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8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总不能把他打晕了再走,你过来看看他吧。也许他会听你的。」柯卓也不知道楚沐泽今天怎么了,听经纪人说他下午从楚琛办公室出来以后就一直神色不对,然后自顾自跑到酒吧喝得烂醉如泥,现在弄都弄不走。

    「在哪家酒吧?」

    「相思。」

    易君然愣了一秒,然后轻声道,「我马上过去。」

    关键时刻,孰轻孰重,一念之间就见分晓。不是不在乎,而是他对你的在乎,抵不过他对另一个人的关心。对那个人的关心属于本能,对你的在乎却只是刚刚萌芽,无疑是以卵击石。

    看了一眼后车座的蛋糕,易君然的心猛地抽了一下,一瞬间痛得有些透不过气。但他还是拨出了江亦辰的号码,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轻柔的声音,「喂?」

    「江亦辰,公司有点事,我可能要晚些回家。你可不可以等等我?」

    又是这句话,你可不可以等等我。江亦辰本来就不想过会勾起不美好回忆的生日,只是易君然一再坚持,他才答应的。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又要失信于他吗?

    「好啊。」江亦辰不知道他能等易君然多久,等待的时间越久,失望就越多,受到的伤害就越深。

    「12点前我一定会回来的。」

    易君然的承诺就像是大海里漂泊不定的船只,一旦狂风暴雨袭来,就会变得脆弱不堪。从胃部传来一阵隐隐作痛,江亦辰弯下腰,手掌用力按住疼痛的部位,用尽全身的力气点了点头,「好。」

    这一次,易君然没有注意到,江亦辰没有再说,「我会等你。」

    陆子放看着酒吧里喝得神志不清又不肯离开的楚沐泽,无端的怒火蹭蹭得往上窜,于小乐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揍人,死命拽着陆子放的手臂。

    「楚沐泽,你现在喝成这样算什么?是你先不要君然的,就算后悔也别来我这里鬼哭狼嚎,做给谁看?!」陆子放对楚沐泽一直憋着一口气,这倒好今天这人算是直接撞到他的枪口上。

    楚沐泽没有理睬陆子放的咒骂,自顾自地灌酒。在一旁看不下去的柯卓,一把抢过楚沐泽手里的杯子道,「别再喝了!」

    「别管我!」楚沐泽一把扑过去抢柯卓手里的杯子。

    匆匆赶到的易君然就看到楚沐泽喝得神志不清,一边抢柯卓手中的杯子,一边哇哇乱叫。一个箭步冲上前,拽过楚沐泽,易君然厉声道,「楚沐泽,你在干什么!?」

    「诶」楚沐泽揉了揉眼睛,嘀嘀咕咕道,「易君然怎么可能在这里?他都不要我了。大家都不要我了」

    「楚沐泽,你清醒一点!」

    「清醒?我一直很清醒不清醒的是你们!」楚沐泽推开易君然,抓过站在一边的柯卓道,「柯卓,你陪我喝」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终于没有忘记事先弄好存稿君啦!!嘤嘤嘤嘤!

    存稿君好想大家!主人蠢蠢哒,连续两天都忘记窝惹!!!!!

    ☆、无法原谅

    最终楚沐泽在易君然和柯卓两人的合力下被弄出了陆子放的酒吧。坐在车里的楚沐泽依旧闹个不停,好不容易到了柯卓家,把人弄进了房间,却不料楚沐泽抓着易君然不肯松手。

    「君然,君然」

    柯卓知道楚沐泽一向骄傲,若是清醒的话,绝不可能这样对易君然死缠烂打。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柯卓看了一眼易君然道,「我跟沐泽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从来没碰过他。他离开你,不过是为了让你更好的认可他的存在而已。」

    「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你在乎。」

    说完,柯卓离开了房间,留下易君然和楚沐泽独处。不可否认,柯卓刚才的话让他动摇了,但江亦辰那张泫然欲泣的脸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深邃的褐眸里仿佛蕴藏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情绪。

    这片刻的沉思令易君然错失了楚沐泽眼里转瞬即逝的清明,身后一个意料不到的拉力令他整个人倒在了床上。喝得酒气冲天的楚沐泽翻身压在易君然身上,这一刻连楚沐泽自己都无法确定他到底是在现实还是梦境。

    楚沐泽颤抖着双手抚摸着易君然棱角分明的俊脸,竭尽全力地将这个人的容貌刻进心里。这是一张他爱了七年的面孔,熟悉到甚至闭上双眼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勾勒出他的轮廓。可就是这样一张熟悉的面孔,如今却让他倍感陌生,仿佛过去的七年都如同一场不真实的美梦。

    今天下午在楚琛的公司,他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告知江亦辰很有可能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这简直太可笑了。他费尽心机想要击败的情敌居然可能是他的弟弟。当初楚琛为了江聆冉,跟陶溪闹得天翻地覆,甚至想要一走了之。20年后,他的爱人居然跟那个女人的儿子纠缠不休。这是诅咒吗?如果江亦辰和易君然之间只是单纯的肉体交易,楚沐泽还能安慰自己,等他成功的那一天就是他回到易君然身边的那一日。可是江亦辰看易君然的眼神骗不了他,那眼神跟他看着易君然的一模一样。

    「君然,你还爱我的,对不对?」

    没错,他的心里确实还有楚沐泽,但是有些地方已经不一样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

    楚沐泽开始胡乱地撕扯着身上名贵的衣物,害羞带怯的面容是曾经易君然最喜欢的,可是现在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他低头亲吻着易君然的额头、眉毛、眼角、鼻梁,最后落在双唇上。唇齿间交融的那一刹那,顿生出一种心情肉跳之感。

    易君然猛地推开楚沐泽,在他跟旧**准备重温旧梦的时候,一道落寞的身影死死揪住他的心,一瞬间竟是痛得喘不过气来。没有过多的犹豫,甚至忘记了眼前的人,唯一能想到的三个字只有「江亦辰」。

    「易君然,你今天要是出这个门,我们就彻底完了。」楚沐泽知道这是他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豪赌。如果易君然这次出了这扇门,那么他们就彻底完了。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未来,也不可能再有另一个七年。

    站在门口的身体微微僵直,手覆在把柄上犹豫不决,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沐泽,我曾经以为我们能白头偕老。」

    那全部都只是曾经而已。

    说完,易君然不带一丝犹豫地绝然离去,就像是楚沐泽当初片刻不留地离开了他们朝夕相处了七年的屋子。柯卓靠在楚沐泽的房门口,听到房里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痛哭。

    时钟指向十二点,硕大的房子里静得可怕,江亦辰哆哆嗦嗦卷缩在沙发上,面孔苍白如雪,双手死死顶着胃部才得以缓解那撕裂的痛楚。易君然又一次食言了,承诺到底还是石沉大海了。模糊的视线里,江亦辰开始分不清这份刺骨的疼痛到底源自于哪里。

    就在江亦辰以为自己会被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