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你和她都很想我吧插入/憋尿/失禁/虐阴

调教小喷泉 作者:祁褚袍

      小猫哭的这样惨,眼泪超出了齐逸想象的范围。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但姐姐总归是姐姐,离开了他只会更好更独立。完全依赖自己齐逸一定是开心的,他甚至想把青夏囚禁起来,做一个只能见到自己,满心满眼都是和自己做淫荡非常的事情。
    齐逸无数次有想要把青夏囚禁的念头,想把她绑在自己身边,绑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或吊绳悬挂或锁链囚禁,什么都好,身边只有自己,只有他施舍给小猫的一隅天地。
    但这种想法危险又剥夺青夏身为“人”的权利。即使他们并非情侣,只是单纯的sm主奴关系,他也要保证他的酥比是愉悦的,正在享受的。每个向他臣服的动作都是因为他在掌控着欲望开关,而不是屈于淫威。
    更何况他们相爱。他有太多想要给青夏的东西,中间夹杂着许许多多的爱欲和卑劣不堪的控制欲。但只要青夏想,她总能被满足。
    毕竟养宠物也不是挥之即来,陪伴与相互信任才是这场关系的重中之重。
    所以齐逸正在用他最大的能力往回赶,客户不能得罪,事情总要照常做。小猫哭的眼泪汪汪是他的错,他没有把小宠物哄好,但看到一串串的眼泪他也惊慌失措。被欺负哭是一回事,想自己想到流眼泪又是另一回事。他不去深究小猫为什么落泪,也不去思考声音里带着的春意是怎么回事。总之不在身边的崩溃哭泣就是他的责任。
    等他事情办完火急火燎冲到家里也已经是很久之后了,青夏正晃着腿在家吃炸鸡,一点看不出刚才崩溃大哭的样子。反正那种方面再怎么哭闹也不会被满足,不如先美美吃一顿,口腹之欲永远是人生头等大事。
    “姐姐,炸鸡好吃吗?”齐逸原本以为回家之后等着自己的是温香软玉扑入怀,结果人家看都不看他一眼,认真吃饭。
    小猫眯了眯眼睛,餍足地舔舔蘸满了酱汁的手指,“当然好吃啦!你来吃一口吗,我想吃两种味道,所以点了双份的。”
    青夏把买两份的理由说的坦坦荡荡,一点绮丽的幻想空间都没留给齐逸。什么特意给你也买了一份这种话,齐逸基本不会听到。不过他也有他的方式,能让小宠物柔声软语臣服在他脚下不停撒娇。
    “要姐姐喂我。”  他知道青夏也很爱听他日常的撒娇,偶尔来这么两下,促进感情又让小猫得到满足。他乐意至极。
    “美得你!自己没长手吗!”话虽然这么说出来了,但还是拿起一块蘸着满满蜂蜜芥末酱的炸鸡塞进齐逸嘴里。怕烫到他,还特意掰开吹了吹,然后才送到嘴边。
    “好香好香!姐姐喂得炸鸡好香!”东西可能就那样吧,他也没尝出来具体是什么味道。反正炸鸡在他眼里都差不多,但姐姐是一定要调戏的,最好满脸通红的自己送上门。
    青夏也对这种撒娇很是受用,如果齐逸没有一边嚼着自己喂给他的鸡块一边偷偷喝自己可乐的话,她一定会更开心。
    瞄到齐逸喝这罐已经快要空了的可乐,青夏终于想起他早上做过的讨厌事情,一把夺回易拉罐。“不许喝我的可乐!冰箱里还有,你自己重新开一听不好吗。”
    “姐姐好小气,明明知道你喝过的比较甜,就是不给我喝。”
    青夏好像对浪漫过敏,立马反驳,“口水到底有什么好喝的,就是不许喝了!”
    “好吧好吧,那等姐姐吃饱,我们做点好玩的事情。”电话里哭着求操的可怜声音他还念念不忘,当然要尽全帘弃足他的小宠物。
    真的要做的时候小猫又怂了,嘴里的炸鸡都不香了,只想晚点开始工作,“你不饿吗?吃点儿?”
    齐逸想到什么就要去做,这会已经准备洗洗澡开工,声音有点飘忽,“不吃啦不吃啦,姐姐更好吃,吃姐姐就够啦。”
    每次都这么说,也不见真的能吃饱,她都怀疑这男人是在放置自己的时候偷偷去吃饭,但也没什么证据。算了,反正做爱调教什么的确实很费体力,她又很享受,怎么都不亏。事后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她都会被侍候的服服帖帖,让他吃两口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要么自己也去准备一下,换个漂亮衣服什么的?想想又算了,睡裙也很好看,加上一会还不知道能不能穿衣服呢。她永远都在游戏中苦苦哀求齐逸给自己留条底裤,但除了情趣内衣以外,穿什么基本都会被扒光,一丝不挂。
    “姐姐都不做什么准备吗,不想跟我睡觉吗?”没一会就有只大狼狗从背后趴在自己身上,紧紧箍住不放,甜蜜又有点儿窒息。
    拍拍面前这双手,示意他放开,男人松手之后青夏立马反身抱回去,手脚并用爬到他身上。毛绒绒的小脑袋凑到这根热气腾腾的人形柱子的耳边,稍稍发出气声:“哥哥,操我。”又觉得这么做还不够,一股脑往耳朵里吹了好几口气。
    齐逸今天好像很不禁撩,青夏刚吹两口就被他搂紧,抱向卧室,“姐姐,你这么吹气不对哦,这样我只会觉得难受。”
    他知道青夏是想要模仿平常自己对她做的挑逗动作,可青夏主动的太少,几乎没什么经验。做起这种行为反而青涩可爱中透着一股勾人的倔强,让他控制不住施暴欲望。见到床就立马把青夏摔了上去,虽然家里床真的很软,但猛的松手还是让小猫有点头昏。
    “我来教教姐姐,帮姐姐补补习,知识点要好了,等下要考哦。”
    凡事都有代价,青夏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这道理了。从她第一次被抽查背书没背出来,给同班的邻居妹妹买了两根棒棒糖一瓶汽水作封口费,让她保证不要跟自己爸爸妈妈说的时候。她就很明白不管事情是大是小,只要用到“帮”这个字,人情就是要还的。不知道齐逸这个帮的酬劳会不会超过自己的承受范围,也不知道这个坏男人怎么每天都这么小气。
    但其实齐逸今天确实没有想那么多,他今天好像真的只想认认真真操青夏,把她操得喵喵叫,把她操得在身下求饶屈服。怎么会有男人能错过把喜欢的人按在自己胯下驰骋的机会,他不会拒绝也不能拒绝,总要让青夏知道自己最近也很辛苦很想念。
    抱着香香软软的身体,对着耳朵轻轻吹了几口气,身下小猫抖了几抖,叫出了声音。齐逸看到她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教,变得这样敏感,开心溢于言表,“姐姐这么快就忍不住了?这才刚刚开始呢。”
    青夏不知道什么是刚刚开始,她只知道从齐逸把她摔进床上之后,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欲望的泡沫。浑身的细胞都张开说想要,整个大脑连纹路都充斥着情欲。
    耳朵确实只是一个开始,片刻后青夏身上就没有一处清白地方,全都被齐逸盖了戳,铺满了他的味道。脖子这种敏感地他是不会放过的,舔到小猫软成一汪泉水才会往下继续。
    “唔…哥哥…别…好痒哦。”青夏每次被舔咬侧颈都仿佛灵魂被掏空,身体和头脑完全分离,只能躺平任由齐逸欺负。好在他也知道如果这会刺激太深等下青夏会体力不支,从来不让小猫在这个阶段扭动太过。
    “那猫猫想要哪里,说出来,说出来主人才好帮你。”他发誓他原本真的只想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但游戏玩的太多,这种原本的香草系纯爱已经满足不了两个人的需求。齐逸之前和青夏单纯只做的时候还总会担心自家妹妹体力太好,自己累死了她也不一定能够真的爽到,所以前戏做的非常足,就怕青夏为了自己的感受装出很享受的样子。直到他发现轻微的羞辱和疼痛更能刺激到他的宝贝姐姐,所以即使在正常做爱的时候也会结合境况略微进行一些羞辱。
    像这种让小猫自己说出想被玩弄什么地方的小花招齐逸简直乐此不疲,能让她羞得满脸通红又不得不去做。同理,小猫打开双腿表演自慰他也爱看得很。青夏现在很难自己动手大到高潮,接连不断的道具使用和男人的反复调教虽然让她敏感异常,但也更难自主大到高潮。
    “想要…哪里都想要…主人想要亲亲哪里猫猫就想要哪里。”哼哼,她现在也学会了,说哪里都会被惩罚,不如就让坏男人选择。
    齐逸没大到目的,立马撂挑子罢工,甚至差点就从青夏身上起来了。“这个回答也不行哦,宝宝。好好说,说对了主人才能奖励摸摸给你。”
    “呜呜…哥哥摸摸小骚货的奶子…她好想你。”突然的停顿让青夏也有点无所适从,再加上最近她不要脸的事情做的也多了,张口就是这种带着骚味的撒娇。
    说完两个人都愣住了,齐逸没想到他的小猫咪现在这么主动,青夏也没想到自己现在可以脱口就是这种骚话。甚至小猫都已经伸手抱住主人把奶子往他手上送了。
    “那好吧,既然我的小骚货这么主动,作为主人当然要满足。”他对着粉嫩嫩的小奶尖又抠又揪,理智又在和快感的较量中败下阵来,青夏不再压抑自己,叫的一声比一声浪。
    “小肥逼不馋吗,不想主人摸摸吗?”话音未落,齐逸把手伸向已经舒展开的小肉花上,“啧,原来有些小馋猫的骚逼已经湿透了。腿打开,不绑着你就不会挨操了是吧?”
    男人欣赏着早就湿淋淋的肉花,他想,现在也许吹口气小猫就会颤栗着娇喘不停。但他显然没有这么好心,只是吹吹气就放过诱人美餐。
    划开软糯糯的那道缝,齐逸直接捏住了挺立的小豆子,大力拉扯之后又狠狠弹了几下。愉悦的看着小猫弓起身体抖了好几下,肉花也一抽一抽往外流口水。
    “啊!!主人!”没有束缚道具的帮忙,这种刺激青夏根本把持不住,大开的双腿又一下收紧,夹住了齐逸的胯部。
    “啪!啪!”这两下打的结实又响亮,小猫的奶子被打的晃了几晃,“主人的命令全都忘记了?等下再不听话打的就不是奶子了。粉嫩漂亮又圆鼓鼓的小骚逼被删几下肯定会更肥,主人很期待你的表现哦。”
    他都这么威胁了,青夏是傻的也该听懂其中意思了,慌忙打开腿自己抱住,好让齐逸玩的更尽兴。
    “好乖。”他安抚似地用早就硬到不行的性器贴了贴发大水一样的小肉花,又亲了亲青夏因为太刺激而无法闭合的双唇,沉声问道。
    “准备好了吗,宝贝,你和骚的不行的小肥逼是不是都非常想我呀,主人都闻到骚味儿了。”
    说完他也不直接进入,用手指在穴口和阴茎贴近处揉捏抠挖。这种动作让小猫难受极了,扭着屁股就想逃开。
    “哈…哥哥…主人…求求…”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敢松开抱着双腿的手,只能抬起屁股用肥嘟嘟的阴阜蹭蹭齐逸来讨好他。
    “求我什么?宝贝儿,说出来,说出来就给你。”他还在一点点诱导,只差最后一点点了,他也忍得难受。可他更想听青夏亲口说出这些淫荡的话语。
    “求求主人操我!用主人的大鸡巴贯穿我!让我成为主人的所有物!”不知道是不是欺负的太狠了,青夏甚至把这些话低吼出来,就为了被齐逸压在身下玩弄。
    听到想听的话,齐逸自然没必要再忍,如她所愿狠狠向内里顶入。硬到不行的性器直直冲向穴心,仿佛肉嘴里这些褶皱都不存在,又烫又热的利器简直要一剑劈开这具温暖的剑鞘。
    青夏被这么猛的一进入,呼吸都停了几下,搂紧齐逸狠狠咬上了他的脖子。终于,终于被满足到了,她渴的近乎疯魔,现在终于有机会咬紧这个她馋了许久的,作威作福男人的命脉,狠狠绞死。
    “唔…好…好撑…全都要…啊…肏进来了……”小猫被撞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抑制不住的娇喘不停。她哪里还记得抱住腿打开给齐逸肏,只能跟着本能用自己修长的双腿缠紧男人的腰,随着他在海浪里沉浮。
    “主人…深…再深一点儿……”小猫的肉花紧紧咬住滚烫的挺硬不放松,在不停的抽插中费力主动吮吸。像一张张小嘴吮吻着主人的肉棒,根本舍不得放开。
    齐逸对青夏的敏感点了若指掌,几乎不用费力就对着这个让小猫哭闹求饶的点猛戳不止,狠狠碾磨。小猫几乎一瞬间就投降言败,只能喘着粗气呻吟。
    就这么猛烈的抽插了一会,刚才喝下去的可乐开始找青夏麻烦了。喝下去的液体这会儿全部化作尿液囤在膀胱里,每一次的强烈撞击对青夏来说都是致命打击。
    “哈啊…主人…想…想上厕所……”小猫也有点脸红,她还是很怕在做爱的时候失禁,主要换床单实在是太讨厌了。而且再这么撞下去,她就要被硬生生肏到尿床,想起来一定够她羞好久。
    “不许去厕所哦,也不许尿出来,姐姐自己说床单难洗的!”原本就猛烈的撞击这会儿变本加厉,不把青夏的叁魂七魄撞到体外誓不罢休。
    但小猫这会的所有注意力都在于控制尿道括约肌,一个不小心就会放松喷出。她被插得浑身抽搐,穴心膀胱和尿道口没有一处能够幸免,每个地方都又酸又麻,酸意一点点蔓延到手指尖。实在太难耐,小猫忍不住用指甲尖挠了挠齐逸的后背,换来了更多的玩弄。
    齐逸冷不丁被挠了这么一下,几乎同时就把原本搭在小猫腰上的手往下挪了挪,发狠地掐了掐早就肿起来的骚豆子。湿透了的穴口因为憋尿和猛的刺激洇出更多骚水儿,衬的阴蒂滑溜溜亮晶晶,让人好奇这个小东西到底能吐多少水出来。
    可这样一来,青夏就更难受了。也许难受不准确,小猫在刚才差一点点就高潮了,但憋着尿的她还有些许理智。她怕高潮之后跟着来的就是失禁,死死夹住齐逸换取干净的床单。
    这么狠狠咬紧,齐逸反而有些吃不消。他也许久没在青夏体内纾解过了,今天这么一套做下来,两个人都踩在了高潮的临界点。但齐逸多坏啊,即使马上就要射出来也要占占嘴上便宜,更要调戏青夏来获取快感。
    “小骚货现在很能忍嘛,那就再刺激一点点好了。”原本只是掐了几下的阴蒂现在正忍受着粗暴不已的动作,揉捏,按压,上下搓动。甚至言语上还在刺激青夏,“乖宝贝,快尿出来,尿出来你就舒服了。”
    “啊…哈啊…主人……抱…要…哈!要忍不住了…要…啊……要全部喷出来了…!”
    小猫终于蓄满了即将要漫出来的快感,颤抖的高潮夹带着淅沥沥的液体喷的床单上到处都是,齐逸身上也无法幸免。但他本就不介意,又忙着安抚小猫的情绪,一下一下叼住唇瓣亲吻厮磨,等到确定小猫全都尿完,他又直接没入花心,勤奋耕耘去了。
    全都清理完毕,两个人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没营养的话题。
    青夏突然好奇齐逸记不记得最开始跟她说过的油腻情话,于是她开口问道,“齐逸,你知道你最开始虽然很土,但是很撩人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小狼狗突然一怔,他说过的土味情话有点多,一时半会儿真的想不起来。
    青夏了然笑笑,贴在他胸口,发出闷闷的笑声。
    那会齐逸和青夏刚认识,齐逸甚至不知道青夏叫什么名字。好奇宝宝齐逸勇敢发问,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青夏:我姓Q,你猜猜看。
    齐逸想都没想直接回答,我觉得你姓齐。
    青夏好奇,为什么呢?
    因为我姓齐呀,妇随夫姓。
    真的土,青夏想。但是小狗奶奶的看着你跟你说这话的时候,你甚至没法拒绝的样子。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一切呀!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