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那你什么意思?让我叫楚沐泽回来继续给公司效力?」

    何若铭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即改口道,「易总,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公司的艺人几乎档期都满了,没人能合上庄导的拍摄时间。」

    「没人不会去找吗?不过是个男二,有那么难找?」

    何若铭咽了咽口水,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易君然的脸色道,小心翼翼地提议道,「不如找您那位新对象?」

    听到何若铭的提议,易君然面色一寒,「我高薪聘请你来就是让你给我出馊主意的?何若铭,你要是做不来这个位置,我不介意找人代替你。」

    易君然的话在何若铭脑子里敲响警钟,他识趣地闭上嘴,再也不敢开口说话。

    何若铭和易君然一到公司就看到庄珂早就在那里恭候大驾的模样,他直奔到易君然面前劈头盖脑就是一顿数落,「易君然,我不管你跟楚沐泽怎么闹腾,现在你把我戏里面的男二搞没了,让我怎么办?这戏还拍不拍了?」

    庄珂被易君然和楚沐泽突如其来的分手搞得一头雾水,分就分吧,别影响他拍戏啊,现在男二没了,这个戏还拍个球。他去联系楚沐泽,楚沐泽到现在手机都是关机状态,根本联系不到。他来公司逮易君然,还不容易给他逮住了,易君然还是一副你看着办的样子。

    「没了男二再找一个,凭你在圈里的关系,找个男二还是难事?」

    「你说的倒是轻巧!?拍戏着重的是角色挑选,没有好的演员这戏还不如不拍了。你把好端端的一个楚沐泽给我弄走了,我去哪里再找一个楚沐泽。」

    何若铭看庄珂和易君然一副在公司门口就要点燃战火的架势,连忙上前阻止道,「庄导有什么话进办公室再说吧。」

    把两个祖宗请进办公室,庄珂毫不客气地拿过一瓶矿泉水就猛地灌下去,豪放地抹了一下唇角掉下的水渍,「易君然,我不管,你要是现在不给我一个男二,你就把楚沐泽给我去找回来!」

    「庄珂!」庄珂如此专横跋扈的态度让易君然也恼怒了起来,「我说了不用楚沐泽就是不用楚沐泽!你要是敢用他,我就撤资!你爱找谁找谁!」

    「易君然!你他妈倒是给我一个方案啊!你说!没演员怎么演!要不你亲自上阵演男二?!」

    「说的倒是轻巧!我不管你和楚沐泽怎么闹,拍戏就是拍戏!你不是那么公私不分的人,这次怎么给我出这种难题!」

    「妈的!我怎么就那么惨碰上你了!」

    「你今天不给我男二我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易君然被庄珂连珠似炮的话攻击得大脑一片混乱,突然狂吼了一声,「明天照常拍摄,我把男二给你带过来!」

    何若铭和庄珂都愣了一下,易君然说的是真的?何若铭顿时想起了刚才那个被易君然一口否决的提议,不会是答应了?

    「真的?」庄珂还是不确定地问道。

    「真的。你满意了?」

    「满意,当然满意!」庄珂顿时脸笑得跟朵盛开的菊花似的。

    「那还不滚!老子现在看见你就烦!」

    庄珂也算是识相,既然易君然答应给他一个男二,他也就不再咄咄逼人了。屁颠屁颠地就离开了易君然的办公室。

    庄珂走后,何若铭就呆呆地开口道,「易总,那个男二」

    「就按你说的来。」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让大家久等了。。。感谢投雷的小天使=3=泥萌破费了=3=

    么么哒。微博今天已经po出了《久别经年之替身**》个人志的简繁体投票啦,如果简体要的人多,会连简体一起出的,目测大概十月初就会出了。。。有微博的小天使,如果有意向入楚之洛这本个人志,就麻烦投个票吧=3=么么哒

    明天更顾美人。。。窝也是够懒的了。。。。

    ☆、拍戏

    第二天一清早,易君然就拎着还没睡醒的江亦辰直接赶往片场。江亦辰心里一阵腹诽:大清早不让人睡觉,这是干嘛。易君然没告诉江亦辰他们要去哪里,江亦辰也懒得问,反正他现在被包养了,挣扎也是徒劳。

    被圈养的人有什么资格要求平等。

    何若铭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瞥两眼闭目养神的江亦辰,易君然一路的脸色都说不上好看。若不是被庄珂逼急了,他也不想拿刚刚包养的男人来滥竽充数。其实以江亦辰这副皮囊,若是易君然有心捧他,想必将来也是一棵摇钱树。作为易君然的心腹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何若铭一直觉得,楚沐泽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演员,无论从外貌还是自身条件。可惜易君然的想法谁也猜不透,明明就是捧在心尖上的人,为何在楚沐泽的演艺事业上处处给他添堵。这一点,何若铭至今看不明白。

    江亦辰今天穿的很随意,白衬衫配上纯蓝的牛仔裤,无处不是张扬着少年独有的气息。如此简单的款式穿在江亦辰身上却是别有一番风味。江亦辰哈欠连天地从车子走了出来,懒懒地伸了一个腰,空旷的场地四处无人。

    「我们今天到底是来干嘛?」江亦辰纤长的睫毛随着微风颤抖了一下,褐眸眯成一条线,模样纯真无邪。

    易君然看着这样的江亦辰有些晃神,好一会儿才不冷不热地答道,「拍戏。」

    「哈?」江亦辰慵懒的视线稍稍恢复一些清明,清澈透明的目光打量着易君然道,「你拍戏?」

    「不。是你。」易君然以言简易骇的方式最准确的表达了江亦辰现在所要做的事情。

    江亦辰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细长的手指极其不优雅地挖了挖耳朵,再一次询问道,「你说什么?」

    「别让我重复两遍。」易君然不顾江亦辰的反应,拉过他的手直接将他带进了远处密林中。

    「你先放开我。把话跟我说清楚!拍什么戏?我又不是演员!」江亦辰被易君然莫名其妙的话闹得有些火大。大清早把他拉来这片荒芜之地,二话不说就要他去拍戏。

    「江亦辰,容我提醒你一下。往后三年,你必须听我的安排。」易君然微微皱眉,俊美的面孔上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我的意思表达的够明确吗?」

    「易君然,你这是暴君行为你懂吗?」江亦辰毫不客气地还击道,「你让我伺候你上床,行,毕竟我也有享受到。这拍戏,我又不是天生的演员,怎么可能会演?」

    江亦辰的伶牙俐齿易君然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了,他轻轻一笑,「我说你会演就会演,我想捧谁,谁就一定会红。哪怕你是个不会演戏的花瓶,我一样可以让你做男主。你不需要担心别的,一切我会安排。你说你不是天生的演员,这点我倒是觉得不一定。江亦辰,我觉得你比我想象的会演戏。」

    易君然没有再给江亦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