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能就这么乖乖地呆在自己身边,可是他还是将自己的人生豪赌在楚沐泽身上。这次他竟是输得一败涂地。本该是人人惊羡的爱情,如今成了众矢之的。

    「易君然,你不过是想把我圈养在你身边当作男宠而已。就算我们的关系曝光,可是在别人眼里你依旧只是我的金主而已,我需要小心翼翼地伺候你,也许一不小心就会被雪藏。呵呵。」楚沐泽冷冷地一笑,「不过以我现在跟被雪藏的处境也差不了多少。易君然,是你对不起我在先,不能怪我不义。」

    易君然不敢相信从楚沐泽嘴里竟然可以说说出这般令人心碎满地的话。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楚沐泽的时候,纯粹透明的少年,在娱乐圈这般鱼龙混杂的地方想要留住一个人的纯真无暇有多难。楚沐泽永远不会知道。心脏一阵剧烈的收缩后,易君然俊雅的面孔上惨白一片,然后重重倒在沙发上。他几乎可以想象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勃然大怒的表情。他曾经那么不可一世地在那个男人面前发誓,他跟楚沐泽一定会幸福的,他会让那个曾经将他的母亲伤得体无完肤的男人后悔。

    「整理好你的东西。搬出去。」易君然甚至放弃了挽留。曾经的爱人,如今剑拔弩张地面对面,互相撕咬着对方的伤口,不顾鲜血淋漓。真是太可笑了。简直比夏季档上映的搞笑电影还要令人可笑。

    眼角溢出泪光。易君然不着痕迹地挡住。

    楚沐泽拖着行李箱准备离去时,易君然语调微微上扬,冷嘲热讽道,「楚先生,祝你未来能够大红大紫,心想事成。」

    楚沐泽最后看了一眼易君然,眼神里包含了太多错综复杂的情绪。易君然撇过头。

    从此以后,他们就是陌路不相识。

    有人曾经说过,努力就可以成功,相爱就可以厮守,这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谎言,支撑着我们年少时的一往无前。

    易君然见到楚沐泽那一年,楚沐泽20岁,他22岁。都是意气风发的年纪。他是娱乐圈里名声鹤立的金主,而他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可他偏偏对那样纯粹无暇的少年一见钟情,自此之后便是万劫不复。易君然以为至少在楚沐泽心里,他对他的爱可以超过事业,到头来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分量。

    所有的爱在现实面前,都是那么不堪一击。易君然认为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楚沐泽的人生毫无瑕疵,可楚沐泽眼里他却成了不顾他意愿毫无顾忌打劫他人生的土匪。

    易君然没有哭。他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楚沐泽拿走了这个家中每一样属于他的东西,甚至连牙刷都没有留下。看似依旧是富丽堂皇的豪宅,如今却是萧瑟落寞。

    陆子放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于小乐手中拿着报纸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然后将报纸递给他呆呆道,「君然和沐泽分手了。」

    陆子放眼神暗了一下,将报纸丢进废纸篓,对着于小乐不冷不淡地说道,「晚上吃什么。」

    不同于于小乐的惊讶,陆子放对于这个消息的反应冷漠得有些异常。从一开始,陆子放就不看好易君然和楚沐泽,楚沐泽野心太大,而易君然的心太小。易君然想要的爱人是可以依偎着他,陪他看看电视,唠唠家常,而不是楚沐泽那般雄心壮志的人。本来就是殊途,又怎么能同归。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啦啦!!!新坑终于开始了!!!!!

    因为最近忙于大考!!!考完之前希望能保持隔日更!!!!

    考完之后窝会还给大家日更的!!!!!么么哒!!!!爱泥萌!!!希望新坑继续求支持!!!!

    ☆、交易

    酒吧里低迷沙哑的**声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灯光闪烁不清的打落在易君然那张温文儒雅的脸庞。在这样一个纸醉金迷的气氛里,唯独易君然的眼神清明得令人费解。

    烈酒入腹,穿肠毒药。酒瓶里的烈酒悄然见底,易君然却依旧清醒。是谁说酒能醉人的?

    「再来一瓶。」易君然一手撑着下巴,慵懒地解开系在脖颈出的领带,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暗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至极。

    俊俏的服务生脸微微泛红,虽然这个酒吧里像易君然这样长得好看的男人多得数不胜数,但易君然的好看却又有些不一样。俊逸中透着文雅,白皙的肌肤衬得他的容颜越发俊美,却不会给人女气的感觉。眉宇间透着英气,一双黑眸温柔似水,薄唇漾着令人炫目的笑容,好似多看一眼都会沦陷。

    「先生,你喝的太多了。我替您叫出租车回家吧。」服务生有些担忧地看着刚才还满满一瓶的威士忌在不眨眼间竟然被易君然喝了个底朝天。

    易君然眯着一双含情的桃花眼,微微凑近酒吧上跟他说话的服务生,唇角勾着浅笑,模样真是顾盼生辉。

    这时从一边走上来一个长得精致漂亮的男生,搭上易君然的肩膀,「这位先生,你喝多了。」

    上前的人是酒吧里新来的服务生江亦辰,还没有退去少年的容貌,唇红齿白的模样让酒吧里的很多男人都蠢蠢欲动。可惜江亦辰洁身自好,对于那些男人他向来是敬谢不敏的。

    看清江亦辰的容貌后,易君然愣了一秒,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怎么可能会是他,他不会再回来了不会了。」

    江亦辰不明白易君然在说什么。秀眉微蹙,整张脸在霓虹灯下显得璀璨耀人,清丽的容颜在**的气氛里显得勾人心弦。

    「我送他出去。」江亦辰二话不说扶着脚步不稳的易君然走出了酒吧。江亦辰身上散发着属于少年独有的气息,淡淡的清香沁着莹白的肌肤窜入易君然粗重的鼻息间。

    走到门外,凉风习习。漆黑的夜晚,连出租车都少得可怜。江亦辰看易君然身价不菲的模样,应该是自己有开车过来,不过喝成这样还能开车吗?他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正直勾勾打量他的易君然,他见过酒吧里那些对他不怀好意的男人眼神里透着暗沉的**,见过那些穿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人对他嫉妒的眼神,可唯独易君然清澈透明的目光下深藏的痛苦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先生,您有朋友吗,我打电话让您的朋友来接你吧?」江亦辰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

    易君然突然搂过江亦辰纤细的腰,**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多少?」

    江亦辰不明白易君然什么意思,什么多少?他是问他要不要朋友来接好吗?真是醉得不轻,江亦辰声音里带着一丝不耐烦地问道,「先生,您有朋友的联系方式吗?」

    「你一个晚上多少钱?」易君然看着江亦辰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你能出得起多少?」江亦辰不怒反问。

    易君然笑了,凉风吹醒了他几分理智,但看着江亦辰的**却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