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之间也是纯粹的金钱交易,可为什么那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表现得不矫揉造作反而还会让人衍生出一种怜爱呢。

    「谢啦,易少。有空再一起玩哦。」

    易君然冷冷一笑,不带一丝留恋地离开了这个还充斥着爱|yu高|chao后的房间。坐进车子里,点了根烟,用力地吸了两口然后丢出窗外。过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喂,爸。」

    易凡接到易君然难得的电话有些诧异,他早就退居幕后将公司全权交给了这个独子打理,自从易君然的母亲去世以后,两人的关系也不温不火。若不是最近娱乐八卦漫天飞舞的都是易君然的消息,他都想不起要跟这个儿子好好促膝长谈了。对于易君然的性向,他早已不指望这个儿子能给易家传宗接代了,就希望他能安安稳稳找个对象过日子,原以为楚沐泽就是那个人,当初信誓旦旦地将人带回来给他看,想不到一晃七年过去,两人竟然分道扬镳了。易凡生气,但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易君然有眼无珠。

    「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易凡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心平气和一点。

    易君然倒是没想到易凡的语气能够那么平和,愣了一会儿后道,「没什么,就是很久没跟你联系了,打电话问问你最近怎么样?」

    「我以为你早就把我这个爸忘在哪儿都不知道了。」易凡嘲讽的语气里夹杂了一份失落和无奈。

    易君然动了动唇,抱歉的话如鲠在喉,最后还是轻佻地说道,「忘了谁也不能忘了老爷子你啊。」

    「臭小子,说话还是这么没大没小。」虽然口上是教训,但易凡的语气听起来却是很愉快,「有空回来,我让刘阿姨多做几个你喜欢吃的小菜。」

    「嗯,好。」易凡故意避开楚沐泽的事情没有提及,也是用心良苦。做爸爸的怎么会不知道,碰上这种事情,最难过的就是易君然了。

    长时间没有联络,易君然才发现他连易凡的样子都有点想不起来了。记忆里易凡一直都是意气风发的样子,最狼狈的时候莫过于他的母亲去世,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高大到不可一世的男人撕心裂肺地对着母亲的尸体嚎啕大哭。母亲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只是早年易凡一直工作繁忙,聚少离多的日子让母亲渐渐变得积郁成疾,最后含恨而终。

    在那之前,易君然一直以为易凡不爱母亲,所以才会冷落她。后来才明白,是因为爱得太深,才不知道如何表达。母亲死后,易凡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易君然身上,比起易凡英俊刚毅,易君然却恰好继承了母亲的柔和清丽,但眉宇间却散发着与易凡如出一辙的英气。

    「这周日有时间吗?我来看看你。」

    「好。」易凡略显苍老的声音里夹藏着微不可见的轻颤,但易君然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易君然没想到江亦辰会那么早结束拍摄,以致于他刚进门发现门口那双摆放整齐的鞋子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本能地举起手嗅了嗅身上的气味,除了沐浴后的清香,方才□□的余温已经全部退去。这种下意识的动作,连易君然自己都没察觉到有多心虚。

    庄珂今天难得提早结束拍摄,江亦辰随便拿了一盒冰箱里的速冻食物在微波炉里转了一下,就算充饥了。惬意的午后让他忍不住躺在硕大的落地窗前就睡了过去,连易君然进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暖和的阳光照耀在江亦辰身上,雪白的肌肤竟反射出一层柔和的光。

    易君然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落地窗前的江亦辰,微微蜷缩着身体,脑袋枕着手臂,睡得一脸满足。他轻手轻脚地靠近江亦辰,拿过沙发上的毛毯盖在单薄的身体上。轻微的动作令江亦辰稍稍动了一下,却没有醒来。

    毫无防备的睡颜给易君然带来一阵没由来的安心。易君然靠着江亦辰身边的空位侧躺了下来,指尖小心翼翼地临摹着少年脸庞柔和的线条。他跟楚沐泽之间很少有这样安宁的片刻,楚沐泽没日没夜忙得就是拍摄,就算易君然滥用职权在圈内打压楚沐泽,但以那人刚烈的性子,就算是男二也会拼了命地去演。而江亦辰则是楚沐泽的反面,无欲无求,毫无野心,显得太过随心所欲。即使偶尔被他逼得跳脚,也很快会有自知之明地找到正确的位置。

    江亦辰翻了个身,宽松的衬衫领口大敞,玲珑的锁骨暴露在□□的视线下。心跳很快,没有了以往有律的节奏,易君然轻轻握紧拳头,压抑着呼之欲出的渴望,明明刚刚才发|xie过的身体,面对江亦辰时又开始蠢蠢yu|动。他厌恶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

    情不自禁地低下头,贴上了柔软的双唇。跟刚才那个少年的气息不一样,这是属于江亦辰的味道,毫无杂质。感觉到有陌生的气息靠近,江亦辰猛地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易君然那张放大的俊脸。身上传来的气息却是那么陌生。奇怪的香气,是沐浴乳的味道,但并不是易君然惯用的那种。

    作者有话要说:  易总在渣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窝也拦不住他了。。。。

    所以后面必须大虐渣攻。。。现在虐江美人虐得有多惨。。。虐易总就会有多惨。。。大家准备准备。。。年度狗血大剧就要开始了。。。

    么么哒=3=继续求收藏

    ☆、遍体鳞伤

    混沌的意识一瞬间清醒,江亦辰毫不犹豫地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然后就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拼命地擦着红唇。这样莫名其妙的举动令易君然大为光火,粗暴地抓过江亦辰纤细皓白的手腕,双目透着寒凉,「你这是什么意思?」

    「易君然,你自己清楚。」距离近得可以听到彼此间急促的呼吸声。江亦辰的质问令易君然泄露了心底的一丝慌乱,但转瞬即逝。

    「江亦辰,你这是什么语气?」姜还是老得辣,前一秒还感到慌张的易君然,立即恢复以往的神色自若。

    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江亦辰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像一只炸毛的猫,一脚踹向易君然,却被易君然眼疾手快地制服了,「易君然,你他妈在外面滥|交,别把病传给我!」

    江亦辰的鼻子太灵敏,又或许是生性多疑的关系,就算易君然装得再从容不迫,身上携带的陌生气息还是没有办法被掩去。

    真相被毫不留情地拆穿,易君然所幸就破罐子破摔,「我戴|tao了。」

    这算是解释吗?江亦辰一口咬在易君然的手背上,吃痛之后易君然一不小心松开了手,江亦辰抓准时机逃离了他的魔掌。江亦辰从来没有如此反抗过他,这是第一次,也让易君然高傲的自尊心荡然无存。

    两人之间本来就是力量悬殊,江亦辰跑出没几步就又被易君然逮住了。这一次易君然可没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