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页

你行不行啊 作者:三月桃胡

      到伦敦后,江舒亦带着靳原直奔家里,是座小巧的房子,院子里种了甜樱桃树,刚下过雨,翠绿的叶尖缀着水珠。
    推开门,装潢复古和现代相结合,老式壁炉、玻璃灯罩的球灯、彩绘玻璃窗
    还有一整排放满了书的书柜。
    江舒亦的卧室在二楼,靳原跟着上去,和国内卧室的布置大差不差。
    长时间的飞行让人疲惫不堪,江舒亦放下行李箱,找出套睡衣,问靳原,去不去洗澡?
    一礼拜清心寡欲,他以为靳原会胡来。
    但靳原没有。
    不仅没有,还拒绝了他,对着床头柜上何韵的照片鞠躬,站得笔直板正,阿姨好,向您介绍一下,我叫靳原,江舒亦的男朋友,以后的未婚夫和老公。
    身高189,体重77公斤,无不良嗜好,在江城有车有房,父母都在体制内
    靳原甚至给她带了礼物,一盒昂贵的珠宝,珍珠项链璀璨夺目。也说了很多,和伴侣父母见面可能会问的问题,他都认真答了一遍。
    非常正式且完整的见家长流程,单方面。
    江舒亦楞在原地,看着靳原严肃的脸,被他郑重的态度所俘获,酸涩袭上心头。
    我可不能没名没分,靳原朝江舒亦笑,阿姨会喜欢我吗?
    会,他喜欢谁,他妈就喜欢谁,江舒亦说,会像喜欢我一样喜欢你。
    然后靳原朝照片喊了句,妈。
    洗完澡躺床上的时候,江舒亦被靳原抱着睡,望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目光停驻于他妈的照片上。
    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笑得温婉可人。
    半晌,翻身和靳原面对面,靳原沾枕头就睡,眉眼深邃,线条英俊硬朗。
    江舒亦看了他许久,半垂着眸,也不知在想什么。
    直到靳原在睡梦中将他揽进怀里,胡乱亲了口,才沉沉睡去。
    回来了要接管书店的琐事,江舒亦先带靳原去拜访Hogan。饭后,在夕阳下肩并肩散步,走向书店。
    靳原问他以前的生活。
    江舒亦说刚来不适应,后来就习惯了。说伦敦很美,讲错综交织的街道,路上缓慢驶来的红色巴士,异域风情的街头小景,远处的教堂尖顶和天边忽明忽暗的云。
    无与伦比。靳原笑着应,但瞳孔里,只有行走着的江舒亦。
    经过古老沧桑的维多利亚建筑,砖墙泛黄发褐,在时光的浸染下更显底蕴。
    悬铃木下立着邮筒,旁边有架被遗弃的原木色旧钢琴,干净,琴键上跳跃着夕阳光。
    江舒亦随手弹了段曲子,乐音随之流淌。侧脸被黄昏晕染,和周围荒诞的颓废感毫不违和。
    靳原望着他,再一次意识到,他身上有股劲,热烈和含蓄糅合,难以用语言形容。
    却让自己无数次心动。
    街尾的书店零星几个客人,江舒亦一进去,小雀斑男孩惊喜交加地迎上前,Aysen。
    江舒亦点头,礼貌打招呼,靳原靠在他身上,看了眼小雀斑,明目张胆地亲江舒亦。
    小雀斑一脸震惊,想瞪靳原又不敢,挠了挠头,赶紧跑开。
    江舒亦要忙,让靳原先去休息室等。位置在楼上,走到无人处,靳原叫住江舒亦,Aysen,给你变个魔术。
    手一晃,出现本《All my life 》,扉页上Aysen的签名有被火燎过的印记。
    他用新的从宋老师那替换了旧的。
    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认认真真读,然后说,靳原勾唇笑,这翻译得什么鸟样,一股矫情文艺范儿。
    江舒亦轻笑出声,你能不能多读点书?
    我读了啊,你写的每个字,我都记脑子里了,靳原吻他侧颈,痞里痞气,来试试。
    我说的是名著,不是那些情色小说,江舒亦倚着缀满了鹅毛笔的墙,推靳原,里面的剧情和细节存在虚构夸大的部分,别信。
    试试才知道,我进来的时候反锁了门。
    江舒亦仰头承受靳原的索吻,指着廊顶墙角的铜制吊灯,有监控,说不定那边有人正在看我们。
    靳原以为江舒亦要拒绝。
    然后听到江舒亦在他耳边低声说,看着你,进 入我。
    他抄起本厚实的书,嘭地把监控砸了。
    他们半赤裸着在橡木走廊上做 爱,几乎放置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墙之外,是踢踏的脚步声、书籍翻页的摩擦声、充满伦敦腔特色的交谈声。
    背德的禁忌让江舒亦脊背战栗,他攀着窗沿,修长骨感的手指颤着点烟。
    黄昏包裹住烟雾,也包裹住他和靳原。
    靳原衔着眼前光滑的肩,肆无忌惮地啃咬,沉声,No smoking here.
    江舒亦掸了掸烟灰,Mind your own business.
    作者有话说::
    完结啦。
    本来要写50章的,但砍掉了后期拉扯的几章,因为感觉再拉扯下去进度有点慢。
    这本舒亦的人设好难把控,导致码字太慢,后期更新不稳定,下本我尽量多存点稿。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