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

无妄之灾(1v1 校园 h) 作者:再也不熬夜了

      因为早上被书妄非要说自己答应过他要言而有信的弄了一阵,宁木吃完午饭已经快两点多了。
    “我下午还有课。”
    宁木突然有点佩服自己,事到如今还能这么平静的和可以称作为强奸犯的人交流。
    “真无情呢。”书妄看起来有点受伤,“我以为你至少还会关心一下我这两年去哪里了。”
    “嗯。”宁木看了他一眼就迅速收回视线,强迫自己忽略掉身体的不适,还真的接了书妄的话,“所以你为什么要回来?”
    ……
    “算了。”
    书妄毫不介意她话里真正的意思,只是笑笑,“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反正,他还是会来找她。
    无论过程如何,她永远都逃不掉就是了。
    宁木有所感应似的抬头。
    熟悉的混蛋笑容。
    她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那还真可惜。”
    这两年没死真可惜。
    书妄被她的眼神刺激到。又是这样的……明明自己软弱的就像一只蚂蚁,他一根指头都能碾碎的玩意……却还是倔强着给自己套上一层薄薄的盔甲,然后以为自己无坚不摧了。
    最让他兴奋的是,宁木只对自己这样,只有在面对自己时,她才会露出这样外强中干的虚表。
    好可爱。
    他想,明明打碎那层外壳,里面就是无比柔软的躯体,那么弱小,卑微,汁水丰沛。
    在床上也是软的,哪哪都软。水也多,不停的哭,流汗,下面也流水,到处都是……
    这是他的木木。
    让他无法控制的想欺负。
    “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宁木就怕听到这句话,她更怕到班里发现书妄也在她们班。毕竟这种事她想他做起来应该不难,只是看他想不想做。
    她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最后一丝侥幸在书妄跟着自己去了教学楼而破碎的彻底。
    快到教室门口,看书妄在身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宁木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你……”
    那张好看却也让她心悸的脸突然放大,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唇上一轻,书妄已经站直了身体。
    这一通操作过于熟练自然以及……迅速。
    宁木傻了。
    不是,她和书妄在教室门口亲了?
    脑子嗡嗡的,宁木甚至感觉身后有千军万马在围观自己,她有那么一瞬间想逃课。
    这是教室门口啊!
    好丢脸……
    “走了。”
    书妄看起来心情还很不错的样子,宁木突然有一种很想揍他的冲动。
    顶着前排人八卦的眼神,宁木浑身不自在的视线快速在人群里寻找陈姝遥的座位。
    当看见陈姝遥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宁木心里涌起不妙的感觉。
    “从实招来。”
    果不其然,她一落座就看见陈姝遥的脸马上垮了下来,声音也绷着。
    确实,昨晚她突然不见了电话也不接,陈姝遥估计都要急死了。愧疚感涌上心头,宁木也想跟她好好解释清楚,但实在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照陈姝遥这个脾气如实讲了,她指不定得去找书妄打一架。
    她以前报警都没用,也不想身边的人被扯进来。每次看见夏冷想到她挨得那一刀宁木到现在还是心疼的无法释怀。
    “别以为我不知道啊,”陈姝遥点点手机,长长的美甲点在屏幕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几乎是咬着牙说,“昨天我给夏冷打电话问了,她跟我说是你前男友来着。”
    “前男友?之前不是说没有吗,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节大课,讲台上的老师自顾自讲着,也不太管下面的人有没有在听,只要课堂没有太乱太吵就好。
    宁木拉着陈姝遥微弓着身子凑到她耳边编着刚刚在心里过了一遍的谎话,“高中认识的,然后他突然不见了我就很生气所以才说没有。昨天突然回来找我了,然后就……嗯,复合了。”
    陈姝遥:“?”
    陈姝遥:“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
    陈姝遥简直越想越气,“这不是纯纯傻逼吗突然消失你还能原谅他?他给你跪下来磕头没你就原谅他?不行就算跪下磕头也不能原谅。”
    “昨天打电话不接也是因为他吧?宁木,你要气死我是吧?就为了一个破男人……”
    完了。
    一个谎话需要千百个谎话来圆。
    宁木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归根到底都怪书妄。她在心里把书妄骂了千千万万遍,突然恶趣味的想到一个借口。
    “他消失是因为得了病,就是哎呀那种快死的病。本来以为自己活不下来了嘛,谁知道活下来了。然后就回来找我了……磕了啊,磕了好几个。”
    “边磕边痛哭说自己对不起我,说他该死。”
    陈姝遥听的表情从嫌弃到震惊,她回想了一下刚刚看到的教室门口画面,很难把宁木的描述和那张脸对上。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人能处。
    为爱屈膝不丢人!
    心里那点火气也就散了。她本来也只是怕宁木受委屈,现在看来好像不用她担心。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