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5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身体都瞬间燃烧了起来,比往常进得还要|shen,勉强撑着门,迎接身后那人凶猛地撞击。湿润的ru|口处被摩|ca得又酥又麻,湿软的g|道包裹着粗|ying的凶器,江亦辰好像比平时在床上做更min|感,易君然调笑着说,「你好像很喜欢这个姿势?咬得可真紧」

    「没、没有」

    「那就问问你的身体好了!」

    接下来又是一个无眠之夜,每次总是江亦辰薄弱的精力率先败下阵来,易君然却还是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样子。不仅压着江亦辰在门口zuo|了一次,到了床上更是肆无忌惮摆弄这具柔韧的身躯做出各种羞耻的姿势。

    作者有话要说:  主人又来给窝投食啦,这里还是英俊的存稿君 ,又有几天可以吃的饱饱的啦,主人还是很努力哒=3=

    易总倒霉的日子也是一天天迫近啦=3=

    ☆、流言蜚语

    关于楚琛和江亦辰的流言蜚语很快传到了楚沐泽的耳朵里。拍摄结束后,楚沐泽去洗手间的路上经过化妆室,就听到里面断断续续传来男男女女的谈笑声。

    「喂,听说没?楚沐泽他爸现在天天围着江亦辰转。」一个女人咯咯地边笑边说。

    「真的假的?」另一个男声插话道。

    「当然是真的好吗。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大概也只有你和楚沐泽那个傻子不知道了吧?」

    「哈哈,嘴真毒。你可小心点,楚沐泽就算没了易君然那个大后台,可还有柯卓那棵大树罩着呢。这么说要是被他听到你可死定了。」

    「切。不过是长了张好看的脸而已,有什么用。跟着易君然那么多年都没红,这次的电影风头也都被易君然那个新欢抢去了,你说楚沐泽现在是不是气死了?」

    「谁知道。」

    「」

    之后的话楚沐泽没有继续听下去,他直接冲到了楚氏,秘书说楚琛不在办公室,去了江亦辰的拍摄现场。看来外面传的不假,真是太可笑了,楚琛的年纪都够给江亦辰做爹了,要是两人真有什么不是啼笑皆非吗?

    一个陶溪就够他受了,现在又是楚琛,还有江亦辰真是阴魂不散。楚沐泽推掉了下午所有的通告,坐在楚琛的办公室等他回来。

    楚琛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楚沐泽面色不善地坐在沙发上,眼睛里好像要冒出火来,「沐泽,你怎么来了?」

    「爸,您跟江亦辰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楚琛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心虚。

    「外面现在都在传您和江亦辰关系匪浅,您不觉得该跟我解释一下吗?」楚沐泽深吸一口气,「还有您跟妈妈离婚的事,妈妈已经来我这里闹过了。」

    「她去找你了?!」

    「不然呢?您觉得妈妈会坐以待毙,等您跟她离婚?不过您到底要不要和妈妈离婚,这事儿我不想管。但是跟江亦辰,他的年纪都可以做你儿子了!」

    「你别停外面的人胡说八道!我跟江亦辰清清白白的,能有什么?」

    「无风不起浪,爸爸这句话应该听过吧?」

    「总之我跟江亦辰不是外面讲的那回事,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

    「随便你们。」

    楚沐泽不愿再跟楚琛多费唇舌,反正他们家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没消停日子可以过。刚走出大门,楚沐泽就跟江亦辰碰个正着,自从上次电影杀青之后,这是他们第一次正面交锋。

    「江先生。」楚沐泽没有故意避开江亦辰,反倒是迎面而上。

    「楚先生,你好。」

    「江先生现在是今非昔比了,以后我还要多沾沾您的光呢。」

    楚沐泽这话里带刺,连站在一边的颜子舒都听出来了。江亦辰唇角嵌着笑意,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楚先生那么说太抬举我了。」

    「我实话实说而已。」

    「我接下来还有事,有空再跟楚先生聊。」

    江亦辰率先结束了两人不愉快的对话,看得出来楚沐泽现在的心情不太好。他没必要去招惹一个正在气头上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走出没几步,颜子舒就有些愤慨地唧唧歪歪起来,「什么啊,楚沐泽那个态度。说话夹枪带棍的,他是用下巴看人吗?」

    「用下巴看人?」江亦辰对于颜子舒这样的评价不经笑了笑,「这种评价怎么给你想出来的?」

    「楚沐泽给人感觉一直都是很傲气啊。虽然他演技不错,但性格未免也太差了点吧。」颜子舒撇撇嘴,以前还以为楚沐泽是个性格不错的演员,两三次下来,处处看到他为难江亦辰不说,总觉得对人态度也不怎么友好。

    「跟我们又没关系,何必在意。」

    颜子舒反射性地问道,「难道你一点也不在乎他以前跟易总的事?」

    「他跟易君然怎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江亦辰也反问地理所当然。

    「当然有关系。易总对你那么好,难道你一点都不喜欢他?」

    江亦辰看着颜子舒笑了一下,那个笑容里包含了太多颜子舒看不懂的东西。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有些话才不能那么轻而易举地说出口。光是看着那个人,心脏都会莫名地发疼。这种疼时时刻刻都提醒着你,你在爱。等到这份疼彻底消失的时候,他对易君然的爱也会彻底终结。

    江亦辰在赌,到底是易君然先爱上他,还是他先放弃。

    易君然今天在办公室呆坐了一个上午,摊在桌子上的文件一字没看。直到何若铭敲门进办公室时,易君然还处在游神状态。何若铭叫了好几次,易君然都没反应,最后他只有卯足一口气,大声喊道,「易总!」

    「什么?!」易君然也被何若铭吓回了神,俊眉微蹙,对于何若铭夸张的举动感到不满,「没事不要大呼小叫。」

    何若铭有些委屈地嘀咕了一句,「我都叫了好几声了。」

    「你说什么?嘀嘀咕咕的,该大声说话的时候不大声。」

    何若铭觉得易君然是诚心挑刺,看到桌子上一字未动的文件,「易总,这些文件,你一个字没看吗?这些都是加急文件啊」早上送来的时候就特地嘱咐易君然要快点处理这些文件,都一上午了,怎么还是这样,一点进展都没有。

    「我知道了,现在就看。」易君然刚提笔,又马上放了下来,「若铭,生日的时候送什么比较好?」

    「您要送人礼物?我现在就给您去安排。您朋友喜欢什么牌子?」何若铭跟了易君然那么多年,对于他身边那些朋友喜好的时装品牌还是有些了解的,只是根据最近的行程安排来看,并没有什么大人物需要过生日啊。

    「什么牌子么」易君然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道,「不太清楚呢。20出头,性格平淡,个子不高,皮肤白」

    何若铭听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