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如同被拧紧的抹布,直到江亦辰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才彻底松了开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努力存稿了!!!!!!下周一就回国惹!!!只求不断更!!!

    窝会努力哒=3=继续求收藏=3=

    ☆、没有改变的改变

    平静如水的褐眸淡淡地望着易君然,动了动唇,才意识到无法发出声音,喉间好似被什么堵住了。放弃了无谓的挣扎,模糊不清的光线下看到了易君然那张狼狈落魄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眼前这个男人。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水?」接二连三的问题连珠似炮似的从易君然嘴里冒了出来,大概只有易君然自己不知道,此刻他的模样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寻求父母的原谅。

    江亦辰一言不发地盯着易君然看了一会儿,然后又闭上眼。易君然慌了,沉默的冷暴力远比歇斯揭底的争吵更可怕。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江亦辰就弄得他心乱如麻,就算曾经跟楚沐泽在一起,也不曾那么措手不及过。

    「江亦辰,你别这样」易君然的口气里带着鲜少有的妥协,甚至还有些委屈的意味在里面。

    在易君然的央求下,江亦辰又睁开眼,没有责怪,没有愤怒,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在毫无预警下,江亦辰突然勾起唇角,这个淡淡的笑容敛去了他所有的苍白,反而让易君然惊慌了。

    江亦辰从来没对他笑得那么毫无防备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像一根绷紧的弦条,稍稍用点力就会被拧断。

    「江亦辰,你是不是不能说话?」易君然突然意识到江亦辰从醒来开始就只是动了动唇,没有发过声音,才惊觉到这人的异样。

    江亦辰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空气里抖了抖,只见他费力地点了点头。易君然又有些激动起来,至少江亦辰并不是不愿意跟他说话。在他犯了如此重大的过错之后,这个人并没有对他恨之入骨。

    「没关系,你听我说就好。」易君然弯下腰,宽大的手掌轻轻抚弄着江亦辰的秀发。随后在那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薄唇上落下一个毫无情|yu的亲吻。

    江亦辰睁大了眼睛,不知道易君然想干什么。身体很疼,但是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一直以来,江亦辰最怕的都是易君然若有似无的温柔。这个男人的温柔和暴戾好似是两个不相干的个体。

    「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易君然微微低头,凌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上,「我破坏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还对你」

    害怕是什么滋味?大概从母亲去世以后,易君然很少就体会这种滋味。所以当他在对江亦辰实施暴行之后,发现那个平日嚣张乖戾的人浑身上下都是斑驳的血迹时,他真的后悔了。悔恨交加的情绪里夹杂着锥心刺骨的疼痛。

    「江亦辰,我会好好对你的。不会再对你发脾气,你不愿意的事情也不会强迫你。」

    易君然很骄傲。一身傲骨。不害怕失去,没有恐慌。

    「你能不能呆在我身边。」

    可是经过这一晚之后,易君然愕然发现,并不是江亦辰需要他,而是他需要江亦辰。因为太寂寞了,失去了七年所爱,到头来还是形单影只,大把挥霍的金土,只为了买一份深夜的温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江亦辰成了最好的、也是他唯一的慰藉。这个人的身体很柔软,抱起来很舒服,跟他以往抱过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害怕失去吗?那他当初失去楚沐泽的时候为什么只有愤怒呢?

    江亦辰知道易君然对他的执着与爱无关。这个男人只是太寂寞了,在失去爱人之后的日日夜夜都经受着痛苦。每次看到易君然望向楚沐泽的眼神里,江亦辰都能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焦灼。

    易君然不知道,这份看似厚如千金的承诺,对江亦辰来说只有无尽的痛苦。因为他是楚沐泽离开后的替代品,易君然离不开他是因为寂寞。江亦辰突然很想哭,但唇畔却一直嵌着勾人心弦的笑意。越是痛苦,笑得越深。

    江亦辰张了张嘴,眼泪却先一步汹涌而出。深藏在心底的秘密没有办法说出口,这不是感动的泪水,这一次才真真正正是痛得伤心欲绝。如鲠在喉的话参杂着血腥被江亦辰生生咽了回去,这一刻他很想伸手触碰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

    易君然不知道江亦辰怎么了,哭得泪流满面的样子让他不明所以。但每一滴泪水就像是砸在他的心上,一瞬间他也有些痛得说不出话来。易君然不停地亲吻着江亦辰落泪的双眸,笨拙地安慰着哭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人。

    江亦辰很少在易君然面前表现出那么脆弱的一面,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河流怎么也制止不住。

    不知过了多久,江亦辰安静了下来,易君然也有些疲惫,靠着江亦辰身边的空位躺了下来,握着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掌,房间里一瞬间化为寂静。

    江亦辰重伤在身,拍摄是肯定不能下去了,庄珂收到江亦辰再次受伤的消息,也是又恨又急。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拍摄受到诅咒了,一个刚好没多久,另一个又倒下了,总之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拍摄总不能一直延误下去,庄珂只得提议这段时间先减少江亦辰的戏份,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经过这次大病以后,江亦辰变得比以前更安静了。原先一只会对着你张牙舞爪的猫收起了尖锐的爪牙,不再对你恶言相向,对你的话言听计从,就像是一个毫无生命只会服从程序命令的机器人。易君然并不好受。

    易君然信守承诺,确实对江亦辰极尽温柔,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大呼小叫,更不会逼迫江亦辰做不愿意的事情。他想,如果江亦辰愿意,哪怕这次的拍摄他不想去了也可以。

    江亦辰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少。通常情况下就是易君然问一句,他答一句,同在一个屋檐下,却是同床异梦。两人相处的模式跟陌生人差不多,江亦辰若对他冷眼相待还好,可是依易君然看,江亦辰现在对他根本就是无所谓,一副随便怎么样都好的状态。

    江亦辰不会拒绝易君然的靠近,亲吻的时候也会顺从地回应,一切都比以前看起来好,但易君然却觉得哪里都不对劲。那天江亦辰莫名其妙地痛哭了一场之后就变了。

    「晚上想吃什么?」易君然走到坐在落地窗前的江亦辰身后,一把将他抱了起来,那是他们以前不会有的亲昵。可是那么亲密无间的动作,两个人的心却是咫尺天涯。

    「随便吧。」江亦辰任由易君然抱着也不反抗。

    易君然突然收紧了放在江亦辰腰间的手,江亦辰灵敏地觉察到身后男人生|li的变化。轻笑了一下,神色自若地转过头,然后顺其自然地踮起脚勾过易君然的脖子,唇瓣紧密相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