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亮易凡就醒了。他不记得有多久没见到这个儿子了,妻子死后,易君然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因为心存亏欠,所以他对易君然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易君然刚考进高中那年就跟易凡出柜了。起初易凡很生气,刚举起的手在对上易君然那双泰然自若的眼睛时,悬在半空的巴掌落不下去。他知道易君然在怪他,如果那时候他暴跳如雷、强行逼迫易君然去改变,那么今天恐怕他和易君然之间都无法做一对和睦相处的父子了。

    易凡一个晚上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第二天在餐桌上时,易君然一如往常淡定地坐着吃早餐,好像昨天出柜的一事都与他无关。

    那一刻,易凡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他这辈子那么奋斗,壮大易氏是为了什么?以前是为了妻子,而现在唯一支撑着他活下去的人是易君然。

    「有空把喜欢的人带回来让我看看吧。」

    易凡的妥协在易君然的意料之外,如此轻而易举的,父亲就承认了他的性取向。不过易凡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易君然走进大厅的时候就看到易凡坐立不安地徘徊在沙发前,从厨房出来的刘阿姨一见到易君然高兴地叫了出来,「少爷,你回来啦!」

    听到刘阿姨的叫声,易凡猛地抬头,果然是易君然。看着易凡微微发愣的样子,易君然走上前道,「爸,愣什么呢?」

    「这么久没见,好像又长高了?」易凡没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可笑。

    「我都三十岁了,还长什么个子。」

    「这么久没见少爷,真是越长越俊了。你不知道你爸爸天天盯着电视,就看你什么时候会出现呢。」刘阿姨掩嘴而笑。

    「说什么呢!厨房的饭菜都准备好了?」易凡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催促刘阿姨回到厨房。

    「快好啦,我做了少爷最爱吃的红烧鲫鱼,今天的鲫鱼可新鲜了。」

    「谢谢刘阿姨。」

    「不谢不谢,你跟你爸爸先聊聊天,饭菜马上就好了。」

    父子间还是有些无法言说的尴尬。易凡和易君然双双坐到沙发上,电视里断断续续传来嘈杂的广告声。易凡咳嗽了一下,找话道,「最近公司怎么样?」

    自从易凡退休以后,公司的老董事也都渐渐退居幕后,现在的董事会基本上是年轻的面孔。毕竟都是年轻人,思想都没那么顽固守旧,其实从公司发展角度来说,倒是对未来规划很有帮助,是一股新生力量。

    「就那样吧,不好不坏。」

    刚说没几句,电视里就不凑巧地开始播放楚沐泽代言的一支手机广告。易君然看了两眼,不动声色地敛了敛眉,端起茶几上的热茶,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你和沐泽的事情怎么样了?」易凡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

    「天天看新闻,难道没有说?」易君然不太想谈论有关楚沐泽的话题,无论这件事过去多久,楚沐泽这三个字还是变向地刺痛着他。

    易凡拿过一边的遥控器,换了个台,才侧头道,「新闻里真真假假有几分可辨性我以为你比我了解。沐泽那孩是唯一一个你带回家的人,我知道他在你心里面跟其他人不一样。」

    「我跟他已经分手了。」易君然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但不经意间泄露的情绪又让易凡明白易君然对楚沐泽还心存念想。

    易君然不仅样貌像极了他去世的妻子,连对自己执着的感情也有着不谋而合的相似。易凡原以为楚沐泽劈腿不过是因为利益的驱使,不过在他派人详细的调查之下,却又有惊人的发现。近两年易君然不断在演艺圈内打压楚沐泽,以个人的名义拒绝了所有为楚沐泽安排的男主片约,这样的举动让易凡实属不解,但又在仔细推敲之后恍然大悟。

    爱光靠执着是不够的,易君然对楚沐泽占有的本性驱使了爱人跟他背道而驰。电光火石间易凡觉得自己可能一直以来都在犯错,而这个错误在妻子死后不断蔓延。他满足了易君然所有的**,却没有教会他,如何去经营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

    易君然和楚沐泽的分手,易君然有错在先,楚沐泽不义在后,两人到底谁错得更离谱些,连易凡都难以下断言。

    「君然,有些东西弄丢了,就不会再回来的。爸爸希望你不要后悔。」

    不要重蹈他跟易君然母亲之间的覆辙。看着深爱的人比自己先走一步,这种肝肠寸断的痛苦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也去经历一次。易君然总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却永远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靠着这种自私的独占欲而维护的爱情,终究不会长久。

    楚沐泽只是开始,那接下来还会是谁呢。

    「江先生,我刚才讲的东西您有什么疑问吗?要是哪里不清楚,我可以再讲一遍。」何若铭很耐心,将首映礼上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演员应该注意的细节都在纸上做了详细的备份,还一条一条都为江亦辰讲述了一遍。

    江亦辰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黑字,揉了揉太阳穴,「没关系,你讲的很清楚,辛苦你了。」

    「哪里,新人出道难免要注意的事项多,等您习惯就好了。」何若铭讪讪地笑着。

    「习惯?」江亦辰不以为然,「也许我没习惯就已经结束了。」

    「您说什么?」江亦辰说话的声音有些轻,何若铭并没有听清那后半句话含含糊糊地说了什么。

    「没什么。」江亦辰收起桌上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会好好看的。」

    「嗯,首映礼上不用太紧张,你是新人,记者应该不会针对你问太多问题,所以尽量自然一点。如果问到什么私人问题,你可以拒绝回答。」

    「好,我知道了。」何若铭一直断断续续地跟江亦辰讲着,都没意识到已经到了午餐时间。江亦辰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何若铭那么久,便提议道,「何助理不介意的话一起吃饭吧。」

    「你会做饭?」何若铭的表情有些像发现新大陆一般,以前楚沐泽和易君然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下厨房,别说做饭了,可能连盐和味精都分不清。毕竟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能在一起那么久也许也是臭味相同?

    何若铭那么想着,便点点头,正好他的肚子也有些饿了。如果之前何若铭认为江亦辰只是个被包养的小男宠的话,吃到江亦辰那一手好菜,他自己都有些忍不住惊叹了,「江先生的手艺比我媳妇儿还好啊。」

    「何先生结婚了?」江亦辰有些诧异,何若铭看上去好像还比易君然小几岁。

    「对啊,我跟我妻子是青梅竹马。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孩子都有3岁了。」说起自己的家庭,何若铭兴致勃□□来,拿出手机翻出儿子和妻子的照片递给江亦辰,「这就是我的妻子和儿子。」

    「真幸福呢。」江亦辰看到照片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