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扬,「你的三十万还在床头,随时可以拿走。」

    「属于我的,我一分都不会少拿。」江亦辰对于易君然好意的提醒不屑一顾,他还没有忘记卖了自己换来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那三十万吗。

    江亦辰转身走进房间,从易君然的衣柜里拿了一套简单的休闲服套在身上,长短尺寸正好,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还好易君然的腰板跟他差不多。一看休闲服上的牌子,江亦辰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易君然:土豪。真是不拿都对不起自己。

    江亦辰换好衣服以后作势就要出门,却被易君然冷冷的一句问道,「你去哪里?」

    「难道我现在连人生自由都被限制了?」

    「至少要报备。我花了那么多钱,要是你跑了,我可是损失很大的。」易君然佯装痛心疾首的模样,但黑眸里却看不到一丝心疼三十万的样子。

    江亦辰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你那么大手笔,我还想继续赚呢,怎么可能跑。放心吧,易总。」

    说完,江亦辰甩门而去,易君然方才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得一干二净。拿过身边的电话,「给我查一个人,叫江亦辰。」

    江亦辰叫了出租车,车子停在破旧的孤儿院门口。揣在手中的支票几乎被掌心的汗水浸湿了。院长老远就看到江亦辰,步履蹒跚地朝着他走去。

    「院长,你腿不好,不要总是跑。」江亦辰看到院长看见他一副激动的模样也不免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

    稍许走了快些就气喘吁吁,院长缓了口气,眼角的皱纹因笑容而微微甬起,「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走几步就累成这样,还是你好啊,年轻多好。」

    「院长还是老当益壮呢。」江亦辰此刻脸上的笑容跟面对易君然时有些天翻地覆的区别,没有任何虚情假意,就如同纯粹的少年,与世无争的模样。

    「你怎么今天有空过来?不用上班吗?」院长有些担忧地抓着江亦辰的手,「是不是工作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啦,院长不用担心。我能吃能睡能跑,好着呢。」江亦辰说着还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不想让已经年迈的院长替他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院长看到江亦辰还是原先在孤儿院里开朗的模样,瞬间放心了不少。他最怕的就是这个社会带走了江亦辰本该有的纯真,20岁的江亦辰本该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刻,若不是被丢进了孤儿院,江亦辰的未来该是如何的前程似锦。

    江亦辰犹豫着将手中三十万的支票交到院长手中,院长有些惊讶地看着江亦辰问道,「你怎、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小辰,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是不是做了什么非法的事情?」

    「院长!你想到哪里去了。」江亦辰迅速地在脑子里编织了一个谎言道,「这是我买□□一等奖中的。」

    院长狐疑地看了一眼江亦辰,可是看着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他又无法怀疑,江亦辰从小就听话乖巧,从不说谎,也很少会做让他担心的事情。

    「真的是这样?」院长不免还是有些担心。

    「是真的!你要我对天发誓吗?」江亦辰举着手一副对天起誓的样子。

    「我相信,当然相信你从小就让人放心。有了这些钱,孤儿院也有救了我替孩子们谢谢你」

    「院长,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

    院长的话令江亦辰原本吊在嗓子眼的心情也一下子松懈了下来,还好没有被怀疑。

    易君然看着电脑里让人调查的资料,江亦辰的背景比他想象的还要干净,八岁那年母亲自杀生亡,在此之后就被警察送入了当地的孤儿院。如今20岁的他刚刚在酒吧谋到一份服务生的工作,工作了没多久江亦辰就遇见了他。比一般人稍许跌宕起伏些的人生,看起来令人心生同情,可偏偏是那样的环境下出来的人格外的倔强。连谈价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锁了两天的第二章。。。总算是粗来了。。。。窝真是够拼的。。。。

    江美人又来啦=3=

    顾美人那里目前一周更新一次=3=因为考试期间望谅解=3=江美人这里还是有点存稿的。。。

    么么哒,继续求收藏=3=

    感谢投地雷和火箭的小天使们=3=破费了=3=爱泥萌=3=么么蛋

    ☆、回忆

    离开孤儿院之后,江亦辰来到了母亲的墓地。墓园看门的大爷看到是江亦辰就特别放行让他进去了,「小辰啊,今天怎么来得那么早,还没开门哪。」

    「嗯,我想我妈了,就过来看看。」

    这片墓地一年四季都清净得很,除了江亦辰几乎没什么人来。也只有每年清明节的时候很多人才会想得起这里葬着曾经深爱他们或他们深爱的人。人性就是那么凉薄。

    江亦辰手里捧着一束野百合,那是他母亲生前最爱的花。只是一段时间没来,墓碑前又长满了杂草。江亦辰向门卫借了铲子,小心翼翼地将那些杂草清除丢进一边的垃圾箱。

    灰色的石碑上嵌着江亦辰母亲年轻时的照片。不得不说,江亦辰的美貌完全继承于他的母亲。白皙漂亮的瓜子脸,细长弯弯的睫毛,粉嫩的薄唇,那张脸令人过目难忘。

    江亦辰用指尖掸去照片上薄薄的灰尘,他对母亲的回忆到了八岁就戛然而止。记忆里他这个漂亮的母亲很少笑,只有每次深夜翻阅那本破旧的相册时才会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淡淡的一笑,唇角微微勾起,精致的容貌,顿时鲜亮动人。所以他从小就特别懂事乖巧,希望有一天母亲也能对他露出那样的笑容。

    直到他八岁生日的那一晚,所有的期待都在绝望里落空。记得那次母亲打扮得很漂亮,那也是记忆里母亲唯一对他微笑的一次。母亲亲了亲他的额头,告诉他晚上会买蛋糕回来为他庆生,让他乖乖等她回来。他很听话,哪里都没有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坐在客厅中央的长椅上,等待着母亲的归来。刺耳的门铃响起,打开门的瞬间,他没有看到母亲。一群身穿制服的男人将他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紧接着母亲躺在雪白的床单上被推了出来。

    『小朋友,这是你妈妈吗?』

    江亦辰点点头。他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个问话的男人转过身,对身边另一个男人道,『立案吧。』

    『真可怜,孩子还那么小。』

    『送孤儿院吧,总不能没人照顾,说不定还会有好心人领养。』

    没有人在乎他的感受。没有人询问他的意见。他被送到了当地的孤儿院,那里都是无家可归的人。

    江亦辰到现在都不知道,他那个漂亮的母亲到底有没有爱过他?如果没有,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