个笑容,看上去整张脸都扭曲了。
    他眉宇间渐渐有些暴虐,似乎在埋怨左穆为什么还不从他面前滚蛋?
    左穆暗自蹙眉头,环视了白世亮的房间,然后笑了一下,“白先生,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白世亮赶紧挥手,撵人一般粗暴的关上门,将左穆关在门外,左穆走了几步,然后又无声无息的返回,房间里,传来了白世亮粗重的喘气声,还有暴躁的掀翻东西的声音,“哗啦啦”的瓷碗碎了一地。
    左穆不再停留,快步离开白家,到河西村附近的药房给清玄抓药。
    慢悠悠地回来,虚掩的白家大门,左穆听到宅院里传来白世燕的尖叫声,忙快速走进去。
    抓药的左穆和照顾清玄听闻声音匆匆赶来的小食打了一个照面,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传出声音的是白世亮的院子,挺着大肚子的白世燕和白世亮在争执什么,白世亮挥起拳头,就要打白世燕。
    “住手!”左穆喝道。
    白世燕脚下一个踉跄,被结冰的地面滑了一下,尖叫着向地面倒去,“啊――孩子――”
    说时迟那时快,小食冲了过去,一把抱住白世燕,大力回旋,将白世燕的身形稳定,让她没有摔在地上。白世燕满脸惊惧和后怕,干瘦的脸颊苍白的像是一张纸。
    “啊啊,三妹!”白世亮双眼怒瞪,脸上满是愧疚,他表情极度痛苦,似乎在压制什么,嘴里嘟嘟囔囔的,但是左穆和小食一句却没听懂,应该是山西方言。
    小食和左穆没有听懂,但是不代表白世燕没有听懂,白世燕脸越来越白,左手护着肚子右手捂着嘴,似乎是不可置信。
    “大哥,怎么会这样!”白世燕尖叫,表情出现了慌乱,但是当着外人的面,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别的话。
    她求救一般抓着左穆的手说道:“我大哥生病了,他老毛病犯了,赶紧打昏他,绑着他,他他……”
    泪水从白世燕的眼睛里流出,左穆皱起眉头,果然是毒瘾犯了么?
    他转头温声对白世燕说道:“这事儿交给我们处理就可以了,我弟弟从小跟着老师学习功夫,身手很好很有分寸,不会伤了你大哥,你是孕妇,应该照顾好自己。”
    白世燕胡乱点头,满脸焦急,眼神紧紧地锁住不远处发狂的白世亮,左穆知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
    左穆看向小食,和小食交流了一个眼光,在白世亮发疯的冲向小食,嚷嚷咋呼时,小食快速绕到了王世亮后面,快准狠的在王世亮后背上击了一下,王世亮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大哥!”白世燕慌忙跑过去,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跑到白世亮身边,白世燕就蹲下捂住了肚子,她痛苦的呻吟,“啊,好痛,孩子……”
    “这女人太能折腾了!”小食皱起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句,明知道白世亮吸毒自己挺着个大肚子,还不躲远点,非要往前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说着走过去,手指在白世燕的脖间穴道一点,白世燕昏了过去,小食将白世燕推给左穆,“你照顾这个女人,这个混蛋男人我来弄。”
    白世亮和左穆犯冲,小食不可能让左穆去照顾白世亮,万一白世亮突然发狂袭击左穆怎么办,虽然他很信任左穆的拳脚功夫,可是这个世上没有万一,毒瘾发作的人多么恐怖,他不是不知道。
    好好的一个清晨,好好日子却不能好好过,别说是暴躁的小食,就连左穆也忍不住心烦意乱,这白家一家子破事儿,早知道就不管闲事了。
    但是紧接着,左穆心一颤,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个想法真是太荒唐了,替天行道不是自己理想么,扫尽天下不平事,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怕麻烦了。
    左穆皱起眉头,身体战栗了一下,莫非此地诡异的气场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心性?
    默念净心神咒,左穆吐了一口浊气,这中条山的恶念太重了,白家的事情解决之后,一定要找到根源,除了那个恶念的根源。
    此时左穆倒是有九成九的把握,此事必然和穷奇有关,除了穷奇,还有谁有这么通天的本事,可以影响人的心性?
    左穆深吸一口气,将晕倒的白世燕抱回房间,给她扎了一针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安静下来,然后拎着药房抓来的药,到灶房给清玄煎药。
    白家的灶房,左穆可不是一次到访过了,上一次自己带着隐身符,这一次可谓是熟门熟路,左穆麻利的找到煎药的锅子,将草药放在锅子里,舀水,然后放在炉子上煎煮,过了一会儿,药香慢慢弥漫开。
    过了一会儿,灶房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左穆回头展颜,是小食。
    此时小食的表情沉重,眼睛喷出了火,他手上似乎粘着什么东西,左穆皱眉问道:“怎么了?”
    小食冷笑,“这白家果然有古怪,你看这是什么?”
    小食伸出手,指尖有些白沫,左穆握着小食的手,将他的指尖放在自己鼻下闻了闻,然后抬起头,瞪大了眼睛,“怎么是……这东西怎么来的?!”
    那白沫正是中国乃至世界都严厉打击的东西――罂粟种子加工而成的粉末,俗称大烟。
    从中国近代史的开端,鸦片战争起,毒品的危害几乎是众人皆知,这东西绝对不能碰,只要一沾,就是家破人亡。
    左穆对这个东西深恶痛绝,因为他不止一次见过被毒品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瘾君子,瘾君子毒瘾发作,六亲不认,吸毒可恶,可是贩毒的人更加可恶,无论他有什么理由,将毒品传播,流散到各地,都是一种罪无可恕的行为!
    地府对前世贩毒的人,绝不姑息,处罚极其严苛,贩毒之人,死后一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日日受油锅煎炸,灵魂永世不得超生!
    因为他手中不止一两条人命,而是成百上千条的亡灵。
    小食双眸森冷,“我从白世亮的房间里找到的!他刚从戒毒所里出来,竟然在他的枕头里发现了这些粉末。”
    怪不得白世亮一次有一次戒毒不成功,在枕头上撒上毒品,这些粉末会通过鼻腔和嘴巴的呼吸,重新进入白世亮的身体,本来戒毒的人,对毒品的抵抗能力就比平常人弱,如此一来,只要白世亮躺在床上就会重新染上毒瘾。
    好狠的心,好毒的计谋!
    人心,竟然比鬼怪更恐怖!
    左穆皱眉,“除了枕头里,你再到处找找,看看别的地方还有没有?”脑子里突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左穆瞪大了眼睛,抬起头,看着愤恨不已的小食,“你闻闻,厨房里除了药味道,还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吗?”
    小食身体一震,“你怀疑了谁?”嘴上这样说着,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左穆冷笑,“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咱刚来白家的那一天,我听到白世亮训斥他,说饭不好吃,你四处找找,看看调料一类的东西,有没有大烟壳……他一个山西人,鲁菜做得这么好,是咱们喜欢吃,还是别的原因……哼哼!”
    小食努力回想当日场景,瞪大了眼睛,诚如左穆所说,白世亮当日,一口当地菜都没有吃,山西的面食如此丰盛,甚至说天下第一绝,那人的手艺还那么好,如此说来……
    “他怕我们吃出问题,回头追究这件事会查到他的头上,所以那天做饭他没有放东西,第二天我们根本就没有跟着白家人吃,晚上他给我们单独做得宵夜……好一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没有想到我竟然走眼了!”那样深情的给妻子喂饭,那样体贴呵护,若是事实真是如此,这个人骗术可谓是天下第一。左穆怒极反笑,竟然敢在他们眼皮子下耍花招,是该说他胆子大,还是说他运气不好?
    小食拍拍左穆的肩膀,左穆极其厌恶毒品这类东西,在清玄之前,左穆也曾经遇到过一个修行的好苗子,大约民国时,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在法术上,他远比清玄天赋要高,近代道家玄学凋零,修成正果的人越来越少,这个孩子左穆很看好,可是没有想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孩子竟然背着左穆偷偷去烟馆,左穆费劲心力让那孩子戒毒,没有想到那孩子再次染上了毒瘾,一个好好的苗子就这么废掉了,后来,那孩子因为吸食大烟过多中毒,死在了烟馆里。
    那是小食第一次看到左穆那般生气,竟然一把火将那个烟馆烧了,并且连夜赶到烟馆老板的祖坟那,给他家祖坟风水动了点手脚,后来那人死在了禁烟的军阀手里,死相极其可怖。
    “冷静些。”小食沉声说道,“就算你猜到是他又如何,现在咱们手上没有证据,只能靠猜测,我们盯紧了那个人,防止他再做出什么事情,白世燕房间的事情恐怕和他也脱不了干系……”
    左穆点点头,此时他已经平静下来,不再像刚才那般愤怒,“这一次听你的。”
    ☆、谁在说谎?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大厅里,白世新吸了一口烟,闷声说道。
    他比大哥白世亮矮一点,身体却很强壮,宽阔的肩膀就像是一座山。
    白世燕靠在丈夫欧勋怀里默默流泪,夫妻两个人表情都非常沉重,小食和左穆面无表情,看着白家三人,隔着几间房,依然能听到白世亮的嘶吼声。
    左穆和小食商量了好久,决定将发现告诉白家,他们没有提厨房的事情,因为小食找来找去没有从厨房里找到大烟壳的调味料,厨房里没有,就抓不住欧勋的证据,他们只能将枕头上有白粉的是事情告诉白家,让白家自己做决定,顺便观察欧勋的反应。
    让他们失望的是,欧勋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和白世燕一直握着手,脸色苍白的白世燕和温柔深情的欧勋,是白家沉重的气氛里唯一一处亮点。
    欧勋很狡猾,没有将大烟壳的调味料放在厨房里,左穆和小食找了很久,饺子和橙子也过来帮忙,几人只闻到一股淡淡的罂粟味,但是除此之外,再无证据。
    他们又不是警察,总不能要求搜身,更何况,若不是当场抓住欧勋的手腕,他都会抵赖,和他们这些外人相比,白家人肯定更信任这个多年在白家劳心劳力的妹夫。
    这件事终究是白家内部的事情,作为外人,作为方外人,若是不掺合鬼怪,左穆和小食决定,看看白家人自己处理的方法,最好是欧勋自己手忙脚乱露出马脚。
    白世亮倒下了,这个家真正做主的就变成了白世新,白世新平常不怎么说话,但是每次说话,都非常有分量。
    白世新深吸一口气,“家丑不可外扬,可是事到如今,大哥这个样子,我们家还有什么丑不能说的,报警吧!”
    报警?左穆和小食一愣,他们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报警,这倒是个非常好的主意,毒品是大案子,警察绝对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是此时,警察愿意插手的话,那欧勋肯定是跑不了了。
    “我不同意!”没有想到,第一个开口反对的竟然是白世燕!
    白世燕脸色苍白,双眸全然是倔强和决绝,“二哥这是咱的家务事儿,为什么要牵扯警察,你知道一旦报警,咱家怎么在县里呆着,父亲生前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好名声就没有了,我不要别人戳我们白家的脊梁骨!”
    左穆和小食非常惊讶,在他们印象中,白世燕也不是什么喜欢说话的,甚至有点懦弱,没有想到说出的话竟然有几分咄咄逼人,小食和左穆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女人,真的和她往日的形象反差太大了。
    “燕子,你都多大的人了,不能再这么任性了!”白世新训斥。
    “是啊,燕子,听二哥的吧!”出言相劝的竟然是欧勋,白世燕看了一眼欧勋,然后死死盯着白世新说,“二哥,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送大哥去戒毒所,我们再送一次就是了……”
    白世燕软语相劝,但说话的神色却是不容置疑,她怀着孩子,白世新对这个妹妹非常宠爱,两兄弟对这个妹妹近乎是溺爱。
    小食和左穆疑惑地对视了一眼,难道真的不是欧勋做得,是白世燕做的,或者白世燕是欧勋的帮凶?
    她到底知道些什么?或者隐瞒些什么?!
    白世新低下头,吸了一口烟,“燕子,什么都,听你的,唯独这一次,无论是自家人还是外人做的,咱大哥如今这样,已经不是戒毒所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你不要这么任性,这一次我做主了,一定要报警!”
    “二哥,你若是报警,那么现在我就打掉孩子,和欧勋一起走!”白世燕厉声威胁道。
    白世新抬起了头,双眸充血,失望地看着自己的妹妹,“难道是你做得?燕子,是不是你做得?大哥这么疼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白世新痛心疾首。
    “不!”白世燕失声尖叫,她甚至没有护着肚子,“二哥,你怎么能怀疑我,我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我……”白世燕极力辩解,欧勋抱着她,似乎在做自己妻子的后盾。
    欧勋看到妻子如此激动,沉了下脸,“二哥,燕子不是这种人,您说话注意一些。”
    白世新看了欧勋一眼,然后又低头吸烟,嗡声说道:“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
    左穆疑惑地看了小食一眼,为什么白世新怀疑自己的妹妹都不会怀疑欧勋,欧勋在这个家到底是什么分量。
    “两位,现在我们要处理一些家务事,很抱歉……”欧勋抬起头,恳切地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左穆和小食,委婉的赶人。
    左穆和小食虽然不愿意走,但是也知道,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点点头,还是出去了。
    出了房间之后,小食深吸一口气,对左穆说道:“就是欧勋,我刚才听了他的心,他的心充满了恶念。”
    左穆皱眉,沉声说道:“但是我们没有证据,欧勋似乎在白家地位不一般,我们去看看清玄吧,他肯定知道一些事情,只是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清玄一直在生病,左穆和小食照顾了清玄一天,可是清玄毕竟年纪大了,最近又忙于白家的事,心力交瘁,就算是小食恢复了清玄的精神,清玄自身还是需要调理,人体自身的调理就是睡觉,所以清玄睡了一整天。
    左穆和小食走进清玄房门,清玄已经醒了,饺子和橙子爬到清玄的床上,给清玄玩闹,一大两小,年纪跨越了这么多,竟然没有违和感。
    其实在左穆和小食眼中,三个人年纪相差的并不大,因为在他们面前,几个人都是小豆丁。
    很难想象若是清玄知道左穆这样想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见到左穆和小食,清玄笑了笑,白胡子一吹一吹的,“师叔祖,小食前辈,你们来了。”说完挠挠头,“昨个真是对不住了,嘿嘿,麻烦了。”
    清玄很不好意思,竟然还劳烦师叔祖照顾自己,天大的罪过啊!
    小食笑了,“醒了就好,你师叔祖昨个看你没醒,差点要跟我算账呢。”
    左穆狠狠剜了小食一眼,然后低下头,昨个清玄没醒来,左穆确实脸色不太好。
    清玄不好意思地笑了,“辛苦小食前辈了。”
    左穆摆摆手,示意清玄别再这么客套了,他开口说:“你醒了就好,我们还有点事情想要问你,关于白家的。”
    清玄还不知道白世亮枕头上有海洛因的事情,他昨天昏迷了一天,小食和左穆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清玄一愣,竟然是白家的事情,“师叔祖,你要问什么?”
    “欧勋和白家三兄妹关系如何?”左穆直接了当。
    清玄不是傻子,白家频频生事,一直没有找到事情的缘由,左穆此时特意问欧勋,隐藏的意思不言而喻,他皱皱眉头,嗫嚅地说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似乎十分不相信。
    “不可能什么,说清楚点。”小食皱起眉头,出言训斥道,“别藏着掖着,有什么说什么。”
    左穆也很奇怪,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欧勋不会对白家做出什么事情来。
    没有想到清玄接下来的话,却让左穆和小食都震惊了,“欧勋是入赘到白家的,白世燕肚子里的孩子以后是要姓白的,欧勋也是个挺有骨气的人,当时他不同意,说什么也不肯,后来白世亮提出给欧勋母亲治病,去美国最好的医院,欧勋的母亲身体不好,家庭条件不算是特别好,那病需要很大一笔钱,欧家根本无法支付……”
    “不可能!”小食骤然打断清玄地话,左穆点头附和。
    “怎么不可能?”清玄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指的什么。
    左穆看清玄懵懵懂懂,叹了一口气,“你平日都将功夫花在看风水上,却忽略了面相,真是……”左穆摇摇头,解释道:“第一眼看到欧勋,我就知道,这个人母亲去世了,只有一个父亲,欧勋的母亲去世好多年了,这件事白世亮肯定是说谎了。”
    清玄目瞪口呆,左穆心里反而是松了口气,如此竟然解释了为什么白家两个儿子,欧勋不对白世新出手,非要对白世亮出手,说来说去,竟然是白世亮自作孽。
    不过,就算是再多的仇恨,也不能选择毒品这个东西,无论那个叫欧勋的有什么样的理由。
    “师叔祖,你们肯定是搞错了,小亮那孩子我从小看到大的,善良的很,怎么也不可能会害死欧勋的母亲的,小亮说送去美国了,那一定是送去美国了,那孩子我从小看到大,不会有错的。”清玄摇摇头,他绝对不相信白世亮会做这种事情。
    左穆摇头,“我们怎么想并不重要,关键是那欧勋怎么想,他认不认为这件事和白世亮五官……我这个外人都很自然认为白世亮做了什么事情,更何况欧勋,要知道欧勋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入赘到白家……”
    就算不是白世亮做得,白世亮在这件事上肯定也撒谎了。
    “我觉得这件事白家人都可能知道。”小食冷冷地说道,“大概白世新还干净点,那个白世燕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清玄一直都将白家的孩子当做自家孩子,当左穆告诉清玄,白世亮的枕头上有海洛因粉末,就是白家人干的,清玄实在是不能相信,如此他到宁愿相信这些事都是欧勋做的了。
    为了证明此事和白家无关,清玄道长决定亲自去抓欧勋的把柄,他和小食带着隐身符,晚上的时候偷偷摸摸出现在白世燕和欧勋的房间外,左穆在房间里,和兴致勃勃看热闹一般的橙子饺子一起等待,两个豆丁觉得真人比电脑上放得那些警匪片惊险刺激多了,过了好久,清玄和小食两个人脸色极为不好的回来了。
    “怎么了?”左穆一愣,“发生了什么事情?”
    清玄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小食看着左穆,讥讽地说道:“我们都猜错了。”
    左穆不解,但见小食眼睛眯起,嘲弄地说道:“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被耍了,是白世燕。”
    “什么?!”左穆大吃一惊,“这话怎么说?”
    “白世燕故意将自己房间的关得密不透风,烧这么热的炉子,是她自己做得!”小食讥笑地说道,“我们都是傻子,竟然被一个女人耍了,我还以为真有人要害她!”
    “这不可能,那是她自己的孩子!”左穆不敢相信,怎么会有母亲对着自己的孩子下手,又不是以前那个好几个女人争宠的时代,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一个母亲算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她现在后悔了。”小食冷笑,“我们去到的时候,白世燕正在给欧勋说‘将窗户打开,炉火烧得太旺’,那欧勋说了‘你以前不是不愿意开窗户么’,结果白世燕随口说自己闷得慌。”
    小食惟妙惟肖地学着两人的口气,笑容越灿烂,说明他越是生气,“别的我不知道,但是白世燕孩子的事情却是和那个欧勋没关系。”
    清玄失魂落魄,嘴里嘟囔着“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白家每个人都有鬼,我看那个白世新也一定是知道什么,本座竟然被凡人当成傻子涮了!”小食怒极,他难得有什么正义感,想要做点什么事情,结果这白家人一个好东西都没有,气得他连“本座”都用上了。
    橙子和饺子闷声笑,小食哥哥的郁闷他们都看到了眼里,实在是太好玩了。
    左穆若有所思,“不如我们换个角度,白世燕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什么样的目的才能让一个母亲利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白世燕对肚子里孩子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
    橙子兴致勃勃凑上来,童言无忌地说了一句,“难道那欧勋出轨了?所以白世燕才想着利用孩子让他注意到自己?”橙子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若他不是一脸豆包的样子,脑袋上若是没有那个兔子帽子,倒是真有几分高深的样子。
    饺子嘴角抽搐,“橙子,你电视剧看太多了!”
    橙子反驳,“才不是,很有道理,我觉得也许是欧勋出轨了,忽略了她,她才做出这种事。”
    左穆哑然失笑,“倒不失一种思路。”
    突然左穆脑中灵光一闪,然后看向小食,慢吞吞地说道:“或许,橙子说对了,也许那白世燕真的想让欧勋在乎她――”
    橙子脸上一乐,得意洋洋,但听左穆继续说道:“不是欧勋出轨了,而是白世燕知道欧勋在做什么,所以想让欧勋看在孩子的面上就此收手。”
    无论是小食还是清玄道长又或是饺子橙子,都被左穆的假设给吓到了,如此荒唐的做法,可是被左穆这么一解释,大家却又觉得想得通。
    “中条山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时间有限,不能浪费在白家再浪费时间,我有一个法子,需要清玄你配合一下,说不定能抓住欧勋的手脖子……”左穆慢慢地说道,他真是不愿意再从白家将时间浪费下去了,和人类周旋,远要比鬼怪打斗更加费心费力,他现在对白家的事情一点都不好奇,只想事情赶紧结束,然后到除掉中条山那个作祟的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