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页

完成地府kpi后我考上清华了 作者:有庭树

      祁飞星代替解颐回答:真的真的,不放心的话,你们发合同让他签约。
    那边还真发了合同过来,电子的,线上一分钟就能搞定。
    祁飞星:嚯,还是有备而来。
    于是在这场阴险狡诈的交锋中,北大败下阵来。
    两个孩子都跟清华签了约,祁家爹妈高兴的合不拢嘴,很快周边就全都知道了。
    不仅两个清华,还有个高考状元。
    在记者采访过后,大家都发现了解颐这重身份,于是拜考神的又开始踏破祁家门槛。
    拿东西让解颐摸,或者让解颐坐着,对方孩子双手合十拜几下,场面看着就像什么大型□□组织。
    祁飞星在一边看着,对解颐沉默的脸幸灾乐祸。
    等一切结束之后,问:什么感想?
    解颐顿了顿,感叹:认识到了人心的复杂。
    他指向美滋滋转身走的那个男生,说:他心里祈祷的,其实是打游戏次次爆极品橙武。
    哈哈哈。祁飞星笑了个倒仰。
    孩子高考结束,爹妈也放松了不少。
    暑假两夫妻约好过二人世界,给他俩留下钱之后,就出去旅游了。
    于是房子一下空了起来。
    呆在家里无聊,祁飞星跟姚延他们说好,让他们来家里住几天。
    他家里刚好建了个游戏房,周乐乐她们也在玩网游,刚好一起搞。
    有客人要来,祁飞星就拉着解颐出去采购。
    一个人推车,一个人拿东西。
    祁飞星一边跟阿姨打电话,一边说:您要什么菜来着?
    哦哦土豆炖牛腩,牛腩要多少?
    于是阿姨远程指挥,祁飞星就在菜场上挑挑拣拣。
    半晌,解颐看不过去了,他走过去拿起电话说:阿姨,您在家陪孙子吧,我会做饭,这几天可以自己做。
    然后跟阿姨说好了,挂断电话。
    他道:我会做饭,我来就行。
    祁飞星顿时眼睛一亮:是吗?
    然后拍拍解颐胸膛:那就交给你了!
    随后两人位置调换,祁飞星推车,解颐拿菜。
    到柜台上结账的时候,解颐道:我再去拿两根葱,你等着。
    好嘞。
    祁飞星答应一声,然后无聊地在四周乱看。
    随后他视线一顿,定格在结账区域上边,摆放的小货架上。
    解颐拿着葱回来,疑惑:你怎么都把账结了?
    然后让收银员把葱扫描了,给钱。
    祁飞星视线有些飘忽,道:刚才排队到我,也不能让后边的人久等,所以就先付钱了。
    行。解颐也没怀疑。
    祁飞星等他装袋的时候,伸手进兜里,掌心握着里边小纸盒的边角。
    耳廓微微发红,然后他咳嗽一声,说:走吧。
    最近两人一直睡在一间房里,晚上解颐呆在床上看书,祁飞星就钻进浴室里洗澡。
    过了半个多小时,鬼鬼祟祟了一晚上的祁飞星,才慢吞吞钻进被子里。
    随后解颐身体一僵,他伸手进被子,抓住解颐放他腿上的手,眯起眼睛有些意味深长:没穿衣服?
    手上摸到的手光溜溜,还带着些水气。
    祁飞星跟他对视之后,牙疼地躲开,但一想到他做了这么久的思想工作,刚才在浴室又糊里糊涂搞了一通,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受的苦不能白费吧?
    这么一想,他忽然间悟了。
    于是祁飞星瞬间理直气壮,他豪气地把自己偷偷买的东西掏出来,放解颐面前,道:墨迹什么,都是成年人了。
    两人看着床上标着durex名字的盒子,祁飞星问:搞不搞?
    解颐眼神瞬间变得深了一点,他反手握住祁飞星的手,然后直接把躺在床上的人拉拽过来,翻身过去一口咬上对方的嘴。
    自持了一辈子的解颐,第一次吐出粗鲁的字眼:搞。
    房间内的气氛有点燥热,外边蝉鸣声都压不住盛夏的温度。
    即使是开着空调,解颐身上也还是出了汗,汗水顺着皮肤肌理的沟壑,粘在了祁飞星的身上。
    祁飞星双手被解颐陷入指缝扣押。
    嘶──
    祁飞星忍不住往上缩了一下,然后被解颐握住腰窝给拉了回来。
    他眼尾绯红,忍不住伸手挡住眼睛,一边吸气一边道:你特么
    祁飞星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形容,最后他只能自暴自弃道:你不是能实现愿望吗?
    解颐亲亲祁飞星地耳垂,问:你想许什么愿望?
    祁飞星咬牙:你能不能小点?
    解颐:
    解颐动一下祁飞星就往上缩一下,随后解颐亲在祁飞星的锁骨上,说:愿望驳回。
    窗外树影摇曳,晚风轻拂,这样水一般的夜色中,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树叶颤动着,在树梢上吟唱着爱意。
    后头祁飞星一身汗,被解颐打横抱去卫生间洗刷。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