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被倒了桶冷水似的清醒。

    「嗯,江亦辰怎么样?」江亦辰和易君然的关系颜子舒并不十分清楚,不过之前就传出易君然和楚沐泽分手的消息,现在这个不难猜,应该算是新欢。不过江亦辰又不像是新欢那么简单,比如易君然对江亦辰的称呼都是直呼其名的,听起来一点都不亲切。

    当然,这些都是老板的私人感情问题了,跟他一个小小的助理没有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只要做好助理的工作就好,「今天拍夜景,刚刚庄导说休息20分钟,现在他睡着了。要我叫醒他吗?」

    「不,不用了。」易君然干脆地拒绝,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没什么事了。有情况的话,你再跟我汇报吧。」

    「好的。那我挂了,易总。」

    「嗯。」

    深夜寒露微重,楚沐泽饰演的青城此刻左拥右抱在花园里和众人把酒言欢,而江亦辰饰演的云溪则躲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神色凝重地遥望着远处那一抹清丽的身姿。剧本带点禁忌色彩地叙述了两兄弟之间爱恨情仇的故事,比如此刻江亦辰要表现出的就是望着哥哥出神凝望的姿态,目光里又必须透着难以言说的痛楚和嫉妒。

    眸光流转,霎眼风流。青城拿过石桌上的白瓷杯,让怀中的少年替他蓄满清酒,轻啜了一口而后对准怀中少年的红唇轻按下去,嘴对嘴将清酒灌入了少年的口中。少年脸上浮现娇羞动人的神色,云溪捏紧手中的折扇,苍白而诡异的神情下透着杀意。

    就在众人欢声笑语中准备举杯共庆青城子承父业成为武林盟主时,云溪飞身而出,飘然身姿宛若天神一般降临,视线刷刷地全都落在青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身上。早就听闻青老爷早年在外留下风流债,多年后私生子突然寻父上门,一时间江湖上议论纷纷。如今看来这个私生子身手也是非同凡响,就样貌而言绝不输给这位正房所出的青城。

    还未来得及欣赏云溪绝代风华的身姿,下一秒鲜血飞溅,方才躺在青城怀里调笑的少年一个转眼已成为云溪剑下亡魂。青城白皙的面孔沾染上些许飞溅的血液,原本清姿傲然的模样此刻显得妖异而鬼魅,分不出喜怒的容颜下透着冷漠的肃杀,好似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场难以掌控的腥风血雨。

    众人面面相觑,屏气凝神,谁都不敢率先出声打破这诡异而令人惊心动魄的气氛。只见青城慢条斯理地起身,将少年的尸体丢弃在一边,才的柔情蜜意荡然无存。抬手用指尖抹去面颊上的血迹,淡淡扫了一眼怒发冲冠却又极力隐忍的云溪,转身对着围观的客人道,「诸位,我看天色不早,待改日我再请你们做赔礼道歉。今日被扫了雅兴是我青谋的不对,对不住各位了。」

    青城此言一出,客人纷纷点点头道谢回家。一时间,硕大的花园只剩下兄弟二人被笼罩在星辰的夜幕下。云溪琥珀色的褐眸尽是细碎的光,温润似水,刚才的杀意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溪,不要惹我生气。」青城低头看了一眼袍子上被沾染的血迹此刻已经化了开来,血腥的气息令他忍不住秀眉微蹙,「你知道我不喜欢身上染上血。刚才你太冲动了。」

    青城的话语里听不出半分疼惜那死去少年的意思,反倒是责怪云溪杀人杀的不是时机。云溪的尖峰上属于少年的鲜血滴滴答答垂落在地上,听了青城的话他勾唇浅笑,拿出随身携带的绢帕将剑上的血迹一把抹去,银光闪闪的剑上反射出青城清丽绝尘的容颜。

    「云溪知错了。」云溪将剑塞回剑鞘内,踏过少年的尸体,挽起青城的手道,「可是哥哥不该当着我的面跟别人那么亲热。」

    青城笑而不语,抬手滑过云溪如墨泼般垂落在腰间的发丝,「云溪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粘着我呢。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做事也该成熟些了。」

    云溪听出了青城看似宠溺的语气夹杂了几分疏离,自从青城的绝情剑法越练越高,原本柔情似水的为人也渐渐变得冷漠绝情,绝情剑的最高心诀就是绝情绝心。为了青家稳坐武林盟主的地位,父亲逼迫根骨奇佳的青城去练绝情剑。从那个时候开始,云溪就发觉青城变得连他都不认识了。

    「我知道了,哥哥。」云溪低眉顺目的模样比起方才的一脸肃杀看上去要讨人欢喜多了。青城低头亲吻云溪的发丝,松开腰间的手道,「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我还要去练功房。」

    属于青城的气息骤然离去,云溪的心尖微微一颤,那人离去的身影不带一丝犹豫。轻叹了一口气,云溪看了一眼少年惨死时面目狰狞的模样,用脚又踢了一下一动不动的尸体,唤来下人,冷冷地吩咐道,「把尸体清理干净。」

    「咔!」

    庄珂满意地切下镜头,对着现场的工作人员道,「今天就拍到这里,大家辛苦了!」

    经过一整天紧凑的拍摄,大家都是疲惫不堪。颜子舒也转了转酸胀麻木的脖子,长叹一口气道,「总算是拍完了,庄导还真是精力吓人。」不论是演员还是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开始眼皮打架,可庄珂还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好像拍摄才刚刚开始,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今天辛苦你了。」江亦辰已经卸好妆,换下戏服,一身简单的休闲服衬出少年纯洁无暇的模样。

    颜子舒收起疲惫的姿态,「江先生,司机就在外面等您,我们现在过去吧。」

    「好。」

    江亦辰没料到这个时候易君然还未入睡,男人百无聊赖地靠着沙发转换着电台,一手撑着沙发的扶手,姿态慵懒却不失优雅。江亦辰看到这个点还在客厅的易君然脱口而出就问道,「你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而已。」易君然回答地很随意,找不出任何破绽,江亦辰也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男人在等他回来。

    江亦辰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易君然,一天的拍摄已经让他累到了极点,也没心思再去理睬易君然为什么这个点还不睡觉的问题。

    「那我去睡了。」

    打完招呼,江亦辰就钻进客房呼呼大睡起来。易君然被江亦辰这副无所谓的态度气得不轻,那个不识好歹的江亦辰居然就这么跑回去睡起大觉了,他可是在客厅等了他一夜。

    江亦辰哪知道易君然大半夜不睡觉在客厅里叽叽哇哇想什么,他累得几乎在脑袋刚靠上枕头时就睡了过去。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有什么人也钻进被窝,那只不安分的手还不停地闹腾。

    半梦半醒的江亦辰有些懊恼地将不停撩拨他的手甩到一边,「烦死了别碰我。」

    易君然刚想发火,但对上江亦辰那双略带黑眼圈的眼睛时,怒火又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认命地在江亦辰身边安安分分地躺了下来,恼人的手终于不再动作,江亦辰又舒舒服服地睡了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