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走到他面前,因为矮了男人半个头的原因,江亦辰说话的时候需要微微抬起下巴,「易总这么看着我,是想吃了我还是被我吃掉?」

    易君然最喜欢江亦辰哪一点?不矫情,不造作,连邀请都能说得直白得让人无法心生厌恶。他不需要一个上了床还矫揉造作的**,他需要的是任何时候都能满足他的人。而江亦辰是最佳人选,会看人眼色,懂得进退,唯独不太理想的就是那张伶牙俐齿的嘴而已。

    几乎没有多想,江亦辰就被易君然抱进了房间。消瘦却柔软的身体让人流连忘返,粉嫩的薄唇没一会儿就被啮啃得红肿诱人,炙|re的吻一寸寸滑到娇小的肚脐眼处。温热的舌尖细细地tian|弄着,江亦辰细长的手指cha|入易君然黑色的短发间,xia|身的衣物被脱得一干二净,笔直修长的大腿被分开到极致。

    易君然取过床头的run|滑剂,按部就班地开拓江亦辰的身体。直到yu|望再也无法压抑,他抬起那双雪白的大腿架在肩膀处,坚|ying如铁杵的re|物对准湿|ruan的ru|口猛地刺了进去。江亦辰反射性地稍稍抬起腰,腰间传来熟悉的酸麻,痛楚几乎是转瞬即逝。

    褐色的眸子里泛着氤氲湿气,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枕头,腰部又被易君然抬高了些,那gun|烫的东西生生抵进了shen|处,几乎快把他烫坏了。窄小的地方又shi|又软,紧紧箍住shuo|大不肯松口,易君然再也无法忍耐地迅速地动了起来。每一次高速的摩|ca都让江亦辰爽得头皮发麻,身体和易君然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

    易君然动得又快又重,江亦辰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断断续续发出类似哭泣的声音。那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嗫嚅,刺激了易君然敏感的神经,身体里的东西又da|了一圈,江亦辰觉得身体快被撑坏了。推阻着男人的前进,却换来更凶狠的撞击。

    就像是食髓知味,易君然让江亦辰配合他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强势地让江亦辰接受他霸道的ru|侵。后背体的姿势,几乎猛烈地让江亦辰再也支撑不住地倒在床上。易君然亲吻着那漂亮的肩胛骨,从身后咬住江亦辰通红的耳垂,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身下那具消瘦的身躯上。

    she|进江亦辰身体里的无数的暖流堆积着,令肚腹产生饱zhang|的感觉。感觉到易君然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里那东西也已经zhang|到极限,小腹处是在是zhang|得难受,江亦辰经不住求饶道,「别、别she|在里面好、好胀太多了求求你」

    易君然猛地翻过江亦辰的身体,那张漂亮的脸孔上挂着微不可见的泪珠。江亦辰感觉到宽大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上他微微凸起的腹部,不断轻柔按压着。过了一会儿,双腿被折压到胸前,易君然不顾江亦辰的尖叫,滚烫的re|流还是在诱人的身体里释放了出来。

    江亦辰彻底晕了过去,连易君然替他清理身体都是浑然不知。毫无节制的一晚导致江亦辰第二天抵达片场时,腰部还在微微发疼,脸上却不得不摆出笑脸相迎的姿态。反观易君然神清气爽,一脸毫无倦怠的模样真是天差地别。

    「小辰啊,身体都恢复了吧?」庄珂见到江亦辰如约来到片场,客套地询问了一下。

    「嗯,谢谢导演关心。」江亦辰嘴上应付着导演,脸上僵硬的表情还是僵持不下。

    「那就好,那就好。」庄珂挥挥手招来了化妆师道,「linda,你带他过去化妆。」

    见江亦辰随着linda走远后,易君然才收回目光,而庄珂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诡异的笑容莫名地让人觉得不舒服。易君然细眉微蹙,神色有些不悦,「干什么?」

    「没什么。」庄珂笑得越发**,「只是想说易总捡到了一个宝而已。」

    「导演不做,改行想做八卦娱乐杂志主编了?」易君然不留一丝余地地嘲讽道。

    庄珂敛了敛刚才奇怪的笑容,「易总打算今天也旁观?」

    「怎么?你有意见?」易君然慢条斯理地反问道。

    「没有,怎么会有意见。你可是投资人,想看多久就能看多久。」庄珂立马摆出一副狗腿的模样。

    江亦辰走进化妆室的时候,楚沐泽刚刚换好戏服,目光淡淡扫过他,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如履薄冰。谁不知道江亦辰现在是易君然的新欢,而楚沐泽是易君然的旧爱。如今旧爱新欢,齐聚一堂,没有电光石火怎么可能。

    比起楚沐泽几近刻薄的冷淡视线,江亦辰则显得无所谓,好似楚沐泽曾经跟易君然有过怎样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跟他没有关系。可事实也确实如此。

    江亦辰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让linda给他化妆,而身后楚沐泽冰冷的视线还是会时而不时地向他横扫过来。江亦辰在心里轻笑了一下,楚沐泽可算是找错对手了。他跟易君然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如果楚沐泽不离开易君然,又怎么可能给他可趁之机。

    江亦辰容颜俊秀柔美,素雅的淡妆衬得那张本就漂亮的脸蛋更是淋漓尽致。修长浓密的睫毛,白皙胜雪的肌肤,标准的瓜子脸微微的下巴,近距离观察得化妆师看着这张媚骨天成的脸都几乎受不住**。

    linda安抚着砰砰直跳的心脏好不容易替江亦辰画完了妆,脸蛋微红,「咳咳,好了。」

    「谢谢。」江亦辰道谢的话说得冷淡而疏离。

    江亦辰越过楚沐泽时,看到他的秀眉忍不住微微皱了一下。分辨不出是厌恶还是不甘心,相对于楚沐泽□□裸的敌意,江亦辰从一开始似乎都没有将楚沐泽放在心上。

    江亦辰是一个棘手的敌人。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得太过随心所欲,让人探不出究竟。

    易君然在片场驻足了一会儿,何若铭就走上前道,「易总,公司还有很多文件等你签字。你看是不是先回公司,等这里拍摄结束了,我再来接江先生。」

    何若铭说话的时候,易君然的视线一直落在不远处的二人身上。一个飘逸灵动,一个风华绝代,一时间难分伯仲。过了良久,易君然都没有开口,何若铭以为他没有听道,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易君然才缓缓道,「走吧。」

    「那江先生这里?」

    「一会儿让司机过来接就可以了。」

    悬挂高空的二人手中握着剑,在武术老师的指导下模仿着招式。没走出多远,易君然就听到片场里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何若铭也停下了脚步,回头就看到慌作一团的片场。

    在何若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易君然已经从他眼前如一阵风般冲进了片场。楚沐泽秀气的五官皱在一起,双手捂着疼痛的右脚,似乎是刚才拍摄高空交锋的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