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去。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的窝也是拼的。。。。窝是勤奋的小天使。。。今天在微博做了一个顾青个人志的调查投票。。。

    对顾青有兴趣的人就去投一票吧=3=么么哒

    继续求收藏=3=

    ☆、楚琛到访

    第二天一早,易君然还没睡醒,就被手机吵醒。昨天等江亦辰等到半夜,早就吩咐了何若铭将第二天一早的会议全都挪到下午,没什么事别来打扰他,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来打扰他难得的安稳觉。

    还在睡觉的江亦辰也被这持续作响的铃声闹得有些烦了,无意识地踹了一脚身边的人,「电话接电话」

    易君然烦躁地翻了个身,拿过床头的手机,没好气地说道,「谁?!」

    「易总,是我」何若铭听到易君然语气不善,一时间头皮也紧得跟上了发条似的。

    「何若铭,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是不是忘到西伯利亚了?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易君然一听是何若铭的声音,怒气也不管不顾地发了出来,「我告诉你,你最好是有事,不然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易总」何若铭现在哭的心情都有了,他上有老下有小,丢了金饭碗让他怎么活。自从易君然跟楚沐泽分手以后,脾气就一直阴晴不定的,跟个定时炸弹似的,谁点谁着。

    「说。」

    「楚先生的父亲来公司了,说务必跟您见上一面。他没有预约,我说您不在,但他说非要见到您才走。」何若铭字句斟酌地说道,「而且公司现在人多嘴杂,我也不知道怎么打发他才好,所以才给您打了电话,寻求一下您的意见。」

    楚沐泽的父亲楚琛这个时候来找他恐怕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易君然跟楚沐泽的分手的消息闹得满城皆知,楚琛没理由现在才听说,风尖浪口上来只会无端增加负面消息,能忍到这个时候来恐怕也是忍无可忍了。

    易君然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把他带到我办公室,我一会儿就到。」

    「好的。」

    何若铭松了一口气,挂下电话走出办公室,对着外面沙发上正在坐等消息的楚琛道,「楚先生,易总说让您先去他的办公室等一会儿,他马上就到。」

    「麻烦何秘书了。」楚琛虽然上了年纪,不过乍看上去也知道年轻时必是气质儒雅、风度翩翩之人。其实何若铭对楚琛的印象说不上坏,接触不多,但就谈吐来看楚琛的教养也是极好的。

    楚琛进了办公室后,何若铭泡了杯咖啡招呼他,让他稍作等候。其实来找易君然之前,楚琛左思右想了很久,如今他身份尴尬,但易君然和楚沐泽的事情他装作一无所知又不太适合,这才硬着头皮来了。

    楚家很多生意其实都多亏了易君然在从中的打点,现如今楚沐泽跟易君然大闹分手,而且原因还是由于楚沐泽劈腿,这让楚家的生意也陷入沼潭,令楚琛寸步难行。

    易君然到的时候,楚琛已经喝完了两杯咖啡。原本发紧的弦条也比先前轻松了些。一见到易君然,楚琛还是有些拘谨地起身打招呼,「易总。」

    以前易君然跟楚沐泽还是一对的时候,楚琛对易君然的称呼都是「君然」。现如今二人不欢而散,楚琛觉得只有「易总」这个称呼显得不讨好也不疏离。

    「楚叔叔怎么见外了,叫我君然就好。」易君然并没有楚琛想象中那般对他冷言冷语,态度从容一如从前,反倒他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两人坐下后,办公室里一瞬间又安静了下来。楚琛欲言又止,易君然只是淡然地端着何若铭泡来的咖啡,一口一口不急不慢地品尝着。似乎是在等楚琛先开口说些什么。

    「君然,我今天来是为了沐泽的事情跟你道歉的。」楚琛觉得沉重的脑袋有些头皮发僵,是自己的儿子对不起人家在先,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了,「之前你和沐泽的事情一直在风尖浪口上,我也不方便来看你。沐泽这件事确实做的出格,都是被我和他妈惯坏了。实在是对不住你。」

    对于楚琛的道歉,易君然笑而不语。说来也真是可笑,做错事的是儿子,反倒老子撑着脸皮上门道歉。不过一码归一码,毕竟分手是他跟楚沐泽之间的事情,和长辈没有关系。

    易君然放下咖啡,若无其事地说道,「楚叔叔,我跟沐泽都是成年人了。这件事跟你们长辈无关,你不需要跟我道歉。我一直都很敬重你。」

    听到易君然这么说,楚琛一颗悬在半空的心终于不再是惶惶不安,僵硬的面孔上尽量扯出一抹放松的笑容,「难为你了。」

    「哪里的话。对了,楚叔叔今天找我还有别的事吗?」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易君然可没有自作聪明到认为楚琛今天只是为了楚沐泽的事情而来。他也听说了,自从楚沐泽跟他分手之后,楚家的生意遭到重创。尤其现在金融危机还未完全过去,稍有差池,也许楚家从此就是一败涂地。

    易君然不提还好,一提楚琛就想到楚家现在进退两难的境地。自从易君然和楚沐泽的事情一出,原先一直稳定的客源纷纷要和楚家解约,现在楚家的工厂不要说出货了,天天忙着解约的事情还不够。而且易君然当初介绍给楚家的都是几个大客户,如今树倒猢狲散,那些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我主要还是为了你和沐泽的事」老脸还是要的,要楚琛现在低头去求易君然,换了谁都没这个脸。

    易君然笑了笑,「那我就不留楚叔叔了,一会儿我还有个会议要开。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的秘书何若铭联系就好。他会安排的。」

    易君然送客的意味明显,楚琛也不好再留在这里,尴尬地说了声再见便离开了。何若铭见楚琛离开,后脚就进了办公室。易君然扯了扯胸前的领带,坐到办工桌前,对何若铭吩咐道,「马上打电话给那些跟楚家合作的人,让他们生意照做,我跟楚沐泽的事情不要牵连上生意。」

    何若铭顿了一下,但立即恢复常态道,「好的,我知道了。」

    「还有以后,任何时候楚琛来找我,你都帮我打发掉,说我不在或者什么别的都好。你应付一下就好。」毕竟现在他跟楚沐泽已经算彻底分手了,如果楚琛日后再找上门来被狗仔队拍到的话,恐怕流言蜚语又会漫天飞舞了。

    「我明白了,易总。还有关于之前的报道,我已经压下去了。」那天易君然在孤儿院门口和钟清云大打出手的事情被娱记拍个正着,何若铭原先是打算马上压下去的,但易君然说顺其自然由它去,可没过几天易君然又一改前言,说让他尽快把消息压下去。难道失恋以后连性情都会大改?何若铭现在总算明白电视剧里经常说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