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戏的演员也是电影熟悉的面孔,曾小凡导演的名字大家也知道,也算是看得尽兴,除了一些探班记者,围观的群众也渐渐离开了。
    所以当叶一晴的车出现在左家面馆外面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显然,一上午的拍摄,大家已经忘记了还有这么个人。
    剧组先是在荷花巷拍摄外景,冷呵呵在外面冻了三个小时,已经是冬天,可是拍摄的剧情却是春天,演员穿着并不厚的衣服,冻得鼻涕都出来了还要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
    因为没有对手戏的演员,对方只能自己对着空气比划,难免会出现感情不到位了,或者是演得不自然,被卡了好几次。
    虽然大家嘴巴上谁都没有说什么,其实内心都是责怪叶一晴的,若不是她,拍摄进度不会如此慢。
    所以在叶一晴笑容满面从保姆车里出来的时候,剧组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她,一言不发,曾导就像是没看见一样,和左穆寒暄着,左穆也见过叶一晴,彼此还说过话,无论外界怎么说,其实左穆觉得叶一晴也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罢了,她出道的太早,红的太快,如今也不过二十出头。
    曾导看都没有看叶一晴,只是对沉默下来的剧组人员说道:“怎么不说话了,咋啦?!”
    说完,自己乐呵呵地继续给左穆说话,导演都发话了,剧组人员也知道怎么做,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穿小鞋的人,于是剧组人员该干什么干什么,该说什么说什么,大家都没有搭理叶一晴的意思,好像她就是个透明人。
    红了太久,被人捧了太久的叶一晴一下子愣住了,显然她已经忘记了昔年做龙套被人奚落冷遇的时候,这位年轻的“宅男女神”直接红了眼圈。
    曾小凡对左穆慢条斯理地说道:“其实演员啊导演啊,这些都只是个职业,和你开店没有什么区别,都要按点到,我们这一行也是按小时付钱,这就是个工作,若是把这个工作赋予了别的含义,觉得自己有啥了不起,就没意思了。”
    这番话虽然是对着左穆说的,但是明显是说给叶一晴,说给在座的有别的心思的演员听的,左穆觉得曾小凡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显然这句话说得不是个场合,当下叶一晴也不一定听得进去。
    不是不一定听得进去,是肯定听不进去,因为叶一晴吧嗒吧嗒掉眼泪了,不仅哭了,而且还直接跑了出去。
    让左穆感到不可思议地是,竟然真有人跟着叶一晴跑出去了,就是跟着左穆的徐磊。
    左穆目瞪口呆看着这些变化,你徐磊不是有女朋友么,你女朋友跑出去你都不管,人家一个明星跑出去了,你安慰啥啊。
    曾小凡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的脸黑得快赶上包公了,左穆嘴角抽搐,吐出两个字:“淡定。”
    曾导气得不行,显然他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给他甩脸子,面馆里其他人大气不敢出一口,左穆无奈了,就对曾小凡说道:“没事,外面有记者,她哭是给你做宣传了,明天新闻肯定是头条。”
    曾小凡干巴巴笑了两声,但是直到晚上,剧组结束拍戏,他的表情都不太好。
    让左穆惊讶的还是第二天,第二天一早,曾小凡的保姆车里下来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女孩,左穆以前没见过。
    曾小凡乐呵呵将女孩带过来,女孩看到左穆,大约是不知道左穆的身份,不知道说什么,干脆闭上嘴巴听曾导怎么说。
    曾导就像是没有看到女孩的表情一般,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然后走到左穆身边说道,笑容满面地说道:“小穆,你平常不关注娱乐圈,不认识她很正常,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林溪,上届金鼎奖的影后。”然后曾导又笑眯眯地那个叫林溪的女孩说道,“这个是我的忘年交,叫左穆,这家面馆就是他的,年轻人里少见这么博学稳重的。”
    曾导这个夸奖就太大了,那个叫林溪的愣了一下,看左穆的眼神就变了,曾导的忘年交怎么可能只是一家面馆的小老板呢,林溪非常谦虚地对左穆说道:“您好,左先生。”
    左穆笑眯眯地说道:“你好,林小姐。”
    看到林溪,剧组就跟见了鬼一般,看样子连剧组人员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曾导就宣布答案了:“林溪小姐百忙中挤出档期,加入本剧组,担任本剧的女主角,大家欢迎。”
    剧组成员纷纷鼓掌,没有人问叶一晴怎么了,临时换女主角,换得还是影后级的人物,林溪可比叶一晴腕大多了,媒体对叶一晴的评价还是当红偶像,但是对同龄的林溪就是影后,林溪的票房号召能力远远大于叶一晴。
    只是因为叶一晴得罪了曾导,曾导就直接换了演员,叶一晴在国内也算是个腕了,说换就换了,那些不太出名的配角脸色都变了,战战兢兢,连女主都敢临阵换下来的导演,换一个配角又算什么。
    左穆不看娱乐新闻自然不知道,曾小凡临时换主演的事情在娱乐新闻到底引起了怎样的风波,第二日各大报纸电视网络头版新闻都是此时,标题一个比一个醒目,“曾导新剧换将领,金鼎影后挑大梁”、“叶一晴耍大牌曾导不买账”、“金鼎影后才德兼备力压叶一晴”……
    叶一晴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的而来,耍大牌的事情给她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曾小凡做得非常绝,他都没有动用自己的关系,只是动动嘴皮子,娱乐圈的风向就变了,以前的“清纯玉女”变成了“清纯‘欲’女”,媒体从肯定变成了嘲讽,到处都是叶一晴耍大牌,让配戏的演员和拍戏剧组在寒风中苦等三小时的新闻。
    连饺子橙子都知道这件事还指着海报对小食左穆说“这个女的耍大牌,现在都快成了臭狗屎”,由此可见叶一晴的负面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要捧红一个演员,不容易,因为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但是若是搞臭一个演员,那简直太容易了,叶一晴已经臭了。
    曾小凡的新剧在荷花巷拍了一周就转战它地,让左穆无奈地是,徐磊跟着叶一晴跑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一周时间,曾小凡没少拿着这件事打趣左穆。
    曾小凡换了影后级的演员,名气演技都没的说,新片拍摄的非常顺利,显然他已经忘记叶一晴的事情,在曾小凡心里叶一晴或许是不值一提的。
    剧组走后,左家面馆照常营业,小食知道曾小凡离开了左家面馆,为了庆祝,连着一周都没有旷工,可让一些常来的顾客惊讶坏了。
    慢慢地,左穆就不记得剧组的事情了,有的时候他会给曾导打电话,曾导也会给左穆打电话,两个人在一起谈论古典文化还有古董一类的,曾导还提出让左穆到他家去看他们家的藏品。
    此时曾导已经把左穆真正当做了朋友,而不是简单的一个长得好看的年轻人。
    让左穆没有想到,一个月后,他竟然在自家的小面馆里再次看到叶一晴,陪她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严珊珊的正牌男友,被左穆和曾小凡皆评价不适合娱乐圈的徐磊。
    ☆、霉运当头
    荷花巷原本就是一条经常出现在电视节目里,加上曾小凡的宣传,很多演员都常来荷花巷逛逛,顺带到左家面馆吃饭,左家面馆经常会出现明星排队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叶一晴最近也不算是特别红了,普通人失业可以再找一份工作干着,明星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自从年初得罪了曾小凡导演,叶一晴已经很久没有接活动了,没有人找她拍戏,代言的产品觉得她本人不保护自己的形象要和她解约,曾小凡财大气粗,赔付了违约款,但是拒绝见到她本人,她的经纪人也觉得她惹事,不愿意再她身边干下去了,公司给她换了个新的经纪人,是个新入公司的菜鸟,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为她规划,她是明星,是偶像,是宅男女神,可是现在她非常落魄,网上骂名不断,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这两个月,是她有史以来最难熬的两个月,她四处求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想起了左穆,在叶一晴看来,左穆和小食是有背景的人,要不然大导演曾小凡为什么会对他们两人说说笑笑。
    叶一晴最近常常以泪洗面,整个人都憔悴了好多,不过却没有一个人同情她,荷花巷很多游客都认出来了叶一晴,指指点点,神色非常不屑。
    这样一个人堵在自己门口,实在是很影响生意啊,左穆皱眉,这叶一晴印堂发黑,最近运气实在是不怎么好,左穆真不想沾惹上这样的人,霉运是会传染的,若不是光天化日,左穆真的非常想将这叶一晴扔出去。
    “要什么面!”耳边响起小食生硬地声音,叶一晴一愣,她刚才只看到了左穆,没有看到小食,此时小食身上穿得很普通,一身休闲装,带着套袖,就像是店员里的伙计?
    小食不是演员么,怎么……
    叶一晴有些奇怪,哪有人拍了戏还想着到面馆当伙计的。
    “哎,前面的,叫你呢,别站在这里堵着门!”门口等着排队的顾客非常不耐烦地说道。
    左穆微笑地看着徐磊和叶一晴十指紧扣的双手,徐磊似乎注意到左穆的视线,身体一僵,像要松开手,但是却顾虑着叶一晴,没有这么做。
    远处,闪光灯一闪,左穆眼神黯下来,似笑非笑地说道:“叶小姐,找个位置坐下吧,您是公众人物,被狗仔拍到了就不好了。”
    左穆说得非常不客气,叶一晴脸一红,徐磊有些茫然,他不明白左穆说什么,不过就在此时,徐磊回头了,看到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年轻人,鬼鬼祟祟地站在门口,看到徐磊看到他,脚底抹油,飞快地跑了!
    是偷拍的狗仔!徐磊就要追出去,可是叶一晴却拦住了他。
    “别管他。”叶一晴柔弱地说道。
    徐磊一愣:“可是,那是偷拍的……”
    叶一晴有些勉强地笑了:“被拍也是一件好事,只要是有点新闻……”
    徐磊一下子明白过来,叶一晴竟然利用自己炒新闻,徐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一晴,这个时候小食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喂,你到底要什么面啊!”
    徐磊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周围人皱着眉头窃窃私语的样子,徐磊长这么大没用被人这般注视过,他缩了缩脑袋,低下头,“两碗麻油面吧!”
    “麻油面,油很多么?”叶一晴为难地说道,她有些怕油多了长肉。
    小食和叶一晴拍过对手戏,此时那张海报还在墙上贴着,以前小食还没感觉叶一晴是这样惹人厌恶的女人,怎么这么一会儿,就觉得这女人这么面目可憎了呢?想着,小食转头招呼别的客人了。
    左穆有些狐疑地看了叶一晴和徐磊,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但是具体哪里,他却说不明白。
    待左穆进厨房的时候,看到饺子小小的手,端着两碗大大的面从厨房里出来,橙子对左穆勾手指,示意左穆过去,左穆走过去,只见橙子笑得异常八卦,贴在左穆耳朵上说:“穆哥,那个男生不是有女朋友么,怎么跟叶一晴混在一起了?!”
    八卦地样子让左穆手痒痒,左穆食指敲了橙子一下,白了小鬼头一眼,“人小鬼大!”
    叶一晴和一个陌生的大学生在一起吃面,很多人都忍不住好奇地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生走进店里,“老板,一碗麻辣面,多放麻油!”
    女生说完,不经意扫了一下屋子,视线就锁在了徐磊身上,“徐磊怎么是你!姗姗呢?”
    女生的嗓门很大,所有人的视线再次聚焦到徐磊身上,徐磊窘迫至极,完全不知所措,他看着女生,又看着叶一晴,显得很为难。
    “我,我姗姗今天不舒服。”徐磊随便找了个借口,不知道为什么和叶一晴在一起,他莫名有一种对不起严珊珊的感觉,可是他并没有做什么啊,徐磊也不知道自己心虚的感觉是从何而来。
    徐磊的解释让面馆里很多人嗤笑了出来,左家面馆很多都是年轻人,这种戏码实在是很老套了,小说电视里都演过。
    徐磊的回答显然不能让女生满意,女生皱起眉头,盯着叶一晴的脸,端详了半天,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她看向徐磊,非常气愤,“徐磊,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想进娱乐圈,就勾搭上叶一晴,你真不要脸,你和姗姗还没分手呢!”
    女生的指责引来面馆人更多的议论,叶一晴脸上挂不住了,因为分明有人指责她“小三”,叶一晴可不想名声再坏一点,她起身甩下一句“我不吃了”就冲出门去。
    徐磊慌忙叫了一声:“菲菲,叶菲菲!”喊着追了出去。
    “哎呦――你不长眼睛啊!”这刚出门就撞了人!
    徐磊看都不看被撞的女生,头也不回地追了出去。
    左穆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记账地小食走了过来,“啧啧,这一幕真眼熟。”
    左穆哑然失笑:“是啊。”
    小食露出讥讽地笑容:“虽然我很讨厌那个聒噪的小妮子,但是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有比小妮子更讨厌的人,而且还是两个。”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希望有一份纯粹的爱情,不掺任何杂质的,显然徐磊和叶一晴的行为恶心到了小食。
    左穆皱着眉头,看了看腕上的罗盘,就在刚才叶一晴起身的瞬间,罗盘动了,在叶一晴和徐磊出去之后,转动戛然而止,“小食,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小食挑眉问道。
    “下次,若是再遇到叶一晴或者是徐磊,你贴上去闻闻这两人的味道。”左穆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小食也皱了眉头。
    左穆脸有点沉,“刚才罗盘转动,我在想,那个叶一晴最近如此倒楣,是不是被人下咒了。”
    六点打烊之后,左家面馆关门,小食才抓住机会问明白:“你刚才为什么那样说?那个叶一晴的事情。”
    橙子和饺子对视一眼,两个人眼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兴奋,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么?
    左穆沉思,斟酌了一下,慢慢地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确定……那个叶一晴,我之前看过这人的面相,这个女人桃花极旺,虽然烂桃花也多,但是都不会影响事业,但是就在她进店的时候,我发现她的面相改了,印堂发黑,整个一个扫把星,我当时还奇怪,不过待叶一晴走后,我才意识到,是不是有人给她下了咒,如若不然,我的罗盘怎么会转动嗯。”
    “左穆哥哥,你根据叶一晴的地址追踪一下就是了,若是有人下咒,你一定会知道的。”橙子说道。
    左穆点头,当年他就是用这种方式追踪到华月茹的。
    这个时候,饺子说话了,他说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不是叶一晴,是叶菲菲。”
    “我怀疑,那个叶一晴是化名,叶菲菲才是她真正的名字!”见到大家都在盯着自己,饺子脸有点红,不过依然板着小脸,用手托着下巴,严肃地说道,“那个徐磊应该是很早就认识叶一晴的,嗯,他们之间一定有一段故事!”
    说完,饺子小脑袋点点头,煞有介事的干咳了两声。
    两大一小,三双眼睛齐刷刷望着他,饺子脸一红,“你们看着我做什么?!”
    橙子佩服地竖起大拇指,“饺子你好厉害!”
    小食也跟着打趣:“哟,很快就超越左穆了嘛――”
    饺子拼命忍着不让自己露出笑容,小脸都憋青了,左穆笑着抱起来饺子,捏了捏饺子的小脸蛋说道:“今天加餐!为饺子的发现。”
    饺子一下子破功,小脸笑成了一朵花。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的地府光芒万丈(三)
    橙子被罚了,被罚得很惨,陆判直接将橙子扔出去,发配到阎王殿,给阎王刷马桶。
    饺子求情,结果被陆判一起罚了,惩罚内容,监督橙子刷马桶。
    你们两个不是关系好么,马桶就在那里,想要偷懒没门,两个小鬼,一起刷马桶吧!
    不过那个陷害橙子的人更惨,他因为心术不正被橙子挂在地府的奈何桥上三天三夜,橙子的法术很厉害,一般鬼差无法解除禁制,能解除禁制的鬼差懒得帮忙解除。
    鬼差中出了这样的人,是整个地府公职部门的失职和耻辱。
    陆判觉得就是因为这股不正之风,导致了橙子做事不经大脑,间接性害自己生理得不到宣泄,想要报复社会的陆判下了一道命令,命所有的鬼差自我检讨,用英语,白话文,文言文各写三份不同的检讨,谁糊弄,就将谁的检讨挂在阎王殿外面,贴出来让大家看看。
    这样的惩罚措施可苦了大家,鬼差哪个朝代的都有,古代鬼差英语不好,近代的鬼差不会写文言文,怎么办呢,大家凑在一起商量,橙子和饺子的英语是鬼差中的翘楚,而两个人是最不耐烦学文言文的,读懂意思什么的还成,要让他们写,要了卿命了!
    不过橙子饺子倒是写了一手好毛笔字,让年长的鬼差很是侧目,心里高看了两人好几眼。
    因为陆判的诡异的惩罚,大家关系得到了彻底的改善,在互帮互助中慢慢建立了深刻的友情,橙子和饺子也在这次惩罚中,在地府站住了脚,大家发现虽然他们两个来头很大,但是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主,大家也很高兴,只把两个人当成小孩子。
    本来年纪也不大么!
    鬼差的生活其实很单纯,出去接活勾魂的鬼差生活还丰富点,但是绝大多数鬼差都属于蹲办公室,在地府办公,实在是无聊的很。
    饺子和橙子也属于办公一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鬼的地方就有八卦。
    都是些在地府飘荡几百年几千年碎嘴子,历史名人,神话故事,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没有他们不八卦的。
    结果某一天,橙子和饺子听到了左穆和小食的八卦。
    “嘿,你们两个不知道吧,你们的师父,就是左上仙,有个特别诡异的爱好!”一个据说是北宋初年的鬼差说道。
    他已经修成地仙,但是不愿意去人间游历也不想再进一步修成真仙,到仙界去,他本人更习惯地府,于是成了地府在人间的特派仙员。
    橙子饺子虎躯一震,瞪大眼睛,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癖好?”
    橙子饺子不约而同想到了鞭子,蜡烛,床头柱……两个人兴奋地咽口水,穆哥的八卦,太兴奋了!
    “你们穆哥爱考试!”那个老鬼差悠悠地说道。
    橙子饺子一愣,这算是什么爱好?!
    “每一百年,左上仙就喜欢化名左xx,在各地考试,一定要考进三甲,直到民国时候废弃了开科取士,再后来人间又发生了战争,七几年恢复了高考,左上仙又是第一批参加高考的……嗯,就在前几天,左上仙又去参加高考了,成绩还没出来……”
    饺子和橙子傻眼了,“穆哥品味好独特……”
    “其实左上仙忘记了,以为现代还和以前一样,考进三甲有钱赚,仅明朝左上仙靠着中第,就敛了千万两白银,啧啧啧……”
    “上仙考得不是试,是寂寞……”
    ☆、浴室事件
    左穆毕竟是普通人,想要进入警方的系统查出叶一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谈何容易,叶菲菲这个名字中国成千上万,同名者甚多,就算是叶一晴这个名字也不是独有一份。
    左穆猛然发现,自己所学的知识缺少了一个很的环节,他已经跟不上时代了,这个时代到处都用的电脑,自己却是不会!
    在左穆印象中,还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呢,一个自诩走在时代最前沿的人突然发现自己已经out很久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情,就连小食都懂得电脑的性,有的时候还会打游戏,而他左穆竟然只会开机关机,还是因为橙子饺子玩电脑的时候,围观学来的。
    不行,左穆下定决心自己要学电脑。
    找出叶菲菲的住址就交给了橙子和饺子来办,不需要具体住址,只要能找到叶菲菲所在的小区就可以。
    像叶一晴这种明星到处都在买房产,j市也是个比较大的地方,怎么应该也有一处房产吧,不过让左穆失望了,叶菲菲,也就是叶一晴在j市真的没有住的地方,她倒是在青岛有房子,据说老家是青岛的,青岛离j市千里之遥,叶一晴哪里会回去。
    就在大家一头雾水的时候,某个弹窗网页的小道消息引起了左穆的注意,就是叶一晴和徐磊在一起手牵手的照片。
    这件事说来也奇怪,叶一晴也算是个明星吧,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牵着手在大街上走,怎么会没有狗仔偷拍,可是,这件事就神奇在这个地方,叶一晴被狗仔偷拍了,但是第二天的新闻,主流媒体根本就没有她的事情,大家都在关注曾小凡新片的进展,好多媒体都在采访金鼎影后,地方电视台还提了一下,收视率高的电视台和媒体,对叶一晴只字未提,叶一晴想要炒作的目的,竟然没有达成。
    这则小道消息是那天叶一晴偷拍的后续报道,照片上叶一晴和一个男人从酒店里出来,那个男人拍的很模糊,看不出来到底是谁,但是认识的人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徐磊。
    “这个大哥哥不是姗姗姐姐的男朋友么?怎么会这样?真差劲!”橙子忍不住说道。
    小食嘲讽地笑了,摸了摸橙子的帽子,然后说道:“人总是这样,看着别人碗里的肉香,自己嘴里的倒是无味。”
    左穆倒是没有符合小食的说法,只是眼睛盯着那张弹出来的照片,然后他对小食说,“小食,过来,你看这条路像不像咱家附近。”
    左穆一番话,大家都围上来看了,果然,这条路就是万佛山附近的一条路。
    这条路是老居民区,和和左家宅院所在的万佛山路相邻,但是却属于老区,大部分住的都是还没有毕业或者是工作不算是特别好的大学生,因为这一带再往前走一段路是一个老区的工业城,虽然就要拆了,不过还在使用中。
    “这附近有什么特别豪华的酒店么?”左穆问道。
    “万佛山路有,不过都是仿古建筑,这条街,好像只有一个宜家。”小食想了想,肯定地回答,宜家是一个酒店的名字,是平民酒店,显然叶一晴这样的大明星是不会住进去的。
    “那就是了!”左穆笑了,“这个照片在误导我们,叶一晴根本就不是从酒店里出来的,是从一个住宅出来的,说不定那个住宅就是徐磊租的房子。”
    “那就是说,哥哥你可以找到叶一晴的位置了。”饺子抬起头问道。
    左穆点头,有确切地住处,一定叶一晴的所在地。
    左穆当即决定启动阵法,到了子时,阴气最盛之时,左穆摆阵,开始在老街寻找叶菲菲的踪迹,一栋房子没有,另一栋房子也没有……
    就在左穆即将失望的时候,在一个较新的房子里,左穆找到了叶一晴。
    左穆的表情有些奇特,神识传来的讯息,让左穆很像收回神识,左穆觉得,这样的行为让自己非常像个女流氓!
    橙子饺子是婴灵,左穆白真的额时候要离得远一些,免得被左穆阴阳对抗的法力所伤,但是小食不一样,小食远远超出左穆的法术,小食自己慢慢地走进左穆阵法。
    小食也坐了下去,加入寻找中,两人用神识对话。
    “你找到了没有?”小食用神识对左穆说道。
    “找,找到了……”左穆的声音有些犹豫。
    小食兴致勃勃的问道:“她在干什么,叶一晴。”
    左穆有些为难,深吸一口气说道:“洗澡……”
    小食勃然大怒,醋缸子翻了天:“还不把你的神识收回去!”
    左穆就要收回神识,但是猛然,一个画面让他不得不继续看下去,“等一下!”
    小食气愤异常,等,你竟然还要我等,你还想继续看!
    睁开眼的小食一下子从阵法里起来,然后就要揪左穆的领子将他强行从阵法里带出去,不过很快小食就发现左穆的异常,左穆闭着眼睛,紧锁着每头,表情严肃,似乎有什么发现。
    小食一下子愣住了,片刻之后,左穆睁开了眼睛,对着小食第一句话是:“叶一晴有危险!”
    叶一晴有危险,你不是说叶一晴在洗澡么,洗澡怎么会有危险?!
    小食还没有思考过来,但是身体已经听从了左穆的指使,先于理智率先变回了原型,饺子和橙子被小食身上的神光给远远扫了出去,两个豆丁滚出去摔了一个狗啃泥。
    “屁股好痛,小食哥哥在搞什么?!”橙子吐了一口嘴里的泥巴,愤愤不平地说道。
    饺子也是一身狼狈,他的修为还不如橙子,只是因为母体出生年月比较特殊,造成他的身体比较特殊,摔得轻一些,他的猫耳朵帽子都甩了出去,狼狈地拾起帽子,饺子说道:“大概是有什么发现吧!”
    饺子话落,但觉空气出现了一阵漩涡,饕餮巨大的原型,煽动双翼,飞了起来,饺子和橙子这个时候顾不得谈话,连滚带爬的往外面冲,小食就算是什么都不做,神兽的神压也能将他们捏成肉饼。
    待小食飞走之后,饺子和橙子才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劫后余生地笑了。
    浴室里面,叶一晴哼着歌,其实最近她确实心情不佳,但是洗澡是一件能让她高兴的事情,另一件高兴的事情,大概是因为徐磊吧。
    想起往事,叶一晴露出甜美的笑容,就在这个时候,花洒里面的热水突然变成了凉水,叶一晴一愣,怎么会这样,看水龙头,红色的指示牌,是热水啊,怎么会?
    “徐磊,徐磊!”关上控制器,叶一晴一边披上浴衣一边喊道。
    此时徐磊应该在客厅里看电视,徐磊租的房子并不小,但是也不是很大,按理来说不至于听不到叶一晴的声音,可是徐磊那边,叶一晴清楚的听到徐磊看电视的声音,可是徐磊就是不理睬她,她生气了,眼睛瞪得非常圆,这个徐磊,竟然看得这么入迷,一会一定要教训他!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关上的花洒突然喷出水来,浴霸的灯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叶一晴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本能感觉到害怕。
    “徐磊,徐磊!”就在叶一晴尖叫的时候,浴室里的镜子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了叶一晴身后。
    “啊!!!!!”
    叶一晴闭上眼,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
    “百鬼谙邪气,泛泛桑精,急急如火摄禁!”但听浴室里突然响起一声厉喝,但见一张燃起火焰的咒符从天而降,一个掐着手指,穿着紫色道袍头戴莲花冠的年轻人,凭空出现在浴室里。
    叶一晴惊惧中除了尖叫发不出别的声音,只见面前披头散发的女鬼沾上了燃烧的咒符,从头发燃起了火焰,火苗冲天,迅速向下窜,女鬼凄厉的声音在浴室里响起,叶一晴吓得和女鬼一起尖叫,两个声音分不清楚谁更像鬼。
    “啊啊啊啊――”叶一晴的尖叫声还在继续!
    “叶小姐,我的耳朵都快震聋了,您可以不说话的。”一个平静冰冷的声音响起。
    叶一晴的尖叫戛然而止,刚才还出现在叶一晴面前,面目狰狞的女鬼,已经化成了一滩黄水,在浴室的窗台上,穿着道袍的年轻人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他的肩膀有一只通体白毛的小狗。
    叶一晴看到此人,不禁瞪大了双眼,“你你是左穆!”
    左穆点点头,继续保持微笑:“难得叶小姐这样的大忙人会记得我的名字,我是左穆。”
    叶一晴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还穿着浴衣的事情,她忍不住伸出手,极不礼貌的指着左穆的鼻子,“你不是开面馆的么。”
    左穆点头,“很抱歉,让叶小姐感到诧异,开面馆只是个人爱好,我主要做得是捉鬼,我是一个道士。”
    叶一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