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为窝也不造。。存稿君的肚子好饿。。希望有更多存稿

    继续为主人打起求收藏,小天使们快来收藏一个吧╭(╯3╰)╮

    ☆、大打出手

    何若铭不敢在白天的时候贸然来易君然家,现在是个必须时时刻刻都警觉的时间。所以何若铭通常来的时候都是深夜,江亦辰睡得很沉,根本不知道何若铭来过家里。

    闲来无事的江亦辰捧着一本书一看就是一整天,而易君然则每天拿着电脑处理公务,偶尔会有远程网络会议,这个时候江亦辰就会识趣地躲进书房。

    经过了一周,在何若铭没日没夜的工作下,江亦辰和易君然的新闻总算是被压下去了。就在江亦辰以为有一段安静日子可以做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是钟清云的,原以为那日不欢而散以后这个男人跟他也算是分道扬镳了,想不到还会打电话给他。

    在接和不接之间犹豫了一会儿,江亦辰最终还是决定接起电话,「喂。」

    「亦辰,我是清云。」江亦辰冷漠的声音让钟清云一阵难受。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江亦辰的话就像是例行公事,不带一丝感情。上次的事情让他在心里有了疙瘩,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对这个男人坦诚布公了。

    「我只是看到了报纸,前段时间也不敢打电话问你,现在消息好像退下去了一点,你没事吧?」钟清云的话里字字句句都带着关心。

    江亦辰对于钟清云的关心带着本能的抵触,尤其是上次唇齿间残留的余温让他至今阵阵作呕,「我没事,你还有别的事吗?要是没事我就挂了。」

    「等等!」钟清云在电话另一端叫了起来,「亦辰,难道我们之间必须这样吗?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可以道歉。但是你跟易君然」

    「我跟他的事情轮不到你指手画脚,钟清云,你和我没关系。」钟清云的纠缠不休已经彻底激怒了江亦辰。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可以忍耐易君然对他种种的不平等是因为心甘情愿,可是对于钟清云却没必要。

    「亦辰,你为什么不相信,易君然跟你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也不过是他手里的一个玩具。那种圈子的人怎么可能真心对你?」钟清云对易君然带着偏执的己见,「你的事情院长都已经知道了。他前些天联系我了,不过我没有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他。你应该明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院长那里我自己会去做解释,用不着你担心。钟清云,我跟易君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跟你也不会是。别让那点我对你仅剩的好感一起被磨灭了。」

    大声的争执还是引来了在客厅办公的易君然,推开书房门,就看到江亦辰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的,眼里还混着闪烁不清的雾气。江亦辰想切断电话,却被易君然自作主张地拿了过去。

    江亦辰立马反扑过去,却被易君然轻而易举地控制住了。电话里断断续续传来一个男人的咒骂声,「该死的!亦辰,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那个易君然不是好东西」

    「钟先生,以您现在的行为我已经可以控告您扰民了。」易君然面色冷若冰霜,扣在江亦辰腰间的手也加大了力度,「我以为上次的警告已经很清楚了。我跟江亦辰是你情我愿,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易君然,不要以为你可以只手遮天。一定是你威胁亦辰,亦辰才会被你控制。你真龌龊。」

    「龌龊?」易君然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发出一阵冷哼,「我以为钟先生没资格跟我说这话。你上次做的事情,就足够说明你对江亦辰怀了什么样龌龊的心思吧?」

    易君然听到电话另一端的呼吸明显急促了几分,低下头看到江亦辰双眸睁大恶狠狠地瞪着他,想要抢回手机。

    「那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就不要想了。江亦辰现在是我的人,在我没有准备放手之前,他只能呆在我身边。」明明是说给钟清云听的话,但黑眸却死死盯着江亦辰,「如果钟先生不了解我的手段,我可以免费让你试一下。你最好不要再动江亦辰的脑筋,否则小心连怎么身败名裂都不清楚。」

    说完,易君然也不给钟清云任何反驳发怒的机会,关掉手机扔进垃圾桶,自顾自道,「一会儿我让若铭换个新手机给你。」

    「易君然!你凭什么抢我电话!」江亦辰受够了易君然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霸道,「那是我和钟清云之间的恩怨,你有凭什么替我做决断!」

    「你和钟清云?江亦辰,你是不是忘了钟清云那天对你做的事情了?还是说从心底就盼望着他那么对你?你还真是够贱」

    啪!

    俊脸上深红色的掌印,江亦辰这一巴掌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易君然这辈子没有那么窝囊过,从小到大连他的父亲都不敢打他,这人生中的第一把掌居然送给了江亦辰这个被他包养的男人。

    「易君然,你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有人说过,人一落地,就是要呱呱大哭的。哭,实在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因为压抑得太久,江亦辰甚至忘记了自己有这种本能。直到来到易君然身边,他找回了这种本能。这个男人总能在不经意间将他伤得体无完肤。

    江亦辰在哭。本来就瘦弱的身体这一刻看起更是摇摇欲坠。侧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易君然却觉得江亦辰每一滴眼泪都砸在他的心上,这种痛跟那一巴掌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易君然步步靠近,江亦辰步步后退。直到无路可退,易君然伸出手想要拥住江亦辰时,他却疯狂地挣扎起来。压抑已久的破败情绪一瞬间全都爆发了出来,拳打脚踢的样子毫无风度,声嘶力竭地喊着,「易君然!你凭什么那么说我!你凭什么!」

    「我恨你!」

    「易君然,我不要再跟你交易!我要离开!你滚开!滚开!」

    江亦辰拼尽全力的挣扎连易君然都难以压制,最终江亦辰一口咬在易君然的手臂上。一阵吃痛,易君然松开手,江亦辰的拳头不带一丝犹豫地挥了过去,虽然力度不是很大,但是还是足够让易君然受伤。

    易君然大概没想到这辈子还有那么狼狈的一天,被江亦辰这么一个瘦胳膊瘦腿的人打趴。江亦辰冲出书房,还没来得及走出大门就被易君然抓住,扛回了卧室,扔到床上。

    「江亦辰,我们好好谈谈。」易君然也冷静下来,刚才脱口而出的话伤害了江亦辰,这点他心知肚明。

    「谈个屁!」江亦辰也不顾形象地爆出了粗口,「易君然,我不会再留在这里!我们之间的交易结束!我受够你了!」

    「你想也不要想!」每次听到江亦辰离开的事情,易君然就没由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