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3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果不其然,两人说不到几句话,又有大战前兆的架势,「楚琛,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我儿子、我儿子的,难道沐泽不是你儿子?胳膊肘总往外拐。不知道的还以为易君然才是你亲生的。」

    「整天就知道在那里胡说八道。」楚琛也懒得理陶溪,拿了件外套就准备出门。

    「你去哪儿!?」陶溪在身后高声质问起来。

    「我中午约了人谈生意,不在家吃了。」

    说完,楚琛就甩门离开,对他来说,能跟陶溪少待一秒就是一秒。陶溪这两年真是逼他越来越紧了。上次跟她谈离婚的事情,也被她这么不了了之地糊弄了过去。这样无趣又让人生厌的婚姻到底有什么意思。

    江亦辰睡得浑浑噩噩,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没有。又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是他第一次在报纸上看到易君然。七年前,他不过是刚上初中的年纪,正逢易君然和楚沐泽出柜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当时学校不少小女孩都是楚沐泽的粉丝,撅着红唇不高兴地说,「什么呀,居然是同性恋,好恶心,我以后不要喜欢他了。」

    然后就真的不喜欢了。会注意易君然是因为楚沐泽的关系,他见过楚沐泽,在那个陈旧的、被他视为秘密不能触碰的相册里有楚沐泽和那个男人的合影。母亲经常指着照片,告诉江亦辰,你还有一个哥哥,他叫楚沐泽。

    江亦辰有点嫉妒楚沐泽。因为他什么都有,他有爸爸、有妈妈、还有爱他的易君然。而他却连唯一的亲人都留不住。潜意识里,他应该有些讨厌楚沐泽,但却无法恨他。

    想的好像有点多了。江亦辰磨磨蹭蹭从床上爬了起来,易君然听到房门口传来的动静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有些尴尬。

    「饿了吗?」易君然佯作轻松地没话找话。

    江亦辰摸了摸鼻尖,掩饰自己无所适从的局促,「厨房有面,我来做,你吃不吃?」

    「好啊。」

    没一会儿厨房就传来烧水的声音,还有噼噼啪啪的切菜生声。易君然索然无味地坐在沙发上,电视不能看,报纸不想读,唯一的乐趣就是透过落地窗欣赏欣赏还算不错的天气。

    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易君然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走到了室外的阳台,接听起来,「喂,爸。」

    「新闻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搂着的那个男人是谁?」易凡刚打开电视,铺天盖地的就是易君然携新欢出场的消息,这件事易君然可是半字没跟他提起过。

    「没什么大事,我已经让若铭去处理了,很快能压下去。」易君然淡淡地回答。

    易凡捏紧话筒,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君然,你这样三天两头就上头条,对公司影响有多坏你不是不知道。」

    「公司的事情我会负责的,我知道该怎么做。 」

    「你真是」易凡被易君然这种强硬的态度驳回倒是不知说什么好了,「算了,反正公司现在是你负责,你知道就好,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那个男人是谁?」

    「是这次新片的男二。」

    「这我当然知道。新闻里都写了,我是说他到底跟你什么关系?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你跟沐泽分手,难道跟他也有关系?」易凡本来以为楚沐泽跟易君然分手只是气不过易君然在圈内一直打压他,若是还牵扯个第三者,那简直是一趟浑水。

    「跟他没关系,认识他是在跟沐泽分手以后。」

    易君然正琢磨着如何结束这个不怎么愉快的对话,门口就传来门铃声。趁着这个机会,易君然就切断对话道,「爸,门口有人敲门,我晚点再打给你。」

    说完,易君然切断电话,松了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这里还是存稿君为大家服务,不造主人最近有木有摸鱼,希望他在努力写存稿。。。

    ╭(╯3╰)╮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主人的文,多多收藏,主人就是日更的小天使

    ☆、意料之外的到来

    易君然以为是什么人来做推销,正想着如何打发门口的人。可是打开门的一瞬间,看到楚沐泽戴着黑色墨镜,头顶的鸭舌帽压得很低,风衣遮住脖子,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你怎么来了?」易君然没料到楚沐泽会在这个风尖浪口上来家里。

    「难道你要一直让我站在门口说话?」楚沐泽眼眉微挑,「请我喝杯咖啡都那么难了?」

    易君然微微侧身,「进来吧。」

    「易君然,那个你的面里」从厨房出来的江亦辰还没来得及把话说话,就看到楚沐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容地坐在沙发上大有登堂入室的感觉。

    「江先生好。」比起江亦辰的震惊,楚沐泽倒是显得落落大方,仿佛自己在这里没有什么不对。

    「你好。」江亦辰的褐眸一瞬间暗了下去。

    硕大的屋子里比先前还要尴尬,易君然对着楚沐泽道,「你先坐一会儿,喝什么?家里没有果汁。」

    「随便吧。白开水就好。」

    易君然拉着江亦辰走进了厨房,顺手把门给推上了,「你刚才要问我什么?」

    「我想问你吃不吃辣。」江亦辰看着面条在热水沸腾的锅里翻滚着,原先有些饥饿的感觉好似因为楚沐泽的出现顿时消失得一丝不剩。

    「放点吧。」易君然卷起雪白的袖口,露出皓白而有力的手腕,从橱柜里拿出一只印有墨水画的瓷杯。

    江亦辰用筷子搅动着锅里的面条,除了方才略微震惊的神色,好像再无其他的情绪。易君然站在江亦辰身后,时不时用余光打量着他消瘦的身影。

    「那个。」

    江亦辰顿了一下,琢磨了一会儿才道,「楚先生吃午餐了吗?面多了些,三个人应该够。」

    乍看之下毫无破绽的话,只有江亦辰自己知道心脏的位置几乎已经快要炸开来了,但是必须装作若无其事,秘密就该永远是秘密。后来的人,总是输给先来的人。

    「难道你就没别的想说吗?」易君然因为江亦辰泰然自若的态度顿时莫名地烦躁起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扰乱了他自恃过高的冷静,比起江亦辰的毫不在意,他希望他可以质问他,为什么楚沐泽在这里?来这里做什么?

    江亦辰关掉煤气,捞出面条,倒了点汤在碗里,然后推到易君然面前,「这是楚先生的。趁热吃比较好,涨开了可就不好吃了。」

    文不对题的回答,又或是江亦辰根本不想回答他这样无聊的问题。易君然端起面条,有些意气用事地说道,「沐泽不喜欢放葱的食物。」

    「是我的失误,下次我会注意的。」江亦辰甚至笑了笑,完全是无动于衷。

    易君然被江亦辰的态度气个半死,又碍于门外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