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易君然断断续续地描述,终于忍不住插嘴道,「易总,您说的要过生日的人是不是江先生?」

    「我哪里说是他了?」做贼心虚的人往往眼睛眨得特别快,说话也会此地无银三百两,易君然很明显是在撒谎。

    何若铭也不会自作聪明地去反驳易君然已经否定的猜测,只是含蓄地说道,「比起去买,也许易总自己做会更有诚意。」

    「做什么?」易君然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活那么大,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连烧饭加多少水都不知道,能做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既然是生日,那就做蛋糕吧。」何若铭拿过易君然桌子上的纸和笔写下一串数字道,「这是我认识的一个五星级酒店的高级蛋糕师,您可以向他讨教一下。」

    「我又没说我要去做蛋糕。」易君然死鸭子嘴硬道。

    何若铭笑得意味深长,「那就以防万一,万一您改变注意了,还是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的。这是他私人号码,我会提前跟他支会一声的。」

    易君然还想再强调几句,就被何若铭一句话堵了回去,「那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易总,这些文件要快些处理。」

    易君然手里捏着何若铭留下的电话举棋不定,一边觉得何若铭的提议不错,一边又觉得亲自做蛋糕这种事情太掉身价。就算是楚沐泽,他也从没有亲手做过什么东西送给他。但江亦辰在他心里的感觉,又跟楚沐泽有些不一样,到底不一样在哪里,易君然自己也搞不清楚。

    下班的时候,易君然拿着那张被揉捏得满是折痕的电话纸思来想去。好几次拨出去的号码,滴声刚响就被他掐断,第一次碰到如此难以抉择的事情。

    江亦辰觉得易君然今天心神不定的,回到家开始就不停来来回回地走动,手里捏着电话拨了好几次,但还没接通就被他掐断了。做好了晚餐,两人静静地坐在餐桌上,易君然看着江亦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晚了啊啊啊啊啊啊,昨天忘记提前把存稿放好了!!!被子蠢哭了!!!

    ☆、喜欢的东西

    「有什么话就说吧。」江亦辰早就感觉到易君然有话想说,也不知道平日里说话霸道直白的男人,怎么今天畏畏缩缩的。

    「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吗?」

    「特别喜欢?」江亦辰仿佛是听到了一个笑话,活了20年,还没人问过他这种问题。真的说特别喜欢的话,江亦辰唇角微微上扬,淡淡扫了一眼易君然,特别喜欢的人倒是近在咫尺,可是那又有什么用。

    「对,比如说以前过生日的时候,特别想要什么?」易君然提示道。

    过生日?江亦辰最后一次过生日,是在他8岁的时候,他的生日同时也是江聆冉的忌日。往后每年的生日,江亦辰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具躺在医院停尸房的尸体。他记得那天他许下的愿望是江聆冉永远可以和他在一起。结果,江聆冉死了,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江亦辰渐渐明白,许愿都是骗人,没有人可以替他实现愿望,因为现实远比愿望来得更有冲击力。

    「怎么了?」易君然见江亦辰半天没反应忍不住问了一句。

    江亦辰回过神,不冷不淡道,「没有。」看到易君然微微惊异的眼神,随后又加了一句,「特别喜欢的人算不算?」

    易君然的心在半空狠狠跳了一下,什么叫做特别喜欢的人?江亦辰有喜欢的人?如果他有喜欢的人,为什么会留在他身边?在他眼里看到的在乎又是什么?

    「什么特别喜欢的人?」好半天,易君然才艰涩地问出这句话。

    「一个喜欢了七年,最后求而不得的人。」江亦辰说得很轻,轻到让人感觉他根本不在意。只有仔细听,才会发现那句轻声淡语里夹杂着轻微的颤抖,那是无论怎样也无法掩饰的疼痛。

    易君然跟楚沐泽七年。江亦辰喜欢了易君然七年。七年前,偶然路过的易君然一时兴起从一伙地痞流氓里救了一个初中生,顺手将他送到了医院,然后不留只言片字地离开了。这件事在易君然心里无足轻重,那时候正逢他春风得意,事业爱情双丰收,会救下少年也不过只是因为他心情不错。可是这件对易君然来说无足轻重的事情,最终酿成了江亦辰七年来对他的念念不忘。若只是隔着一张报纸的一见钟情,还不至于让江亦辰能爱着易君然七年,就是因为真真正正触摸过那双带着温暖的手掌,才会贪恋不属于他的温柔。

    「为什么没在一起?」

    「因为在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经有了爱人。」

    不对,不是没来得及开口,而是他还没来得及长大,易君然就已经牵起了楚沐泽的手。

    「那他现在呢?」

    「不知道。也许他过得很幸福。」

    易君然只要再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江亦辰说话时自始至终的视线都是在他身上。眼底暗藏汹涌的爱恋,就差一点点就要倾泻而出了。有什么比深爱的人近在咫尺,爱却不能开口更痛苦的事情。江亦辰爱易君然爱得锥心刺骨,面前的男人却是浑然不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一次又一次的温柔,带给他一次又一次的希望。

    「你还会想他吗?」

    「也许」

    江亦辰还来不及将剩下的话说完,易君然就像被触动某根敏感的神经似的,一双如描似画的黑眸死死盯着江亦辰,抓着他的手腕,「你不能想他,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为什么?」相对于易君然的焦躁,江亦辰问得很平静。

    「因为」

    因为你是我的。你是属于我的。

    就在脱口而出的瞬间,仿佛有一盆凉水从易君然头顶倒了下来,让他彻头彻尾地清醒过来,刚才他在想什么?听到江亦辰说他有一个喜欢的七年的男人时,仿佛有千万只蚂蚁慢爬在胸口啃噬着他的心肉,一种莫名的痛楚密密麻麻地溃散,蔓延至四肢百骸。

    易君然松开了江亦辰的手,尴尬地撇过头道,「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仿佛万箭穿心,穿过了江亦辰的胸膛,不见鲜血淋漓,却是被伤得体无完肤。江亦辰不知道他能在这样永无止尽的等待里坚持多久,每一次被伤害以后,他就告诉自己,没关系,可以再等一等,没有人可以在一朝之间忘记七年的感情,所以他要给易君然时间。

    可是七年,真的已经太久了。久到他快要忘记,他第一次见到易君然时怦然心动的感觉。真正触及到易君然的时候,江亦辰才明白,这个男人比他想的还要温柔,但也比他想得还要狠绝。

    【这部分实在发不粗来。。。等完结的时候窝会放个完整版给你萌哒】

    睡得迷迷糊糊间江亦辰感觉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