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以前学过表演吗?」

    江亦辰轻轻摇头,余光瞥了一眼易君然道,「没有。今天也是易总急招我来的,所以我根本不清楚怎么拍戏。」

    庄珂听到这话眉宇不经皱了皱,「这个有些麻烦。不过没关系,反正拍戏可以慢慢指导,既然易君然选择了你,你肯定也有过人之处啦。」

    庄珂一副乐天派的模样,连江亦辰都不好意思开口再说其实他是个连表演为何物都没个底的人。

    庄珂让江亦辰拿着剧本复印件到一边先熟悉熟悉,易君然也让工作人员拿了一把椅子坐到江亦辰身边道,「是不是很困难?」

    江亦辰瞥了一眼易君然无所谓道,「我说困难易总就能让我临阵脱逃?」

    江亦辰一句话酒吧易君然堵了回去。难得看到易君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江亦辰敛了敛身上的芒刺,「我会尽力的。毕竟丢了易总你的脸,我往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作者有话要说:  。。。。窝又来了。。。。

    真是太拼了。。。。虽然窝还是存稿君。。。窝居然也有存稿这种东西。。。。

    感觉自己棒棒哒

    ☆、入戏

    剧本讲述的是两个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多年之后重逢,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庄珂采用的是倒叙的手法拍摄,第一幕便是故事结局。楚沐泽手握锋利的刀剑抵在江亦辰雪白的勃颈处,目光冰冻三尺,褐眸如描似画,唇角嵌着冷漠的笑意。

    「为什么?」

    刺目的鲜血顺着江亦辰皓白的手腕蜿蜒而下,圆润的指尖处鲜血滴滴答答地掉落。琥珀色的褐眸里溢着撕心裂肺的痛楚,面色雪白如霜,一头乌黑的发丝凌乱地垂落在肩头。

    「你不该回来。」

    楚沐泽将尖刀顺着狰狞的伤口又刺入了几分,俊丽的面此刻沉若修罗,往日温婉动人的形象不复存在。□□裸的杀意里透着深入骨髓的恨意。

    「你当真那么恨我?」

    双眸波光流转,好似回忆着过往那一幕幕温馨动人。江亦辰勉强站直身体,抬起鲜血蜿蜒的手臂,费劲千辛万苦触及到眼前那人如雪的精致容颜,狰狞的血迹染红了那人轻若飘然的白袍。深吸一口气,带血的指尖挑起勃颈处的刀尖,放在胸口的位置,江亦辰缓缓抬头,声音似是怨恨入骨,似是心有不甘。

    「还好。还好。我是死在你手上。」

    话音刚落,江亦辰在楚沐泽惊异的目光下,身体压向那寒冰刺骨的刀尖,刀尖穿堂而过。江亦辰唇角滑落的血液,既妖异又动人。满目疮痍的淋漓鲜血令楚沐泽都有一种身在其中之感,不知不觉间,滚烫的泪水顺着冰冷的脸颊源源不断地滑落。

    「青城」

    「你到底还是会痛的」

    「是不是」

    指尖残留的余温与面颊擦肩而过。待楚沐泽恍然大悟时却又是泪流满面。这一幕**悱恻,动人心弦。将没入江亦辰胸膛的剑一口气拔出,飞溅的鲜血染红了半边天。楚沐泽甩掉手中的剑,双手接住江亦辰摇摇欲坠的身体,鲜血浸湿了翠绿色的袍子,江亦辰此刻却依旧笑颜倾城。

    「云溪,为什么」

    江亦辰艰难地抬起手,取下楚沐泽发髻上精致小巧的玉簪,如墨泼般的青丝凌乱地散落。气若游丝的江亦辰勾唇浅笑,手中握着那玉簪,「这是我送给你的。现在我要要回来」

    「青城」

    「我一死」

    「你便可练成情绝剑最高一层了绝情绝心甚好甚好」

    微弱的呼吸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怀中的人双手滑落到地上,精致的玉簪混着血迹静静躺在手掌之间。绝美的容颜上失去了最后的生气,合上褐眸的一刹那竟是前所未有的解脱。

    「咔!」

    一个熟悉的声音将两人从戏里拉了出来。庄珂笑得满面春光,小跑步走到楚沐泽和江亦辰身边道,「拍得太好了!」

    刚才那一幕别说是演戏的二人,就连他们这些歌旁观者都有了身临其境之感。楚沐泽和江亦辰彼此间传神的互动以及流畅的台词,让庄珂都是赞叹不止。一直站在一边观摩的易君然和柯卓都被江亦辰和楚沐泽两人高超的演技所打动。尤其是江亦辰,简直不敢让人相信只是个第一次演戏的人。

    柯卓被江亦辰这个人吊起了一些兴趣,便凑近身边的易君然问道,「不知易总从哪里弄来的这么个宝贝?」

    易君然目光冷冽地瞥了一眼柯卓,语气不善,「柯总似乎总是对别人的东西很感兴趣。」

    「易总这话怎么说?」柯卓心里当然明白得很,易君然为了楚沐泽的事情现在对他可谓恨得牙痒痒的。不过说来也是,他不过是稍稍动了点手脚而已,易君然和楚沐泽七年的感情居然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柯总心里应该明白。」易君然微微侧身,不再去看柯卓那张令人有些厌恶的脸。

    柯卓就是只打不死的小强,你越不搭理他,他越要撩拨你。他神色一转,目光落到不远处江亦辰纤细的腰身上,打趣道,「易总,不知现在这个宝贝和楚沐泽比起来,哪个味道更好呢?」

    易君然猛地握紧双拳,额头的青筋微微跳了一下,温文尔雅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扭曲,极力隐忍的怒火如同压力过大的锅炉,好似下一秒便会不动声色地爆炸。令柯卓意外的是,易君然并没有对他发怒,而是朝着江亦辰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不知他在庄珂耳边说了些什么,便带着江亦辰离开了现场。还未卸妆的江亦辰,精致的面容上还带着淡淡的粉底,额前细碎的黑发稍稍遮挡住褐色的明眸。易君然让何若铭站在外面,一把将江亦辰带进后车座。

    站在外面的何若铭眉角微微一挑,大概是猜到易君然会做什么了。只不过光天化日就这么白日宣淫真的好吗?

    「你干什么!?」江亦辰被易君然阴晴不定的脾气弄得有些火大。拍戏也是易君然非要他上的,现在一副大动肝火的样子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干什么?」易君然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却毫无效益,「当然是gan你!」

    刚才江亦辰在片场霎眼风流的模样看得那些旁观者都开始蠢蠢欲动了。尤其是柯卓那个不要脸的还好死不死在他耳边不停撩拨试图激怒他。易君然突然觉得自己下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没想到江亦辰该死地能够表现得那么好。尤其是穿着那身翠绿色的袍子从幕后走出来时,模样真是顾盼生辉。

    易君然第一次对一个人有了那么直接的**。这让他觉得烦躁不安。他讨厌这种因外来事物而失控的感觉。尤其江亦辰不过只是一个被他包养的男人而已。却能如此轻而易举地牵动他的心神。

    江亦辰拳脚相加地反抗不仅没有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