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笑靥如花的女人,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很幸福。

    「易总对江先生也很好啊。」何若铭捣鼓着帮自家老板说起好话来,「虽然易总有时候脾气不太好,不过他真是个好**。」

    「他确实是个好**。」江亦辰淡淡地接过话,又在心里加了一句,不过不是对他而已。

    何若铭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江亦辰一瞬间看起来落落寡欢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主人今晚就要回国啦,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惹,为大家服务的还是存稿君=3=

    萌萌哒存稿君会持续为大家服务哒=3=

    求收藏╭(╯3╰)╮

    ☆、偷吻

    易君然回到家时,听到了久违的欢笑声从冷清的厨房里断断续续传来。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几近小心翼翼的动作,仿佛行窃一般苟且。走到厨房门口,他看到江亦辰对何若铭笑了,笑得很开心,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纯粹得安静而美好。没有面对他时的冷漠而疏离,眉眼弯弯,笑意盈盈的面孔下衬着属于少年的朝气蓬勃。褐眸里蕴藏的不再是虚情假意,对眼前的何若铭完全不设防。

    这一刻,易君然甚至无法发出声音去破坏眼前的美好。那双如描似画的褐眸对上他的那一秒,敛去了唇角原本张扬的笑意,恢复到往日的清冷。江亦辰一瞬间的变化令何若铭觉察出异样,转过身就看到不知站了多久的易君然。

    一瞬间心脏好似吊到了嗓子眼,何若铭有种自身难保的感觉。好半天才挤出笑容道,「易总好。」

    出人意料的是,易君然没有勃然大怒地咆哮,只是冷冷淡淡地看了一眼道,「嗯。」然后神色自若地回到客厅坐了下来。

    江亦辰低下头,水流冲刷着油腻的餐盘。果然这两个人是吵架了吧?最近总觉得气氛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何若铭胆战心惊地走出厨房,看到坐在沙发上一眨不眨盯着电视的易君然又是没由来一阵紧张。怎么好像有种他跟江亦辰劈腿的场景被易君然抓到的感觉。他可是直得不能再直了,江亦辰虽然长得漂亮,可再怎么漂亮也是男人,他对男人可是不来电的。

    何若铭咽了咽口水,有种英勇就义的气魄,走到易君然面前道,「易总,那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嗯。」易君然手里捏着遥控板,何若铭却注意到那双白皙的手背上淡色的青筋,极力隐忍却又不敢暴怒。好像有什么在不经意间影响了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

    何若铭被这样看似若无其事的易君然吓出一身冷汗,「关于首映礼的事情我已经都跟江先生嘱咐好了。」

    「嗯。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易君然的话就像是特赦令,何若铭一刻都不敢多留地冲出了门外。江亦辰慢条斯理地将清洗好的碗盘放进橱柜,一系列的动作都是井然有序,没有丝毫差池。

    走出厨房,易君然依旧坐在沙发上,出神地看着电视。江亦辰走过去,拿过茶几上何若铭留下的资料准备转身回房,却被易君然拉住了手腕。

    江亦辰看了一眼挽留他的男人,黑眸沉静如水,一时间辨不清他此刻的情绪。

    「坐下来,陪我看会儿电视吧。」易君然没有动怒,甚至没有质问。是无所谓了吗。

    没有挣扎,江亦辰乖乖地靠着易君然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就如易君然说的,两人之间谁都没再开口说话,只是单纯地看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狗血的言情剧,男主竭尽全力地挽回毅然转身离去的女主。倾盆大雨淋湿了两人单薄的衣物,女主任由男主痛哭流涕地抓着她的手一而再再而三地挽留,但是眼神却是凉如止水,完全是无动于衷。雨势渐渐变小,雨滴顺着女主的长发滴滴答答滑落,她冷眼看着地上的男人,苍白的唇瓣微微抖动,「我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相信你,不可能。」

    真的太狗血了,可是女主那情到深处的演技却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甚至于有些感同身受。被伤过无数次以后,所有的信任都在等待里毁灭,所有的爱恨都会在回忆里烟消云散。

    「你觉得」易君然原本想问问江亦辰觉得那个女主的演技如何,却发现江亦辰呆坐在那里,望着电视,眼泪断了线一般滑过脸颊。

    脸上感觉不出分毫伤感的情绪,眼泪却决堤而下。易君然抽了一张纸巾递给江亦辰,江亦辰有些不解,「做什么?」

    「你哭了。」

    江亦辰有些不可置信,指尖碰了碰脸颊,果然是湿的。有些尴尬地接过纸巾,擦了擦脸。就听到易君然说,「原本想问问你那个女主的演技如何,现在不用问了。她是公司现在力挺的红牌。」

    江亦辰没有说话,擦干眼泪后,继续盯着电视。因为刚刚哭过,眼睛有些红红的,褐眸里带着点迷蒙的水雾。

    有些乏味沉闷的情节,江亦辰却不知倦意地看着电视。易君然觉得有些累了,干脆躺了下来,将头搁在江亦辰的大腿上,不顾那人的惊讶道,「我累了,睡一会儿。」

    「可以去房间。」江亦辰皱了皱眉道。

    「我喜欢这样。」

    多说无益,江亦辰沉默地接受了易君然的做法。易君然挑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将头枕靠在江亦辰的大腿上。

    不知过了多久,江亦辰听到睡在他大腿上的人传来绵长的呼吸声。电视里引人入胜的情节突然被这呼吸声打乱了节奏,江亦辰低下头,想伸出手摸摸那人的黑发,却在半路又缩了回来。

    「易君然?」江亦辰尝试着叫了一下男人的名字,并没有醒来。

    江亦辰这才放心地伸出手,摸上了易君然的脑袋,极尽温柔的样子完全找不出刚才的冷淡。指尖戳了戳易君然的俊脸,面颊上凹陷出一个漂亮的酒窝。拨弄了一会儿,易君然还是不见醒来的意思。

    电视里传来悠扬的结尾曲,江亦辰缓缓弯下腰,不轻不重地在易君然唇角落下一个吻。然后就像是偷了东西的贼一般迅速地离开。唇瓣上还残留着肌肤相亲的触感。

    易君然浑浑噩噩地睡了一下午,起身发现江亦辰脑袋摇摇晃晃靠着沙发睡得似醒非醒。感觉到大腿的重力消失了,江亦辰揉了揉眼睛,「你醒了?那我去唔。」

    江亦辰刚想说他想去卧室睡一会儿,下一秒却被易君然吻住了。睡意也顿时全无,易君然又是jing|虫上身。江亦辰在心里咒骂了几句,乖乖地任由易君然里里外外摸了一遍。

    大床微微摇晃。白皙的脚踝上挂着脱落的nei|裤半悬在空中,十指无力地抓紧床单,易君然依旧是衣冠楚楚的样子,唯独裤子松拉链的地方,狰狞的凶器在湿润的ru|口来来回回摩|ca。

    江亦辰衣衫半敞,被咬得水润红肿的ru|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