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抬头,却看到刚才还一板一眼的左穆,现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张元脸瞬间就红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挠头,嘿嘿笑了。
    作为一个本应该是无神论者的未来警察却是个标准的唯心主义,这一点大家都很奇怪,当警察的人怎么会相信鬼神之说,又怎么能拜一个道士为师呢,左穆和小食也曾经和捕快打过交道,最有名的大概就是六扇门了。
    无论上位者如何信奉鬼神,或者是追求长生不老,这些捕快们都不信,他们只相信证据。
    左穆还见过后世传的神乎其神的开封府尹包拯,说实话,传说和本人出入很大,包拯就是一个非常讲究证据的人,他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证据,他坚信证据会让死人开口说话。
    地府原本希望将这个人才留下,这样秉公办事实事求是的人,在哪里都是人才,可是包拯却不是,他死后却只是感慨,原来真的有鬼神,但对于鬼差提出的,在地府当差能够更好的发挥他的长处却不以为然,鬼差提出的长生修仙等“诱饵”也无法打动他,包拯认为就算是鬼神,能帮上百姓忙的很少,只有活人才能为百姓办实事讨公道,这番论调驳得地府众仙哑口无言,最终还是放他离开,进入轮回。
    地府没有留住包拯,并不代表大家对这个人没有印象,纵然他进入了轮回,大家依然关注他,包拯果然是个好样的,纵然投胎不做包拯,他依然做好事儿,履行着自己的信仰。
    这样的人虽然不信鬼神,但是却让左穆和小食在内的长生之人佩服不已。
    无论是六扇门还是包拯,都给左穆一种不信鬼神的印象,可是这个张元似乎和大家认知的都不一样,左穆很好奇。
    听到左穆这么问,张元笑了,他对左穆解释:“我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我似乎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总能看到一群女人在我房间里围着我哭,小时候我很害怕,家里送我到师父那里,师父帮了我,在师父那里我再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后来我到了上学的年纪,就离开了道观,我带着师父给的护身符,也这样过了一年,每年我们家都带着我换护身符,直到我十三岁生日那年,我割破了手指,血沾上了护身符,那天我再次见到了小时候的恐怖景象,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了小时候的害怕。
    我小时候师父就告诉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别笑话我胆子大,我当时就走了过去,问那些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我能帮她们什么吗,结果那些人比比划划,我也听不懂,后来我才知道她们竟然没有舌头……她们不识字,也说不清楚,我没有办法帮助她们……那个时候,我就想,若是我是个警察,就能帮助很多很多的人……”
    说到后面,张元有些不好意思了。
    若是最初是因为清玄的关系左穆愿意帮助这个叫张元的人帮他去晦气,他说到这里,左穆是真的心甘情愿帮助这个叫张元的人了。
    左穆看了看小食,小食看着张元的眼光也出现了变化,从最初的好笑,变成了稍微有些佩服。
    有梦想的人不在少数,但是愿意为梦想拼搏,并且让梦想变为现实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这个叫张元的年轻人就做到了,他考上了警察学校,以后会成为一名警察,他一定会是一名优秀的刑警,可以帮更多的人。
    诚如昔年包拯所说,所谓的鬼神,能帮百姓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寄希望于鬼神,不如自己踏实的干点什么。
    不过提到帮张元清楚周身的冤魂,左穆对冤魂的原因更感兴趣,一个从来没有做过错事的孩子,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若是他自身没有问题,那就是环境问题了。
    左穆不得不考虑另一种可能性,“我能问一下,您家里人是做什么的么?令慈,令尊。”
    张元愣了一下,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左穆这样说,就等于是在怀疑,是不是他父母做了什么,才将鬼魂召来的。
    张元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快,饶是谁,被怀疑父母,都会不高兴,脾气不好的可能会直接翻脸,他的口气变得有些生硬,“我父母都是孤儿院的老师,他们人非常好。”
    左穆在听到“孤儿院”几个字的时候眉心重重一跳,不过他很好的掩饰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很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
    张元也知道,怀疑一切,本来是警察做得事情,他未来是要做刑警的人,这样的怀疑很正常也很合理,他勉强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怀疑很合理,只是我接受起来还有些问题。”
    左穆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什么,他笑了笑,“现在还很早,晚上你再来找我吧,你跟着清玄应该懂一些的。”
    晚上午夜子时阴气最盛,那些鬼怪最猖獗,同时也是道术实施效果最好的时候。
    张元点点头,“那也好,正好我下午还有课,天师我走了。”
    左穆听到这个称呼就笑了,“不用叫我天师,你叫我前辈好了。”
    张元听后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他也觉得天师这个称呼奇奇怪怪的。
    待张元走后,左穆的刚才还笑眯眯的脸立马沉了下来,饺子和橙子原本在玩游戏,察觉到左穆周身气场不对,连忙放下游戏机,围到左穆周围。
    “穆哥――”“哥哥――”
    左穆摸了摸两个小鬼的脑袋,然后转向小食,小食若有所思,看到左穆在看他,他皱起眉头,“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什么。”
    左穆沉着脸,点点头,揉着眉心慢慢闭上眼睛,用平缓的声线说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被拔舌的女鬼,应该是孤儿院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我们的地府光芒万丈(九)
    有一件事,橙子一直耿耿于怀,明明是自己先出现的,为什么穆哥偏偏比较疼饺子。
    小时候穆哥经常抱着饺子,却很少抱着自己,他也很想让穆哥抱好不好,小食哥哥硬邦邦的,感觉十分不舒服,穆哥好啊,穆哥非常温柔,好几次饺子都被穆哥抱睡了。
    橙子怨念,为什么穆哥不抱自己,穆哥的怀抱好舒服啊。
    其实左穆也很冤枉,他只是害怕伤了豆丁橙子的的心而已,难道他能告诉橙子,我不抱你是因为你太重的关系么?
    左穆觉得自己体型还是普通人,小时候的橙子就像是一个特大号的橙子,实在是太重了有木有啊。
    所以左穆果断抱饺子,饺子从小身体偏瘦,不过身上的肉却不少,很q很软很小,带着猫耳朵帽子,很萌啊。
    虽然橙子的兔耳朵也很萌,但是肉球实在是太圆了。
    长大以后的橙子也不是那种瘦的,饺子见风长,十六岁的饺子,已经像是小大人一般,橙子虽然也长,但是脸上却还有婴儿肥,看起来比饺子还要小一点,明明饺子比橙子大的。
    以至于相当一段时间,大家都会认为饺子是哥哥,橙子是弟弟。
    饺子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对橙子起得心思,他们两个人从小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后来自己连跳两级,和橙子在一起上学,他们几乎是形影不离。
    饺子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喜欢上橙子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哥哥左穆,左穆和小食真的影响了他的三观啊。
    有件事橙子永远不知道,是他主动提出来要离开的,顺便还让哥哥和小食哥哥将橙子踢了出来。
    不是说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才好下手么?果然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橙子更依赖自己了,橙子是那种大喇喇,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人,饺子却是心里办事儿的,在他确定自己心思之后,果断决定要对橙子下手。
    计划第一步,饺子决定试探橙子的性别,若是橙子喜欢女生,饺子决定将自己的性取向永远隐藏起来,默默祝福橙子。
    饺子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放碟片,av一套,gv一套,看橙子对哪个比较感兴趣。
    让饺子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橙子都看了,不过都看了一会儿就关上了。
    为啥啊,饺子不禁问道。
    橙子撇撇嘴,说,他们太丑了,男的女的都丑。
    于是计划第一步失败。
    计划第二步,给橙子介绍男朋友,女朋友,看看橙子对哪个比较感兴趣。
    饺子招呼了若干男鬼女鬼,一起开茶话会,茶话会很成功,不过饺子却依然没有试探出橙子的性取向。
    因为橙子吃得太多,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终于,饺子忍无可忍,打算亲自上阵,于是他洗完澡,只那块毛巾简单盖住重要部位就走出来了,他在家里走来走去,观察橙子的反应。
    答案是欣喜的,橙子直了。
    果然,橙子是喜欢他的,可是这个笨蛋没有意识到。
    怎么让橙子这个呆瓜开窍呢,饺子又试了好几种方法,接连宣告失败后,饺子怒了,他在橙子的饮料里下了春药。
    万事俱备,意外还是发生了,原本给的饮料,怎么成了自己的了?
    欲火攻心的饺子百思不得其解。
    答案很快揭晓,橙子怪笑地走来了,他用法术变出绳子缠住了饺子,洋洋得意地说道:“我早就发现你下药了,饺子,告诉你,劳资是要当攻的!”
    橙子脱下裤子,露出肉嘟嘟颤巍巍的小胖鸟。
    橙子实在是太得意了,手都有点哆嗦,无视饺子杀人的目光,橙子扒掉了饺子的裤子,然后,愣住了……
    继而橙子愤恨咬牙,真不公平,这家伙开外挂,为什么都是亚洲黄种人,这家伙鸟比自己鸟大!
    不过橙子很快又得意的笑了,你鸟大有什么用,你还是个受,乖乖平躺被我压吧!哈哈哈哈!
    “橙子,我建议你松开我!”耳边响起饺子阴测测的声音。
    橙子向天翻了个白眼,撅起了嘴巴,“你当我傻子啊,给你松绑,你会乖乖躺下让我压?”
    饺子被春药熏得双眼通红,他咬着牙,满眼都是危险的光芒,他咬牙说道:“你真不给我松开?”
    橙子乐了,他抱起绑得跟人肉粽子一样的饺子,摸了摸饺子的下巴,就跟采花贼一般怪笑,“小美人,你就从了我吧,爷会好好――”
    “轰――”一声,一团白色光团炸开,尘土飞扬,硝烟弥漫。
    橙子被气流轰到墙角,他不顾自己光着屁股,大叫道:“饺子!!!”
    声音撕心裂肺,心是前所未有的慌乱。
    还不等他爬起来,从烟雾中走出一个人,光溜溜,昂首的大鸟耸立,饺子冷笑着,一步步走过来,他的嘴角还有强行破了禁制留下的血迹,“橙子,你胆子肥了,是不是?”
    橙子瞪大眼睛,饺子竟然强行冲破了他的禁制,这家伙……
    橙子脑子一片混乱,走神的这么一会儿功夫,饺子已经走到了橙子面前,居高临下俯视橙子。
    结实的腹肌让橙子连忙捂住鼻子。
    橙子从来没有发现饺子力气竟然这么大,他直接将自己提溜了起来,卡在怀抱里,怒火燃烧的眼神让橙子彻底慌了神。
    “饺子,饺子你饶了――唔――”还未说出的话被永远堵在了嘴巴里。
    圈叉圈叉再圈叉。
    橙子虚弱地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饺子,你饶了我吧……不要了,唔……”
    回应他的是更加凶猛挺进。
    地府特效春药时间很持久,一天,两天,三天……
    “饺子,你都出来了,我们别做了。”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啊,混蛋,你竟然将咒语用在这个地方!”
    “哥哥说过要活学活用,亲爱的橙子,我们继续,有这个恢复体力的咒语,我们还可以做很久。”
    地府孟婆茶汤馆,地府一群鬼差在唠嗑――
    “孟婆,你把春药给饺子了?”
    “给啦!”
    “那你为什么又把饺子的行为告诉橙子?还有还有,你为啥又要将橙子已经知道的事情告诉饺子!?”
    “对啊对啊,孟婆,你这不是折腾么?”
    “切,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懂什么,这叫情趣,这叫情趣!”
    “啥情趣啊,这不是折腾人么?”
    “老娘愿意,不服怎么地,看我狼牙棒!”
    “哎呦妈来,孟婆恼羞成怒啦,快跑!”
    地府篇完
    ☆、驱邪阵法
    张元到底是清玄教出来的弟子,非常懂得时间,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他就来了。
    左穆和小食非常欣赏他一点,就是很懂礼貌,依然是先让酒店前台小姐给左穆打电话,得到容许,才进房间。
    让张元诧异的是,他们正在吃饭。
    原本只有几十个平方米的酒店房间,此时看上去像是一百多平米的大间,大理石地板上长出了葱郁的青草,上面铺着一块方布,布上放着各种精致的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菜肴和点心。
    张元猛地吞咽口水,这真是太享受了,太刺激了,他原本是吃过晚饭过来的,这一会儿又饿了。
    左穆招呼张元,“若是饿了就坐下来吃点吧,不过别吃太多。”
    张元本想摇头,但是美食的诱惑让张元实在是没忍住,他坐了下来,橙子和饺子两个人大吃特吃,趁着小食在看张元的时候,忙把点心和菜扒拉到自己碗里,要不然一会儿就没得吃了。
    小食似笑非笑看着张元,“你这警察当得不够格啊,这么点小小的诱惑就受不了了。”
    张元一听小食这么说,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支撑着身体要起来,不过他刚要起就被左穆拦住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赶紧坐下,他和你说笑呢。”
    张元这个时候已经知道曾师叔祖身边的这个年轻人是谁了,师父曾经给他说过,曾师叔祖身边有个高人,非常厉害,他原本没反应过来,但是路上就明白了,既然曾师叔祖都不老,那么曾师叔祖的朋友肯定也不是老人家,那么那两个孩子说不定也是得道高人,张元不敢造次。
    回到学校张元还给清玄老道打了一个电话,清玄叮嘱他多在左穆身边学习,左穆指头缝里露点东西,就够他受用无穷的。
    张元这个人,虽然脑筋不怎么样,但是心底淳朴,非常听话,他知道左穆很厉害,但是这样的厉害,不足以让他敬重,因为左穆的外貌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但是清玄师父却是他敬畏的人,所以清玄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张元的父母得知他师父给他找了一个高人作法去晦气,原本决定从老家坐火车赶过来,不过让他制止了,虽然清玄道长说左穆比他本事大,但是没有亲眼见过,张元还是不敢相信,不过现在张元却有点信了,因为张元从来没有见过师父将普通的房间变得这么大,也没有见过师父可以让大理石长出青草。
    “那个,前辈,我需要给你送点什么么……”张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原本父母想着从老家过来给左穆送点礼,现在张元觉得人家前辈给自己驱鬼,自己不送点什么太那个了。
    左穆挑眉,这孩子话说完,左穆就发现了,这不仅是个实诚孩子,还是个缺心眼儿的孩子。
    橙子忍不住了,他一边咬着点心,一边说道:“那个张元哥哥你觉得我师父缺什么么?”
    张元哑然,他不知道!他呆呆傻傻看着左穆和小食,希望面前的两位前辈能告诉他,他们缺什么。
    小食实在是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左上仙,你徒孙从哪里弄过来的宝贝,太哏了!”
    左穆也是无奈,“你这孩子竟然当真了,我还稀罕你那点东西,快点吃饭吧,吃完了,收拾收拾,我给你做法去晦气。”
    左穆没说的是,不知道去晦气之后你脑子可不可以聪明点。
    张元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看外貌只是一块普通的,外形非常像是月饼的小饼,但是味道非常好,张元学校有几个是当官的孩子,他们经常说特供点心,张元没有吃过什么特供食物,但是觉得这点心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又尝了别的,真是样样都好吃。
    左穆有欲言又止,不过他被坏心眼儿的小食给制止住了,吃上瘾的张元显然忘记了左穆之前说,让他少吃点的话。
    张元吃得很撑,吃饱之后他摸着肚子,“前辈,你这吃得从哪里买的,我也去买去。”
    “这是师父做的。”一直没有说话的饺子说道,他很认真的解决碗里的蟹肉小笼包,吃饭的饺子和学习的饺子,根本就没有区别。
    这孩子的师父是……
    张元目瞪口呆地看向左穆,他觉得脖子有点拧。
    左穆倒是很淡定,“求仙问道,药理,本来就是必修的课程,食药不分家。”
    小食听到左穆这话,忍不住咧嘴笑了,左穆在修行上天赋不错,但是在做饭上天赋更高,他最初见到左穆的时候,左上仙可是一心想要去御膳房当厨子。
    似乎是为了刺激张元,橙子补充的说道:“师父很厉害,做饭做衣做家务,样样都通!”
    左穆嘴角抽搐,他瞟了一眼橙子,见橙子一脸炫耀的样子,左穆觉得牙疼,一个大老爷们被人夸喜欢做饭做衣做家务,这个橙子……
    左穆有点手痒了。
    张元觉得,经过这顿饭,自己对这位前辈似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似乎有本事的人,脾气都是很好很好,在什么领域都非常强大,自己这个前辈竟然是个全才,什么都会,虽然最开始做饭做衣做家务雷了他一下,但是这位前辈并没有露出什么羞愧或者是尴尬的样子,就冲这份淡定,就很了不起。
    国人自古都是喜欢在餐座上交流感情的,张元和清玄外貌差距太大,虽然知道和左穆小食等人差距更大,可是张元内心却忍不住将他们当做同龄人,很有本事的同龄人,忍不住虚心交流。
    左穆一张符纸,所有的东西就消失了,包括青草和方布,还有那些美食,张元啧啧称奇,心想《哈利?波特》算什么,前辈这个才是真厉害,比魔法还要神奇。
    吃过饭,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十点左穆开始摆阵,张元很认真的学习,左穆似乎是有意指导,每一步,都说出来了意图和作用,饺子和橙子不住点头,张元很多都听不懂,但是他很努力,他拿了一支笔,将左穆说的话记了下来,左穆点头,心里觉得张元这个小孩很好。
    渐渐地,房间布满了蜡烛和红线,每根红线上都系着铃铛或者是五帝钱一类的,每个位置都非常有讲究。
    阵法摆完了,左穆看了一下手上的罗盘腕表,指针现实的是,十一点,子时到了。
    “我们开始吧。”左穆对张元说道,他手指指着阵法中央,“你进来,在我旁边坐好。”
    张元点点头,严肃地左穆让他有种压力感,这一刻,他真正相信眼前的人,是真正的高人,这种压力感,让他想到了很久以前去一个道观里玩,道观里高高在上的太上老君雕像。
    张元自己也说不好,为什么他会觉得前辈像雕像。
    接下来,让他惊诧的一幕发生了,原本穿着休闲服的左穆,突然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右臂放在胸前念咒,一阵金光,左穆自身发生了变化,原本短发渐渐变长,挽成一个发髻,他的发型似乎也变了,头上出现了莲花冠,原本的休闲服也变成了紫色的道袍,上面绣着花样繁琐的图腾,脚上的运动鞋也变成了云靴。
    仅仅是一身衣服,竟然可以让人产生这样大的变化,原本看上去平易近人左穆突然变得高高在上了,张元仰视地看着左穆,若不是得到叮嘱,这一刻他非常像对左穆跪下来,就像是小时候祭拜一样。
    长生不老,青春永驻,莫非左穆是神仙!!!
    张元非常激动,为自己的猜测,他是信鬼神的,这世上有鬼就有神,莫非左穆就是神仙!
    张元的表情变了又变,他非常想问左穆,自己还能修仙呢,男生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特别厉害,除暴安良,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左穆简直就是张元的偶像。
    这个时候,张元听到左穆冰冷严肃地说道:“闭眼,坐稳。”
    张元不敢动,老老实实地坐着。
    这个时候酒店的灯骤然灭了,整个房间变得漆黑一片,张元正在诧异,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所有的蜡烛突然亮了起来。
    蜡烛将阵外的小食等人和阵里的左穆张元,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出!”但听左穆一声喝,金光一闪,左穆手中凭空多出一把桃木剑。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从左穆身体里出现了一拍黄色的符纸,符纸像是有生命一般,飞向阵法周围的红绳,只听“叮铃铃铃”,红线发出了颤抖,红线上的铃铛开始作响。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一声接着一声,声音交错,满屋子都是铃铛的声音。
    开始张元没有感觉,后来这铃铛声让张元越来越感觉到心烦意乱,却听耳边想起左穆的声音,“不要动,坐稳!”
    张元大吃一惊,前辈明明是在念咒语,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说话,不过张元确定那确实是左穆的声音,他不敢动,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静心等待。
    慢慢地,张元觉得这声音变远了,好像从很远地地方传来,一切声音都模糊了,好像只有自己和嘴巴一开一合的左穆。
    一阵风突然吹过,张元觉得很冷。
    突然他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似乎记得,这房间的门窗都是关好的,怎么会进来风,打了一个冷战,张元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左穆平静的双眼,四周似乎是很安静,幽幽烛光,四周黑漆漆的,冷风飕飕过,张元心都忍不住缩了起来。
    “闭眼,不要看!”耳边再次响起左穆的厉声警告,但是这一次,左穆提醒晚了,已经来不及了,张元转过了头。
    于是他看到了此生都不会忘记的景象――
    一群清秀的少女围着红绳,她们裂开嘴露出幸福的笑容,突然少女的舌头掉了下来,滚落了一边,继而眼睛手指开始掉落,她们的身体慢慢腐烂,长出了蛆虫,蛆虫在她们身上钻来钻去,她们依然在笑。
    不知为何,一瞬间,张元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左穆会对自己说“不要吃太多”,张元觉得胃里翻腾,刚才吃得东西不断往上涌,“呕”一声,张阳捂着胸口,秽物从他的嘴巴里鼻子里喷了出来,眼睛忍不住冒出泪,嘴巴里鼻子里都是酸味。
    秽物溢开,慢慢从阵内流向阵外,张阳看到好多蛆虫爬向秽物,很快秽物一扫而空,那些蛆虫吃得有一根手指那么大,张元捂着嘴巴,他有想吐了。
    ☆、秋水伊人
    阵外看不到阵里的人看到的景象,橙子和饺子只能看到那张元突然吐了,两个人都非常奇怪,张元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吐了出来。
    橙子忍不住拉了拉小食的袖子,“小食哥哥,那张元到底看到了什么啊。”
    “那些女鬼生前尸解的过程而已。”小食摸了摸橙子的脑袋,说道。
    饺子抬头,“那我们能看到么?”
    小食挑眉,看着跃跃欲试的饺子和橙子,“你们想看。”
    橙子和饺子对视一眼,然后猛个点头,他们也想知道张元遇到的女鬼到底生前有何种遭遇。
    小食眯起了眼睛,“你们可不要后悔。”
    饺子和橙子心里不约而同升起了一种不祥感,他们已经后悔了,不过看到小食一副“你们是小孩子”的样子,两个人又将反驳的话咽了下去,只是看看,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小食嘴角露出一丝怪笑,然后施展法术,只见侧面的墙上突然多出了影像,就像是电影一般,饺子和橙子登时变了脸,因为影像播放的真是刚才张元看到的景象。
    “呕!”“好恶心!呕――”
    小食饶有兴致看两个小鬼变脸,他们和张元反应一样,之前的宵夜全部吐了出来。
    真是恶心死鬼了!
    饺子和橙子一边吐,一边瞪着小食,他们看到对方的嘴里吐出的秽物,又吐了起来,小食看得开心极了,让你们两个小鬼跟我争东西吃。
    此时阵内的左穆也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刚才重复了这些少女生前死去的景象,却不曾想到竟然这般可怖,这些少女竟然是被人活活折磨死的,左穆气愤难当,朗朗乾坤,竟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可恶。
    左穆看到了那些女鬼,那些女鬼自然也看到了左穆,纵然左穆不曾自报家门,那些女鬼也知道这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让张元和左穆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不断重复着死亡过程的女鬼突然齐齐跪在地上,他们围在阵法外围给左穆不断磕头,有的女鬼甚至留下了血泪,那些血泪汇成小溪,在阵法外围。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觉得非常恶心的张元突然感觉到了深深的悲哀,他也是道家弟子,自然知道正常死亡的人应该投入轮回,喝了孟婆汤后,前世尽忘重新开始,但是冤死的人却不能投胎,因为他们在人间有未了结的心愿。
    死不瞑目。
    张元看着这些女鬼从妙龄少女慢慢腐烂,舌头,手指不断地掉落,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这么残忍,要做这种事情。
    此时张元无比愤恨自己只是一个警察学院的学生,而不是一个真正的警察,他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一定会还给这些少女一个公道!
    左穆看着愤怒的张元,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随即他看向这些惨不忍睹的少女,闭上了眼睛,两手勾指做上清双诀,“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左穆反复念着解冤咒消除那些女鬼周身戾气,让张元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随着左穆的咒语,那些女鬼竟然停止了变化渐渐恢复了本来的样子,惊讶的不仅是张元,还有那些女鬼,那些女鬼纷纷看着对方,惊诧地彼此又搂又抱。
    去处了怨气的女鬼,就可以去地府投胎了,可是短暂的喜悦过后,那些女鬼依然跪在阵法外面不肯离去,她们对着左穆,一下一下给左穆磕头。
    “你们和他可有关系?”左穆指着张元,对那些女鬼说。
    众女鬼摇头。
    “你们缠着他,是想让他帮忙?”左穆又问道。
    这一次女鬼们点头。
    左穆声音平静,表情肃然,“我会帮你们查明真相,还你们一个公道。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错事就要受到惩罚,那人逃不过去的。”
    女鬼们听了左穆这样说,喜极而涕,两行血泪让人看着心酸。
    她们身体渐渐变淡,变透明,但是姿势却不曾改变,依然跪在地上,左穆微叹,“投胎去吧。”
    众女鬼听后点头,似乎是最后一次给左穆磕头,然后化为一缕青烟,向地下钻去。
    随着他们的离去,铃铛声音消失,房间静谧,只能听到呼吸声,左穆收起了桃木剑,从道袍恢复了休闲装的样子,下一秒,灯亮了,祭台,红绳,铃铛还有五帝钱,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不过……
    “张元哥哥,你吐得秽物还在,记得打扫房间!”橙子睁得大大地眼睛看着坐在地上的张元。
    张元此时衣服上,鞋子上都是秽物,散发着一股酸味,狼狈极了。
    因为小食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心里都不太好受,橙子的话倒是驱散了房间里隐瞒的气息,只是左穆终究不能笑出来,他一挥手,地上的秽物就消失了。
    张元看着左穆神奇的法术,若是寻常,他一定会忍不住追问左穆是怎么做到的,可是眼下……任谁看到那样的画面,都无法像个正常人一般谈笑风生。
    纵然张元是个大男人,又是道家弟子,恐怕都吓得很厉害,已经这般晚了,左穆看了看时间,子时已过,现在是丑时,左穆起身对仍然怔愣的张元说道:“已经这个点了,你别回去了,我给你开个房间,今天你就从这里睡吧。”
    左穆话说完,小食就给前台打了电话,让前台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