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怎么了?」易君然看着颜子舒一副神色慌张的样子问道。

    「江先生被楚先生灌了好多酒,现在喝得东倒西歪的」

    颜子舒话还没说完,易君然已经冲进了包厢里,果不其然喝得满脸通红的江亦辰神色迷离地倒在沙发上,楚沐泽见到易君然先是一喜,而后又沉了下来。

    易君然的视线从楚沐泽身上淡淡扫过,然后不顾众人惊异的视线,将江亦辰横抱了起来,离开了包厢。这一刻最难堪的人是谁?是楚沐泽,先不说易君然对他的所作所为不置一词,对江亦辰小心呵护那样,简直是令向来心高气傲的楚沐泽颜面扫地。

    喝得神志不清的江亦辰感觉到有人把他抱了起来,那人身上的气息令他忍不住蹭了蹭。虽然江亦辰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哪个男人经得住他这么乱动。

    江亦辰的酒品算不上好,不像有些人喝醉了会大吵大闹,他却总喜欢往人身上乱蹭,蹭得易君然一身yu|火都被勾起来了。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刚把人放到床上,江亦辰就一把将易君然也拉到了床上。

    「好热,解开,快帮我解开。」江亦辰抓着易君然不肯松手,身子不停地蹭着男人。

    易君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三下五除二把江亦辰的衣服脱了下来。可没料到喝醉酒的江亦辰那么放|lang,直接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两只手胡乱地解开他的皮带,握着那还未完全zhan|立的东西就上下抚|mo起来。

    江亦辰tian|了tian|干燥的红唇,低头咬着易君然的嘴唇,若有似无地轻声呢喃,「后面shi|了进来。」

    易君然一只手摸到熟悉的ru|口,果不其然炙热的地方shi|哒哒的,明明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居然出水了。江亦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觉得身体快要被烧起来了,握着易君然的东西,噗嗤一声整|gen都tun|了进去。

    「好、好|cu动、动啊」

    听到江亦辰yin|乱的请求,易君然反客为主,猛地将江亦辰压在身下,势如破竹般冲撞了起来。两条被架在肘窝的白腿不断晃动着,细长白皙的手指拽着床单,弯曲的指骨泛着苍白,红唇间不断有lv|液滑出,清醒时绝不会说的yin|言lang|语此刻就像是开了闸门般一股脑地脱口而出,「啊呜、啊好|大tong|里面点啊嗯啊好厉害要gan|穿了」

    这场炙热的□□直到迫近黎明还在断断续续的持续着。一整夜的激烈交缠,滚烫的热|ye一次又一次灌进江亦辰的身体里。两人就像野兽般用尽各种羞耻的姿势jiao|欢,直到后来江亦辰连连求饶,却还是被易君然拽着又狠狠zuo|了好几次。现在他肚子里又酸又|zhang都是易君然的杰作,感觉到最后一股暖流流进身体的时候,江亦辰几乎是哭得泣不成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很少有一夜无梦睡到天明的时候。江亦辰恍恍惚惚间睁开眼睛,刚刚抬手就从腰间传来一阵酸疼,密密麻麻溃散的疼痛勾起了昨晚放|dang不堪的回忆。他坐在易君然身上,毫无规律地摆动腰肢,那个男人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一次又一次撞进他的身体里,分开他的双腿,每一下都用力地好像要将他碾碎。

    江亦辰的脸伴随着回忆一阵白一阵红,微微侧头发现往日这个时间早该出门的易君然居然还雷打不动地睡在床上。睡梦里的男人习惯性地朝一边靠去,一只手臂大摇大摆地放在江亦辰的腰上,一瞬间令江亦辰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

    过了一会儿,确定易君然没有醒来,江亦辰才渐渐放松下来。想起昨晚楚沐泽故意用烈酒将他灌醉,胃里直到现在还隐约有灼烧的感觉。本该对楚沐泽和易君然的事情置之身外才对,可是不小心却被卷入了这趟浑水。楚沐泽对易君然余情未了,这是每个长着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的,而易君然对楚沐泽也有无法割舍的情意。想到这里,心口的位置传来一阵麻木的钝痛,江亦辰唇角扯开模糊不清的笑意。

    越是装作漫不经心,却越是刻骨铭心。

    意识清醒以后,想要再入睡就是难上加难。江亦辰索然无味地望了一会儿天花板,易君然不知是何时醒来的,沉思间一个声音闯了进来,「这么早醒了?」

    江亦辰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时钟,「不早了,都十点了。你今天不上班吗?」

    「嗯,今天要去看我爸爸。」今天是周日,上次跟易凡通电话的时候就说好了,今天会去看看他。

    「哦。」江亦辰对易君然要去干什么没多大兴趣,反正也轮不到他来问。这么想着,好像心口的痛少了些。

    江亦辰腰间的手臂稍稍用了一下力,整个人就陷入易君然怀里,似乎易君然很喜欢这个姿势,把一个人抱在怀里的动作做得行云流水。

    「下周是首映式,一会儿我让若铭过来跟你讲讲关于首映礼上要注意的细节和记者提问的时候一些应答方式。」

    「哦。」江亦辰对于易君然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换句话说,异议没有任何意义。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易君然埋首在江亦辰的颈项里,骨节分明的手掌穿梭在他细腻的肌肤之间。

    江亦辰只是轻轻笑了一下,说得轻描淡写,「你想我说什么?」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易君然哑口无言。是啊,他想让江亦辰说什么呢?跟他反抗?他会觉得他恃宠而骄。跟他撒娇?江亦辰根本做不出这样的举动。一夜的热情似火到天明的时候便会荡然无存。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存稿君又来惹。主人说,目测这章又会被锁。。。如果被锁惹。。。请泥萌一定记得去敲他。。。

    么么哒=3=

    继续求收藏!!!主人是日更的小天使↖(^omega;^)↗

    ☆、回家

    易君然的车停在老宅门口,他已经多久没有回家了?好像从易凡宣布让他全权管理易氏开始,就再也没有跨进这座寂寞的房子一步了。母亲死在这间房子里,时时刻刻都提醒着易君然,他的母亲最后都逃脱不了郁郁而终的下场。还有易凡肝肠寸断的嚎啕大哭,抱着冰冷的尸体哭得无望,也是那一刻易君然才真实地感觉到这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一直都爱着母亲。就算只是一场带着目的的政治联姻,可他对母亲的爱从来都是情深意切的。

    明明那么爱,却没办法说出口。只是因为那道政治联姻的屏障。易君然对易凡有恨,但血脉相连,失去母亲的痛易凡承受的一点都不比他少,所以之后很多年易君然都在试着原谅这个父亲。

    今天是易君然要回家的日子,天还没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