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完肤。久别重逢后迎来的竟然是这般令人冰凉彻骨的言语。

    「江亦辰,你现在这种行为跟那些卖身求荣的人有什么区别?为了钱,难道你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钟清云也开始不管不顾地朝着江亦辰的伤口撒盐。明知自己的话有多么伤人,却还是忍不住心底悲愤嫉妒的情绪。

    江亦辰面色微寒,走到盛气凌人的钟清云面前,掷地有声地说道,「我不过是将我天生具备的武器尽其所能地发挥而已,这样才能活下去,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所认为不耻的东西,却可以让孤儿院的孩子继续生活在这片唯一属于他们的港湾里。会抱怨的人才是白痴。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钟清云那么好运,可以被富家夫妻收养,孤儿院里每一个孩子,他们所想要的不过是活下去而已。失去了这里,他们就彻底是无家可归。钟清云,你有什么资格趾高气昂地向我说教,我不偷不抢,也没有杀人放火,我得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靠我自己换来的,你又凭什么看不起我?卖身求荣又如何?至少我活得光明正大,不需要苟且偷生。」

    钟清云痛心疾首的表情好似江亦辰一副做了如何伤天害理的表情,这令江亦辰无法容忍。即使是易君然,在这场交易里,也不曾用那样弃如敝履的眼神看过他。钟清云又凭什么在久别重逢之后居高临下地教训他?

    「亦辰我、我并不是」

    钟清云见江亦辰被自己惹怒,说出去的话覆水难收,明明心里有那么多话想跟眼前的人倾诉,却还是不经意间伤害了江亦辰。

    「看来我这样的人是没资格跟钟先生做朋友的。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江亦辰冷眼看着钟清云,眼底毫无感情,好似就此便要恩断义绝。

    江亦辰转身就要离开,钟清云手足无措下抓住他受伤的手。好不容易缓和的痛,却因为钟清云莽撞的动作再一次牵扯伤口,江亦辰秀美的脸蛋因痛楚而微微扭曲,钟清云意识到自己动作粗暴,立马放手,「对不起,亦辰」

    江亦辰不顾钟清云的阻拦,冲出了院长办公室,连一刻都不想呆在那令人窒息的空间里。钟清云刚才的话令他反感得作呕,只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吐个干净。钟清云在身后穷追不舍,终于在江亦辰要离开孤儿院的大门时将他抓住,把他压在铁门上。

    「钟清云,你干什么!唔」

    江亦辰还来不及咒骂,就被钟清云结结实实地吻住了。稍稍分神的功夫,钟清云竟然连舌头都伸进去了。第一次,江亦辰觉得唇齿交缠的感觉令人如此恶心。明明每次跟易君然接吻的时候都很舒服,那个男人身上带着淡淡的古龙香水的气味,沁人心脾,只要一秒就能让人沦陷。

    钟清云搂住江亦辰的腰,将他整个人带进怀里,柔软的身体里带着属于少年的清香,湿软的红舌令人忍不住重重地吮吸。江亦辰死命地挣扎,甚至来不及顾及受伤的手,奋力捶打在自己身上攻池掠夺的男人。

    一个痛苦地奋力挣扎,一个被****沉醉其中。谁都没有注意不远处一个黑影飞奔而来,等钟清云意识到有人逼近时,已经被一拳打倒在地,而江亦辰也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一个不应该在这个时刻出现的人却宛若天神一般骤然降临。从身后追随而来的何若铭也气喘吁吁地跑来,只见钟清云早已被易君然一拳搁倒在地。易君然看起来虽然是翩翩公子,但身手却一点都不会比毕业于警校的钟清云差。多亏了他那个老爹,从小就把他送到武术馆学习防身术,才让他今天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易君然脸色铁青,恶狠狠地等着倒在地上的钟清云,那眼神是恨不能将他撕裂。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懒了一天。。。终于来惹。。。。。感谢收藏!!!!嘤嘤嘤=3=爱泥萌!!!!

    收藏收藏!收藏给力就日更。。。今天江美人被强吻了。。。泥萌怎么看。。。

    ☆、惩罚

    江亦辰被易君然紧紧搂在怀里,力道似乎是要将他捏碎,他低头在江亦辰耳边暗沉道,「回去再找你算账。」

    其实易君然一直有派专人跟随江亦辰,江亦辰每去什么地方都会有人跟他汇报。刚才收到消息说江亦辰去了孤儿院,在开会的易君然就一直心神不定,好几次底下的人做汇报时,他都走神没有听见,直到何若铭提醒他,他才反应过来。最后干脆甩下一帮子目瞪口呆的下属,直接从会议室冲了出来。真是好事不灵,坏事应验,一到孤儿院就看到钟清云和江亦辰激吻的场景,那一刻何若铭以为易君然真的会一把火烧了孤儿院,心底也开始替江亦辰祷告,但愿他不会死得太惨。

    「钟警官,你刚才的举动我可以以**的罪名起诉你!」

    钟清云没想到看起来眉清目秀的易君然打人的力道倒是一点都不小,他用拇指抹去嘴角的血迹,从地上站了起来,「易先生,这是我跟亦辰的私人问题,恐怕你无权过问吧?」

    易君然本身就在极力隐忍爆发的怒意,手指骨节发出吱嘎作响的声音,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凸,几乎无法自持,这般失控的易君然连何若铭都没见过。说时迟那时快,何若铭惊叫了起来,「易总!」

    这里是公共场合,虽然街道上人烟稀少,但不敢保证无处不藏的狗仔队不会伏击在这里。若是这一幕被谁拍到,易君然恐怕之后又没有消停日子可以过了。何若铭的声音里带着紧张的颤抖,「易总,刚才车子没熄火,我们还是快点回去为好。」

    何若铭的话让易君然顿时清醒不少,失态的愤怒令易君然自己都有些匪夷所思。但刚才钟清云亲吻江亦辰的那一幕,却让易君然心底一直以来被困住的野兽冲了出来。几乎没有多加思索,上前就把钟清云一拳击倒在地。

    缓和了一下压力过大的大脑,易君然看着钟清云咬牙切齿地警告道,「钟警官,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你就等我的律师函吧。」

    「请问易先生跟亦辰是什么关系?凭什么过问我们俩之间的事情?」

    「他是我的人。要从我手里抢东西,也要看你够不够格。安安稳稳做你的警察,如果你还想保住你的饭碗,别再来招惹江亦辰。」

    说完,易君然头也不回地带着江亦辰就离开了是非之地。何若铭也小跑步跟在易君然身后回到了车厢里。易君然直接把江亦辰带回了公司,引得公司的职员纷纷侧目,直到震天响地的关门声传来,职员们才开始拉着何若铭八卦地问道,「据说易总最近看上了一个男人,不会就是他吧?何助理,你快跟我们说说。」

    「八卦什么八卦!」何若铭挥开小职员巴拉他的手,面色微沉道,「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都干什么呢?没事儿可以做了?」

    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