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

眼前 作者:不问三九

      这一年的春节,小卓不用在宿舍一个人过了,也不用再吃食堂的饺子。
    去年除夕夜里石凯突然出现在宿舍楼下,潘小卓当时觉得自己在做梦。今年的这天他一早从石凯怀里醒来,石凯还没睡醒,只是嘴唇还虚虚地搭着小卓的耳垂,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叼上的。
    小卓给他拉了拉被子,想要起来了。刚要坐起来,被石凯胳膊一收又给搂回来。
    丑花过来扑床,小爪子搭在床边眼巴巴地看着小卓,小卓笑着拍拍石凯胳膊:“丑花叫我,它饿了。”
    “它装的。”石凯闭着眼睛说。
    小狗适时地叫了一声,潘小卓伸手摸摸它。
    “再叫就给它扔外头去。”石凯跟小卓说。
    白天俩人一起包了饺子,石凯下午还回了家一趟。家里那顿团圆饭他必须得回去吃,吃完赶紧又跑了。
    小卓本来让他明早再回来,今天好好在家,石凯不同意。
    他现在被恋爱脑支配了,家可以不回,但是小卓不能不陪。
    晚上两人抱着看了部电影,去年的贺岁片。石凯买的投影仪,墙上挂了块幕布,这样小卓平时就能躺着看电影。
    电影结束时间刚好快十二点了,外面隐隐约约开始能看见烟花。尽管禁燃,零星也有趁人不备赶紧放的。
    石凯问他:“想玩吗?带你出去放烟花?”
    小卓连忙摇头:“外面冷,咱们就在家吧。”
    “行。”石凯手放在小卓肩膀上,揪揪他耳垂,“那就在家跨年吧。”
    “嗯嗯。”潘小卓点头。
    这是小情侣跨的第一个年,简单、平静又安稳。这是潘小卓从前最向往的日子,他理想中的节日就应该是这样的。
    石凯守着时间从枕头底下拿了个厚厚的红包出来。一回头,发现小卓也拿出来一个。
    俩人看着对方,都笑了。
    潘小卓伸手过去捏捏石凯的红包,惊叹道:“好厚一个!”
    “给我们卓压岁钱。”石凯扔在他盘着的腿中间那小窝窝里,然后从潘小卓手里抽走另外一个。
    潘小卓没有说压岁钱太多了,而是好好收了起来。
    潘小卓的红包里也是压岁钱,只是没有石凯的多。
    “我以后也能给你多多的。”潘小卓看着石凯,虽然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意,却也说得很认真。
    “那必然的,我卓那么优秀。”石凯眼尖地发现红包里还有个小不点儿红包,他倒出来在手上,翻来翻去地看着。
    “我会努力的,”潘小卓晃晃石凯没拿红包那只手,笑着说,“你等等我。”
    “我不是等等你,”石凯摸摸他的头,看着他说,“我是陪你,一天天看着你。看你越来越厉害,那么那么棒。”
    潘小卓好半天都没说话,眼睛有点红了。
    “等你毕业了咱们就不异地了,我过不了这日子,每次从你这儿回北京我都觉得自己特别孤独,你也孤独。”石凯没急着拆红包,又摸摸小卓的脸,“到时候看你想去哪儿,在总部待了这几年,你想去哪儿我都能调。”
    潘小卓马上说:“我也是,你想去哪儿我都行,我去北京也可以。”
    石凯笑了下说:“那咱们慢慢研究,不着急。”
    潘小卓连连点头。
    石凯是在和他说未来。
    潘小卓心跳得特别快,不错眼地看着石凯。他现在戴的眼睛是石凯新给换的,细细的边框显得小卓白白净净又斯文乖巧,眼神也比之前看得更清楚了。
    石凯离他又近了些,知道能清晰地从小卓眼睛里看到自己。
    那年冬天他第一次在小卓眼睛里看见自己,从此一直没能忘得了那个眼神。在一双清澈的眼睛里看到闪闪发光的自己,石凯当时是震撼的。
    石凯手指刮了刮小卓的脸,又用拇指搭了个边轻轻推了推他的镜框,说:“我喜欢你看着我。”
    潘小卓认真地说:“我一直看着你。”
    石凯腿上的那个小红包,他是第二天早上才打开的。
    那会儿小卓还睡着,脑门儿贴着石凯的一边肩膀。石凯看他一会儿,之后从枕头旁摸过来那个小小的红包。
    里面是一张小纸条,普通的笔记纸,像是上学时期随手从笔记本上撕下来和同学传纸条的那样。
    纸条正面写着一句话,和那天晚上石凯写在小卓手心里那句一模一样:谢谢你喜欢我。
    石凯无声地笑了下,他搓了搓纸条边缘,看了会儿才翻到背面。
    小卓的字本来就工整漂亮,纸条上更是用楷体写得一笔一划的认真。石凯看着这行字就能想象到他专注写字的场景。
    小卓端坐在桌前,低着头认认真真写下——
    最好的少年,从我青春的梦里来。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儿啦朋友们,一篇轻松活泼的小。我非常喜欢他们,希望你们也喜欢。
    希望我们都能有简单平静又安稳的生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