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楚氏集团的跑车?」何若铭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楚老板是不是疯了?」

    「谁知道呢。」为什么楚琛会点名要江亦辰去代言,这件事来得突如其来,必定是事出有因,既然问不出缘由,不如静观其变,「总之你去安排一下,江亦辰那里我会去说的。」

    「好的。」楚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老子不用儿子代言,跑来找一个新起之秀。儿子又莫名其妙和别的男人劈腿。

    易君然在告诉江亦辰楚琛有意找他合作时明,显感觉到了江亦辰原本松懈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起来,连身体都有些僵直,这样的反应太过直接。不免让人开始猜测楚琛和他之间的关系。

    「怎么了?」易君然没有拆穿江亦辰的尴尬,故作问得很随意,「不想接的话,我让」

    「我接!」江亦辰很少有这样激烈的反应,这令易君然有些在意。

    「你好像认识楚叔叔?」

    易君然直言不讳的猜测令江亦辰有些无措,但还是勉强镇定道,「没有,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那你的反应为什么那么激动?」

    「没什么,只是今天通告拍得有点累了而已,可能神经有些绷紧吧。」江亦辰轻描淡写地打着太极糊弄过去。

    易君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表面看来他接受了江亦辰的糊弄,心底却已经打起了小算盘让人去查查江亦辰和楚琛之间有什么瓜葛。

    楚琛找江亦辰合作的事情很快传到了陶溪的耳朵里,又是一场不可避免的争吵如期而至。陶溪对于楚琛决定代言另找他人的决定极为不满,下班回到家的楚琛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陶溪连珠似炮地质问起来,「楚琛,为什么代言不找沐泽?」

    「你从哪里听说的?」楚琛本能地皱了皱眉,自从当年江聆冉的事情出现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开始受到陶溪的监控。

    「怎么?你觉得你还能瞒得过我?」陶溪语气里夹杂着讥笑,「好啊,楚琛,你真是越来越行了,你要不要以后连公司都干脆送给别人算了?」

    「陶溪,你就不能消停两天?」楚琛不想每天回到家就跟陶溪开始永无止境地争吵,「公司的事情一直都是我在负责,我用别人自然有我的考量。」

    「考量?你说考量?楚琛,你肚子里有什么心思我会不知道?」陶溪将晨报扔在桌子上,印有江亦辰照片的硕大板块映入眼帘,「这个人长得很像江聆冉对不对?你用他是因为这么多年还对江聆冉余情未了,对不对?!」

    「陶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神经兮兮?!天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每一个人我都要去合作?」楚琛合上报纸,不想继续跟陶溪纠缠不清,反正这种漫无目的的争吵是不会有结果的。

    楚琛转身的刹那,被陶溪一把从身后拽住,「这天下长得像的人确实很多,可这个长得像江聆冉的人偏偏又姓江!楚琛,你是不是想确认这个男人是不是江聆冉的儿子?!」

    「我没有!」楚琛大声否认,声音里带着轻颤。

    「你有!楚琛,你有!这20年来你从来没有忘记过江聆冉!一刻都没有!」天下哪个女人能大方地忍受自己的丈夫心里一直藏着另一个女人,「你不要妄想了!你和江聆冉不可能了!不可能了!」

    「别再说了!」楚琛的咆哮声回荡在客厅,陶溪那一句「不可能」就像是在提醒他,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江聆冉,可是到底是因为谁,他才会失去那么多?!

    「陶溪,我可以告诉你,就算这辈子我跟江聆冉不可能了,我也不会爱你。」楚琛看着陶溪一步步逼近,一字一顿地咬牙切齿,「我!永!远!不!会!爱!你!」

    陶溪不相信楚琛会那么绝情,他当初明明放弃了江聆冉,选择了这个家,回到了她的身边。他不可能对她连一丝一毫的情意都没有,这不可能。就算是一颗石头,这么多年了,楚琛也该动摇了。陶溪不知道她错在哪里,她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家,守护着这份来之不易的爱,她所做的不过是想留住楚琛而已。江聆冉可以做到的,她一样不少地都做到了不是吗?可为什么楚琛的心里还是只有江聆冉?明明她比江聆冉还要爱他啊。

    「明天我会让律师把离婚协议书寄到家里来,不管你签不签,我今天都会搬出去。陶溪,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因为楚家而娶了你。」

    「我不仅毁了自己,也毁了你。」

    「你不爱我,你只是因为得不到我,才会那么不甘心。」

    陶溪因楚琛的话呆呆地立在原地,直到楚琛从二楼托着行李箱准备离开这个家时,她才崩溃地哭了出来,狼狈地抓着楚琛的手,用尽一切挽留他,「楚琛,你不能走我可以改,我知道错了我不逼你了,你可以想着江聆冉,你可以想她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不能走!」

    「房子归你,楚氏的股票一半划到你名下。」

    「陶溪,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楚琛挣脱陶溪的手,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个他生活了几十年的煎熬地狱。陶溪不顾形象地跪倒在地,仿佛用尽生命在嘶喊,「楚琛!我不会离婚的!到死都不会!死也不会!」

    太过执着的东西,到最后还是会烟消云散。

    楚沐泽对于陶溪和楚琛之间这样的结局并没有太惊讶,对于陶溪歇斯揭底地控诉,他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离就离吧,就算不离,爸爸的心也不在你身上。」

    不理会陶溪的无理取闹,楚沐泽挂掉电话,将手机丢到一边。陶溪继续锲而不舍地打着电话,这让楚沐泽有点烦,一气之下干脆关机。陶溪和楚琛之间那点烂摊子他根本不想管,离婚也好,继续过下去也好,都跟他没有关系。从小到大他都知道,在人前装得幸福美满的一家,其实早已是支离破碎。

    记忆里陶溪和楚琛吵得最凶的那次,把家里的八仙桌都掀翻了。陶溪披头散发得像个泼妇一样指着楚琛破口大骂,楚琛只是一声不吭地任由陶溪打骂。那一刻,楚沐泽同情得不是哭得泪流满面的陶溪,而是那个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却悲伤得好似连整颗心都被掏空了的楚琛。

    真正悲伤到了极点,根本流不出眼泪。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足以刻骨铭心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这里还是存稿君,主人萌萌哒,存稿又多了呢

    从现在开始就是倒数虐渣渣的日子惹!

    为了虐渣渣,让收藏来得更猛烈些吧=3=

    ☆、见面

    江亦辰真真正正站在楚琛面前的时候,远比隔着一张报纸的照片更具有冲击力。如出一辙的容颜,五官细致小巧,楚琛几乎以为站在面前的人不是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