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

衔春燕 作者:不酸的甜柚子

      我火急火燎跑到书房,果不其然,周非鱼就在这里,我冲上去就抱住了他。
    我都快急死了,你还有闲心在这练字?!
    当事人脸上还有些许疹子没消,脖子上红红紫紫的都是牙印,凶手站在这儿着实有点心虚。
    你想在这躲到什么时候?
    他无可奈何地捏捏我的脸,怕你自责。
    我又是娇嗔地锤着他,那你就不怕我担心了?
    他倒是看得开,也不争辩,径直认错,错了,以后不会了。
    我却是极为认真地看着他,周非鱼,我们是夫妻,有什么问题你也要和我说,我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分担。
    这个人就是所有事都憋在心里,等到你发现的时候,他都已经处理好了,丝毫不给你分担的机会。
    他却是一脸欣慰地顺着我的头发,我家小公主终于长大了,都知道心疼夫君了。
    你这一副我家有女初长成的神情是几个意思?我是你妻子诶!
    我又是向他张开手撒娇,我要睡觉了,你抱我回去。
    遵旨。
    他把我放到床上,我又见势揽住了他的肩,问他,本公主那天威不威猛?
    威猛。他眉眼含春,娇羞一笑后就吻了下来。
    我揽上他的腰,真好,我的人形大抱枕又回来了。
    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事,光顾着高兴了,我还没对他严刑拷打呢。
    唇齿交错间,我推阻着他,你先等会……
    他只当我这是欲拒还迎,又是埋在我的脖颈间啃咬。
    我一个鲤鱼打挺翻身把他制住了,他却是震惊地看着我,你还想在上面啊?
    这个一会儿再说。
    我郑重其事地坐起来审问他,说!在外面欠了多少风流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还嘴硬,没有的事,我说什么?
    非要我一个个给你翻出来,是吧,小周大人?
    听说你在朔北救了不少女奴?
    他一脸无奈,你这都从哪儿听说的?
    你就说,有没有这事吧。
    那是灾民,有男有女。
    那那个匈奴女将军呢?还为你终生不嫁?
    那是她不想嫁人,拿我当的幌子。
    那么多男的,为啥就挑你当幌子,好好反思下你自己!
    那从南楚被你救回来的名媛小姐们呢?
    周非鱼瞳孔震惊,这你都知道!
    快说,都叫什么,封地在哪儿,嫁人了没?有没有来勾搭你?
    他慌忙撇清,嫁人了,都嫁人了。
    睁着眼胡说,明月这还没嫁呢!
    还有没有?!
    真没有了。
    哼,你说没有我就信了?你就是个撩人不自知的男狐狸精。
    苦了本公主了,以后得提防各种明枪暗箭。
    你今天还没说呢,把昨天的也补上。
    他搂住我,咬上我的耳朵,周非鱼爱李宜春,昨天爱,今天爱,明天会更爱。
    这还差不多,你生是我的胖头鱼,死了也是我的锅里肉。
    那我是你的什么?
    我的小公主。
    还有呢?
    小……小水蜜桃儿。
    行了,本公主原谅你了,那你轻点,我腰疼……
    我怀疑周非鱼不爱我了,这次是真的,我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
    自从他知道我有了身孕,就不和我亲近了。
    每天就知道盘着我的肚子傻笑,别盘了,我又不是个核桃。
    以前他给我抹精油的时候,抹到一半我就把他推倒了,现在我亲他一下,他就拦下我了。
    玩会儿嘛?
    小心宝宝。
    我又作势上去扑他,他径直把我圈在怀里,你可小心点。
    我现在只能祈祷生个儿子,这要是生个女儿,又来一个小情人来抢他。
    他却说,男女都好,是男孩的话,我俩一起宠你,女孩的话,我一起宠你俩。
    就你会说。
    还好是个儿子,暂时还没有小情人来抢他。
    不过娃儿还没看一眼,就先来看我,这是亲爹吗?
    他泪眼婆娑地看着我,不生了,以后不生了。
    我都没哭,你这哭的汹涌澎湃,有点过分了。
    宝宝生在朔冬,我们给他取名朔。
    冬天之后就是春天,我知道,我们以后还会一起度过很多很多个春天的。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