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页

还潮 作者:不问三九

      “听见了。”苗嘉颜连忙答应,“我再不背那个了。”
    “没事儿,你想背就背。”陈潮把手挪到苗嘉颜后脑勺上搓搓,“喜欢就行。”
    陈潮后天就要走了,当时订票就是特意订的苗嘉颜生日之后才走。
    回来的这段时间虽然陈潮也一直远程工作着,但和他平时的工作强度还是比不了,算是给自己放了个短暂的假。假期结束都要继续回到各自的轨道里,该干什么干什么。
    晚上,各家都睡了,到处都关了灯,村里又漆黑又宁静,只有他们院子里还开着小灯。
    他们这儿空气好,能看到很多星星。
    “你的礼物我做了两个月,之前想着如果回不来就寄给你,临时回来没想到。”陈潮抱着苗嘉颜的腰,搂着他,苗嘉颜坐在他两腿中间。
    两个人坐在楼顶的平台上,上面还有些苗奶奶去年冬天发病之前囤的菜干,早已经不能吃了。
    苗嘉颜问:“两个月?做了什么啊?”
    “不告诉你。”陈潮不说,“明年再送。”
    苗嘉颜有点儿想要,问:“那你回去了寄给我?”
    “不给。”陈潮下巴搁在他头顶,“万一再给我寄坏了。”
    苗嘉颜一听能寄坏,马上不要了:“那等你回来带给我吧,别寄了。”
    陈潮“嗯”了声。
    他低头用鼻子蹭了蹭苗嘉颜头顶,周围都是苗嘉颜洗发水的香味儿。
    陈潮很喜欢这些情侣之间的小动作,一种本能的亲近。
    越到临走之前他越黏人,苗嘉颜也很舍不得他。
    “潮哥。”苗嘉颜玩着陈潮的手,去捏他手指下面放松时软软的肉。
    陈潮先是沉默了会儿,之后突然说:“我回来之前,有几次觉得我快要失去你了。”
    “怎么可能……”苗嘉颜立刻回头去看他,“不可能的。”
    院子里的小黄灯在陈潮眼睛里映出微弱的小光点,让他此刻看起来有些落寞。
    “感情这东西很奇怪。”陈潮看着他,说,“一边知道你爱我,一边觉得你不属于我。”
    苗嘉颜向他说:“我属于你。”
    陈潮笑着挑挑眉:“现在确实属于了。”
    这说的不是一回事儿了,苗嘉颜顿了下,又附和说:“是的。”
    陈潮嫌他傻,捏捏他下巴,又重新把他抱回怀里,用下巴抵着,叹了口气说:“等我回来。”
    苗嘉颜一如既往地认真点头:“嗯嗯。”
    不知道谁家的狗叫了两声,这样宁静的夜里,连狗的呜呜咽咽听起来都有种静谧的温柔。
    陈潮第一次见苗嘉颜就是在这儿,在这间小院门口。
    那是记忆的开始,像一个打了很多光的,长长的镜头。
    那天太阳很大,陈潮周围都是行李,他脑袋上罩着件衣服,倚着墙打盹儿。
    胡同里不知道谁家的毛毛狗在他周围试试探探地转来转去,陈潮狼狈得就像只被父母丢下的小狗。
    半睡半醒间,有人掀开了他头顶的衣服。
    手指抓着衣服的一角,像在掀盖头。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