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家见不能从何若铭那里套到老板的八卦就都无趣地散开了。而刚被易君然带进办公室的江亦辰此刻正被职员嘴里的老板压在门上,肆无忌惮地亲吻起来。参杂着怒气的吻有点粗暴,易君然反手扣住江亦辰的后脑勺,唇齿交缠的深吻连头皮都经不住微微发麻。

    该死的!该死的钟清云!刚才钟清云那张脸毫无意外地和柯卓重合在一起,楚沐泽也好,江亦辰也好,为什么都要背叛他?易君然开始分不清这种令人震颤的愤怒是来自于江亦辰还是楚沐泽。

    被吻得透不过气的江亦辰面颊红润,湿软的红舌被易君然吮吸得连舌根都开始发疼了。跟钟清云截然不同的味道,属于易君然的气息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心。江亦辰踮起脚搂过易君然的脖子,主动加shen|了这个吻。

    易君然有些发愣,因为江亦辰的主动,好似刚才的怒气一瞬间也都烟消云散了。两人的情qing|事一直都是由易君然占主导地位,江亦辰很少会那么主动,还带了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jiao|欢的yu|望迫在眉睫。易君然密不透风地将江亦辰压在门背上,修长的手指灵活的脱下江亦辰下shen|的牛仔裤,露出浑圆饱满的雪|tun,骨节分明的手掌缓慢而se|情的抚摸着,冰凉的指尖顺着gu|沟摩挲到了紧致的ru|口。

    易君然放开江亦辰的红唇,将两根手指sai|进他shi|软的口腔,命令道,「tian|湿。」

    江亦辰的双眸上蒙着淡淡的水雾,红唇微微发肿,鲜红的舌尖从易君然的指尖一路tian|弄到指根,连指缝都没有放过。温热湿滑的口腔han|着他的手指,不由自主令易君然想到了这具纤细柔软的身体里蕴藏着的温暖。

    鼓动的yu|望勃发的越加明显,江亦辰已经感觉到那ying|如铁杵般的东西隔着裤子ding|在他的大腿上。易君然抽出手指,掰开细白的tun|肉,在ru|口处用指尖研磨了一下,顺势没|ru。熟悉的火re|紧致死死夹住外来的异物,江亦辰额头抵着易君然的胸膛喘|xi着。

    手指硬生生挤了进去,胡乱地捣弄着,江亦辰抿着红唇将脱口而出的声音咽了回去。感觉到宽大的手掌托着他的双|qiu慢慢抬了起来,易君然埋首在江亦辰细嫩的颈项处,cu|重的喘|xi喷洒在肌肤上,浑身都变得热燥起来。

    双腿被分开,江亦辰靠着门背,易君然吻住那张开合的红唇,坚|ying如铁的炙|re一口气guan|穿了脆弱的身体,疼痛里带着灭绝的kuai|感。江亦辰眼睛微微睁大,温润的双眸泫然欲泣的表情勾起了易君然更加深厚的yu|望。

    cu|大的re|物将江亦辰的身体里里外外侵占了个透。身体里那东西又烫又da,弄得江亦辰难受得发慌。易君然没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势如破竹般chou动了起来,每一下都ding|到深处的软|rou。江亦辰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搂住易君然,被吻住的红唇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只能任由男人肆无忌惮地作祟。

    快要撑坏了,好热不、不能再进来了

    站立的ti|位几乎能让身体里那嚣张跋扈的ju|物进到前所未有的shen|度。易君然食髓知味的步步入侵,江亦辰的细腰抖得像筛子一般,无力地靠在门上。眼见江亦辰被自己吻得透不过气,易君然稍稍放开红唇,让两人得以有呼吸的空间。

    可摆动的速度却一点都不减,cu|长刁钻的东西用ding|端研磨着江亦辰身体里每一处min|感点。

    「好热不、不行不要、太、太|shen了要坏了」

    嗫嚅湿软的声音就像是最佳的催|qing剂,易君然放下江亦辰的身体猛地将他翻转过来压在门上,chou|出体外的狰狞xiong|器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粘|ye,尺寸|da得跟那张斯文秀气的脸完全不符。连易君然自己都有些匪夷所思,江亦辰那么窄小的地方居然可以容纳自己的东西。

    重新将炙re|推入身体,易君然咬着江亦辰的耳朵,斯磨道,「爽得连腰都动起来了呢。真不知道你那里能把我的东西吞得多|shen。」

    说话间易君然一边凶狠地摆动着腰部,雪白的tun|肉被拍打得如同熟透的桃子,诱人的色泽让人忍不住xie|玩一番。紧致的mei|肉死死箍住那凶器,贪婪地将它吞得更|shen。易君然用力一ting,江亦辰无法克制地叫了起来,「出去啊、会死的易君然!不要了我要坏了」

    江亦辰发出难得求饶的声音,易君然哪有那么容易放过他。不仅没有换来温柔的对待,动作越加凶猛起来。江亦辰双腿发软,根本站都站不住。一只手勉强撑着门背,另一只受伤的手无处安放。

    江亦辰xia|面那张又shi|又软的小嘴夹得易君然实在太过舒服,忍不住越进越|shen。小腹处灼烧着火辣辣的疼,又酸又|zhang,江亦辰摇晃着脑袋,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身后的男人啮啃着他身上每一处细肉,好似要将他拆骨入腹。

    感觉到身体里肆虐的东西越来越da,给江亦辰一种撑满小|fu的错觉。他被易君然wan|弄到失神,若不是易君然此刻抱着他,他早就倒在地上了。空气里是噗嗤噗嗤jiao|合的情se|声。

    易君然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爆发前的一刻,将江亦辰翻转过来,正面朝上,将他整个人ding了起来。早已没有了先前的疼痛,江亦辰只能感觉到灭|ding的kuai|感。

    易君然靠近江亦辰,ying|物底在shen|处一动不动,「全部给我接住。否则今天就gan|死你!」

    话音刚落,gun}烫的粘|ye争先恐后喷|ru江亦辰的fu|腔。秀美的脸蛋布满了泪水,身体被抵在门背上动弹不得,他痛苦地咒骂着易君然,「太多了!出去!我不行啊、别、别进来了!易君然!你混蛋!王八蛋!**!」

    非人的jie|合令江亦辰既痛苦又快乐,身体每一处都灌溉了属于易君然的气息。从里到外,被这个霸道的男人ru|侵得一丝不剩。

    眼前一黑,江亦辰的意识陷入一片昏暗。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一别。。。。窝们他日再会!!!!!

    但愿晋总不要抓窝。。。。。。

    ☆、记者围攻

    「今天感觉怎么样?」柯卓看着一瘸一拐行走在客厅的楚沐泽问道。其实好几次柯卓提出搀扶他,都被楚沐泽一口回绝了。在某些方面,楚沐泽真是倔强得让人难以理解。不过柯卓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的习惯,楚沐泽愿意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