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亦辰。」

    拍摄接近傍晚的时候才结束,江亦辰原本已经做好了坐公车回家的打算,却不料易君然早已派了司机在拍摄现场外等他了。一瞬间,江亦辰有种自己的人生都已经被易君然安排的感觉。原本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交易,却不经意间被拖入了更深的沼泽潭。

    回到别墅,迎接江亦辰的是一片黑暗,已经习惯了易君然最近早出晚归的日子。原先负责打扫烧饭的阿姨因为老家的媳妇待产必须赶回去,易君然不习惯在适应了一个人之后,有另一个陌生人闯进生活里。江亦辰开始肩负起了三餐,不过两人能坐在一张桌上的时间屈指可数。

    淘了点米,空荡荡的冰箱里只剩下一节上海小白菜,好在储物柜子里还有一打鸡蛋没有开封,至少今晚的晚餐有了着落。易君然不在家吃饭,反而增添了江亦辰的方便,不用考虑另一个人的喜好,自己吃饭简简单单就好。

    将上海小白菜清炒了一下,配上两个色泽诱人的荷包蛋,江亦辰的晚餐简单而充饥。刚拿起筷子,就听到门口传来动静不小的开门声,江亦辰没想到易君然会在这个时刻回家。看了一眼原本还兴致勃勃想要享受的晚餐,一瞬间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易君然一进门就闻到从厨房传来的油烟味,琢磨着大概是江亦辰已经到家了。刚才在餐桌上应付一帮子狐朋狗友喝了不少烈酒,脑子有些沉,但意识却还是清醒的。

    早上和柯卓的一番谈话,让易君然一整天的心情都异常糟糕。都说酒可以消愁,可今晚喝了那么多不仅没有消愁,倒是无故增添了几分惆怅。晃了晃脑袋,易君然换了拖鞋走进厨房,果不其然江亦辰正坐在吧台上准备吃饭。

    「刚回来?」易君然挠了挠头,走到咖啡机面前倒了一杯咖啡,想要醒醒脑。

    江亦辰却放下手中的碗筷,走上前,嗅了嗅他身上的气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厨房白炽灯的光线特别明亮的关系,易君然好似看到了江亦辰那褐色的瞳孔里分散着细碎的光,温润而漂亮。

    「喝酒了。」江亦辰的语气很笃定,并没有疑问,也不似向在求证。自顾自地将易君然倒好的咖啡倒进一边的水槽里,不待易君然有任何反驳,先发制人道,「很晚了,喝咖啡不好。生姜汤解酒,不过你这里没什么材料,用红糖行吗?」

    易君然侧着头,漆黑的瞳孔聚焦在江亦辰单薄的身影上,听着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话,连眼前的人话说完了都没意识到。直到江亦辰轻轻推搡了易君然一下,他才恍若梦醒道,「哦,好。」

    「那你去客厅吧,两个人站在这里,做事不方便。」

    江亦辰从储物柜里取出生姜和红糖,手脚麻利地做起了生姜汤。易君然并没有去客厅,而是倚靠在厨房的门边上望着江亦辰忙碌的身影。一时陷入沉思,脑海里回忆到一幕幕楚沐泽还未离家前的时光。楚沐泽也是家境优渥,所以厨房这两个字跟他也算是绝缘体。易君然和楚沐泽就是连个锅铲都握不好的富家子弟,与其说是惺惺相惜,不如说是臭味相同。

    江亦辰不一样,他能将锅铲用得行云流水,姿势端正漂亮。原本冰冷落寞的厨房因为江亦辰的存在而有了一丝温暖。听到沸水翻滚的声音,江亦辰将切成片的生姜丢进了沸水里,用筷子搅动了几下,又放了几勺红糖。紧接着回到储物柜里又翻了一会儿,手里不知拿了什么东西,江亦辰看了一眼包装上的保质日期,下个月就过期了,对着门口的易君然道,「这里有枸杞,放一点吗?」

    易君然点点头,没有说话。江亦辰撇撇嘴,丢了几颗枸杞下去。大约又过了一两分钟,江亦辰关掉煤气,从柜子里取出一个青瓷碗,将煮好的生姜汤倒了一些进去,放在吧台上,「好了,喝吧。」

    替易君然捣弄了半天,做好的饭菜也早已经凉了。天色已晚,明天还要接着拍摄,江亦辰只想着快些吃完可以回房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啦啦,窝是二更的小天使。。。。妈哒。。。还没复习完也是醉了。。。

    么么哒。。。继续求收藏=3=

    ☆、辗转难眠

    易君然一边喝着生姜汤,一边打量着细嚼慢咽的江亦辰。江亦辰吃饭的习惯很好,看得出来他有些饿,但不会狼吞虎咽。或许是长得好看的关系,连吃饭的样子都赏心悦目。

    江亦辰被易君然时不时看一眼看得发毛,终于忍不住道,「你没吃饭?」

    「吃过了。」听到这个回答,江亦辰刚想问,吃过了你干嘛还盯着我吃饭,就被易君然接下来的一句话堵了回去,「不过好像没吃饱。」

    明明胃里已经撑得满满的,但看到江亦辰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莫名其妙又有了一股饥饿感。易君然不知道这股饥饿是源自于饭菜清香的**还是江亦辰本身。混乱的思绪间,江亦辰将剩下的一半青菜推到易君然面前道,「喏,吃吧。」

    易君然自认还算清明的意识,却因为江亦辰的这句话顿时变得有些模糊不堪。想要伸出手触摸眼前这个人,却在刚刚伸出手时,又立马缩了回来。为了掩饰局促的尴尬,易君然佯装咳嗽了一下,「咳咳,吃饱了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拍摄吧。」

    「嗯。」

    江亦辰轻声应了一下,将自己的碗筷收拾好之后,就钻进了房间。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易君然才稍微清醒了些。混混沌沌的意识也逐渐变得清明起来。没了江亦辰的厨房,一瞬间恢复到万籁俱寂的清冷。

    自从那天不愉快的对话之后,易君然和江亦辰就分房睡了。一开始是易君然长时间呆在书房直到深夜才会回房,后来渐渐的,江亦辰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不愿见到自己,便识趣地整理了一个客房搬了出去。比起两个人相拥而眠,江亦辰更习惯一个人的夜晚。

    没有了江亦辰的夜晚,易君然开始失眠。清晨睁开眼时,双手会习惯性地朝着身边的位置摸索而去,扑了个空之后易君然才会如梦初醒般意识到他跟江亦辰已经分房睡了。之所以没有阻止江亦辰搬去客房的举动,是因为易君然觉得有很多事情他需要理清一下。比如为什么会如此在意江亦辰?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是自己包养的一个**么。

    脑袋微微发胀,不愿再去多想,易君然一口气喝下剩余的生姜汤,味道不算太好,但的确有解酒的作用。又是一个翻来覆去的无眠之夜,终于在时钟指向凌晨两点的位置时,易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熟门熟路地摸进了江亦辰的房间。皎洁的月光洒落在雪白的床单上,江亦辰睡得很安稳,月光映衬着白皙精致的容颜更是眉目如画。

    微微蜷缩着身体,细碎的黑发散落在额前遮住两条娟秀的眉毛,身上穿的卡通睡衣无意间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