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天道[都市灵异] 作者:宅女一枝花

      叫哮天犬,我是一只犬。
    于是两个人登记结婚了,仙界有史以来最速度的“夫妻”诞生。
    后来剑仙混着哮天犬的血,打造了一把狗头仙剑,算是两个人的儿子。
    每每提到那孩子的名字,左穆都会觉得牙疼,多好的一个孩子,多悲催的名字。
    但听一声:“剑狗,剑仙喊你回家吃饭!”
    一个胖胖的小正太有手擦了一把鼻涕,然后把鼻涕往二郎神身上一抹,“嗯,来啦哈――”
    本集彻底的酱油党二郎神表示,躺着也中枪==!
    ☆、正文完
    这个时候,左穆才将视线放到纪香手中的木偶身上,那木偶的五官极为标准,纪香的长相偏阴柔,这个叫怀香的木偶,却是男子的英挺,身量也更为高大,纪香做得极为精细,每一个细节都掌握的很好,左穆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木偶的手掌指节宽大,也不知纪香是用什么做得,竟然可以看到手指侧面的老茧。
    纪香说他是唱戏的,那么这个叫怀香的,应该就是傀儡师了。
    “很久了,太久远的事情我记不得了,我不记得我几岁到的戏班子……”纪香一下一下替怀里叫怀香的木偶梳着头发,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
    “怀香比我年纪大一些,我们原本是街上的乞儿,是拐子把我们拐了,然后卖进了戏班。”纪香说着比了比,“他才这么高,我大概也就这么高……他学木偶皮影,我则是唱曲,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我们渐渐有了名气,一些达官贵人开始找我们班子……直到后来,郑贵妃想要听曲儿,有人把怀香和我献了上去……”
    纪香越说,左穆越觉得不对劲儿,郑贵妃?于是他开口问道:“你说得哪个郑贵妃?”
    纪香笑了,“还能有哪个郑贵妃,统共就那么一个……”
    左穆一愣,有些惊讶地问道:“万历神宗的那个?”他忍不住看向小食,发现小食也是一脸惊讶,最初的时候,这纪香可是一个普通人,身上并未有半点功法,此时还身患白血病,一个普通人,怎么也不可能活着么久的。
    小食皱着眉头直截了当地问道:“你吃了什么?”
    纪香一下子笑了,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不断地咳出鲜血,“万历七月二十一日,天子驾崩,太子登基,八月二十三日,李大人去了内阁,说要进献咸蛋,光宗朱常洛让他入宫觐见……”
    纪香慢慢说着,左穆越听越熟悉,这不正是历史上的“红丸案”么?
    纪香所说的李大人,是鸿胪寺官员李可灼,历史上进献仙丹的官员,因为吃了李可灼进献的丹药,刚登基身体一直不好的光宗朱常洛精神焕发,可是到了第二天,就出了事儿,朱常洛的病情加重,五更病情突然恶化,等到太医赶到皇宫的时候,他已经驾崩,这件带有明显神秘色彩的案子叫做“红丸案”,左穆和小食都倾向于那颗仙丹是假的,可是眼下……
    “难道说,光宗吃得那颗丹药是假的,真的丹药被你……”左穆有些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纪香只是宫里的一个小戏子,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哄着那些上位者的玩物,怎么可能能接触到这些东西。
    口说无凭,左穆径直走上前,地上有纪香吐出的血,左穆摸了一点,然后施法查看,血渍清清楚楚的说明对方的生辰八字,掐指一算,竟然真的是万历年间生人。
    纪香竟然真的是从大明活到现在的古人!
    “相信了么……诚如你们所言,那颗丹药确确实实是我吃了……”纪香脸上并无得意,反而露出了悲切,“要是知道那丹药是真的,要是知道因为这丹药怀香会死,我绝对不会吃下去,我宁愿死的是我……”
    “李大人献的丹药是真的,虽然我不知李大人从何而得,李大人说得信誓旦旦,郑贵妃动心了,郑贵妃将仙丹偷了出来,自己一颗,给她自己的儿子一颗,他们都想要长生不老,但是他们害怕这丹药是假的,然后他们就让人试药,他们找到了怀香,怀香从来不信什么长生不老的,怀香觉得那个丹药有毒,他给我告别,我也害怕那丹药是有毒的,然后我将丹药偷了出来服了下去……”
    “你也没有想到你竟然还会活着?!”左穆接着纪香的话说道。
    纪香点点头,“是啊,我也没有想到,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郑贵妃和那些太医觉得怀香吃了药没有死,便觉得那丹药是真的,但是他们怕怀香泄露了他们的秘密,然后想要杀怀香灭口,那丹药是我吃的,但是怀香为了保护我,一直就没有说出来真相……我是个懦夫,那一瞬间我竟然是高兴的,我真的害怕自己会死……但是我没有想过怀香会死……原本我们是可以逃出来的,皇帝驾崩,皇宫里一片混乱,可是怀香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能逃到哪里去,怀香骗我,怀香说他要出去找吃的,我们都已经逃出了皇宫,怀香却为了让那些人不再追捕我们,故意暴露身份……他死了,你们知道么,他死了!全身都是那些侍卫拿枪扎出来的窟窿,好多好多血,好多好多的窟窿……我怎么堵也堵不上,我怎么也堵不上……”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在一间破庙里,怀香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怎么能死在那样的地方……怀香他对我说,他一直喜欢我,虽然我们同为男子,但是他却是真的喜欢我,他原本想着,若是我们逃出来,我们住在一个深山老林里,他娶我的……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是我害死的怀香,我和那些人没有区别,都是杀死怀香的凶手……”
    纪香有些癫狂他仅仅地抱着木偶,嘴巴里的血滴在木偶上,纪香一直在擦拭木偶,可是随着他嘴里的血越流越多,那血根本就擦不干净。
    “我原想寻找机会再混进宫,杀死郑贵妃他们,我没有想到,还没等我混进宫,郑贵妃就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死了,也许是苍天有眼,她吃了丹药也不管用,郑贵妃死了,当年那些太医和侍卫也被郑贵妃处理了,我没有办法报仇,然后我一直寻找,寻找他们的转世……可是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转世是谁……”
    小食抄起口袋说道:“我很好奇,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是用什么手段杀死的那些人,你身上的法力从何而来?”
    本以为纪香可以回答小食的问题却不想,纪香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当我想杀人的时候,我就可以杀死他们了,我不知道……”
    小食和左穆奇怪对视,难道j市还有他们不知道的高人在么?
    见问不出什么所以然,左穆皱起了眉头,“然后凡是和那些人长得想象的,你都觉得是郑贵妃那些人的转世,然后你都要杀死!?”
    左穆这句话已经有些凌厉,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毫无干系的人长得相像是完全有可能的,纪香就凭自己一双眼睛,就认定了对方是他要寻找的仇人,这样盲目的杀戮,视生命入草芥,和郑贵妃他们又有什么不同!?
    “你就不怕杀错人么?!”左穆冷凝地问道。
    纪香笑了,眼神中已然疯狂,“怎么不怕,可是杀多了,也就不怕了……”
    小食听到纪香的话也有些努力,纵然他是凶兽,但是这般毫无顾忌的杀人还是让他觉得不可置信,“你的理由未免有些荒唐!”
    纪香凄凉的惨笑:“我就一条命,到了阎王殿,哪怕下十八层地狱,我还他们就是了……今生还不来,来世继续还……”
    说完纪香喷出一大口血,他抬起头,看着左穆,“我见过你好多次,你是神仙吧,在我还是乞儿的时候,您路过我身边,给了我一个包子……那个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怀香死后,我不吃不喝,您好心,又给了我一碗面,对的,就是一碗卤面,真好吃,那天我吃的时候差点哭出来,和以前一样好吃……谢谢……”
    纪香说着,抱着木偶,摇摇晃晃的跪在左穆面前,雪白的头发和鲜红的血,刺入了左穆的眼睛。
    左穆有些不忍看了。
    这个人罪大恶极,无论是何种理由,他杀了这么多人,理所应该受到天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左穆有些不忍心。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慢慢长生是什么样的道路,一个人太孤单了,一个人抱着仇恨,这
    样过。
    “左掌柜,求您一件事,最后一件……”纪香抬起头,恳求地说道。
    左穆非常想拒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却成了,“你说吧。”
    “帮我做个见证……”纪香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什么见证?左穆一愣。
    但见纪香摇摇晃晃地支起身子,朝着怀香阁一个大木箱走去,从箱子里,纪香拿出了两件红色的汉服,是新郎在成亲的时候所穿,两件都是男子的服饰。
    纪香慢慢地穿上了红色的外袍,又给一人多高的木偶穿上了红色的外袍。
    纪香的表情很虔诚,他操控着木偶,两个人一起跪在了地上。
    左穆心里无比震撼,心里感觉很悲哀,也不知道为什么
    “一拜天地。”
    “我们没有高堂,左掌柜,这一次麻烦您了。”纪香操控着木偶跪在了左穆面前,算是拜过了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随着纪香最后一声话落,他抱着木偶坐在地上,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血溅到了木偶脸上,这一次纪香再也没有力气擦干净木偶脸上的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操控着木偶,让木偶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他,他们抱在一起。
    这一次,他们永远在一起了。
    “我们走吧。”小食拍拍怔愣的左穆说道,“无论如何,纪香是凡人他杀了这么多人,也是死有余辜。”
    左穆有些迟疑:“那他的尸体,还有这些木偶……”
    小食拉着左穆的手,“由人民警察呢,你别破坏人家凡界的治安。”
    左穆点点头,他现在心情很复杂,左穆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纪香和木偶紧紧拥抱的样子,和小食一起消失在荷花巷中。
    纪香死了,好多谜团却没有解开,比如说他的法力从何而来,又比如说,这些木偶里,还有一些左穆没有见过的,左穆他们也不确定人是否还健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他们又应该上哪里去找这些人?
    只是一晚上,什么都改变了,左穆心情很沉重,他想今天早晨,肯定会有人发现纪香的尸体,然后报警,这样警察就会结案,希望警察可以早点找到那些消失的人。
    纪香罪大恶极,杀了这么多人,理所应当不得好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左穆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怀香将活得机会留给了纪香,真的希望纪香报仇么?
    纪香活得这么痛苦
    ,杀了人,心里真的就舒服了么?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人总要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受了伤害,并不能成为伤害别人的借口。
    拿着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是最愚蠢的行为,纪香那样的人,活了几百年竟然也看不透。
    左穆有些惋惜,但是更多的是庆幸,好在漫漫长生路,他不是一个人。
    事情却并没有因此结束,第二日清晨,当左穆来到荷花巷的时候,却诡异的发现,所有人都和往常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每个人脸上都那么自然,怀香阁依然是怀香阁,可是老板却换了人,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精明女人,女人熟悉的和周围的店主寒暄,见了左穆也露出十分友好熟稔的笑容,左穆一下子愣在了哪里,这是演得哪一出啊?
    鬼使神差的,左穆从报亭拿了一份前几日的旧报纸,前天在社会版面提醒“市民注意安全,关好门窗,晚上不要出门”的警示新闻,变成了“某某领导到某地视察”的新闻,一切都变了。
    左穆感觉有些蹊跷,不过他毕竟是“老油条”了,纵然惊讶也没有表现出来,倒是橙子嚷嚷着“穆哥穆哥,大家都不记得纪香哥哥了”,似乎除了他们四个人,没有一个人再记得纪香。
    最诡异的是,原本失踪的橙子的班主任小夏老师,没事儿人一般的出现在学校,然后告诉大家,前段时间她结婚度蜜月了,还给班里的好多同学扔了喜糖。
    一切是那么诡异,而那个原本死透了的老警察,笑呵呵地出现在荷花巷,还去荷花巷里很有名的饭馆会仙楼去吃饭。
    而那个原本应该在警察局的傀儡,完好无损的放在左家宅院,左穆的书房里。
    左穆又不是傻子,一番思量就明白了,有人消了所有人的记忆。
    是谁又那么大的本事,将所有的事情回到原点?
    左穆带着小食和饺子橙子一起杀到了怀香阁,怀香阁精明的女老板看到了四人,脸上的表情瞬间有些不自然,虽然立马调整过来,但是还是让左穆捕捉到了。
    左穆笑眯眯地看着精明的女老板,左穆笑起来是很好看的,女老板一下子脸红了。
    “你的头儿呢?”左穆笑眯眯地问道。
    “什么头儿?”女老板还想要狡辩。
    左穆一挥袖子,将怀香阁的大门关上,然后慢慢地走进女老板,“你信不信,你若是再给我打马虎眼,我就让饕餮殿下吃了你。”
    q?
    女老板傻了眼,不仅是女老板傻了眼,小食橙子饺子也傻了眼,
    这是哪一出啊!
    左穆使了一个眼色,小食立马就会意,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露出了尖锐的獠牙,张开嘴巴,似乎要吸食什么东西。
    其实小食的动作看起来非常像打哈欠,可是女老板却吓得脸白了。
    “左上仙,饕餮殿下,放了小的吧,小的不是故意的!”女老板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伪装全部解除,女老板变成了一个美艳至极的红衣女子,胸前波涛汹涌,不由让人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看到此人长相,左穆嘴角抽搐了一下,“怎么是你。”
    美艳的女子知道左穆认出来了她,自来熟的站了起来,讪讪地说道:“回上仙,是小的……”
    左穆指着美艳的女子回头对饺子橙子说道:“来来来,这个是地府大名鼎鼎的孟姑娘,你们认识认识。”饺子橙子如今已经是地府报备过的“公务员”以后和红衣女子会是同事,早认识一些也好。
    地府有名的,姓孟的,饺子和橙子面面相觑,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孟婆?
    好吧,传说和真人相差好大啊。
    橙子嘴巴很甜,“姐姐,你真好看。”
    饺子紧随其后,“好漂亮啊,姐姐。”
    左穆嘴角抽搐,我天天给你们做饭,怎么没见你们拍我马屁啊!
    寒暄过后,就切入了正题,左穆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回事?”
    孟婆皱着眉头,似乎也很为难,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解释道:“唉,这件事说来话长,上仙,纪香其实没有杀人,纪香以为的杀人一直都是幻觉,那些死人也是我们头儿从别的地方挖过来的,试了一个障眼法,上仙肯定发现了吧,那个地方鬼气很严重,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头儿做得。”
    饶是左穆再淡定也傻了眼,孟婆的头儿是谁,显而易见,对那个家伙,左穆有些无奈了,“他,他有病么?”
    孟婆在心里吐槽,异装癖,话唠,喜欢看戏,多管闲事儿,他可不是有病么?
    就算肚子里一堆吐槽的话,孟婆还是替自己的长官辩解道:“上仙误会了,并非是我们的头闲来无事,实在是受人之托。”
    左穆挑眉:“什么人面子那么大?”能让地府一把手出马,面子不小。
    怪不得自己没有察觉,若是那人做得,倒是一切都说得清楚,那人也是个修行的奇才,比自己这个开外挂的厉害多了。
    听到左穆这般问,孟婆笑了:“那纪香只是个普通人,哪里有这么大的面子,主要是有人愿意
    为他自愿呆在十八层地狱天天上刀山下油锅偿还纪香的杀戮,纪香每杀一个人,那个人就在地府替纪香背债,上仙也发现了吧,纪香虽然杀了很多人,但是印堂间并无冤债,并非是他没有,而是有人在地府替他还债。”
    说着孟婆自己也有些感叹,“将近四百年呢,一个鬼仙都修出来了,上仙,别说是我们头儿,就是我们这些见惯了生死离别的都动容了,眼下纪香可算是死了,他要是再不死,我们就要心疼死了,你说去哪里找这么死心眼儿的人呢。”
    孟婆说完,左穆就愣住了,“你说的那人可是怀香?”
    孟婆笑了,“可不是么?”
    这个时候小食插话了,“那纪香呢?纪香和怀香现在投胎了么?”
    孟婆摇摇头,“哪里那么容易,他杀了那么多人,就算是怀香愿意替他还债,但是那些原本属于他的罪责他一样都逃不过,怎么也要一百多年吧,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现在掉在奈何桥上遭受鞭刑呢,不过鞭刑算什么呢,一百年的鞭刑远远比不过三百年天天下油锅。”
    大家都不说话了,三百年天天下油锅的日子,左穆无法想象,小食也无法想象,饺子橙子更是无法想象,橙子的爸爸林毅然因为改变了“天眷”之人的命运,现在在地府第四层抄书,橙子尚觉得辛苦,上刀山下油锅,原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有人却为了另一个人做了整整三百年。
    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左穆等人就离开了,他们也没有去地府看望纪香,因为没有必要,他应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无论是鞭刑还是刀山火海,都是他应得的,还是那句话,受了伤害,并不能成为伤害别人的理由。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并不能因为身份或者是过往而成为免罪理由。
    回到左家宅院,左穆的心情依然很复杂,虽然未曾晤面,但是怀香的举动,却深深地震撼了左穆。
    “想什么呢?”小食揽过左穆的肩膀问道。
    左穆有些复杂地侧过头,“若是有一天,我做错了事,你也会为我‘上到山下火海’吗?”
    小食扑哧一下子笑了,然后十分认真地说:“不会。”
    左穆突然有点恼,这个家伙,真的还是假的啊!
    但见小食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会和你一起接受惩罚,你要是逃了,我就想办法找到你,和你一起接受惩罚。”
    左穆心情骤然变好,在左穆看来这可比怀香那个自己一个人傻乎乎的受罪聪明多了,“这
    还差不多,为了你,本仙就不做错事儿了,为了感谢我让你不用受苦,明天开始,家里的碗你来刷吧!”
    小食瞪眼,一把推开左穆,左穆一个不查,直接被小食丢到了床上,但听小食冷笑地说道:“想得美,本殿绝不刷碗,绝不!”那么丢人的事情本殿绝对不做!
    左穆挑眉,他从床上站了起来,扬起下巴,看着小食:“真不刷?”
    “不刷!”
    “那明天的饭你自己做!”
    “……上仙,我错了,绕过小的吧!!”
    今夜星辰璀璨,明天又是一个晴天!
    ☆、64 最后的番外~
    我们的仙界激情四射之左上仙飞升真相
    一般普通人修成真仙需要花上千年,一旦成了真仙,想要提升实力就非常难了,运气好需要万年,运气不好,万年你也修不上去。
    这么几万年了,仙界就出现了一个奇葩叫左穆,三级跳,直接从普通人到了天仙,连一千年都没用上,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运气,你羡慕也没有法子,人家有神龙保驾护航,你有本事跟神去干架啊!
    一般来说,成了真仙就要去仙界了,这是仙界的规矩,真仙和地仙虽然都是仙,但是地仙还打不到仙界的级别,地仙法术也没有那么高,还要继续修炼,到了仙界就不一样了,仙果啊,仙丹啊,都是大分量的有木有!
    仙界有美女,仙界有帅哥,仙界的山是仙山,仙界的水是仙水,都来仙界吧,为更美好的明天努力!
    这是仙界的最高统帅玉帝陛下的传单。
    随着凡界的高速发展,凡人对修仙的兴趣越来越淡薄,哎呦,漫漫长生路,孤单单的一个人,不能吃肉,清心寡欲,谁愿意去仙界啊,谁知道你们那张好皮囊下是神马东东!
    玉帝着急啊,眼看着仙界越来越空旷,仙民们一个个摩拳擦掌都想要下凡界,玉帝头疼,你们这些家伙,凡界有什么好的,都不许去,去之前要登记,你,太白金星,登记,登记,不登记不报备的直接取消仙籍,让他到畜生道吃大便!
    太白金星擦汗,头儿,您也太狠了吧!
    就在玉帝为仙界没有人才担心的时候,下凡归来的文曲星摇头晃脑迈着八字步回来了,此时左穆还不认识文曲星呢。
    不过下凡归来回忆凡尘记忆的文曲星倒是想起了左穆,抹去记忆做凡人的时候,文曲星觉得这人气质非常好,当恢复记忆回到仙界之后,文曲星有些纳闷了,为啥那个人身上有仙气儿,于是文曲星就问太白金星了,太白金星啊,最近有什么仙下凡了没?
    西游记里太白金星是个小老头,其实根本就不是,太白金星是个胖墩,还是个胖墩正太,白白胖胖就跟发了面的大馒头一般。
    太白金星的小胖手翻了翻登记手册,摇摇头,“没有啊,最近下凡尘的就你一个。”
    文曲星有些纳闷了,“那就怪了,我在凡界好像看到其他神仙了,品级还挺高的。”
    太白金星一咯噔,此事非同小可,元芳,你怎么看?(元芳: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要知道成仙必须要找到雷震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仙界都有了这么一个破规矩,必须要经过雷震子的雷电夹击,九道天雷劈下来才能升入仙界。
    于是太白金星就去找雷公电母了,“雷震子啊,你最近劈人了没?”
    雷震子一头雾水,他忽闪着两个大翅膀说道,“哪里有人劈,仙界好久都没来新货了。”
    太白金星是个谨慎的人,于是他用法力从人间寻找,生怕那文曲星看花了眼。
    没有想到真让太白金星找到了,真的是仙,还是个真仙!劈,一定要劈,让他上仙界来!
    太激动了,竟然让他们落了人才,啧啧啧,奇才啊,几百年就成仙了,这种人一定要进仙界!
    于是太白金星汇报了玉帝,玉帝又下旨让雷震子准备劈人。
    雷震子那个激动啊,他都快闲的长毛了,可算是来活了!
    雷震子对着左穆就是那么一击,一击不中,竟然让左穆躲过去了,雷震子又拿出法宝电击了第二次,还是不行,又躲过去了!
    反复的被左穆躲过去,然后雷震子越来越气恼,于是忘记了左穆是升到仙界,不是妖魔鬼怪,雷震子拿起法器,“铛铛铛铛”地敲了起来,于是人间电闪雷鸣!
    原本在自家做饭的左穆,被天上突如其来的雷给雷了一跳。
    一个飞旋躲过去了,又一个飞旋躲过去了,没有想到那家伙一击不中竟然反复敲击自己,奶奶滴,劳资给你拼了!
    左穆拿出了法宝,撸袖子打算和雷震子同归于尽的时候,饕餮殿下出来了!
    无数道闪电劈向左穆,左穆脸煞白,就快被雷劈死了,饕餮殿下心里一揪。
    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我老婆!忒不把本殿下放眼里了!
    雷震子若是看到饕餮在此,肯定就不劈了,可是偏偏雷震子没看到,他劈的那个换,雷锤咋的咣咣响。
    饕餮殿下怒了,敢不把本殿放在眼里?!
    饕餮殿张嘴,一吸,狂风大作,直接将那些雷电吸进了肚子里,若不是雷震子跑得快,雷震子也被吸进去了。
    妈妈啊,竟然是饕餮殿下,他怎么在人间啊!!!
    雷震子仓皇逃窜,麻利地回去禀报了,新货后台太强大,他刚才不小心似乎劈多了,差点把新货劈死……
    玉帝一心想让仙界注入新鲜血液,一听雷震子的话,急了,你劈了多少道雷?怎么还把饕餮殿下惊动了?!
    雷震子望着手中的法器,脸白了,又黑了,良久才说道:“原本是劈九下,我劈的也带个九,不过是四十九……”
    这次换玉帝脸白了。
    因为这四十九道雷,左穆对升到仙界兴致缺缺,饕餮殿下也不想左穆去,于是他诓左穆,“仙界天天都被雷劈,仙界的仙君仙女已被雷劈为时尚!”
    此话一出,左穆彻底死了心。
    后来左穆从左真仙成了左天仙,到了最后又变成上仙,左穆依然在人界呆着,其实这中间玉帝有派人来请的,但是玉帝派来的天使左穆一个都没见到。
    原因是,小食揪着人家的领子,瞪圆眼威胁,再提让左穆上仙界,我就把仙界端了!
    天使慌不择路逃回仙界,将饕餮殿下的话回禀给了玉帝,玉帝也吓得不轻,于是再也不提让左穆到仙界来的事情了。
    左上仙,左祖宗,为了三界的安宁,您老实在凡界呆着吧。
    ++++番外完结+++++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