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查,是中央派人亲自调查,凡是涉案人员无论职称,都要停职接受调查,最先落马的就是和福利院息息相关的民政部门,接着和天北市福利院的友好医院,天北市各大福利机构也纷纷落马……
    法院,检察院,工商局,民政局,反贪局,派出所,侦察大队……
    涉案人员竟然达到一千多人,大大小小官员不下数百人。
    天北市地下黑市轰然倒塌,那些曾经在天北市福利院饱受折磨的孩子们和老人,并没有换新的地方,天北市福利院也没有得到查封,福利院的新院长姓张已经退休,他是第一个站出来愿意诉说天北市福利院黑幕的老教师,大家相信这个一次次被迫害一次次反抗,却最终失望妥协的老教师会善待那些老人和孩子,福利院神秘的地下室三层成了博物馆,所有的房间都有一个“警”字,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参观,从社会名流到贩夫走卒,每一个人都是监督者,天北市新政府愿意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
    乌云散去,天北市的阳光依然灿烂。
    苏局长有些奇怪,去了一趟天北市,怎么孙女领来了一个不是左穆的小伙儿子,张元虽然也挺不错的,但是依照孙局长的眼光,照比左穆还是差了那么一截,不过也罢了,毕竟人家孙女喜欢,而且苏家不需要靠着孙女的幸福为家里提高荣耀,虽然张元家世普通,但是对苏樱好他们就不会反对。
    回到首都,左穆和小食告别曾小凡,说已经离开太久了,几个人打算回j市,曾小凡的好友捶胸顿足,苏家的孙女已经出局了,但是他们还有孙女还有女儿啊,怎么这人说着说着就要走了呢。
    希尔顿酒店,苏樱看着左穆和小食,虽然她已经知道左穆不是普通人了,也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但是到底有些放不下,有些事情,还需要时间还冲刷。
    苏樱看着左穆,一见钟情,在现代实在是有些可笑,但是她就是那么喜欢上了,事实证明,她的眼光还是很好很好的,这人是凤,可是自己却不是凰。
    “天上有仙女么?”苏樱咬着下唇问道。
    左穆笑了,“有的。”
    “那漂亮么?”苏樱又问道。
    这一次左穆犹豫了,他迟疑地说:“我没注意。”
    苏樱有些不死心,她抬起头,有些倔强地问道:“我好看么?”苏樱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挺有信心的,若是左穆说“没注意”,她就让左穆注意注意,若是左穆说“好看”,她就问左穆“好看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苏樱没有想到,她脑子中两个假设都不存在,因为左穆说:“不好看。”
    苏樱一下子傻了眼,左穆又补充了一句,“我有喜欢的人,在我心里他最好看,没有人超过他,当然,他本人却确实很好看。”似乎是怕苏樱想不开,左穆抄着口袋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要想不开,真的,我觉得你不好看,有人觉得你好看,不要因为我的看法而自卑,觉得自己丑,那样我会愧疚的……”
    “噗――”
    左穆身后的饺子橙子笑成了一团,小食也抄着口袋,似笑非笑地看着左穆,很好,他很满意他的回答,本座当然是乾坤三界最好看最好看的,算你有眼光。
    张元有些尴尬,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要尴尬什么,苏樱看着极为认真的左穆,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也许自己喜欢上的,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左穆。
    顿了好长一会儿,苏樱也笑了,她三蹦两跳到了张元面前,牵起张元的手,张元没有想到苏樱会这么主动,一下子红了脸,苏樱看着左穆,就像是得到了全世界的女王,她扬起下巴,骄傲地说道:“不用你觉得我好看,有他觉得我好看就可以了!”
    说着她转过头,笑语盈盈看着张元,“我好看么?”
    张元呆呆傻傻,怔怔地看着苏樱,仿佛全世界只有苏樱,他点点头,“好看。”
    苏樱被张元直白的目光弄了一个大红脸。
    左穆回头看了看小食,这里好像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了。
    张元和苏樱两个人对视,连左穆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两人也不知道,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拨人已经不再了这里,张元和苏樱连忙问几个人的退房情况,哪知道酒店的前台小姐告知,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做左穆的客人住过九点。
    苏樱回到家旁敲侧击的问,她爷爷好似全然忘记一个叫左穆的人,就连爷爷的好友曾小凡也不记得左穆什么时候来过北京。
    苏樱和张元这才反应过来,左穆可能用了什么办法,将他们的记忆都拿走了,苏樱和张元决定将左穆小食他们的身份烂在肚子里,等到老了的时候再拿出来回忆。
    回到j市,左家面馆重新开张,美食论坛上率先贴出了这个消息,想吃面的顾客闻风赶来,络绎不绝,不到一天,又在门口排起了长队。
    这次在北京逗留的时间很长,荷花巷好似休整了一番,有个别店换了新的店长,错对着面馆的一家鲁绣店因为店主经营不善和租金到期,又拿不出钱续交租金,没有办法将极佳的店铺位置转让给了别人,荷花巷并不缺鲁绣,少了他一家也没有什么,接手店铺的老板将店里所有的绣品低价卖出去,然后重新装修,是一家玩具店,古色古香的装横,很有韵味,店长是一个穿汉服,留长发,看上去有些病态虚弱的年轻人,店里里面卖的是中国传统特色玩具,九连环,布偶,皮影……各种各样,名目繁多,让人眼花缭乱。
    和左穆相熟的老店长笑着说,左穆再不来,这荷花巷最帅的店长头衔就要让人喽。
    小食“哼”了一声,“有我帅么?”
    老店长哑然,上上下下端详了一会,摇头,“还真没你好看。”
    小食说:“那不就得了,全天下,我最帅!”
    老店长将小食的行为当做耍宝,呵呵笑了起来,左穆也是忍俊不禁。
    这世间因为有太多阳光,所以阳光的背后就会滋生黑暗,不能因为黑暗而否决了阳光的存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坏事或许当时不会被抓到,但是一时不代表一世,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日子,还要继续,生活还要继续,有阳光就注定会有黑暗,也许生活有很多不美好,但是请相信,就是漫漫长夜也会有星辰陪你走过
    本卷完
    最终话:人间正道是沧桑
    ☆、穿汉服的男人
    “饺子,你到底行不行啊!”
    左家宅院,橙子和饺子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左穆挑眉,第一次哦,两个小鬼没有跑过来问今天吃什么,而是做自己的事情,拿着炒勺的左穆有些好奇地走过去。
    “你们在玩什么?”
    集中精力的饺子和橙子没有注意左穆,乍听到声音,两个豆丁吓了一跳。
    “穆哥!”“哥哥!”
    两个小鬼同时抚摸着胸口,这个时候饺子手中的东西也暴露了,是一个制作的非常精美的铜制九连环。
    左穆一愣,继而有些怀念,“是这个啊。”
    橙子眼睛亮了,饺子将手上的九连环递给左穆,“哥哥,你会解开么?”
    饺子和橙子两个小孩子虽然不笨,但是解这个还是有些费力,两个人半天才解开三个环,吭哧吭哧的,橙子一个没有解出来,全是饺子解出来的。
    左穆笑了,拿着九连环,有些怀念地说道:“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个了啊,我还以为现在没有人玩这个了呢。”
    饺子和橙子不禁好奇地抬头。“穆哥,你们那个时候没有变形金刚没有游戏机,就玩这个么?”橙子忍不住问道。
    左穆十指麻利地解着九连环,但见那些铜环和棍子飞快的拆分,左穆一边拆一边说道:“不仅是这个,我以前也经常解孔明锁,还有拼七巧板,还有一种玩具叫华容道。”
    “哎,好像那个纪香哥哥那里都有啊,是不是啊,饺子!”橙子拍拍饺子说道。
    饺子点头,“嗯,对面的‘怀香阁’里好像这些都有。”
    “‘怀香阁’?”左穆想了想,“是新开的那家玩具店?装修很古朴的那个?”
    饺子和橙子点头,“是啊是啊,‘怀香阁’店主是纪香哥哥,这个九连环就是他给我们的,他说,若是我们今天晚上能解开,他就送给我们一套木偶,很漂亮的,是那种提线木偶,纪香哥哥可厉害了!”
    左穆默不作声地伸出手,九只铜环静静地躺在他的手里,饺子和橙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哇!”
    两个小鬼忍不住惊呼,似乎在确认什么,两个小鬼从左穆手中拿走铜环,仔细对着灯光看,还闻闻味道,橙子忍不住说道:“穆哥,你不会用法术解开的吧。”
    左穆忍不住使劲儿揉了一下橙子的脑袋,“我还用得着骗你们两个小鬼么,拿去换木偶去吧。”
    饺子橙子对视,饺子有些迟疑,“这个不是我们解开的,纪香哥哥会愿意么……”
    橙子一挥手,满不在乎地说道:“那就让纪香哥哥把木偶送给穆哥好了,我看纪香哥哥没有穆哥熟练哎!”
    左穆抄着口袋,微笑地看着两个小鬼头,也许他们自己没有发现,纪香哥哥在他们嘴里出现的频率,已经远远超过了平时他们提到自己和小食的频率。
    纪香么?
    吃过晚饭,两个小鬼还在想着木偶的事情,两个小鬼以为自己说得声音很小,事实上他们的话一字不差的落在了左穆耳朵里,竟然不是功课也不是法术,而是“怀香阁”的那些玩具,木偶,皮影,九连环……有的玩具因为太古老,连左穆都没有什么印象了。
    晚上,两个小鬼被左穆打发去睡觉,小食洗完澡,看到已经擦干净头发穿着浴袍在床上低头玩着什么的左穆。
    小食有些好奇地走过去,“你做干什么呢。”
    走近一看,竟然是九连环。
    这个九连环显然不是橙子和饺子玩得那个,左穆受伤拿着的九连环是银制的,每一个银环上都刻着蝙蝠雕花,用来拆解环体的银条上同样刻着繁琐葫芦花纹,银棒顶端还有一个寿字,这是一个典型的“福禄寿”九连环,别说是现代,就是古代也不常见,属于有钱人用来收藏的玩意。
    小食乐了,“你怎么找出来这个东西了?这都多久前的玩意了。”
    左穆笑了,有些感概地说道:“今天我看到饺子和橙子在玩这个,突然想起来了,真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又流行了这个东西。”
    小食有些疑惑,“他们从哪里搞来的?我不记得你给他们买过这玩意。”
    “是咱家面馆隔壁,那个‘怀香阁’有印象没,就是取代鲁绣店的那家玩具店,好像店长喜欢穿儒袍。”左穆说道。
    小食嗤笑,“我有点印象,那个病怏怏的书呆子男人?他好像给我打过招呼,不过我没有理他。”
    左穆皱起眉头,“是么,他有主动和你说过话?”未说出口的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小食有些不耐烦了,“我们为什么一直在谈论别的事情,亲爱的左上仙我们应该做一点我们自己的事情。”
    小食打断了左穆的思考,还不等左穆说什么,小食的手已经解开了他的浴袍,手指揉捏着左穆胸前的红樱,左穆开始粗喘,手也忍不住攀附在小食肩膀上……
    夜,还很长。
    第二天左穆腰酸背痛的起来,同样是男人,每次做完那种事情,自己疼的不像话,需要咒符和法术才能消除疼痛感,而小食却神清气爽的不行,若不是身体没有任何异常,左穆几乎怀疑,自己被“采阳”了。
    小食满足地眯着眼睛,扑上来对着左穆的脸又是一阵乱啃,漫长的岁月,小食都没有改掉他这个坏习惯,喜欢用舌头给人洗脸,左穆有些无奈,他恶意的揣测,这是兽的天性,别管是地上的还是天上的,又或者是,只有他是这样子?
    左穆挑眉,看着兀自高兴的小食,忍不住想,一定是这家伙吃太多,所以没有进化好。
    刷牙,洗脸,左穆和小食互相整理衣服,酸的橙子和饺子不行,这两个化石婚的老男人,竟然腻歪了近千年还没有恶心对方。
    这两个人的爱好真是单一执着的可怕!
    穆哥还好,主要是小食哥哥……
    橙子看到小食哥哥伸出他的舌头在穆哥漂亮干净的耳垂上吸来吸去,忍不住鸡皮疙瘩落一地,唉唉唉,这里有未成年,你们收敛一点。
    撇嘴,橙子看到了眼睛一眨不眨,目不斜视专心致志穿鞋的饺子,忍不住佩服了,饺子比自己还小吧,这份淡定劲儿,真不是盖得!
    作为哥哥,自己要给饺子弟弟树立榜样!橙子握着自己胖胖的拳头,暗自下决心。
    橙子当然不知道,穿鞋的饺子从头至尾,眼神都没有放在鞋上,他只是看上去比较专心,事实上他一直在看左穆和小食,并且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
    哥哥一会儿,要不要洗耳朵啊!
    饺子比橙子年纪小,上学的时间自然就推移了一些,眼下,饺子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左穆有让清玄跑腿,将饺子也安排在橙子所在的学校里,两个人一起上学,这样就可以照应一下,而面馆又成了左穆和小食两个人。小食也知道,左穆有的时候一个人忙不过来,他最近倒是很自觉的帮着左穆,也许是“吃”得好,生理和心理得到了双重满足,小食看起来颇有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感觉,连笑容都比平日多了一些,来客们纷纷疑惑,这小食是不是拾到金子了,不大爷的小食,真让人不习惯!
    只有小食和左穆两个人,虽然忙了那么一些,但是不至于到手忙脚乱的地步,只是两个人一直都没有闲下来就是了,好不容易到了四点半,橙子饺子两个人双双放学,忙得不可开交的左穆小食两人才有机会空余下来,喘口气。
    五点多的时候,不仅是饭点,而且因为左家面馆还有一个小时打烊,客源骤然多了起来,每到饭点都是如此,客人自觉排队,因为有橙子饺子帮忙,左穆也有了一点偷懒的机会,不用跑出去招呼客人,只要呆在厨房里就可以了。
    就在这个时候,店外传来了惊呼声,很多客人抽气,继而啧啧称赞,左穆有些惊讶,好奇地走出去,走出厨房,左穆看到了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年,二十左右,留着长发,穿着古代的汉服,来人很白,不同于小食肤色天生白皙,而是一种常年不见阳光产生的病态白,青年的嘴唇是紫的,下眼皮有着淡淡地青色眼圈,虽然不是非常健康,但是不得不说,青年样貌还是不错的,不同于小食的张扬肆意,也不同于左穆的内敛亲和,是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疼心碎,忍不住难过的男生。
    荷花巷贴吧的网民说,这是一个比花泽类还要让人心疼的花样少年。
    可惜了,不看漫画不看电视剧的左穆不知道花泽类是谁,不过他倒是清楚一件事情,从这个男人散发的感觉和印堂的面相来看,这个男人不久于人世。
    他确确实实病了,而且是现代人比较熟悉的绝症,血癌,俗称白血病。
    这个就是纪香?
    左穆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身体竟然还能出来开店,难道不应该去医院打针吃药么?
    不过来者是客,左穆不可能将人赶入医院,更不可能对一个陌生人建议你该住院去了,左穆只是微微叹气,对即将消逝的生命的惋惜。
    “纪香哥哥,你来啦!”橙子嘴巴很甜。
    小食简单地对他点点头,就招呼别的客人了,左穆微笑地走上前去,“请问要来点什么么?”
    这应该是这个叫纪香的男人第一次踏入左家面馆,他盯着面馆墙上挂着的红色木牌看了好久,木牌上用金色的毛笔字写着各种面的名称,纪香一一扫过,然后说道:“左掌柜,可以打包一份打卤面么?”
    掌柜?
    左穆有些惊讶,他不知道多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左穆对纪香笑了笑,“行,你要在这里等着,还是让橙子饺子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纪香有些意外,“可以给送么?”
    左穆笑了,“没什么不可以的,这左邻右舍的来我这儿吃面,都是送过去的,做生意要紧。”
    左穆贴心的做法纪香很感谢,他笑了,笑得非常腼腆,“那谢谢你,麻烦帮忙送过去吧,我那里没有人看店。”
    “行,没有问题。”左穆点头,侧头对饺子说,“一会儿面好了,你去怀香阁送面去。”
    算账的橙子听到了这句话,嚷嚷着,“我也去,我也去。”
    “行,你们都去!”左穆笑着应下,纪香有些羡慕地看着左家面馆其乐融融的四个人,慢慢地起身离开。
    不知道为何,左穆觉得他的背影有点萧索可怜。
    “我警告你,别看别的男人!”耳畔传来小食咬牙切齿地声音,入目是小食扭曲愤怒地脸。
    好你个左穆,我还在这儿呢,你竟然敢盯着别的男人看半天。小食又掉进醋海了。
    左穆无奈地笑了笑,也不辩解:“知道了,你最好看。”
    ☆、最古典的少年
    怀香阁,病弱的掌柜正在打算盘,核实账目,店里有零星的顾客在挑选物品。
    饺子端着托盘,托盘里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打卤面,“怀香哥哥,您的面来了。”
    橙子跟在饺子身后,看到两个豆丁,纪香脸上露出了微笑,“你们来了?麻烦了!”说着竟然咳嗽了起来。
    橙子瞪大眼睛,连忙跑过去,“纪香哥哥,您怎么咳嗽起来了呢,是不是病了?”
    饺子等着纪香咳完,才将托盘端到桌子上,饺子个头比较矮,要踮着脚尖才能碰到纪香的柜台。
    怀香阁每样物品都是明码标价,客人自行挑选,也不见有什么监控,纪香似乎从来不跟着逛店的客人,也不主动对客人介绍完结,只有客人问起的时候,他才会说上那么一两句。
    饺子将托盘端到柜台上,纪香摸了摸饺子的脑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两块牛皮纸包着,长得很像糖块的方条。
    饺子和橙子眨着眼睛,不明所以,纪香笑了:“高粱饴,这里不稀罕的东西,我自己做得,你们尝尝。”
    j市的名吃就是饴糖,各种饴糖,荷花巷也有卖的,他们觉得味道一般,左穆却说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吃到好吃的,正宗的饴糖好吃着呢,左穆自己却没有这个功夫做,因为小食这个大胃王,饴糖做多了,他吃得多会坏牙齿,饴糖做少了,又不够小食塞牙缝,饺子橙子又是小孩子,吃多了糖还坏牙齿。
    j市以鲁菜为主,鲁菜基本上都是咸口,偶尔会有点辣,小食和橙子饺子却是甜辣口,菜里已经放了很多糖,左穆平时是不太让饺子橙子吃糖的。
    饺子和橙子犹豫了一下,接过饴糖,眨眨眼,不知道是现在吃呢,还是以后再吃。
    时下随着西方文化,中国传统的礼仪已经有些西化了,西方讲究当着人家的面拆礼物,中国传统却讲究人走后再拆礼物,饺子和橙子闹不清楚纪香在不在乎这些礼节,左穆是挺在乎的,在很多方面都严格要求饺子和橙子。
    纪香笑了出来,“左掌柜的怎么教你们的,小孩子都教成了这个样子,吃吧吃吧,没什么。”
    于是犹豫的饺子和橙子这才将剥开饴糖的牛皮纸,放进嘴巴里,脆脆的,酥酥的,味道不算甜,但是回甜在舌尖泛开,还没有那个甜的酸味。
    真是好吃极了。
    两个小鬼都非常满足,似乎看到饺子和橙子两个人吃得满足,纪香也很满足,纪香笑了笑,“你们玩吧,我吃点东西,忙了一天,我都没有用饭呢。”
    橙子瞪大眼睛,“纪香哥哥,这怎么可以呢,穆哥告诉我们,一天三顿饭,要准时吃!”
    纪香笑了,“那是因为你们有左掌柜的管饭,我可没有你们这样幸福,这世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纪香声音变小,但是神色间的落寞是怎么也无法掩饰。
    饺子和橙子有些难过,橙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九连环,然后放在纪香面前,“纪香哥哥,我们没有本事拆开这个九连环,但是穆哥解开了,所以你把礼物给穆哥吧。”
    纪香看到解开的九连环,一愣,随即点头笑道:“好哇。”
    纪香吃面,饺子和橙子没有打扰他,左穆说了,吃饭的时候说话对肠道不好,饺子和橙子觉得纪香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若是肠胃再不好,就是他们的过错了。
    所以他们就安安分分的,时不时帮纪香回答询问顾客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饺子和橙子回到了面馆,不仅带来了纪香吃完的碗,还带来了一套精美的布偶。
    “哥哥,是纪香哥哥送你的布偶。”饺子有些腼腆地说道。
    左穆一看这木偶,愣住了,这木偶委实精致,大的莫约有半臂那么长,小的只有一掌,每一个关节竟然都会动,用好多细细的绳子吊着,绳子绑在手指关节,还可以操作木偶,看上去就造价不菲,饶是小食和左穆见多识广,也不是经常可以见到这般精致的木偶,左穆皱了皱眉头,对欢天喜地的橙子和饺子说道:“无功不受禄,待会我将这布偶换回去或者是给他钱,太贵重了。”
    饺子和橙子自然不知这布偶价值几何,并不是这木偶本身多么贵重,而是胜在做工,布和木头能做到这般地步实属不易,左穆还注意到木偶的配饰衣衫,皆可以随意拆卸,制作也极其考究精美,木偶衣衫纹样竟然是真正的苏绣,若是让专门收藏或者是赏识此物的人看到,这一套五个,肯定飙万了。
    橙子和饺子面面相觑,原来这东西还是贵重物品啊,小食端详着这栩栩如生的木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送回去吧,看着心烦。”小食评价道。
    左穆瞟了一眼小食,却知小食并不是真的看着这布偶心烦,而是提线木偶,未免也太像人了一些。
    这工艺技法,饶是他们在以前都少见,更何况是传统工艺凋零的现代。
    他们说话的声音极小,没有让客人听到。
    饺子橙子拿来的,让他们再退还回去,显然就不像样了,这件事必须要左穆亲自出马才好,饺子和橙子拿来了怀香阁的木偶,着实让店里的客人开了眼,这怀香阁的东西真是精美,不过左家面馆大都是年轻人穷学生,买不起,不过到底是记住了“怀香阁”这个店。
    幸好快打烊了,客人都走了,店里打烊,左穆先用符咒收拾好面馆,然后带着一套木偶去了怀香阁,怀香阁是玩具店,自然不可能比左家面馆生意好,而且六点钟,也该到了吃饭的时候,怀香阁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进店乍看到拨算盘的纪香,左穆还是有些恍然,恍惚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纪香太容易让左穆产生幻觉,这怀香阁从布局到摆设,无一不像回归到了以前的时候,加上纪香本人,若不是神智清明,左穆恐怕以为自己回到了四百多年前的大明朝!
    似乎是才注意到左穆过来,纪香抬起头,“左掌柜的……”
    那种诡异感又出现了,左穆这个时候才察觉到自己那些诡异感从何而来,言行举止,这纪香就不像个现代人!
    左穆看着纪香的面相,丝毫看不出异样,只能看出对方童年和少年并不富裕,受过很多苦。
    面相有的时候是会骗人的,若没有生辰八字,就算是左穆,也没有办法立马看出纪香的来历。
    左穆笑了笑,然后拿出了木偶,说出此行目的,“纪香,这个我们不能收,太珍贵了。”
    纪香摇摇头,他的长发自然而然垂到腰间,整个人有一种暮年的沧桑感,他打开木头盒子里五个大小一致的木偶,笑了,“左掌柜,纪香是个马上要死的人,留着这些有什么用呢,既然送您了,纪香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左掌柜若是不喜欢扔了算了。”
    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若是左穆再不收下就是左穆不识抬举了,于是左穆说道:“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我也不好白拿你的东西,若是不嫌弃,以后来面馆吃面,就不收你的钱了。”
    纪香听了左穆的话,极为开心,他振袖拜谢左穆,“如此,多谢。”
    人的友情大概就是这么奇怪,一碗面,一套木偶,纪香和左穆就熟悉了起来,连带着小食也喜欢到怀香阁逛逛,纪香是唯一可以和左穆下棋时间超过两天的人,一般人和左穆下棋,三下五除二就被左穆干掉了,纪香有的时候也会给小食和左穆表演提线木偶戏,让几个人惊讶的是,纪香竟然会唱戏,依依呀呀唱得十分出色。
    纪香的性格小食倒是不讨厌,而且小食也看出来了,这纪香不久于人世,依着他的本事,就算是让纪香跳出三界长生不老也是可以的,不过小食终究没有这样做,对很多人来说,长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只有真正长生的人才知道,慢慢岁月,周围的人都老去,只有你还健在的感觉是多么的不好,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仙愿意来人间寻找真爱,一个人实在是太孤独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纪香的身体还是出现明显的变化,他愈发羸弱,面色越发不好。
    和纪香下棋的左穆心知纪香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左穆不知道纪香为什么一直守着这家店,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左穆劝道:“你该去医院看大夫了。”
    纪香咳得厉害,癌症让他身体抵抗能力下降,一点小毛病都会要了他的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纪香就是不肯去医院。
    纪香说:“你不要劝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左穆微微叹气,他将纪香的话告诉小食,小食也摇头,饶是见惯了生死,看到纪香这样的依然会不舒服。
    让左穆担心的事情很快发生了,纪香终究是病倒了,他昏倒在了怀香阁里,荷花巷巷子窄,救护车进不来,是小食背着纪香上得医院。
    救护车上,纪香几次心脏停止跳动,大夫电击了好几次,他才重新恢复心跳。
    小食隐身,左穆一直守着纪香,纪香在重症监护室,一直就没有清醒。
    左穆原本想要召来地府的人询问纪香还有多长时间,却被医院前来提醒交钱的护士打断了法术。
    微微一叹,左穆跟着护士去交钱,小食依然隐身跟着左穆。
    交好钱,两个人又向重症监护室的方向走去,刚走到楼梯口,一个护士急急忙忙跑过来,抓住左穆的袖子,“那个,你,你看到病人没有!”
    左穆一头雾水,接着看到很多护士围在纪香的病房门口,一个护士的说话声传到了左穆耳中:“病人呢,怎么不见了!”
    左穆和隐身的小食对视,两个人当即冲向病房门口,果然,隔着两个玻璃,依然可以看到,空无一人的病床和摇摇晃晃被拔下来滴着液体的针头,最为触目惊心的是,地上和床单上那一滩鲜红的血。
    手腕上的罗盘一直不停的转,小食的脸色慢慢难看下来。
    是谁这么大胆,敢在他们眼皮子低下掳走纪香?!
    ☆、妖怪还是人
    纪香消失了,怀香阁的生意也没有人照料,左穆和小食脸色不太好,人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失踪的,一个神和一个上仙,空气中的妖气,让两人都很不舒服,有一种被挑衅的感觉。
    常年处于上位,两人已经忘记上一次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左穆和小食都没有停止寻找纪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找了好多地方,就是没有纪香的痕迹。
    无奈,怀香阁还在,左穆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维持着怀香阁的生意,希望纪香会出现。
    很快一件事情分去了两人的注意力。
    j市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案件非常古怪恐怖的在于死者浑身的血被抽干。
    这件事原本左穆和小食是不知道的,全赖饺子和橙子注册了一个微博,微博上说的,这条微博一经发布,就让好多人转发,但是很快这条微博被删除了,删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