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就在这尿。h

浅水区域(出轨) 作者:宅也

      没有得到答案,双方都没有。
    嘉浅的表现不明了。但江泠沿的表现足够表明他是否在吃醋,又是否喜欢这个身份。
    抵着这个姿势,江泠沿把她送到高潮,像翻煎饼似的轻而易举给她翻了个面,压到对面的琉璃台上。
    嘉浅上半身趴在上面,屁股高高撅起,正被一个大肉棒用力地后入。
    高潮中的媚肉层层缩搅,江泠沿被夹得眼尾通红,扒开两瓣丰臀,盯着含羞粉菊,连着几巴掌抽在上面。
    “今天怎么不哭着说要休息了?”
    “好热,我要出去......”嘉浅紧紧贴着冰凉的台面,好像就能寻得一丝清凉,她喘着粗气,答非所问。
    浴室是个积存热气的地方,鸳鸯浴更是煮沸了这股激进的热流。
    这他妈比夏天正中午跑八百还累。
    嘉浅被撞得好几次脑袋差点撞上镜子,人仿佛也随着热气飘在空中,下一秒就会坠下。
    嘉浅大汗淋漓,浑身乏力,有中暑的征兆。
    汗液和水蒸气融合,沿着瓷器般光滑的肌肤滑落,消失在她深凹的股沟。
    蓦地,两条腿被腾空。
    江泠沿端起她,小孩把尿的姿势将她抱出浴室,鸡巴仍在肏她,路过全身镜时,他停下。
    尽管无力地垂着眸,嘉浅依旧无法避免的清晰地看见红粉与深棕、柔软与粗野、腼腆与狰狞的撕咬。
    太淫靡,颇有种在父母隔壁偷看A片的羞耻感,更甚的是,女主是她自己。
    这么想着,她差点迎来第二轮高潮。
    江泠沿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察觉到她的反应立即停下。
    嘉浅被按到落地窗前。
    “不要不要,会被看到。”嘉浅声音被顶得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短短八个字愣是让她说了半分钟,竟比不过咿咿呀呀的婴儿。
    “怕?”江泠沿口吻上挑,含带几分讽意,神情却自若无比,“那野战你岂不是要吓得尿裤子?”
    不说还好,一说,这还没野战,尿意就来了......
    今晚在饭店,她要上厕所,先是被蒋诗婷“下大任务”,再是遇到某个狂兽,被强吻一通。
    那点尿意也随之被吻了回去,吻到脑后,脑子里只留下那一吻。
    “宝贝,别夹。”
    男人大提琴般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他的唇舌杠上了她的耳朵,撕咬缠绵,湿吻含吮。
    尿意更甚,她扭着乱躲。
    “那你放开我,我要上厕——嗯你干什——嗯啊......”嘉浅制止阴蒂上突然冒出来的手。
    效果是微乎其微。
    嘉浅极恼,说这厮是禽兽,恐怕都有辱禽兽。
    明知她十万火急,不救急也就罢,竟还反倒一桶油!
    阴蒂一受刺激立马硬起来,快感刹时涌了上来。
    不知是来自尿道、阴道还是阴蒂。
    只知此时此刻,她非常想泄出来,把下体的胀感一并泄个干净。
    禽兽必不会让她如愿。
    “就在这尿。”禽兽不容拒绝道。
    “变态,我不要!”
    她咬他的肩膀,誓死不妥协。
    他不放,她就一直咬,他肏她,她就下死口。
    很快,男人肩上绽放出一朵血染的玫瑰,他不哼不叫,平添性感。
    江泠沿低头,那玫瑰妖冶艳丽,像她一样。
    可嘉浅觉得像他,都是要命的妖精。
    嘉浅没办法了。
    看着他的脸,体内的热流愈发难抑。
    看着他的身体,高潮的快感愈发强烈。
    她死咬着唇,眼尾毫无征兆地落下一滴纯粹的泪,宛如娇花粉瓣滴落晨露般清澈。
    然她的眼睛是不清澈的,江泠沿从未看清过。
    知晓她忍得辛苦,她下面夹得实在太紧,比给她开苞那晚还要紧。
    马桶边,镜子就在对面,江泠沿端着她,目光锁死镜子里重迭的肤色差。
    “尿吧。”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