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人而是江聆冉。

    颜子舒觉得楚琛对江亦辰的态度有些奇怪,哪有人这么盯着别人看的,视线太过热烈了吧 。

    「楚先生?」颜子舒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楚琛。

    楚琛这才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笑得尴尬,伸出手道,「江先生好。」

    「你好,楚先生。」

    双手触碰的刹那,江亦辰觉察出楚琛微不可见的轻颤,神情里是掩藏不住的激动。楚琛看着他的眼神,跟曾经江聆冉望着他时,像极了。江聆冉透过他,想看见楚琛,而楚琛想透过他,看见江聆冉。

    江亦辰迅速抽出了手,藏在身后,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让人察觉不出他心底的惊涛骇浪。时隔20年,他第一次见到了照片里被江聆冉成为他父亲的男人。

    「楚先生,这里是有关本次合作的合约。」颜子舒将带来的文件递给楚琛,觉察到这个男人的视线自始至终都在江亦辰身上,「易总说让您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拍摄今天就可以进行。」

    「好。」

    在颜子舒瞠目结舌的目光下,楚琛直接将文件翻到了最后一页,甚至没有翻阅条约的内容,毫不犹豫地在落款处龙飞凤舞地签上他的名字。

    颜子舒第一次见人签约签得那么爽快的,看来楚琛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定了定神,颜子舒笑道,「楚先生真是爽快。我马上去通知拍摄组动工,亦辰,我们走吧。」

    「等等!」

    江亦辰刚刚起身,就听到楚琛呼吸急促地叫了起来,「江先生,我能不能就这次广告拍摄跟你在单独谈一下。」

    「楚先生,这恐怕不妥。」不等江亦辰作答,颜子舒先一步拒绝了楚琛的提议。楚琛给他的感觉太奇怪了,从刚才开始看着江亦辰的眼神就是说不出的奇怪,签约又签的异常爽快,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目的不纯。

    楚琛有些着急,自己的请求确实有些唐突,转而向江亦辰投去乞求般的眼神。江亦辰犹豫了一下,对颜子舒道,「子舒,你先去外面等我一下吧。」

    「可是,亦辰」颜子舒还想开口阻止。

    江亦辰却口气异常坚定地说道,「楚先生只是想找我谈谈广告案的事情而已,没什么不好的。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既然江亦辰已经那么说了,颜子舒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凑近江亦辰的耳边低语道,「有什么事情记得叫我。」

    「嗯。」

    颜子舒离开后,楚琛看着江亦辰涌动出难以平静的情绪,好似一团团热气流积压在胸口,胀得他快要透不过气了。

    「楚先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的脸看,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江亦辰知道他这张跟江聆冉极为相似的面孔肯定会让楚琛联想到他的母亲。

    「不、不是。」楚琛手忙脚乱地掩饰自己的失态,「只是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故人。」

    「故人?」不知为何,江亦辰这句反问在楚琛耳朵里听起来有些尖锐,甚至夹杂着讥讽的意味在里面。

    「是的,你跟她长得很像,而且你们正好是同姓」楚琛犹豫着,最终将藏在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江聆冉的人?」

    「不认识。」

    江亦辰回答得太快,不假思索的程度让人怀疑他在刻意隐藏什么。可是平如止水的神色下又看不出一丝破绽。这天下难道真的会有两个毫无关系却长得如此相像的人?连姓都是一样,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楚先生是来找我代言的,还是只是因为我这张脸跟您的故人很像,所以来找我叙旧?」从楚琛嘴里听到江聆冉的名字,还是让江亦辰的心尖泛起了莫名的疼痛。这就是江聆冉日日夜夜思念的男人。这世界上没有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道理,江聆冉终日以泪洗面有什么用,你看,这个男人在没有她的日子不是一样活得很好?

    「不好意思,让江先生误会了。」楚琛也觉得自己的举止有些可笑,跟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就怀疑他跟江聆冉有什么关系,也难怪对方会不开心,「我当然是为了找你合作的。」

    「那下面我们就谈谈广告案的事情吧。」

    颜子舒在门外来来来回回、坐立不定地徘徊着,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亦辰还没有从楚琛的办公室出来。就算是谈广告案,也未免太久了。越想越觉得楚琛这个人不对劲,就在颜子舒下定决心要冲进去的时候,江亦辰从里面走了出来。

    「没事吧?」

    江亦辰看着颜子舒一副好像他掉进了狼窝的样子,勾勾唇角,「我能有什么事?楚总不是说了只是找我谈谈广告案。」

    「只是谈了广告案?」颜子舒不放心地又追问了几句,「你没被他怎么样吧?不是我说,那个楚总看你的眼神怪怪的,总觉得没安好心。像**似的。」

    「嘘。」江亦辰将白皙的食指放在唇间道,「轻点,我们还在他办公室门口呢,你说的那么大声,小心他听见了。」

    「就是让他听见,年纪那么大了,他儿子都比你大七岁呢。」颜子舒这架势是一口咬定了楚琛是个喜欢漂亮男人的**,牙尖嘴利地骂了起来,「说真的,亦辰,真的没什么吧?他有没有摸你什么之类的?你得告诉我啊,咱不怕,大不了回去跟老板说,这个楚琛对你有非分之想,广告我们不拍了。」

    「对了,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易君然。」江亦辰了解颜子舒嘴快,什么事情都会跟易君然通风报信,所以事先叮嘱一下。

    「为什么啊?!」颜子舒不乐意了。

    「没为什么,总之让你不要说就不要说。」

    颜子舒撇撇嘴,不情愿地点点头,「知道了,不说就不说。」

    楚琛已经把离婚协议寄到了家里,陶溪自然是不愿意签,但怎么样她还有楚沐泽这张王牌,她不信楚琛连这个儿子都不要了。思来想去,陶溪找到了楚沐泽的公司。

    柯卓对于陶溪的到来并没有太惊讶,他让人把陶溪安排在了会议室,并把正赶去通告路上的楚沐泽也一并请了回来。楚沐泽听说陶溪找上了门,面色寒如冰霜,一路上经纪人都不敢轻易找话。

    「她在哪里?」不要说楚琛,连楚沐泽都受够了三天两头给他打电话的陶溪。不过是离个婚,要死要活的做给谁看。留一个心不在她身上的男人到底有什么用?

    「我把她安排在会议室了。」柯卓笑了笑,看来楚沐泽气得不轻,脸都气白了。他不清楚楚沐泽家里出了什么问题,但如今陶溪都找上门来,想必肯定是大问题了。

    「以后她来找我都说我不在。」

    「何必那么生气,脸都气白了。」柯卓不怕死地继续**楚沐泽,「气坏了,我可是要心疼。」

    「柯卓,你他妈给我少说风凉话!」楚沐泽一巴掌甩开柯卓凑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