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系?」

    「我不是刚才说过了。我跟他是孤儿院认识的。」江亦辰觉得易君然问的就是废话,不愿再搭理他。又若无其事地闭上眼睛准备眯一会儿。

    易君然猛地拽过江亦辰,力道之大牵动了江亦辰手上的伤口,但江亦辰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喊疼。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易君然一张暗沉的脸,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自顾自地开车,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孤儿院那么简单?」易君然最受不了的就是江亦辰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天塌下来都跟他没有关系,「你真当我是傻的?」

    「易总。」江亦辰挣脱易君然的钳制道,「我是卖给了你,但只是身体。我并没有将我的人生卖给你。我跟那个警察到底是什么关系。跟你没有关系吗。我从来不对你的感情指手画脚,希望你也留给我属于我的私人空间。」

    「江亦辰。」易君然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捉摸不定的笑容,「你这是不满我对楚沐泽的关心,所以嫉妒吗?」

    这回轮到江亦辰目瞪口呆了。他到底哪句听起来像是吃醋了,易君然这个男人未免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难道以为全世界都该围着他转吗。

    「易总,你的自我感觉也未免太好了。」江亦辰歪着头,褐眸上似乎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样子玲珑剔透,「我哪句话让你听起来是嫉妒了?」

    「哪句都像。」

    江亦辰觉得他简直是在鸡同鸭讲,他跟易君然简直没法好好交流。在回到别墅之前,江亦辰闭嘴不再开口说话。回到家还没来得及走进房间,就被易君然一个突如其来的公主抱扔到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我要休息!你他妈能不能别动不动满脑子就那种事?你不累我还累呢!」江亦辰自然知道易君然要干什么,但是他现在觉得累极了。自从跟易君然扯上关系以后,他就一天舒心日子都没过上。

    「动的是我又不是你,你累个屁。」易君然也极为不优雅地爆了粗口。

    「妈的!」江亦辰咒骂了一句,指着易君然的鼻子吼道,「有本事你躺着让我上啊!你倒是爽了。每次受罪的都是我!这么爽,你怎么不做下面啊?」

    看来易君然今天真是把江亦辰逼急了,江亦辰并不是没有脾气,只是有时候他觉得有些事情说出来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所以也懒得去争辩什么。

    「口气挺大的。」易君然这句话说得阴阳怪气,但明显语气里已经蕴藏着微不可见的愤怒,「是谁每次被我gan|到后来哭着喊着求我多来几次的?嗯?」

    江亦辰还真是低估了易君然的流氓属性。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话就被易君然压倒在沙发上,受伤的手没法用力,只能两腿乱蹬。本来只是打算好好教训江亦辰一顿的易君然,被身下的人胡乱这么蹭了一遭,yu|望就站了起来。

    「滚开!易君然!你给我滚开!」江亦辰用尽浑身的力气也没办法将看似纤瘦却结实的易君然推开。

    男人熟练的动作已经将他下半|shen的衣物除尽,雪白的tun|部被易君然粗暴地揉捏着。江亦辰嘴里不断吐露着咒骂的话语,易君然听得有些烦,就低下头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红唇。

    习惯了huan|爱的身体很快就适应了易君然的两根手指。抽出手指取而代之的是异常火热坚|ying的东西。一口气顶进shen|处,江亦辰的腰部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挺,滑出弓一般的腰线,被ru|侵的地方熟悉的快感密密麻麻的溃散。

    水润的褐眸里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身体里的东西开始不顾一切地横冲直撞,带着恶意的惩罚。江亦辰被迫发出如同小猫一般的呢喃声,断断续续的抽泣回荡在客厅里。双腿摇晃着被架在易君然的肩膀上,jie|合的地方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每一下有力的冲刺都几乎将江亦辰ding|得头皮发麻,小腿开始经不住地抽搐,shi|软的小口也jing|挛起来。

    「咬得这么紧,还说不要?」易君然搂着江亦辰的腰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坐骑的姿势令re|物贯穿身体。江亦辰本能地收缩夹住身体里的灼|re,身子软绵绵地靠在易君然身上。

    易君然稍稍抬高江亦辰的身体,然后松开手,借由江亦辰身体的重量,令shuo|大肆无忌惮地朝更shen|处挤入。

    「轻点混蛋!」被kuai|感刺激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细软的腰抖得像筛子一般,易君然就像是故意折磨他一般不给他一个痛快。

    最终江亦辰在参杂痛楚的快感里达到了绝顶的gao|潮。双手无力地垂落在两侧,包裹着纱布的手里混进了汗水的湿气,淡淡的血丝渗出纱布,艳丽而妖异。易君然将江亦辰抱回了房间,余光看见那只受伤的手,小心翼翼地将纱布层层打开,狰狞得有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暴露在空气里,掌心里的细皮嫩肉稍许绽开,光是看着就会被刺得生疼。

    江亦辰眨了眨眼,纤长的睫毛上滚落水珠,想要抽回手却被易君然紧紧扣住。不知为何易君然此刻满怀歉意的表情令江亦辰莫名的有些烦躁,那种略带怜悯的眼神,让他想起年幼时母亲去世,那几个警察曾经向他投来相似的目光。

    「能不能放开。医生说了,伤口最近不能沾水,你把纱布都弄开了,过会儿搞不好会发炎。」江亦辰虽然是埋怨,但却没有责备的意思,陈述的语气就是实话实说的样子。

    易君然自恼地挠了挠头发,将带血的纱布扔进一边的纸篓,自顾自地穿好衣服道,「我出去买纱布,那块上面已经有血了,不能用了。」

    「不用了。伤口总会有痊愈的一天。」

    江亦辰一语双关的话令易君然穿衣的动作顿了一下,清俊的面容好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江亦辰懒得去探究易君然还想说什么,受伤的手掌心朝上静止在床单上,衣衫不整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凄惨。

    不悲不喜,甚至懒得据理力争,逼到了尽头也会聪明地退而求其次将别人对自己的伤害下降至最底。江亦辰这样云淡风轻的性格,说得难听些也许就是薄情寡义。易君然有时候真的好奇,江亦辰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直到房门被关上,江亦辰色泽温润的褐眸才又一次缓缓睁开,没有了方才迷蒙的样子,好似从始至终他都不曾陷入任何**悱恻的气息里。

    作者有话要说:  窝是日更的小天使,小丫么小天使!!!!!快来夸窝!!!

    收藏给力!今天也来更新了!!!!!嘤嘤嘤!!!收藏是动力窝会说?

    为了避开晋总的min|感点。。。窝也是拼了。。。继续求收藏!快来疼爱窝江美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