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言,但又是毫无破绽,要解释的话,也许只能说是本色出演。我希望有机会能跟江亦辰先生合作。」

    江亦辰这次能一炮走红完全超出了何若铭的预料,他知道凭着江亦辰这副优越的外貌要走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遭到各方面的嘉奖有加倒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如今想找江亦辰合作的人早已是踏破门栏,连圈内知名导演徐子吟都放话想跟江亦辰合作,江亦辰现在可谓是一夜成名。

    易君然看着桌子上那些前赴后继想和江亦辰合作的广告案还有新电影,一时心中的滋味难以言说。从生意的角度来说,江亦辰现在无疑是一颗摇钱树,可是从私心来说,他又不喜欢江亦辰这般抛头露面。这一切好似又回到了之前和楚沐泽分手的状态,楚沐泽不能容忍易君然这样自私的占有,那么对江亦辰这种道不明的情绪又是因为什么呢。

    「易总,您看这些广告案,要全部拒绝吗?」何若铭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合约全都是关于江亦辰的,又看看易君然脸上忽明忽暗、闪烁不清的脸色,一时半会儿也不知怎么处理好。

    「拒绝?为什么拒绝?」易君然对于江亦辰的提议有些不解。

    这回轮到何若铭匪夷所思了,因为以前楚沐泽在的时候,易君然不是经常让他那么做吗,「您以前不是让我拒绝了楚先生所有的男主邀约合作案吗?还有那些广告也是,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何若铭的话令易君然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你挑几个出名的,跟合作方谈谈吧。」

    「啊?」

    「啊什么啊?有什么问题吗?」易君然的口气突然变得不耐烦。

    何若铭也识趣地没有再问下去,收拾好桌上的文件便匆匆离开了。易君然开始反复思索何若铭刚才说的话,难道江亦辰在他心里的地位足以跟楚沐泽媲美了吗?为什么在何若铭提出全部拒绝合同案的那一刻他居然想脱口而出地答应?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时时刻刻地困扰着他。

    易君然将何若铭挑出来的几个广告合约带回了家,外面的报道将江亦辰捧得红透半边天,江亦辰却好像还是浑然不知的样子,呆在家里该干嘛干嘛。只要易君然不提起,他也装作不知道。

    「我让若铭挑了几个不错的广告合约,你看看吧。」易君然怕江亦辰又觉得他自作主张,又加了一句,「不想拍的话也无所谓。」不知为何,易君然心底希望江亦辰拒绝。

    江亦辰随便瞄了几眼,淡淡道,「随便吧。你们决定就好。」

    「我让若铭去安排。」易君然没有多说,将文件收了起来。

    自从那次大吵一架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说不上糟,只能说是不冷不热,至少目前为止易君然都在遵守那约法三章的内容,很多方面江亦辰看得出来易君然也在尽力忍耐。这应该算是一个进步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分房。易君然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碰过江亦辰了,这种饥渴一直在深处蔓延,几乎无法再克制。在冰冷的大床上翻来覆去,体内无法宣泄的热燥在深处徘徊着。易君然烦躁地掀开被子下了床,想去厨房倒杯水,却听到江亦辰的房间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还是存稿君,主人在之后可能马上会回归了,大家不要忘记存稿君哟=3=

    继续为主人求收藏╭(╯3╰)╮

    ☆、楚琛的发现

    易君然蹑手蹑脚推开门,从门缝里面望过去,就看到江亦辰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睡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裤子也被退到了雪|tun一下,一根细白的手指在炙|re的ru|口处来来回回chou|动。

    「唔」沉浸在yu|望里的江亦辰根本没注意到门口有一道赤luo的视线。

    易君然屏住呼吸一步步靠近江亦辰,趁着他放松警惕的功夫,从身后一把将人抱住。江亦辰被突如其来闯入的黑影下了一跳,紧接着传来熟悉的气息,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江亦辰,让我zuo吧,我都忍了好久了。」易君然一边说着,一边用已经bo发的yu|望摩||部。

    「我说不行呢?」

    「什么?为什么不行?你明明也想要的。」易君然放软声线,shi|软的幽|xue里被他略带薄茧的手指取而代之,**道,「里面好|shi好紧,你看才一根手指而已,就tun|得那么里面。」

    江亦辰被易君然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说话的男人已经将蓄势待发的cu大抵在shi|润的ru|口处,缓慢地斯磨着,「让我进去吧。」

    「废话那么多,到底做不做?!」江亦辰有些懊恼自己被易君然tiao|教得放|dang的身体。

    获得许可的易君然也不再犹豫,青筋盘绕的ju|物在江亦辰身体里大刀阔斧地chou|cha起来。江亦辰的tun|部被迫抬高,白嫩的屁gu微微发颤,手指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易君然每一下都进得又|shen又重,身体有一种快要被tong|穿的错觉。

    江亦辰摆动着腰,让jie|合处更加亲密无间地贴合在一起,「好棒到底了好厉害啊呜,用力、再用力一点啊」

    猛力的撞击下,江亦辰连身体都支撑不住,整个人都倒在床上,只有屁|gu微微撅起,模样真正是yin|乱不堪。

    易君然将江亦辰的身体正面朝上翻了过来,扣紧纤细的腰注视着身下的人放|lang的一举一动。江亦辰想伸出手,抚mo|前端,却被易君然一把抓住高压过头,ying|得发烫的ju|物也随之shen|入,被架在半空的双腿爽得微微chou|搐,莹白的脚趾微微向里蜷曲,江亦辰红唇微张,透明的唾液也从唇角争先空后流下,「好|shen易君然,还要,让我出来」

    「直接用后面来,可以的吧?」易君然觉得江亦辰根本不知道此刻的样子有多**人,恨不得直接把他gan|穿了,锁在这个屋子里,哪儿都不能去。

    「那、那你用力啊啊啊啊啊啊那里!」江亦辰克制不住地双腿乱蹬,ti|内的ju|物一下子冲进了紧窄的禁地,「进、进来了好da、要撑坏了不、我不行了」

    江亦辰已经不记得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反反复复被易君然zuo了几次,男人在他身上不知疲倦地索取着。易君然强势的ru|侵,让江亦辰无法也无力抗拒,在这场热浪滔天的qing|欲里,两人就像是回归了本能的野兽一般,不停地jie|合,不断地冲|ding。直到黎明迫近,房间里抽泣shen|吟的声音才渐渐消去。

    易君然习惯性地往旁边蹭了蹭,手臂一挥,发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