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楚琛,你这辈子休想我会跟你离婚!」

    「你做梦吧!」

    精致的妆容下面目狰狞的表情令楚琛油然而生出一种悲哀。因为他当初做错一个决定,毁了两个人的幸福。

    楚沐泽接到陶溪哭哭啼啼打来的电话时正在赶往片场的路上,说实话他也有点受够了陶溪和楚琛之间那陈年烂谷子的破事,「妈,我现在要去拍摄,一会儿再跟你联系。」

    「你这孩子,我跟你爸都」

    陶溪话没说话就被楚沐泽一句话堵了回去,「你们吵吵闹闹十几年了,天天喊着离婚,离成了吗?不是我说,妈,你觉得你这样跟爸爸过下去有意思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同意你爸跟我离婚?」陶溪一听楚沐泽的话立马就收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

    「我只是觉得这样过日子没意思而已。」楚沐泽对于陶溪和楚琛到底会不会离婚看得并不重,既然没法过了就好聚好散,也未尝不可。那么多年来,看着陶溪每日以泪洗面的样子,而楚琛也只是被迫履行着一个父亲、一个丈夫的责任,连楚沐泽看着都难受。

    「你怎么跟你爸爸一个德行!我怎么那么命苦,养了个儿子等于没养!」陶溪说到这份上又难过起来,被丈夫气得火冒三丈,原以为在儿子这里能得到点安慰,想不到还是受一肚子气。

    车子停在了拍摄现场,司机和在后视镜里的楚沐泽对视了一眼,楚沐泽走下车,对着陶溪道,「我到片场了,等我拍摄结束再打给你。」

    说完也不给陶溪跳脚的机会,径直挂下电话。片场的工作人员三三俩俩聚集在一起,庄珂正坐在江亦辰身边指着剧本的内容对他说些什么。今天易君然也没有出现,陪同江亦辰的只有颜子舒。

    「这个地方要稍微注意一下,我发现你跟沐泽拍摄亲昵举动的时候肢体有些僵硬,是有什么入戏困难吗?」虽说乍看一眼江亦辰的演技还会让旁人叹为观止,但是最近的几幕兄弟情深的镜头其实并没有让庄珂十分满意。因为细看就会发现江亦辰的动作略带僵硬和拘谨。

    江亦辰以为自己尽量饰得很少小心和自然了,想不到还是被庄珂发现了,「没有,可能是我心态没有调整好。」

    庄珂抿了抿薄唇,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一下,「那就好,亦辰。我看好你,相信你这次一定能够一炮走红的。」

    江亦辰含蓄地勾了勾唇角,没有应下话。一炮走红什么的,江亦辰根本没有想过,如今能够站在这里拍戏也是拜易君然所赐,不然他这辈子可能够不可能涉足娱乐圈这种暗如深渊的地方吧。

    十八岁以前,江亦辰的愿望是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能够自力更生,离开孤儿院。十八岁以后,江亦辰只是单纯地希望能够活下去而已。

    易君然坐在办公室,笔尖轻触桌面有节奏地敲击着,桌上摊开的文件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上恍恍惚惚映入他的眼帘,大脑思考的却不是跟文件有关的东西。最近江亦辰这个人开始占据他大脑的时间越来越多,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令易君然不怎么舒服。原本只是机缘巧合下包下的一个男孩,却在不知不觉间一点一滴地侵占了他的生活。

    易君然并不是一个需要依靠他人体温才能入睡的人,却在跟江亦辰分房睡的那几晚辗转难眠。看到江亦辰受伤时,心脏的位置还会不由自主地抽动,这种莫名的怜爱情绪以史无前例的速度侵占着他的身体。这些都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他跟江亦辰有三年之约,三年过后他们就会各奔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窝是日更的小天使,今天去面试工作啦,都没时间写存稿。。。放假又要回国。。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真是累到瞎。。。

    么么哒,感谢留言和提意见的小天使,不能一一回复,但感谢泥萌的认真阅读=3=3=

    嘤嘤嘤,继续求收藏=3=

    ☆、轻易失言

    有些习惯终将会为你带来灭顶之灾。易君然清楚这样的事实,所以他才会前所未有地感到烦躁。他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但却不想找江亦辰。越是拥抱那个人,体内shen|处的饥渴越是无法被满足。

    易君然将手中的笔扔到一边,闭目养神了一会儿,骤然睁开双眼,拿过椅背上的外套,走出办公室,匆匆吩咐了一声门口办公桌前的何若铭道,「我要出去一趟,今天就不回来了,所有的会议和预约都帮我取消。」

    不给何若铭任何反问的机会,易君然如一阵风般转身离去。最近易君然真是越来越神出鬼没了,连何若铭这个助理都不知道这个老板天天在想些什么,现在连大白天无故翘班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

    易君然闯进了常去的同|xing酒吧,二话不说抓过一个顺眼的男孩就带进了包房。以前易君然是这家酒吧的常客,很多漂亮单身的少年都将这个世家完美、外貌出众的男人当作涉猎目标。可是自从易君然和楚沐泽在一起后,也同时从这个酒吧销声匿迹了。如今又骤然降临在这里,不免又掀起一阵流言蜚语。

    易君然甚至不知道被压在身下男孩的模样,拿过包房里自配的安全|tao,直接将少年压在床上疯狂地lv|动了起来。男孩叫得又sao|又浪,雪白的双腿勾紧他的腰,同样是男孩,但江亦辰无论装得再怎么从容不迫,在shang|床的那一秒还是出卖了他身为少年的柔软生涩。

    完全发|xie之后,易君然猛然回想起当初跟江亦辰交易时许下的诺言,在这三年之内除了江亦辰他不会碰别人。他失言了,就算只是单纯的泄|yu,他还是彻底的失言了。愧疚的情绪油然而生,但又突然想到,他是买主,江亦辰是卖主,为什么他要为一个卖身的少年守身如玉?这不免太可笑了。刚刚那点愧疚的情绪一下子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躺在身下的少年柔若无骨地靠在易君然身上,gu|间滑落透明的粘|ye,笑得柔媚入骨,「易少,这是饿了多久?」

    「你说呢?」

    易君然眉眼微挑,风流倜傥的样子不知迷倒了多少人。他抱起少年,重新没|ru他的身体里。没有丝毫的怜惜,不问少年的姓名,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房间里此起彼伏的yin|乱声不知持续了多久,少年被易君然玩弄得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的对象,易君然自然没那个心情去替他清理身体。钻进卫生间洗了个澡,从皮夹里掏出数目不小的一叠钱放在床头对着还躺在床上未从yu|潮中清醒过来的少年道,「这是你的。」

    贪婪是人类的本性,少年在看到床头那笔钱时立马两眼放光,一瞬间的表情令易君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明明江亦辰和他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