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还有个人不能发作,只能憋着一口气走出了厨房。

    「你让我说什么呢。」

    空灵飘渺的声音回荡在男人离开后的厨房。煮面的男人若无其事地将剩下的面捞了出来,尝了一口,眼角闪着细碎的光,「味道不错。」

    三个人坐在桌上安安静静地吃着面条,楚沐泽将汤面里的葱一点不少的全部挑了出来。江亦辰的面没办法跟外面五星级酒店的厨师攀比,但是味道却比楚沐泽吃过的任何一碗面都要来得好。

    吃碗面,收拾碗筷的不可能是易君然和楚沐泽,自然只有江亦辰了。从头到尾,江亦辰都是一声不吭,即使楚沐泽有意无意跟易君然说这话,沉稳的男人也只是闷头吃饭。

    江亦辰身上有着同龄人绝对不会有的深邃。看着江亦辰的身影消失在厨房的尽头,易君然看了一眼楚沐泽道,「你过来有什么事?现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这种抛头露脸的举动还是少做好。」

    「我不过是来看看,你的日子过得到底如何而已。」

    「我过得怎么样和你有关系吗,楚沐泽?从你踏出这个门开始,我们就已经一刀两断了。」面对楚沐泽时,深藏已久的怒气还是会不经意地暴露。易君然以为时间已经够久,久到足够忘记楚沐泽已经离开他的事实。

    「易君然,因为我离开你,所以你要找来了江亦辰耀武扬威?」楚沐泽唇角微微勾起,「你以前不会那么蠢。」

    「楚沐泽,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说了,为了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我现在看到了,与其说你找个对象,不如说你请了一个高级保姆。是不是连陪睡的事情江亦辰也一起做了?」

    楚沐泽的话不偏不倚地戳到了易君然的底线,「楚沐泽,江亦辰的事轮不到你来插嘴。」

    「生气了?」楚沐泽突然笑了,笑得让易君然不明所以。

    楚沐泽站了起来,凑近易君然,余光在瞥到江亦辰出来的那一秒,四片唇瓣贴到了一起。连易君然都没意识到楚沐泽突如其来的举动,睁大双眼,江亦辰只是笑了一下,晃过客厅走进了房间。

    易君然猛地一把将楚沐泽推到在地,抓过他的领子,举起拳头晾在半空却落不下去。楚沐泽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没有丝毫畏惧。易君然撇过头,放下拳头,咬牙切齿道,「你滚吧,不要再来了。楚沐泽,我不知道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但是我们早就完了。」

    楚沐泽优雅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整了整衣领,方才的落魄丝毫不见踪影。他略带同情地看了一眼易君然,「君然,我今天来这里,已经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希望江亦辰不是第二个悲哀的牺牲品。」

    「楚沐泽,你什么意思?!」

    「君然,这世上总有些东西,是钱没有办法操控的。」

    楚沐泽没办法骗自己,他爱易君然,只是他们都有自己的骄傲,易君然没有办法放下他所执着的爱情,而他也没办法为易君然放下追逐已久的梦想。易君然用金钱替他打造了金碧辉煌的牢笼,却从来不问他心底真正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

    楚沐泽坐进车子,摘下墨镜,坐在驾驶室的柯卓轻描淡写地问道,「求证到你要的答案了?」

    「啊、嗯。」楚沐泽压低帽檐,表情闪烁不清。

    柯卓没有继续问下去,他知道,楚沐泽和易君然还是走到了尽头,这跟江亦辰的出现无关,因为这两人终有一天都会是分道扬镳。

    楚沐泽最后的话就像是戳到了易君然的痛处。他曾经为楚沐泽挥金如土,而如今他又用钱买回了江亦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易君然居然落魄到只剩下金钱这样东西可以伪装了。

    江亦辰知道楚沐泽离开了,但他还是一动不动地靠在床上,因为他知道易君然会来找他的。

    打开电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不同的电台又在播放着上次他和易君然一起坐在客厅看的言情剧。依旧是瓢泼大雨的场景,男主跪在地上恳求女主的原谅,情深意切的样子谁看了都会动容。

    易君然走进了卧室,看到江亦辰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刚想开口,江亦辰的话却打断了他,「易君然,你上次不是问我女主的演技怎么样吗?」

    「嗯?」易君然不知道江亦辰为什么突然会提这件事。

    江亦辰指着电视,缓缓道,「只有这一个镜头,是毫无破绽。」

    电视里的一幕正好是。

    雨滴顺着女主的长发滴滴答答滑落,她冷眼看着地上的男人,苍白的唇瓣微微抖动,「我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相信你,不可能。」

    那样锥心刺骨的台词,让易君然忍不住捏紧拳头,对上江亦辰视线的那一秒,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江亦辰说只有这一幕是毫无破绽。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依旧是存稿君,主人的存稿还是多得嘛╰( ̄▽ ̄)╮

    不要着急,感觉才进行到了一半,主人说了是狗血大长篇,所以大家就让他过把瘾吧

    么么哒,继续替主人求收藏╭(╯3╰)╮

    ☆、难言之欲

    措手不及间,江亦辰被易君然压倒在床上,男人的呼吸有些急促,语调不稳,没有了往日的沉着冷静,「你可以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

    不知道。易君然也不知道他想让江亦辰相信什么。却固执地想让身下这个人相信他。

    翻过江亦辰的身体,掀开他身上单薄的衬衫,易君然亲吻着白皙的背部。从身后紧握江亦辰的手掌,十指交缠。没有任何前戏的直接冲到了最shen|处,江亦辰很疼,但很快从剧烈的摩|ca里找到了快感。

    不同于正面的ti|位,从身后ru|侵,能比以往进得更|shen。易君然强健的躯体压在江亦辰身上,jie|合的地方粘|chou湿|hua,「还可以更|shen一点吧?」

    没等江亦辰回答,尺寸傲人的xiong|器势如破竹地埋入了炙|re的fu|腔处。这种毫无保留地ru|侵实在太可怕了,他必须逃走才行。江亦辰挣开易君然的手,拼命朝着床头爬去,却又被他狠狠拉了回来,fu|内搅动的re|物越zhang|越大。

    「易君然你出去**!啊唔好用力、要死了不、不要动。」

    江亦辰凄惨的哭声回荡在卧室里,易君然凶狠的动作却不见减慢,咬着江亦辰通红的耳垂,「说你相信我!」

    「啊呜慢、慢点,那、那么|shen肚子好烫」江亦辰有些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易君然在说什么。身体里无法宣泄的kuai|感逼得他要发疯了。

    「说你相信我,我就让你解放,乖。」易君然放软声音,诱哄着深陷yu|潮的江亦辰。

    「我相信你相信你!」江亦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